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三章 舰毁人亡(诸大家羊年大吉)

第九五三章 舰毁人亡(诸大家羊年大吉)

    e∶祝大家新年快乐,羊年大吉生活喜乐羊羊,工作如羊吃苦,事业如羊中天,爱情似羊缠绵。做人羊眉吐气,家庭吉羊如意,心情羊光满面,健康羊羊得意。愿书友们羊年,享羊福喝洋酒开洋荤

    另外还有求票,好久没求了,三更没有。实在不好意思。请大家看在开荒过年都老老实实更新码字的份上,多给点票票吧。啥票都要、

    对了,之前还欠着大家一章免费,开荒一直记着了,只是最近实在没空。最近开荒学车,实在是太惨了。驾照二次二考没过,都是倒车入库出问题。等驾照拿到手,一定会提升更新速度

    不说了,再祝大家羊年如意

    ※※※※

    “师姐”

    素寒芳眉心已经凝成了一个‘川,字,神色犹疑地看着远处数万里外的岛屿:“之前得到此人的行踪消息,本就过于巧合。再加上一个音魔天尊,也启人疑窦。若是对方有意埋伏——”

    “即便有埋伏又怎样?一个丧家之犬,哪怕有那老不死的在身后暗助,又能招揽到多少强者?那位不死道人还无人知晓根底,可那音魔,也不过是个满身伤病的病虎,除了能叫唤几声之外,还能有何能为?至于其余,若还有更多的修士汇聚在此岛之上,必定逃不过诸位上仙的天机感应。既是如此,那又何需畏惧?惧这区区三人?”

    阳瑾依然冷笑,而后仰头目望苍空道:“且此时此刻,那么多位上仙看着,你我岂能退却?能够当着那个老不死的面,将他最疼爱的后辈斩杀,这种机会一旦错过,日后可难再有。”

    素寒芳也是眼神肃然,抬眼往天空望去。确能感应得到,此时有十数道超绝神念,正在云空中盘旋对峙。

    当这艘天火玄寒禁神舟抵达之时,先是门内几位上仙,意念从灵界洞天降临于此,随后那昙誓魔天与龙变妖森,亦都有反应。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凌压于诸多仙人之上的强横神意,弥漫于此方虚空。那是无明,无明上仙——

    这位上仙的神念特征,只要是参与过与九玄魔界争战的正道弟子,都能识得。

    果然,哪怕是任山河已然入魔,这无明上仙依旧在时时关注,并未就此放弃。

    还有那些意念云集于此的诸多妖仙灵魔,原本是没可能有这闲暇,来关注理会这星玄界几个小小大乘修士与登仙境之间的争斗冲突。

    然而这任山河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不同寻常。甚至关系诸宗兴亡,正魔二道的势力的消长。

    此时任山河几乎每一次现身,都会引得诸多上仙意念降临。

    听着阳瑾的言辞,素寒芳一时间无言以对,再想不出什么反驳之言。

    紫阳神极剑不擅天机感应,她此时也察觉不到什么凶险预兆,只是本能的,因前次一战对任山河生出了强烈的忌惮之意,

    入魔前的任山河爽直仁厚,入魔后的任山河却是恶毒狠辣,阴险狡诈有如毒蛇。

    “自前次一战,宫主就忧心你道心受困。我原先不信,今日才知师妹的情形,比宫主说的还要更严重一些。今日带芳儿你来此,就是为彻底了结此事——”

    话音微遁,阳瑾大天尊就又目光一厉,再次看向了岛屿方向,而后眸内的杀机再次转浓:“太虚挪移之阵?果然预留后路,一有不对,就可立时逃走?哪有这么容易——”

