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二章 星河剑通
    这一位,当真是可惜了,不能为他所用。

    这所有囚笼中束缚的,都是七阶归元境的存在。然而有着似这位‘天人,般实力的,却是绝无仅有。

    便是其看守,也是四位归元修士亲力而为,可见孔商仙盟对此人的重视。若被其逃脱,哪怕此时镇压山海集的是一位登仙镜,此处山海集的护城大阵。也未必能在一时半刻中,将其压制。那灭元镣也是特制,闪烁着银白光泽。

    实力之强,令孔商仙盟也忌惮有加。

    而他要想将之收归己用,除非是类似于庄小湖的‘大衍控心符,才有可能,可那是比之命符命牌,还要更深层的禁制,只是以这位天人对他们修士的仇视,这有可能么?心甘情愿,受此锁命控心之符?

    摇了摇头,庄无道一边前行,一边目光继续在这些笼中梭巡着。而就当二人,走到那卖场门内时,庄无道却忽觉身侧的苏云坠有异。

    转过头时,就见苏云坠的面上血色褪尽,一只手颤抖着捉住了他的大袖,目光则正望着里面那座高台之下。

    ——那里刚好也有着七个囚笼,而苏云坠望向的方向,正是囚笼中的两位大乘境修士。

    庄无道不禁一笑,这就开始发卖了么?差点来晚了。

    “感觉可是很熟悉?也对,你虽不认识他二人,不过修到了元神之境,亦有血脉感应。这是苏星河与苏剑通,当年万西林苏家,硕果仅存的两位大乘境。据我所知,这二人一个是你祖父,一个是你堂兄。据说当年就是因这苏剑通,天资为星始宗所嫉,才以窝藏魔类为借口,出手灭了你们苏氏满门。可惜几十年前,能与十小仙师比肩的英杰,如今却是沦落为奴——”

    其实他此刻,更惊异的是秦锋。山海盟与星始宗并不相邻,也不知秦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让星始宗在此时,把这二人送来这山海集售卖。

    “坠儿不知这些,那个时候,坠儿才刚两岁。一直以来都还以为苏家,只剩我一人。”

    苏云坠苍白着脸,眼带哀求的看着庄无道,却又不知该求些什么。是求任山河,将这两人买下么?可任山河自身,也只是自身难保。只能无力道∶“少宫主——”

    庄无道不禁微微摇头:“莫要漏了破绽”

    在苏云坠的身上随手一拍,助其调理着元力气机,将她体内一身躁动的气血,全数镇压了下去。

    而后庄无道就兴致盎然的,望向了那两个囚笼。此时这苏星河与苏剑通二人,亦是有了感应,正惊疑不定的,向苏云坠望着。

    无论是年老些的苏星河,还是苏剑通,都是五官俊朗,身形魁梧奇伟。苏氏能出苏云坠这样的美人,气质与血脉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只是此时二人都蓬头垢发,神态也颇为萎靡。浑身更是伤痕累累,与当日任山河的情形差不多,被人鞭打折磨,却因灭元獠之故,无法提聚足够的元气恢复伤势。浑身上下,也有魔染的痕迹,这二人同样也无法镇压。

    只有那两双眼,依然还是目若悬珠,神光闪现。显示这二人的心念志气,并未被星始宗,彻底消磨粉碎。

    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挑,任山河与这二人境况相似,遭遇却有略有不同。

    万西林苏家当年乃是天下间赫赫有名的正道世家,不敢说本身毫无污点罪孽,不过要说其窝藏魔类,却是无此可能。

    自然,说是因苏剑通,被星始宗上下所嫉,更是无稽之谈这天下间的天才英杰多得是,星始宗又哪里能一一嫉得过来?

    至于此族灭亡之因,庄无道倒是能猜度出一二,应该是与人元草案有关。只因当年的任山河,已经顺藤摸瓜,查到了万西林附近。

    而仅仅时隔一日,苏家就被星始宗满门诛灭,使他所有的线索,尽数断绝。也因任山河正在附近,才能出手,将苏云坠救下。

    可面对整个星始宗的压迫,任山河能救下这个未满二岁的幼女,已是他能做的的极限。

    不过,星始宗还能容这苏星河与苏剑通二人活下来,倒真是让人意外之极。是确定了这二人,对其中内幕一无所知么?还是有其他的方法,令这二人不能开口。

    无论是哪种情形,这二人在‘人元草案,的价值,应该都是微乎其微。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两位就没有了用处。一位是苏氏族主,三十年前,以大乘巅峰之身,威震此世。只差一步,就可入登仙之境。不但术法高明,更以箭术称雄于世。是大乘境中最顶尖的几十位人物之一。

