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四章 斩尽诛绝
    漫天都是雷音爆鸣,然而阳瑾之声,依然可震荡长空,可将所有的音纹都尽数压下,

    羞恼是因这次居然是真的陷阱,自己太过自负,愚蠢上当。怒恨则是因这区区三个蝼蚁,也敢反咬一口,算计于她

    此时阳瑾的整个人,还在半空,此处岛屿周围千里就已是纷纷冻结,化为玄冰。寒阳宫之人修士,大多都是先走阳性功法入手,阳极再入阴。阳瑾的则不同,先练阴寒之力,寒到极致生阳火。

    本身最擅长的术法,仍是前者。随着身影坠落,漫天的寒星炸开。雪白色的小点,却藏蕴着惊人的寒力。如一团团白色流星般冲涌撞下。将所有触及的一切,都尽数冻结。

    然而此时在小岛的上空,此时却有着一层无形的波纹,粉碎着一切降临而来的冰雪之力。

    也传来了谢婉清的狂声大笑:“这些子母乾明阳火神雷,滋味如何?你个蠢货,确是我音魔在这百余年来见过的最蠢之人。”

    声音未落,人已拔空而起,一路冲至入万丈云空。剑音七变,到巅峰之时,已经无人能够听闻,超过了人耳极限。而谢婉清的剑意,也在这一刻冲凌到了极致。

    “今日便是你不来,我也要寻你百年前的深仇大恨,音魔要你性命来偿”

    “百年之前?嘿,你如今不过是一只过街老鼠,也敢放肆——”

    阳瑾先是不屑冷讽,可仅仅须臾。她的的面色,就又再一次大变,

    这是——

    不止是气势剑意,那碧蓝剑光中所含的震颤之力,也让她一阵阵心惊肉跳

    “轰”

    仓促阳瑾间只能以一面精致的银白小盾底蕴,手中提着的灯盏中,也爆出了漫天的雪色光炎,欲将对手逼退。

    可那音剑呼啸而来,所有的烈焰,都全数被一波波浩大无边的音纹震散撕碎。那银白小盾硬承这一击,巨大的力量,却依然透盾而至。与阳瑾的护身罡气激荡冲击,不但使阳瑾感觉头晕耳鸣,整个身躯更被强行震轰出千余丈外

    心中这一刻是惊悸莫名,阳瑾从来不知,这位音魔天尊的剑力,居然能够强到如此程度

    媲美登仙境大天尊,不对是已超越于登仙境大天尊中期之上

    然而这样强横的剑力,音魔的身体——

    “你是疯了?”

    这女人,莫非是在与她拼命?

    念头瞬闪,阳瑾的心境,就已经渐渐镇定了几分。还未能完全成形冰火法域,全力张开,一方面可提升自己的术法未能,一方面镇压对手体内的真元气机。

    雷音剑确实强绝此世,然而以音魔的身体寿元,又能承受几次这样的剑力?

    “疯了么?我今日可是确有发疯的资格痛快,痛快之极。多亏了我那位主上之福,习练这雷音剑二百五十年来,洒家还是第一次,能把这雷音剑,用得这般的畅快”

    音魔哈哈大笑,意态疯狂,浑不顾及此间,有数十位灵仙境存在注目观望:“今日你阳瑾来此,是你一生中最愚蠢之事且再接我这一剑,试试是何滋味?”

    音魔的身影,已经碎音而逝,在阳瑾的眼前消失无踪。只有那碧蓝剑光,依然蛮横霸道的斩在那精致小盾之上。剧烈的震鸣,再次使四海喧嚣。四周大洋之上浪起冲天,所有的一切事物,尽数在剑音冲击之下,粉碎寂灭。

    庄无道与不死道人二人之下的小岛,也开始了崩塌沉覆,淹没在滔天大浪之中。这岛本就在一个月前,被粉碎成沙,此时更支撑不住。

    阳瑾的口中,居然也吐出了一口鲜血。磅礴的剑力,此时已冲入到她身躯之内,破坏着她体内的血肉经络。

    而那高达一百零二重禁制的精致小盾,赫然已经现出了几许裂纹。

    “冰锁寒天”

    蓦然一尊九层白玉小塔,从阳瑾的手中抛出,配合玄术神通。整片赤海,再次冻结,所有拔出的海浪,也被全数冰封在数百丈空中。

    以极寒之力切入,操控乾坤时序之力,已将这片虚空,所有的音纹尽数镇压停住。

    而阳瑾的瞳中,也现出了骇人寒光。

    找到了

    就在捕捉到音魔所在的刹那,阳瑾袖中一道符剑飞出,不到三尺长短,却封印着阳瑾亲手打入的二十六种术法,九种神通玄术,其中更有二门,高达一品。

    音魔却在大笑:“找到了又能如何?”

