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八章 圣子玄夜
    星玄界北地以黑暗灵河为界,北面元始神山之北,都为魔道肆掠的混乱之地。南面雪阳宫之南,则都是正道昌盛的沃土。

    元始魔宗以元始神山为根基,南北各一千二百万到两千万里地,相当于两个劫含山,六个天一界的地域,都被牢牢掌握在这个星玄界第一魔宗之手。

    而元始神山,作为元始魔宗的根基与起家之地,自然是赫赫有名的一方魔土。此处的泥土都是黑褐色,周围恶烟满布,到处都是血色的水潭湖泊。血煞恶力,浓郁到了极致,渗透到了土地的深层之中。

    不过独有一处例外,那是位于山巅处的一处所在。此地阳光明媚,清香袭人,赫然是一座占据了一整个山头的庭院。一池碧潭,在庭院的正中央处,在阳光下流光溢彩,澄澈,空灵,明净。四周包裹着氤氲灵气,似七彩霞雾。上方处更是霞光万道,长虹当空,祥云弥漫。

    而此时元始魔宗的圣子皇玄夜,就立在这湖池之旁,手中轻洒着鱼食,使水中的湖鱼,竞相争逐。

    一身紫色道服,衬得他丰姿如玉,风韵蜚然,气质温文尔雅,浑身也是散着再清正不过的道家清光。

    整个人似道家修士,更胜似一个魔修。与整座元始神山的环境,看似格格不入。

    然而此时,正侍奉于其周围的血仆血奴,都毫不以为异。此时更是噤若寒蝉,躬身立着,对这湖池旁的少年,敬畏之至。

    不止是因自家性命,生死祸福,都被操控于眼前这位主人之手。更是因眼前这少年,性情之残酷,也是历代以来罕见。

    更位高权重,乃是元始魔宗十万年来,第一位将宗门一品辅修神决‘道心种魔大法修至近乎大乘之人。

    “有些意思,原以为已是俎上之肉,已经可任由宰割。不意到最后,这人居然还能跳出砧板,挣扎一二——”

    此时这水潭之内,那些食用过鱼食的湖鱼,却不知为何,忽然变得狂暴了起来。身躯膨胀,鳞片丛生,口内则探出獠牙,近乎疯狂的开始撕咬着同类。使这小片清澈血湖,忽然间就被这些鱼血染成了通红。

    那皇玄夜见状楞了一愣,而后就停止了喂食,轻声一叹:“看来还是办不到。道心种魔,道心在前,种魔在后,有了道心,才能种魔。所谓入道第一,我若能有一颗纯正道心,又何需去寻什么鼎炉?”

    看似闲叙家常般的语气,周围的血仆,却都面色肃穆,无一敢于接言。只有皇玄夜身后,那管家打扮的老人,微微一笑:“少主过谦,道心种魔大法传世已有四个劫期,亿万年之久。然而至今以来,我还从未听过有人以正途修成。便是元始魔主,传说也不过修到第四层为止。少主能到这近乎小成境界,已是绝世之资,何需遗憾?”

    道心种魔大法,乃是世间第一等的绝顶魔道秘术。本身可以毫无后患的,掠夺他人的精神及生命本元,化作自身所有,可以不断的强化凝聚精神,与自身元气。

    正因此术之诡秘奇能,才使天下魔修,都对此功心向往之,衍生出了无数的变种、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知晓,这道心种魔之术的根本,其实并不假外求,只壮根本。

    整套秘术共有十二个步骤,而第一个步骤,就是皇玄夜方才所言的、道第一,。需放弃自身修为,转习那些玄门正宗心法,以建立本身的“道体道心”。这步完成之后,其次才是种魔。魔种和道家修真者的道胎,就如一个铜元的两面,生命的两个极端,生和死。道家专事生气,筑基金丹、练气还神,返本归元。从后天回归先天,始终生气勃勃。再以这磅礴生气,蕴育出魔种,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旦修成,就可直接夺天地之造化,攫取宇宙之精华。精神体察天道,直触道源,使人一步登天,是世间公认最快的成道捷径。

    然而正如这老人所言,道心种魔大法传世有四个劫期之久,却从未能将这一整套秘术,真正完成过。

    于是有天赋超绝之人,在完整的大法秘术之外,另辟别径。寻那些天资卓越,道业精深的正道之士,播下魔种。以潜进对方心灵深处,历经种种变异。最终以他人之身,完成道心种魔的前六个步骤。

    由这些道家修士,代自己完成“道体道心”。只待鼎炉成熟之后,就出手掠夺。

    一旦前六境完成,道心种魔大法的后面六境,已可轻而易举。而在道心种魔大法根基上,创出这门别径的,正是元始魔主本人,

    可即便如此,能真正修成者,世间仍是少而又少。一来合适的‘鼎炉,难寻,二来是修行此法之人,本身也需极高的天资。才不会受炉鼎情风欲潮的冲击,舟覆人亡。

    皇玄夜能够修至接近小成阶段,而且是最高等,最危险的他化心魔,确足以傲视魔宗上下十万内的诸多圣子。

    “倒是那任山河,我观这位的一应所为,都与此人二十年前的行事风格,截然迥异。”

    说出自己的疑惑,那管家模样的老者,也恰时的眼现出好奇之色:“所以,奴婢想问,主人对那一位,可有什么异常的感应?”

