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二章 天地真火
    第一次主动掌控神源的计划,庄无道还未开始,就不得不半途而废。无奈之下,不得不转而他顾。

    其实还是有不少事可做,比如适应掌握全新的四九玄功,还有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五剑‘天地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总共二十字,然而每一字震音,都让庄无道骨骸发麻。所有的音字,他都已能完整无缺的诵读出来。可庄无道却知,这首悲诗,自己读的再多也无用。没有相应的感悟,永远都不可能领悟这一剑的精髓。

    诗词似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在一处古代战场中怀古之时所作。这天地大悲的第五剑,也是庄无道最期待的一式剑决。

    短诗之意大概是往前不见古代招贤的圣君,向后不见后世求才的明君。只有那苍茫天地悠悠无限,止不住满怀悲伤热泪纷纷。

    然而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五剑‘天地悠却是独取苍茫天地之意。前人已逝,后人未至,只有这片天地,依然在此,并将亘古永存。

    这是一门土系剑诀,又包含乾坤时光之力,还有兵道杀伐。以后者为主,是天地阴阳大悲赋中,剑势最为雄浑,也是最具杀性的一式剑术。

    而以庄无道积累的土元之力,当可将这一剑之威,推升到前人不能达到的巅峰极致

    然而自从他将离思剑完成之后,这第五剑的修行,除了全首诗词可一念完之外,就是一筹莫展。

    对于土元一系天道的掌握,他自问已达极高深的程度。至于太虚之法,无论是空间,还是时序,太宇与太宙,都自问不逊于人。

    那么唯一缺憾的,就是这兵戈杀伐之道——且不止是普通的杀道剑意,准确的说,应该是军道,需从大军征战之中领悟参研。

    每当思及此处,庄无道就不禁呻吟。若是别的都还好办,可唯独这军道,真是把他难倒了。

    ——凡间王国的大军聚集,会凝聚军势与军气,为高明的战将统帅所用。能够结合人道龙气,抗衡实力高深的修者。

    传闻在天仙界,每一个大国之皇,都是号称‘天子能够使太上仙君甚至仙王这等级的绝顶存在,都退避三舍。凭的就是龙气加持与军道杀伐。

    可难道让他庄无道,也到凡间去统帅大军征伐不成?又或再用于扰轮回,种魔之法?

    早知如此,离尘宗统御大军扫平天下之时,自己就不该早早离开。

    忽然庄无道又心中微动,想起了一事:“云儿,你曾说第四任剑主曾经做过一国之皇,可是为了修行这第五剑?

    “不是,第四任剑主出身就是天仙界的大国皇族,十四岁继位,是少年皇帝。刚一登基,就在一场旷世大战中,以弱军挫败敌国,使国力达至鼎盛。到二十八岁时,就将帝位渡让他人,转而修行道法。不过,这第五剑‘天地悠确实是她领悟最快最轻松的一剑。”

    云儿若有所思道:“剑主可是感觉修行‘天地悠,很为难,其实无需入凡间,修者之间,亦是杀伐征战。若能有几场此界中规模旷世的大战,必定能够助剑主,悟得军道精髓。对了,那位阿鼻平等王,不是让剑主为他拿下九玄魔界。此时你未必一定要办到不可,然而若做都不做,不去尽力一番。那位阿鼻平等王,却有足够的理由,直接对你出手惩戒。他信奉的既是平等公平之道,即便对你有什么图谋,那也需在你有了破绽之后。”

