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五章 他化魔种
    身躯分裂,那阳瑾大天尊的整个人,却在被音剑破灭震散的刹那,化为冰火二龙,盘旋纠缠着往远处虚空急速遁走。穿行之速,甚至超越了之前的九阶战舰天火玄寒禁神舟。只是一息之间,就已飞越千里,在素寒芳的眼瞳之中,化成了一道肉眼难见的蓝红光华。

    这却没能令素寒芳的心情,有半点轻松。知晓此时阳瑾大天尊的情形,已经恶劣到了极点。虽已施展秘术逃遁,然而以那音魔展露出的手段,阳瑾逃脱的可能,微乎其微。

    不过谢婉清并未追击,只是手执那碧蓝长剑,定立原地。手抚长发,笑容出人意料的温和柔媚,仿如淑女:“主上,来一次重明剑翼如何?”

    剑翼?

    素寒芳的花容失色,想起了那次山谷之中,庄无道与不死几人身后的三对剑翼。那门能使人力量,激增三倍的神通玄术。

    庄无道抱着素寒芳,眼神却极其无奈:“非要如此?增三倍之力,你如今的身躯,怕是多半撑不住。”

    以音魔此时的实力,要想诛灭阳瑾,简直是轻而易举,根本就无需他以重明剑翼,再增其力。

    再增三倍力量,就再非是剑衣能挡得住,不死道人说得没错,这女人真的是性情疯狂,无所畏惧。

    “反正此战之后,短时间内当再无对手,试一试无妨。”

    那谢婉清吃吃的笑,看了远方的蓝红光华一眼:“你若再不出手,那贱人可就要跑掉了。”

    庄无道无奈,这个女人之前还恨阳瑾恨得要命,这个时候,为了能再增雷音剑威,却又全不在乎了。

    只是他对谢婉清,也无可奈何,音魔与不死道人不同,此时虽都是他的灵奴身份,然而他对前者并无太多制约之法,也不能强迫。

    只略一思忖,庄无道就没再犹豫。一个拂袖,那谢婉清的身后,就多出了三对剑翼。

    素寒芳在他怀中,顿时剧烈的挣扎,泪泣悲鸣。而谢婉清却是再次狂声大笑,意念遥锁着那阳瑾所化的蓝红光华,而后就是简简单单的一挥剑,

    刹那间天地震颤,剑前千里地域,一切碎灭大海赤洋分解,所以的雷霆,都被挥斥一空。

    阳瑾最后的残躯,在这雷音之剑的冲击之下,直接就化为了齑粉,而远方那两位大乘境与雪阳宫的诸多弟子,也在这刹那间,被生生震灭,化为最渺小的芥尘。

    而这浩大的毁灭音爆,更是往远处蔓延,在短短一百个呼吸内,就已远推至一万里外。

    此时蔓延之速,虽已放缓,可紧随其后的,却是这片海域天崩地裂之灾。海洋潮卷,火山喷发,使此处完全化成了死亡地域。

    不死道人远远看着,哪怕早就对谢婉清的雷音剑之威早有认知,此刻也不由膛目结舌:“这个女人,还真够疯狂的——”

    庄无道却只觉是头疼无比,远远望那谢婉清,果见这音魔只在云空中定立了片刻,就蓦然栽落了下来,一身衣物,都已被鲜血染红,而在那看似完好的道衣之内,谢婉清全身上下,都已是血肉崩散,可见白骨。便是这全身骨骼,也是大半都被震成了骨粉。

    这样的重伤,哪怕是以三足冥鸦之能,也不可能在全不损及谢婉清命元的情况下,为其恢复伤势。只这一剑,谢婉清就要损耗十年岁寿。目的却只是为斩出这毫无必要的一剑而已,还将自己的‘魔烛全数斩碎。

    以后若都这般下去,这音魔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他可不想这么一个强力的臂助,这么早就没了性命。

