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六四章 报应复仇
    “其实也是无奈之举,第七门本命神通,我原是准备了一式源自于重明阳神录的术法。”

    庄无道苦笑,神情无奈:“可如今我大悲剑域已经有了雏形,重明法域也一样接近完成。这本命法域,也就只能从乾坤挪移大法这门功决着手。”

    本命玄窍开启,作用并不只是凝聚神通而已,登仙境之后,就可将这九大玄窍的玄术逐步融合为一,形成内天地及法域,这也就是内天地与法域的由来。

    原本庄无道是欲将重明阳神录与乾坤大挪移融合,走这条路,完成重明太虚法域。只因剑窍的存在,至他登仙境之后,就自然而然,拥有着演化剑域之能。

    可如今事与愿违,此时在他体内,不止是剑窍与五行神炉结合,提前形成了大悲五行剑域,便连重明法域与相应的内天地,也在阴差阳错之下,已经有了初步的雏形。

    他一身四门一品神诀,九转玄功新得不九,根基不足,如今只有自己自创的乾坤挪移大法,还未有相应的法域。庄无道的本命神通,如今也只能走条路。

    说来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感应。他此时完成的七门本命神通,大多都与乾坤挪移大法有着关联,至少理念相合。

    这也就使得这门未来的本命法域,有了极其厚实的基础。

    不过也正如剑灵所言,这门法域,将是以辅助为主。最后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层次,有着什么的威能,庄无道也心中无底。

    好在本身已经有了‘大悲剑域,与‘重明法域,这两大法域在身,虽非本命。可在他合道境之时,就已完成,本身亦是顶尖的法域神通,神通威能在之前数个劫期之内已被验证。日后每一次境界提升,这两大法域都会完善提升一次。不但不会比他人的本命法域稍差,反而能够更超出数筹。

    “剑主无需心忧,云儿倒是颇为期待。”

    那剑灵轻笑,心情似乎已从之前离华仙君的异动后恢复过来:“剑主这门乾坤挪移大法,我颇是看好。完成后的法域,也定是最顶尖一级。剑主之前要强行将重明法域,与这乾坤挪移大法融合在一起,我反而极为担心。”

    庄无道唇角微扯,将二门功法融合,是不得已之策。只因他对自己自创的功决,其实并不放心。所以打算用‘重明法域来平衡风险。然而此法,也有画虎不成反类犬之患。

    不过这个打算,在他从任山河体内,继承‘重明天殇,之术时,就已彻底破产。

    不过如此也好,全新的法域,能够更为纯净。他准备将这门全新法域,命名为‘量天是为量天法域。以借法量天与法天象地为核心,可以丈量天地乾坤,以及宇宙之道。

    “如今重明无量内天地既已完成,剑主便该尝试掌控那魔神神源。剑主准备妥当之后,一定要让云儿知晓,以轻云剑镇压心神,以防万一。”

    提及此事,庄无道就又不禁凝眉,心中叹息。哪怕他在一年之前,其实就已下定了决心,可此时仍不免有些心怯畏缩。

    不是惧怕,而是本能的,不愿与这神源接触。

    ※※※※

    十日之后,庄无道衰败的精气神,就彻底恢复。仗着己身修为大进,战力拔升数筹,庄无道又闯入到了这雷火巨山之巅,继续参道悟法。

    直到又三个月后,那七叶晶花彻底盛开,那天生精灵之间的大战,越来越是猛烈。庄无道实在再呆不下去,才走出了这雷刹红海之源,期间对那神源的接触掌控,也在着手进行。

    庄无道并不急于求成,只是一步步的,先从最核心处推进。掌握住了本源之后,才慢慢扩展到外围。

    过程之坚,难以尽叙。以他两大法域镇压,又有轻云剑助他时时故守心灵,也有数次,面临被阿鼻平等王魔染之险。

    可即便如此,他身躯之内,亦沾染不少魔息煞力。

    而他此时已经深知将修士‘魔染,之后,魔主会得到怎样的好处。

    ——越是道心坚固之辈,魔染之后贡献出的神魂力量,也就越是强大。

    本来修士,无论修到何等层次,神魂本源都只有一份,只是强壮与虚弱与否的区别。

    然而一旦彻底染化他人,却可使对方的部分神魂本源,融入己身,由一份变成二份。

    自然,真实的情形,没有这么夸张,其实最多只是掠夺一二分而已,即便魔染最为完美,收获也是半成都不到。不过对于修士,甚至一位魔主而言,这已是足够宝贵的财富。

    就更不用说,这些天赋超绝之辈,成为魔主的眷属信徒,为己身所用之后,带来的助益,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己提供精元信仰。

