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零章 山海人市
    确是姿容出色,与素寒芳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不过可能是因先入为主,庄无道在符冰颜此女身上,实在看不到什么出众的气质。除了神情冷如冰霜,就再无什么异于寻常处。

    此时此刻,附近经过的修士,亦有察觉。顿时就有阵阵惊呼之声传来。

    “那是冰音仙子”

    “原来这位就是符冰颜,果然是绝色”

    “冰音仙子么?传说这位乃是雪阳宫的秘传弟子,因要修行一门一品功决,需要孔仙商盟的一件灵物之助,常住在这山海集内。”

    “不错,此女之所以号称冰音仙子,不但是因姿容绝色,气质冷艳,更因其琴技了得。”

    “说来今日,就是这符仙子献艺之日吧?据说当初这位符仙子,曾与孔仙商盟约定,每三月一期,会在这山海楼内,弹琴十首。此女道业了得,琴艺亦是冠绝此世。许多修士都因听其琴音而心有感悟,修为大进。又有许多高门世家的弟子,专为她而来。久而久之,这一日也就成了山海集的盛事,许多人慕名而至,使孔仙商盟受益不浅——”

    “山海集能够晋升一等仙市,此女功莫大焉。”

    “对了,这冰音仙子身旁这位,莫非是紫阳雪仙?”

    “正是,姿容气质能与冰音仙子比肩的,当世又有几位?这二女乃是师兄妹,才如此亲近。”

    “果然不凡,不过此女,我看也没有传说中的超凡脱俗。一向听说此女,性情气质都莫不刚强犀利如出鞘之剑—

    “嘿嘿原本的紫阳雪仙,确是如此。不过听说近年倒是有了些变化,这却是有缘故的。两年前此女落在一个魔头手中,据说吃亏不小。”

    “魔头?是任山河那厮么?据说如今那雷刹红海,至今还被围着。”

    “说起这任山河,与这冰音与紫阳两位仙子,真是恩怨不浅。传说任山河之所以入魔,这冰音仙子是罪魁祸首—

    这人话音未落,就已被打断:“胡言乱语一个魔孽之言,又岂足为信o不过是因这人深恋冰音仙子姿色,却又不得仙子回应而已。苦恋不得,自作多情,所以反过来造谣诬陷。其人人品,由此可知。这任山河入魔,也全是咎由自取”

    “此事早已有定论,那任山河名声之劣。数十年前就已传遍修界。性情冷酷残爆,不循天理,不顾人情。放在人间,就是酷吏一般的人物。便是其同门弟子,也是不喜其人。只因赤神宗与那位上仙势大,即便有什么脏污之言,这位冰音仙子只能受着忍着,真是可怜可叹。”

    “可这天下,终究还是明眼人居多,岂会深信?我看那任山河,只怕也蹦跶不了多久。这世间,终究还是邪不胜正。”

    可能是感应到庄无道的视线,那素寒芳与符冰颜二人,几乎同时回头,往庄无道的方向扫望过来。

    庄无道却不在意,坦然于这二女对视,目光神情,皆于身旁之人相仿,带着几分炽热与之意,并不避忌。

    只是暗暗惊异于这素寒芳的进境,两年不见,素寒芳的修为就已突飞猛进,已初步踏入到了大乘之境。此时境界未稳,仍未稳固,所以此时,才未入雷刹红海中追杀自己。

    更出乎意料的是,他当初埋在她心脏内的阿含魔种,居然并未被净化驱除。

    有意思,遭遇如此挫折之后,此女居然还能修为大进。当魔种盛开之时,他的收获必定甘甜醇美。

    那素寒芳微一凝眉,眸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不过却也未能在庄无道身上发现什么疑点。自嘲一笑,终是收回了目光。

    那符冰颜也未觉有异,一笑回头。她方才只是感觉到有一丝刺来的意念,过于凌厉而已。不过对她而言,这也是再寻常不多的事情。在山海集数年,她也曾遇到过不少人,以此法引她注意。尤其是那些家世背景,都不错的弟子,有时候更是不择手段。

    不同于素寒芳,要继承宗门衣钵。她符冰颜能外驻在山海集,就已表明了雪阳宫的姿态。她符冰颜可以联姻,也可与人双修合道。

    所以才有那么多世家大宗子弟,前赴后继,让人烦不胜烦。

    “啧啧果然是一笑回眸百媚生,古人诚不见我!”

    “那雪阳宫皆是绝色,却以这二女为最。稍后就可见那冰音仙子献艺,鼓琴之姿,不知又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那什么任山河,不过烂泥一推,怎配得上这冰音仙子?果然那谣言,并不可信”

    庄无道见这二女走远,才唇角微挑,露出几分讥哂之色。苏云坠见庄无道,自始至终都是神情淡定,出人意外的平静,对于符冰颜的现身,几乎没什么反应。此时不禁微喜,继续故意搬弄是非,诋毁符冰颜道:“我总觉得这位符仙子,心机太重。少宫主千万莫要再上她的当。反而是那素仙子,性情耿直,更令人喜欢。”

    “无礼这也是你能说的?”