    “玄老之意,是说这任山河,可能已经换了一个人?”

    那皇玄夜笑了笑,直接点出了老人的心思,而后沉思着道:“此事我也不能确定,魔种未断,依然还在。不过这任山河,从逃脱之后,就再未入魔发狂过,也从未有真正失去理智之时。使我意念,难以潜入。按说此事,确启人疑窦,然而一个人经历这种种,性情忽然大变,这是再寻常不过。再者,即便真是换了人又如何?你我并无实据,且那魔种既然还在,那么我与任山河的这场争斗,就不能算是结束,”

    “主上说得是”

    那老人神情恍然,而后失笑:“是我想得差了,对任山河身份的怀疑,只怕不止是我元始魔宗一家。可有些人即便有了实据,只怕也不会去相信。”

    言中所指,正是星始宗与清微观。就如任山河言自己身中他化魔种,却无人肯信一般。此时也有不少人,也是希望这位曾经的小仙师,继续存在,继续搅乱这星玄界的棋局,继续针对雪阳宫与元始魔宗——

    继续以任山河为刀刃,转过了针对元始魔宗。

    “雪阳宫那几位上仙,此时想必都很头疼。那剑翼剑衣的神通,我也看了,的确是超凡脱俗之术,潜力无尽。雪阳宫若不能及早处置,只怕这百年来才刚勉强上岸,就又要跌路水中。”

    皇玄夜神情淡然,继续看着湖泊之内,正在争斗厮杀的那些湖鱼:“说说看。那雪阳宫有何布置?”

    那老人闻言,不禁微一皱眉:“据我的消息,雪阳宫似是准备从孔仙商盟着手,不过我觉,还是有些太慢。”

    “原来如此,逼迫孔仙商盟,对这任山河下手么?孔仙商盟虽非十二正教之一,可在星玄界西域,论仙境以下的实力,甚至还超越于十二正教之上。看来雪阳宫,确实握有着孔仙商盟的把柄。”

    皇玄夜却是极其满意:“这安排,不是很好么?那华音上仙,确不愧是稀世少有的智者。“

    “话虽如此不错,只是——”

    “只是你觉,风险太大,会累及本尊的道心种魔?”

    正说话之时,那池中忽然有一只面目狰狞的小鱼跳出,紧紧的咬在了皇玄夜的皂靴之上。

    皇玄夜先是讶然,而后唇角微挑,浮起了一丝冷冽笑意。先是将这小鱼踩住,而后慢慢碾压,将这小鱼碾成了肉糜。

    “无需忧心在我眼中,那任山河,就如这条池鱼。真要闹得太过分,再一脚踩死不迟——”

    语音微顿,皇玄夜目眺远方:“玄老你就不觉之前的那个任山河,实在让人失望?这样的道心种魔大法,哪怕修成了,日后也难有太高成就。我如今倒是更希望,现在的这个任山河,能够给我一些惊喜。”

    老人微一挑眉,陷入了沉默。忖道他的这位主上,是否太过自负了?

    不过也未多言,以皇玄夜的天赋心性,想要在道心种魔的成就上,更进一步,自是难免之事。

    且此时此刻,情势也远未到失控之时,确无需心忧。

    “还有——”皇玄夜转过了头,面色颇为苦恼:“魔督可曾言,我何时才能离开这元始神山?这躲躲藏藏的日子,要何时才能到头?”

    “至少五十年之内,道心种魔大法完成之前不可。”老人一楞回神,而后摇头:“魔督以为,主上你若此时现身,那人只怕多半不会顾忌规矩,对你直接出手。”

    对无明而言,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哪怕是破坏了星玄界数十万年以来,仙人以上不能插手星玄界内纷争的公约,也同样在所不惜。

    对于辖下有二十余灵仙,还有乾天宫,神渊道这两大盟友的赤神宗而言。对于与元始魔宗大战,根本就是无所畏惧。

    毕竟是不同于正道,元始魔宗也与雪阳宫不同,无明并无太多牵绊。对于魔修,何需讲什么规矩?

    “无明那个老匹夫?”

    皇玄夜双拳紧捏,发出喀嚓擦的爆响,语声又无奈之至、

    “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却是全不顾忌,这一句话,会被无明感知。

    ※※※※

    雷刹红海之内,庄无道正急速飞行着,在赤红海洋之上,化成了雷光穿梭。

    修成了正反混沌雷火元胎的好处之一,是使他飞遁之速,再次暴增,《重明太霄乘风决》的遁法,效果直接提升近倍。而此时虽然漫天都是威能堪比七阶劫雷的赤红雷光,却不能伤及到他血肉肌肤,可以完全不受影响的,在这雷刹红海中穿行。

    可即便如此,他在雷刹红海内用了足足七日七夜时间,也仍未将后面的追兵,全数摆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