    大手一招,磁元摄力吸拿,将谢婉清的身躯,挪移到了自己身侧。连续十数指点出,又将数枚疗伤的丹药化开,将所有的药力,直接打入道了谢婉清的体内。

    稳住了音魔的伤势之后,庄无道才再一拂袖,以太虚法门将谢婉清的身躯缩小,也收入到了自己的宫灯之中。

    有三足冥鸦的陪伴照拂,估计只需一两个月,这音魔天尊就能恢复如此。只是这一两个月内,音魔也再不能与人对手。

    好在正如其所言,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什么对手。或者说,对手不是他与音魔及不死二人能正面对抗的。

    此战之后,必定使雪阳宫震怒,不过他也将深入‘雷刹红海那是雪阳宫完全无可奈何的所在。

    仰头望天,那几十位灵仙意念,依然还在,不过此时这天地间的气氛,已经截然不同。

    怀里的素寒芳,已经停止了挣扎,只眼神茫然,看着这片被音魔天尊一剑荡平的世界。

    “后悔了?是后悔自己未能劝阻你这师姐,还是后悔你在山海集的所做所为?”

    庄无道的手指,在素寒芳的脸颊旁抹过,微觉凉意,那是素寒芳流下的晶莹泪珠,而即便不用眼看,他也能知此时素寒芳的眼中,只怕正是怒火熊熊,愤恨欲绝。

    今日之战,此女或会悲泣伤感,道心却绝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被他轻易击倒。阳瑾之死,复仇之念,对山海集外那件事的愧疚,都会成为其动力,使素寒芳的修为,在之后的十几年内,突飞猛进,迅速攀登至巅峰。

    然而这,也正是他所想要的,就让这些心劫,在素寒芳的心内发芽滋长,最后到再无法挽回。

    而自己,也将收获到丰硕的果实。

    此女越是憎恨,越是心切于复仇,也就越落入他的下怀。

    “你恨我,此时是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是该如此,换成是我,也会是这般。可仙子你这几十年,只怕也是想不到。我在被同门擒拿监禁之时,也是如此,愤恨难平。只欲毁灭一切,为自己讨一个公道,让所有的仇人,都堕入地狱”

    轻声笑着,庄无道的手指,开始在素寒芳的身上游走。指带魔煞之力,隔着衣物,就如登徒子般的猥亵,有意无意的刺激着素寒芳的敏感部位,挑逗着此女的之念。

    而就在素寒芳心念最激荡之际,在诸位灵仙境的眼前,庄无道将已经炼成的‘他化魔种从素寒芳的眉心处,悄然植入到她的心神之内。

    他化魔种无形无相,很难被察觉。往往当宿主发现之时,就已经蔚然成形。

    此时素寒芳的心神不稳,根本不能知他的动作。而上方那几十位灵仙互相牵制于涉,只能以千里观影之类的术法,观照此间,无法以神念覆及。

    除了法力明显高出他人一筹的无明之外,庄无道有十足自信,绝无人能查知到他的这个动作。

    外人只能见,庄无道的手,正在继续轻薄猥亵着素寒芳的娇躯,一丝丝的煞力魔息,正随着庄无道的手指,一丝丝的渗入到了素寒芳的体内,不断的蔓延染化。

    “那些时日,真是越想越恨呢,恨不得有个同伴才好。不如寒芳你来陪我——”

    “轰”

    天空中,忽然一阵爆鸣,却是一只势能擎天的寒冰巨手,忽然从虚空中探出抓下,伸展数百余丈,寒力四溢,将这一片海域,再一次的冻结。

    然而还未等这只手,伸展到庄无道的面前,一口黑色的镰刀刀影,也蓦地横空掠至,将这只寒冰巨手,斩成了粉碎。

    庄无道眉头一挑,这还是第一次见,仙人阶位的强者,在他眼前直接交锋。可见那灵界洞天与昙誓魔天之内,局面僵持之烈。

    随即庄无道就震天大笑,浑不在意的在的素寒芳心脏处点了一点,将这最后一点暗藏的手段完成,才随手将素寒芳的娇躯丢开到一旁。

    事已了结,他与不死道人现在,是该逃命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