    庄无道一声轻哼,目光转而望向这二女身后,一个素袍青年。二旬年纪,看不到骨龄。

    可只观其傲睨自若之态,就知其年纪必定不大,赫然也是大乘之境。一身势意之胜,居然还超出了素寒芳数筹。

    这人,怕是来历不凡

    至少现在的不死道人,并不是其对手。已经有了一定资格,与拥有重明剑衣加持之后的音魔一战。

    不过在任山河的记忆中,并无此人的印象,显然彼此之间,未曾见过面。

    可随即就听苏云坠道:“这人名唤绝真,也与少宫主一般,名列十小仙师之一,玄天剑宗的剑心弟子。十余年前,少宫主受困之时,坠儿曾在赤神山中,见过他一面。”

    绝真?

    庄无道就明白了过来,此人影像。任山河虽未见过,却也算是久闻其名。在十小仙师中,排名第三,与紫阳雪仙素寒芳并列。

    此人与任山河的年岁差不多大小,却更有出息的多。提前任山河五六十年,进入大乘之境。

    素寒芳之所以能与此人齐名,是因一百年内,修至归元巅峰,还有那‘先天大日金乌魂体,的天资。

    二人之间曾有一战,结果是不分胜负。不过早有传言,这绝真是心仪此女,有意相让。其实若论修为战力,还是这绝真天尊,更胜数筹。

    “原来如此”

    陪在素寒芳身侧,这是护花使者么?

    微摇了摇头,庄无道就再无兴趣,转过了身,在此间信步而行。进入山海楼后,只见里面是一大片似如宫殿般的亭台搂宇,总共被分成了百余个场馆。孔仙商盟将各种奇珍灵物,分门别类的这些场馆中售卖。有些是明码标价,有些则是拍卖的方式,由客人竞价购买。

    孔仙商盟的势力,笼罩大半个南方,所以其灵珍种类之全,库藏之丰,也远非是其他灵商所能企及。

    庄无道特意去寻那些,可以用于蕴养恢复元神的奇珍。只看了几个场馆,眸中就现出了几分喜意。

    确实数量极多,而且是品阶不凡,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也不知是这孔仙商盟本身就有,还是秦锋预先订货,所致。

    只是他看到的这些,就足以使庄无道,再斩出二十余条分魂而绰绰有余。

    而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的丹药,还有那些真正用于拍卖的奇珍。

    一路如走马观花,才走了不到半圈,庄无道的心情,已是越来越好,不过心中也有些发虚,有些不真实之感,

    这整座山海集,这么多的灵珍奇物,秦锋难道都准备一口吞下?

    他对星玄界的诸宗财力,没什么概念。不过也知光只是这山海楼内的东西,就足以供应一个赤神宗这样的大宗至少一年。

    而除了这山海集之外,这仙市之中,还有大型灵商数十余家。除了二十几家背景特殊,与任山河无冤无仇,两不相犯,无需刻意得罪的。其余那些灵商,财力总和只怕还要胜过这山海楼内数倍。

    这么大的财富若能握在手里,光是销赃都极其困难。不过若真能完成,日后百年内都不愁财力枯竭。足可如秦锋之谋,招兵买马,组建起一支能为他征战天下的魔军。

    此界中他并无宗门可以依靠,要想与那诸宗争锋,甚至粉碎雪阳宫与元始魔宗。就凭自己单人独力,还略有欠缺

    自自己的修为,达到可应付一切之前。似不死与音魔这样的臂助与爪牙,不可或缺,而且是越多越好。

    正这般思索着,庄无道忽觉前方的人流,骤然转为密集。不禁愕然,抬目望了过去,只见一条人山人海般的街道,出现在了他眼前。

    不同于其他的场馆,都是精心布置,环境雅致的楼阁。唯独此处,却似全如那些民间的菜市场一般。不但喧闹,而且杂乱无比。

    “这里是,人市?”

    庄无道的眼中,却顿时闪现过几分期待之色。所谓的人市,故名思议,这里的商品,乃是活生生的‘人,。

    这里是交易灵奴灵仆的所在,还有一些更过份的东西,比如药人,尸人,蛊人,血婴,姹女,女修鼎炉等等,甚至还有百年前才渐渐消声绝迹了的‘人元草,。

    自然,孔仙商盟的几大幕后股东,都是正道宗派。许多事情,只敢暗中做一做,绝不敢摆到明面。

    不过此处人市中的商家,却不止是孔仙商盟一家,还有诸多势力参与。许多宗派之间争战,都将俘虏送往此间,卖给他人为奴。

    在星玄修界的修士看来,这是仁慈之举,总比将俘获的修士,全数斩杀的要好。

    而此时这座人市,正是这山海楼中除那些可蕴养元魂的灵物之外,庄无道最是期待的一处所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