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七章 雪阳神宫
    灵界洞天中,几百里外的雪阳神宫之内,确如无明的三尸化身所言,气氛是僵冷之至。此时这正殿之内的几人,虽没有真正暴跳如雷,然而各人的面上,却都铁青一片,难看无比。

    梦灵上仙独坐上方,手中握着的玉如意,正是‘咯吱,作响。若非她手中这物,本身也是上品的灵宝,几乎就要被她强行握碎。

    而在梦灵下首处,其余三人也都沉默着,似在强自压抑着自身怒气。

    阳瑾乃是登仙境大天尊,而登仙境,整个雪阳宫,也不过才十二人而已。不算宫内,两位潜修不出的散仙。在劫含山与雷刹红海内的这前后两战,就等于是将雪阳神宫的实力,斩去了十二分之一

    “阳瑾之死,吾等难辞其咎”

    出言之人,也是个容貌年轻的女子,气质雍容华贵:“这一次,实在太大意了。之前见过这任山河的玄术神通,就该知那音魔与任山河之助,会实力大增才是。”

    此女名唤‘寒凌这灵界洞天雪阳神宫之内,总共十二位灵仙境,不过其中只四人,是真正的雪阳宫门人,其余多是出身附庸宗派。而此时这场合,也明显不适合旁人参与。

    而除了这梦灵上仙与寒凌上仙之外,还有华音,水元二位灵仙,都坐在寒凌的对面处,都是凝眉不语,眼含伤感愤懑。

    “任山河的两门神通,能使音魔实力大增,本宫倒是想到了。却绝不曾想到,那贱人在雷音剑上的修为造诣,居然已是如此之深。”

    梦灵上仙高据上首,此时在其身后,已经一半是冰雪寒国,一半是火炎世界。这是心绪激荡,不能压制内世界,法域力量显化于外。

    不过此时此刻,梦灵也不愿去压制,哪怕身周那些价值不菲的桌椅器皿,在她盛怒之下,或是融化燃灭,或是冻裂粉碎。

    “可笑,实在是可笑眼见门人弟子被人屠杀,师妹被魔孽折磨染化,而我等却只能坐视,无可奈何。此诚为奇耻大辱,你我四人,也配为灵境上仙?今日之后,这星玄界内,不知会有多少人耻笑我等?”

    “关键不在于这任山河”

    华音微微一叹:“那子母乾明阳火神雷,必是无明收集那音魔谢婉清,何等高傲之人,怎会无缘无故,跑去雷刹红海,效命于那丧家之犬般的人?还有那几位妖仙,若非无明托付,又怎会倾力护持于他?”

    “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难道还能奈何得了那老贼不成?若没寻到确实证据,我等对那无明,根本是无能为力。

    梦灵一声轻哼,凝眉不展。其实若论仙人实力,雪阳宫一方诸多盟友,远胜过半遮半掩,不能尽全力出手护持的无明。

    问题是有着那几位的牵制之后,雪阳宫实在承担不起,破坏仙修不能于涉星玄界这条共约成规的后果。

    之前她已亲自出手了一次,试探了魔舍离与龙变妖森那几位,可对手的反击,却也强硬到出乎她意料。

    而即便是正道之中,也不是没有暗助庄无道,扯雪阳宫后腿的存在。

    “任山河只是棋子,被无明放出来,搅乱这天下棋局的棋子。”

    没理梦灵的反驳之言,华音继续沉思着道:“劫含山盟,我雪阳宫其实鞭长难及。此子已入雷刹红海,我宗想要寻觅其踪迹,简直是难如登天。所以当务之急,并非是寻觅此子,而是要先得弄清楚,那几家到底是如何想的。这任山河诚可谓是天资绝代,废去了重明天殇这门奇术之后,居然又有了这两门道源级玄术。若不能及早解决,必是我雪阳宫大患可对于他们而言,难道就不是祸患?”

    “你是说星始宗与清微观?”

