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六一章 离华之疑
    再次苏醒时,庄无道发现自己身躯仰躺着,依然还在这座雷火巨山的两万八千里高处。正在那重明鸟尸骸的心脏部位,此处已被剑灵挖空,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洞窟。外围处,还布置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灵阵,隔绝着外面的雷火。

    按说在此处,任何仙阶以下的阵法,都不能抵挡住那些无限接近于仙阶的天雷天火。

    然而这布阵之人,极具匠心,先是激发了这具重明鸟尸骸的残余力量,而后又将他的身体,当成了阵眼。使此处的环境,可以独立于这里的漫天的雷火之外,保持安宁。

    而代价是那些外界冲斥而来的九阶雷火,都被灵阵吸收,全数灌入导引到他的身体之内。

    不过庄无道本身却是安然无恙,并未被这些九阶雷火伤到。一方面是这些天雷天火,已经被灵阵中和转化,已经温和温顺了许多,二则是他体内,有一处地方,正如无底洞一般,吞噬着雷火之力。

    “内天地么——”

    庄无道暂时无瑕去看体内的究竟,而是目望向眼前三人。不死道人,音魔天尊与苏云坠。本来都是呆在紫色宫灯之内。此时却已跑了出来,都远远的坐着,有目一同的望着他。

    坐起了身,庄无道却觉浑身骨骼,快要彻底松散掉,到处都在剧痛,不由一声呻吟。

    “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发生了何事?这句话,我们该问你才对”

    不死道人与其余两位面面相觑了一眼,而后目含异色的,看了外面一眼:“一日之前,我等出来的时候,就发觉你已昏迷,周围也是这副摸样。怎么会到了这里?还有主上你现在的情形,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的确是有些奇怪”

    音魔也微微颔首,目望着四方,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这里的阵法,是主上昏迷之前布置?若真是如此,那么剑主的阵道造诣,怕是要高出洒家十倍。还有主上现在的气机,也有些许变化,感觉跟以前大不相同。居然不被这九阶雷火所伤,更能反过来吸收。莫非主上,不但是完整保存了那‘重明天殇,之术,更已形成了与雷火有关的内天地?

    庄无道楞了一楞,才想了起来。这里的灵阵,必定是剑灵在他昏迷之前布置。那宫灯之前,一直被他神念镇压封锁,所以不死与音魔一直被困在其中,不但不能出来,神念亦无法感应外界之事。

    可当剑灵无以为继,不能继续操纵他昏迷后的身体,无法对那紫色宫灯继续保持压制时。不死与音魔,也就顺理成章跑了出来。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疑惑,接触那晶砂的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何事?

    此事询问体内的两位住客,多半就能清楚。只是在此之前,他还需先应付完眼前几人再说。

    装模作样的做出沉思状,庄无道就失声一笑:“原来如此,差点就忘了。我来此间,是在修行感悟几种与重明阳神录有关的神通。方才不小心出了些岔子,让二位道友受惊了。”

    “这可不止是受惊而已”

    不死道人面色难看,心有余悸的看了周围的准仙阶雷火。哪怕隔着灵阵,他都能够感应到那雷光中蕴育的毁灭破坏之力,还有能将人瞬间燃成灰烬的灸热。

    一旦接触,不但是他不死,瞬间就会化为泥尘。庄无道本身,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主上冒险至此,修炼这几门神通功法之前,是否该考虑一番我等的处境?”

    他对庄无道之言,倒是没什么怀疑。此处雷火密布,而这洞穴,本身也是在重明鸟尸骸的心脏处。周围环境与庄无道的解释,并无冲突处,确能有益于庄无道重明阳神录的修行。

    只是心里不爽也不安,若庄无道这次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他不死道人,就要为这竖子陪葬。没有了庄无道,他想跑都跑不出去。

    “确是我的错,不过三位放心,绝不会有下次——”

    说完之后,庄无道一个拂袖,又将那紫色宫灯,现于身前:“此处危险,我在这阵中也呆不了多久,为三位安全起见,还是及早躲入这灯内为上。”

    苏云坠没什么犹豫,就立时身影投入宫灯之内。她在洞窟之内,早就已呆不下去,周围烈焰熊熊,炎热无比,以她元神境的修为,多呆一刻就多痛苦一分。

    若非是不放心昏迷的任山河,她早就不愿在外面苦熬等候。

    那不死道人,微一迟疑之后,也是化作了一道青光,回归入宫灯之内。他主修的是生死之法,在这雷火之地被压制的厉害,尽管是大乘境,实力比之苏云坠不知强出多少,可也极不舒服。

    宫灯内虽是憋闷,可也总比在这外面,被烤炼成灰烬要好些。

    只有音魔眼神似笑非笑,与庄无道对视:“看来剑主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到底是有什么事,不愿我等得知?”

    庄无道面不改色:“谁都有一二隐私,难道婉清你,就没有不能告人秘密?有些事情,任某的确不愿他人得知。不过婉清可以放心,这次之后,最多两年之内,我会尝试从这雷刹红海逃离。”

    “呵这可就多谢了,宫灯之内确实有些烦闷。你那句话,说得也是,颇有道理——”

    谢婉清轩了轩眉,而后也再不多言,同样一道碧蓝光华,回归投入到了紫色宫灯。

    而此时庄无道,才有心思把神念,潜入到自身玄窍之中。而第一时间内视观照的,自然是那‘重明天殇,之术。

    只见此时那颗死卵,赫然被包裹在了透明的赤红色水晶之内。而外围处,正是那颗剑灵才到手不久的赤红色砂石。也是这次,使他昏迷的罪魁祸首。

    而那些冲入他体内的九阶雷火,都是被这颗赤红色砂石不断的吞噬吸收。也不止是此处的雷火之力,还有这山巅处,无处不在的虚空之能,以及土系精元。四种灵力,恰好维持着重明鸟死卵所需的平衡。这颗死卵,也在一点一点的恢复着生机。

    此时在这玄窍之外,剑灵与离华仙君,一左一右的立在他身侧。

    “一日之前,到底发生了何事?”

    庄无道以元神之身,目光在二女的面上扫望着。这剑灵与离华,都俱是超绝于世的美貌。不过若论气质,此刻后者要胜过此时的剑灵一筹。此时都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庄无道只能作罢,皱眉问着:“我当时为何会昏迷过去?”

    “是因这‘内天地,道种之故”

    首先出言解释的是离华,明媚的眼中现出愧色;“我是事先没能想到,这位金仙前辈遗留的‘内天地活性居然仍是如此浓郁,与主上体内的这颗死卵,也恰是属性契合。一与主上接触,就已开始了融合,外攻内变,才使剑主承受不住,陷入昏迷。”

    庄无道不置可否,又看向了剑灵。这离华之言,倒也勉强说得通,不过相较于是外来者身份的离华,他更信任朝夕相处的剑灵。

    洛轻云却冷冷目视着离华,目光晦涩:“天君她只怕不是想不到,而似另有所图,不过对剑主未怀恶意。之前是我大意了,不过好在云儿也留有后手,天君此后并未能再有动作。自然,也可能是轻云多虑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