    这三个月时间内,庄无道就曾亲身经历,两位心性可算坚韧不拔的修士,在‘自己,的作为之下,彻底堕落沉沦,被苍茫魔主意念彻底染化的过程。

    那精纯无比的元气魂能,可谓是源源不断。尤其是那位大乘修士,提供的魂意之力,更将那衤绅源,洗练,使之直接拔升了一个层次都不止。

    传说那道心种魔大法,就是因此而生,在这基础之上,更精益求精。不但普通的魔修可以修行,而且得益更远在普通的‘魔染,之上。

    这两个修士的神念沉沦,只是巧合。庄无道并未刻意去引诱,只意念遥感观察而已。这二人是受环境逼迫,才不得不求助于‘苍茫魔主以自身沉沦为代价,换取魔主之力。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巧合,是因他现在的信徒基础,简直可称是广大就庄无道此时清理出来的,就有一百二十七个世界。其中信徒与星玄世界相当的,就有七处。

    庄无道简直难以置信,自己的信徒,怎就扩张到如此之快。那位阿鼻平等王,向他转移信徒的动作,简直是疯狂

    这样继续下去,只怕不足二十载时间,他的神源阶位,便可提升至第二层天阶。那个时候,这层以元始魔力制成的屏障,只怕会被彻底冲垮,再次有被魔染之危

    好在这时日,庄无道也逐渐摸清楚了阿鼻平等王的核心教义,一个是公平,与阿鼻平等王同样的‘天平印记,。一个是众生平等与平等交换,无论什么样的交易交换都可,需平等互换。只然其中,也需收取差价。

    至于第三个,就是‘阿鼻阿鼻在佛门中的含义是无间。配合阿鼻平等王的冥狱之主的身份,意为“无有间断的痛苦”,他的信徒,需要带给人,永生永世的痛苦。

    平等与交换,都不能使‘苍茫魔主成为魔神。所以真正的魔神之源,应是这‘阿鼻,才对,其余那些,杀生,嗜血,苦恼,折磨,堕落,仇恨等等,只是‘阿鼻,的伴生而已。

    最后一个则是死亡,因阿鼻平等身处冥域。所有冥海中的死者,都归其管辖——

    庄无道一直都在思索如何着手,既可以使自己免去魔染之险,又不用沾染多少恶煞业力,也不用在日后,被万民意念所挟,走上阿鼻平等王的老路。

    这苍茫魔主的衤绅源反正自己是无论愿不愿意,都已经无法割裂,既是如此,那就于脆主动将之完善。不求日后能够借用这魔神之力,只求日后,不会影响己身修行。

    “剑主的意思,是先从更改这‘苍茫魔主,的教义着手,更改神职?”

    剑灵在庄无道体内,作为后者最贴身的参谋之一,自是第一时间,就知晓了庄无道的谋划。

    “此时更改教义不难,在进入神位第二阶天阶之前,神职变化也容易。可剑主准备从何处下手?是那平等,交易的神职,还会是那阿鼻或者死亡?”

    “只怕不易”

    离华仙君亦在为庄无道出谋划策,当庄无道继承重明天殇之术开始,双方就已是生死一同,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所以此时,也是尽心尽力的为庄无道思量着:“这些都是阿鼻平等王的核心神职,也正是阿鼻平等王急欲摆脱的。以我推断,那位元始魔主,必定是要经历什么劫数,这才急于斩却魔主之位,摆脱牵绊。可一当主上,无法完全继承他的神职信徒,那么这后果,可想而知。”

    语气中,颇不乐观,异常的凝重。剑灵也同样陷入了沉默,再未有言语,显然也是认同离华之言。

    这是显而易见之事,阿鼻平等王是因欲寻人继承自己的魔主之位,才愿意对庄无道容忍庇护。

    可一旦庄无道走错了路,将这神源中的核心神职教义删改,与阿鼻平等王的道路不合,失去了这最大的利用价值,无法转嫁信徒。可想而见,那位阿鼻平等王,最后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那位以公平自诩,不会做出什么过份之事,然而只需在日后,稍稍用些手段,就足够使庄无道,遭遇灭顶之灾。

    “我只说改,可没说过要删。”

    庄无道微微一笑,目中闪过一丝异光:“这四大教义,不但不能删,反而需要添加。在无间,平等,交换之外,再增一个报应如何?”

    “报应?”剑灵的双目微睁,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微亮。

    “就是报应,因果报应的报应若有可能,还要加上复仇。”

    庄无道以神念,遥感着那魔神神源,语气平静道:“把永无间断的痛苦,改成带给仇敌,永无间断的痛苦。依你二人之见,此法如何?”

    “以因果之道解决么?上善”

    那离华仙君,却是首先赞不绝口:“真亏剑主你能够想得出来如此一来,便可将恶煞业报之力,减至最低。又可最大程度,斩却因果。却也不会脱离魔神之道,”

    许多信徒向阿鼻平等王祈求,本就是对自身处境的不满,对他人的憎恨所致。要将这应,与‘复仇,的教义添加入内,可称是天作之合

    信徒因应,与‘复仇,而祈祷魔神,‘因,不在神,所以这‘果自然也不用苍茫魔主来承担。

    “还有无间这一教义,我也准备改良一番。”

    庄无道又陷入了深思道:“无间的另一个含义,就是无间道,也称无碍道。可断除烦恼,入解脱之境——”

    还有‘死亡若能对应转生,那就是轮回之主——可惜。自己魔神法身并不在冥界,即便有这念头,也难办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