    梦灵站起了身,踱步至殿门处难望,眼神晦暗。雪阳宫这百年内看似已然崛起,实力已渐复旧观。

    可只要是心人,都能知雪阳宫此时根基实力,是何等的薄弱。雪阳宫门内能支撑门庭者,不过寥寥几人,相较于那十一家一等正教,不值一提。

    任山河之事,于其说是雪阳宫在谋算无明,倒不如说是宗门被那几家操控利用,当成了针对无明的刀枪棋子。

    而所有的焦点,都在于赤神宗门内,那‘赤神蕴生石,的传承——

    “我看是行不通”

    寒凌上仙却一摇头:“百年前的人元草案,使天下世家得以大兴,也使诸宗得以将暗棋伏子,渗入到了赤神宗门内。任山河揭发此案时,必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被如此针对。元始魔宗暗算在先,诸宗落井下石在后。那无明这些年来不动声色,只怕亦是在暗中清查门内。此时赤神宗内,那有资格继承‘赤神蕴生石,的几人,必定有一位是与元始魔宗有涉。可其余人等,也并非清白。元始魔宗之外的几家,多半亦有涉入,混入了继承人选之中,并非是不可能之事。如今这赤神宗,正是一团乱麻。我看这几家,或有兴趣找到任山河,却也未必愿见那元始魔宗称心如意”

    错非是那无明,信不过自家的门人弟子,早就已对雪阳宫发难。以那人的性情,这些年来的手段,在有足够的把握时,又何需什么借口证据?

    任山河出事之时,无明正在九玄魔界坐镇。而当时的赤神宗上层,都隐有坐视甚至推波助澜之嫌,已彻底失去无明的信任。

    然而很简单的道理,任山河入魔,得益最大的只会是元始魔宗一家。对正道诸宗而言,这并非是什么好消息。

    元始魔宗除去任山河,不但是使人元草案陷入僵局,也同样是算计了诸宗。将此时赤神宗内,有资格继承‘赤神蕴生石,的几人,暂时排斥在无明的信任之外。

    “确实如此其余宗派,或者会因‘人元草案坐视元始魔宗对任山河下手。可在其入魔之后,却已心思各异

    水元也微微颔首,认可了寒凌之言:“此番追剿任山河,那星始宗之人始终未曾露面参与,就是明证。”

    此时此刻,谁都不能知赤神宗内,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是因元始魔宗的棋子,并不在继承‘赤神蕴生石,的人选之内。还是那人的身份,快要暴露,才会对任山河下手?是欲籍此,故布疑阵?

    星始宗是否也有参与?参与之后进展到了何等地步?继承那‘赤神蕴生石,的排位,之前是否在元始魔宗部下的那枚棋子之前?或者是之后?又为何要坐视元始魔宗,对任山河下手?

    这一切,都是未知之事。水元也只能根据此时修界内的情势,做些不靠谱的推测。

    只能知无明此时的情形,极为不妙,然而元始魔宗与雪阳宫,也并不好过。

    “我说的不是星始宗与清微观,也不是指那元始魔宗。这几家,此时都还指望不上。“

    那华音上仙却是轻声一笑,明媚端方:“我说的是孔仙商盟”

    “孔仙商盟?”

    梦灵面现狐疑之色,不过她对华音的智慧,一向极其敬服:“师妹的意思是?”

    她暂时想不出,置身事外的孔仙商盟,与任山河能有什么联系。

    “仍旧还是人元草案”

    华音上仙目光平静的,与梦灵对视:“若是任山河与无明得知,百年前掌握人元草案关键之人,此时就在孔仙商盟之内,不知会有何反应?”

    梦灵的眸中,顿时现出了几分亮泽。华音之言,该当反过来听。于其说任山河与无明知晓之后会怎么样,倒不如孔仙商盟在知情之后,会有何等样的反应。

    孔仙商盟是当世最大的灵商之一,势力遍布南方一地。势力之强,仅在雪阳宫之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