    碧蓝的剑光,亦是同时斩击而至。似是对阳瑾的举动,早就有了预料,这一剑,也是蓄势而发,谢婉清的瞳中,亦闪烁着不正常的红晕。以秘术催发剑力,以小雷音剑阵加持,使其剑威在这瞬间,也再增十数倍

    符剑与碧蓝剑光交撞,冰火交缠之力与音纹冲击,激烈的对峙交锋,使整片虚空片片崩塌。最后的结果却是境界稳胜一阶的阳瑾败北,剑符破碎。不但浑身衣裳,四分五裂,周身肌肤也出现了无数的血纹。

    阳瑾的口中,也是再一口暗红色的血液喷出,眼眸之内,则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那道剑符,是集符之法,是自己最强的手段。她研习了数百年之久,又花费一百年时间才炼制而成,光是材料,就不亚于一件高阶灵宝。自信便是遇到了灵仙阶位的上仙,这一道剑符,也能挫其锋芒

    可方才,这音魔不但是挡住了她这一符,更将这剑符之力,彻底粉碎

    这音魔怎么可能办到,这音魔发出这样强力的震音剑力,不已该是粉身碎骨?被反震之里,震成肉糜?

    难道说此女,已修成了九阶以上的不破金身不成?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痛快痛快酣畅淋漓——”

    那音魔再次大笑,口中也溢着血,重明剑衣,并不能为她这一剑的所有的反震之力,受伤之重,仅次于阳瑾,不过谢婉清,却仍无比的兴奋,音震云霄。

    “这就认输了?好没志气,再接我这一剑试试”

    碧蓝的剑光,又一次横空而落,这一次,并未使用秘术,而只是小雷音剑阵加持。阳瑾的护身小盾,却几乎是应声而碎,被强行裂成数十余片。而阳瑾整个人,亦飞坠而下。使那数千里方圆内的冰层,都被这震音震荡粉碎,化为细碎的冰沙齑粉。

    “师姐,这是那任山河的剑气斗篷”

    落在后方的素寒芳,此时终于赶至,剑化紫光,为已被重伤的阳瑾,截击那冰蓝剑影。

    此时是第一时间,就洞察了音魔身上加持的玄术,使得素寒芳瞳孔,顿时微凝:“便是之前师妹被俘一战,那门可反弹一切外力的玄术神通”

    反弹一切外力,也就使音魔可以不受反震之力的束缚,尽情挥展这雷音之剑尽管这外力反弹,只到七成,可这已可使音魔的肉身,可以承载住近乎三阶道力的雷音剑

    ——只是,这位被所有人认为,实力稍稍逊色于十小仙师,七小魔君的‘音魔,天尊,当放开一切顾忌,全力出剑之时,居然能有着如此的威势以大乘之身,碾压登仙

    阳瑾也已反应了过来,目光在音魔身上的剑气斗篷扫过,而后如刀剑般的目光,就直刺向远处的庄无道,

    原来如此这音魔今日如此之强,是因任山河这个魔孽

    只是旋即,阳瑾的眼神,又微显黯淡。哪怕明白了又怎样,已经为时已晚。此术不知破解之法,音魔之剑依然强横如故。

    所有的结果,在她进入这埋伏之内时,就已经注定

    “给我滚开”

    那紫色剑光,只拦截住了音剑一击,谢婉清的脸上,就已现出了不耐之色:“同是一品神决,你素寒芳要想与我一战,还不够资格。待你大乘之后,再来寻我说话”

    一剑荡出,那紫红剑光,就立时崩溃,此剑本就只是素寒芳临时寻来的备用剑器,只七十九重法禁。之前常用之剑,早就被庄无道收走。仅仅只是两击,就已剑碎崩裂。

    音魔成名已有二百年,在修界中的声名,却在排位十小仙师前三的素寒芳之下。按说双方实力,当是势均力敌。

    然而此时交手的结果,却是紫阳雪阳素寒芳,被音魔全面碾压。娇躯也被音震之力冲击,浑身爆出无数的血雾。似流星一般坠落冰原。

    体内的经络,几乎寸寸断裂,素寒芳银牙紧咬,就欲再次飞空而起。然而下一刻,她却见不死道人,已经立在了她的身侧。而在她的身周,则正是那四尊雷火天傀,

    “啧啧这副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

    不死道人看着素寒芳唇角噙血,眸光则依然锋锐入刀,不肯屈服的模样,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惊艳,不过仍是微微摇头:“担忧你那师叔?已经晚了,我看仙子你还是别过去为佳。那贱人已经疯了,你若再跑过去,只怕难以保全性命。我那主上也——”

    语音未乱,就有四道深紫色剑光袭至,将不死道人的身躯,一分为八。不过那四口灭元天剑,也同时穿空而至,及身而止。剑力灭元,将她一身气机真元,都尽数封锁镇压

    没有了真元法力支撑,素寒芳重伤的身躯,就已再支撑不住,整个人如烂泥般瘫软了下来。

    然而还未等她跌倒,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就已将她扶住。而后把她整个人抱在了怀中,另一只手则强行固定着她的下巴,使她得以仰望天空。声音在她耳旁,如恶魔般低声呓语。

    “仔细看着,我曾说过,终有一日,要将所有的雪阳宫门人,在你素寒芳面前一一斩尽诛绝。这阳瑾,就是开始

    那赤电满空的苍空之上,碧蓝的剑光闪过,那阳瑾大天尊的身躯,也恰在此时,被谢婉清这一剑,一分为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