    几十年前,万西林苏氏灭门之战。此人仅以族中一张传承宝弓,五枚仙阶灵箭,接连将星始宗两艘九阶战舰,强行击溃还有三位登仙境,伤于其手。

    若非是星始宗有两位散仙坐镇,及时出手救护。其中两人,都有殒身之危。

    而另一位,更是不逊色于音魔的天纵之材。得世家资源之阻,成就更在谢婉清之上。本身所习,更是苏家传承的一品‘星河射日决,。虽只是大乘中期,可一身实力根基,更在苏星河与音魔之上。

    只因星始宗动手之初,此人就已遭暗算。被好友引诱中伏,提前一日就已被星始宗擒拿。

    若非如此,星始宗哪怕能把万西林苏氏攻灭,自身也要承受不轻代价。

    那苏星河与苏剑通二人,也盯视了苏云坠良久,目中的疑色,已经越来越浓。苏剑通更似醒悟到了什么,又眼带怒色的,瞪向了庄无道。

    不过随即苏星河,就又一声轻咳。使苏剑通神情微变,而后就也如其祖父一般,移开了目光。

    庄无道不禁唇角微勾,这苏星河果然是老练。即便心中存疑,也知自己此时若太关注云坠,极其不妥。

    论实力苏星河虽不如其孙,可其一身智慧经历,却仍可为他的强力臂助。再若是这一位,元气亏损不惧,能够在短时间内冲击入登仙境。那么此人的战力,至少可相当于六个阳瑾。

    尤其是苏氏射日一脉的功法,恰可克制雪阳宫的阳性功法。

    苏云坠依然是神色不属,痴痴怔怔的望着。眼神悲戚,而又无奈,她之前孑身一人,对于自己的处境,可以毫不在乎。也知自己相较于星始宗,是蝼蚁之于巨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复仇之念

    可当此时,与自己仅存的亲人见了面,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无奈。

    她是任山河的灵奴,虽在任山河入魔之后,就已被无明解除了灵奴印记。可这又能如何?面对眼前一切,根本就无能为力。

    庄无道眼神闪过一丝了然,而后直接拉住了苏云坠的手,径自前行。不过数步,就到了一处乙等包厢之前。

    此处却有一位杂役摸样的元神修士拦阻,语气谦恭道:“客人恕罪,这处包厢。只有我孔仙商盟的贵宾才能使用。您若有意竞购灵奴,可在前排选一座位。”

    庄无道也不在意,直接取出一个银牌,在此人的眼前晃了晃:“那么这个如何?”

    那杂役的眼瞳微缩,而后又仔细看看了庄无道的面相,脸上顿时就浮现出几分笑容道:“原来是我们商盟的银级贵宾贵客请进,观贵客的形容相貌。莫非是万西林薛家的的薛成薛少谷主?”

    庄无道反而是为之一楞,自己的身份,居然也是出自万西林的世家?

    万西林原,是星始宗三万年前,在南蛮州开拓的地域。有诸多修行世家生存,为星始宗在南蛮州的外围屏障。

    而薛家正是这万年来,与苏家比肩的世家之一。

    怪不得,苏剑通方才看他的神情又异,这位怕是误会了什么。据说万西林的四大修行世家,彼此间并不和睦。薛氏与苏家,应该是有着仇怨。

    “本座身份,你也配知晓?”

    冷冷的一哼,庄无道将这奴仆直接甩开,而后神情冷傲的步入了这间包厢之中。此处无人,才笑着往后询问。

    “现在可后悔了?”

    苏云坠本就心神恍惚,此时闻言,又是一楞,不解的看向庄无道。

    “你若是入了赤神宗,修行有成,获得一个秘传身份,那么日后未必就不会给他们一个出路。随着我,却只能是眼看着他们沦落泥尘,被人奴役。”

    “云坠从不后悔”

    苏云坠的眼神先是茫然,而后走到了窗旁,看向了已被带上石台的苏星河。目光却是渐渐清明,脸上竟浮现出了几分苦涩自嘲之意:“坠儿其实也无需后悔,即便成为赤神宗的秘传弟子,星始宗也绝不会将祖父堂兄交予坠儿之手。坠儿越出色,只会越让星始宗忌惮,迟早要为祖父堂兄,召来杀生之祸。”

    庄无道顿时诧异的看了苏云坠一眼,这个小女子,真是不能小看。

    按云儿的分析,此女修行能够有如此奇速,必定是身具一种绝顶的道体或者魂体,然而即便是剑灵,也没法准确辨知,她到底是身具的何等体质。

    应该是那三种稀见的虚无属性体质之一,就不知是何种类。

    甚至很有可能是仙人转世,宿慧在身,只是还未觉醒,堪破胎迷。

    思绪很快就被外面的声音打断,庄无道目光往窗外望去,而后直接就往身旁茶几上的通言灵珠一拂。

    “两千三百枚九阶蕴元,这苏星河,我要了”

    整个卖场之内,顿时为之一寂。周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往这间乙等包厢望来。

    苏云坠也是错愕无比,眼神无比诧异的,看向了庄无道。

    此时另一包厢,又有人报价。庄无道冷然一哂,再此开启那通言灵珠:“另增下品仙石十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