    九阶天火玄寒禁神舟的遁速,顿时再增数倍。万里之距,几乎是一蹴即至。短短不到半刻时光,就已冲凌至那岛屿上空。

    浩荡的‘天火玄寒‘之力,四面张开,笼罩数千里方圆。镇压虚空,于扰着这整片星玄界外层的太虚之海。

    可也就在这一刹那,岛屿周围,五千丈高空之中,整整二十六团刺目耀眼的光辉忽然炸开。整片虚空,都被白光笼罩。

    而后又是二十六束赤目红光,往‘天火玄寒禁神舟,方向冲击而来。

    这些雷球皆是隐蔽之至,便连那些上仙神念都未能察觉。距离也都是极近,不到千里之地。在阳瑾的神念反应过来之前,就已冲临而至。

    舟外的禁阵,早已在战舰遇袭之时,自发的升起张开。可当与这些赤红光华接触,却是一片片的崩溃瓦解,整艘舰船,都燃起了熊熊烈火,将船上的寒冰之气,尽数驱逐。

    而在那红光之内,还有一缕缕的紫雷,冲入到‘天火玄寒禁神舟,内,几乎是无物不破,无物不催。横扫一切,偌大的舰船,只顷刻间就已千疮百孔,船内上下,都只闻雪阳宫弟子的哀嚎惊呼之声。

    “是子母乾明阳火神雷该死——”

    阳瑾在中枢殿内,已是神情骤变,面色铁青,近乎咬牙切齿:“居然还有这一手”

    雪阳宫的‘天火玄寒禁神舟是当世战力最强横的十种九阶战舰之一,同具冰火之力,赤日寒阳神光的威能,傲视同阶所有术法。

    不过万物都有生克,这种强横的宝船,也并非是没有克制之法。大约七万年前,就有一位雪阳宫的死敌,堪破了天火玄寒禁神舟之中,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奥妙。为此特意炼制出‘子母乾明阳火神雷这种雷丸,可直接破坏禁神舟的阴阳与寒热平衡。并刻意将这雷丸配方传播天下,使天下诸宗,得知压制‘天火玄寒禁神舟,之法。

    后来这位大敌,连同其后人,虽已经被雪阳宫斩尽诛绝。可这世间遗留的‘子母乾明阳火神雷‘,仍是所余甚多

    可以任山河如今近乎山穷水尽的处境,要到哪里收集这么多子母乾明阳火神雷?这些雷丸,虽是克制‘天火玄寒禁神舟可造价也同样惊人。二十六颗,几乎相当于‘天火玄寒禁神舟,十分之一的造价因这雷丸,只有埋伏布阵时才能有效,所以诸宗并不经常使用,只有一些储备而已。

    只有那些处心积虑,要针对雪阳宫之人,才会尽力收集炼制这种,对雪阳宫有着极大威胁之物

    而这个人,不是那位幕后无明上仙,还能是哪位?

    紫雷刺入船内,根本无法阻挡。阳瑾几乎倾尽了一身真元法力,与素寒芳一起联手,才勉强在中枢殿中,将那些灌入船中的雷光,排斥镇压在战舰的核心之外,却不能救下外围船舱中的弟子。

    而也就在此时,深海之下,早就被她探明的小雷音剑阵,也在此时爆发。一道道碧蓝剑气,从赤红色大海之中,穿刺而出。一道道打入‘天火玄寒禁神舟,之内,剧烈刺耳的震鸣之中,破灭所有一切,不断摧毁崩灭着船内的一切禁制。几乎每一道雷音剑气穿入,就有大量的弟子,被浩瀚雷音震为肉糜。

    “音魔”

    阳瑾双目喷火,目眦欲裂,之前还自信十足,可此时还不到半刻时间,就已开始后悔。

    不过到底是近乎此界绝巅的登仙境大天尊,几乎没什么犹豫,阳瑾就已经有了决断。

    “燕雅,姬灵弃舰,护人”

    这艘九阶‘天火玄寒禁神舟已经没可能保住。继续护持,只会造成舰内弟子,更多的损伤。这艘战舰不但不能提供助力,反而要损耗几人大量的法力。

    而此时被她呼唤之人,正是她座下两大弟子,船上仅有的两位大乘天尊。本是各自在船内镇压一方,此时二人闻得阳瑾的指令,也是毫不犹豫,就将船内残存的数百位雪阳宫弟子,遗出了船外。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船外就是安全,相反此处漫天赤雷轰击,天火烧灼,练虚以下的修士,往往是抵抗不到一击,就要粉神碎骨,燃烧成灰烬。需要两位大乘天尊,倾力护持,方可安然无恙。

    而阳瑾则已顾不得这些,穿出禁神舟之后,就化作了一道紫色光华,直接往那前方的岛屿之上扑击而去。杀意极盛,目中则含憎恨与羞恼。

    “任山河,音魔给我受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