    庄无道仍觉头疼,这第五剑‘天地悠看来短时内是修不成。第六剑则是‘火,属之剑,名唤‘真火冷也同样是阻碍重重。

    ——谁悟月中真火冷。能引尘缘,遂出轮迥境。争奈多情都未醒。九回肠断花间影。万古兴亡闲事定。

    按云儿之言,后面还有几句——物是人非,杳杳无音信。问月可知谁可问。不如且醉尊前景。

    不过这已与‘真火冷,这一剑无关,重点还是前面几句诗词。

    庄无道对与这一剑的领悟,却是顺风顺水。他体内身具五种灵火,五行俱全。真火冷之剑,正寒逆温,庄无道都能掌控。

    可问题是这总数三十七个字,庄无道只读到一半,每次诵读到底二十四字,他浑身上下就会开始转化为火焰。

    若是如此,也还罢了,可问题是这火焰,与他的混元天极神炉,呼应。稍一不慎,就有令炉内的五行循环,近乎崩溃之灾。

    而至于天地大悲赋的第七剑,却还不是庄无道所能接触的。

    不过今日,庄无道却突然心中微动,有了灵感。

    ——若能在自己体内,形成第二个内天地,能否镇压主混元天极神炉,中的灵火异动?

    多半是能,混元天极神炉,失控,再以第二个内天地抵消,理论上应行得通。

    不过事情又回到了原点,他需要在进入那雷刹红海深处,取得那件宝物之后,才能尝试掌控魔神神源,才能去尝试完成‘真火冷

    在此之前,一切休提。

    那离华仙君只是一个提议而已,然而庄无道此时却发现,那雷刹红海之源,自己已经到了非去不可的地步。

    此时庄无道,只盼着着这处无名小岛之战,能够快点到来。早日解决,他也能腾出时间,前往那雷刹红海的深处一行。

    好在那位阳瑾大天尊,也未让他失望。仅仅只五六日之后,秦锋就让庄小湖传来了警讯。阳瑾已至,此时就在海岛之外一万三千里处。

    当庄无道将苏云坠,再次收入袖内宫灯,步出这临时洞府外时。谢婉清已经站在一处大海之旁,手按着剑。剑势昂扬震发,浑身罡力剑气微颤不绝,竟赫然已开始与万余里之外的某个存在,遥相对峙,气机互锁交锋。

    别辟洞府居住的不死道人,则来的稍晚一些,紧随庄无道之后,惊觉大敌到来。也带着那十二具尸棺,出现在了这沙滩之上。

    “确是阳瑾那个贱人”

    谢婉清鼻间耸动,轻轻嗅着,一双眼中,已浮现出一丝猩红血意:“这个气味,哪怕她化成灰我也认得,不敢或忘”

    “你认得?”

    庄无道微觉诧异,之前谢婉清从未与他说过此事。再看谢婉清的神情,便已了悟:“你二人,难道是有什么恩怨

    话说回来,隔着万余里都能闻到气味,这可能么?又是否真的是闻到?

    “恩怨?当然有,我归元境时,有一段时间重伤,躲在正道魔门势力交杂处,不巧正在雪阳宫附近。也不知洒家到底是何处招惹到了这贱人,带了数名雪阳宫的大乘天尊追杀洒家。那次虽没死掉,可也让洒家损了至少六百年的寿元,这仇结的可深了,当初之所以答应那一位,也是因洒家的这个心愿。与雪阳宫的这个过节,定要在洒家坐灭之前解决。”

    说到此处,谢婉清又转过了头,妩媚一笑:“主人今日若能助洒家了结此恨,那么婉清可愿为主人做任何事,无论暖床捶背什么的,婉清都可任主人吩咐。”

    庄无道面色凝肃,不死道人却觉浑身一阵发寒,主动代庄无道岔开了话题:“问题是那阳瑾,会否上当?”

    只要是稍微稳妥一些的性子,都不会在不知根底的情形下冒进。换成是他不死,定是会联络同门,同时探明情形之后,再做打算,

    “不用去想这可能。她一定会上当只因在那贱人眼中,你我三人,都不过是蝼蚁。以她那畏强欺弱的性子,岂会有什么顾忌?”

    那谢婉清一声冷哂,美目之中,满含嘲意:“二位即便不信我,也需相信那位藏镜兄。那位若不是深知这阳瑾大天尊的性子,有机可趁。又怎会冒险,在此处布局?而且——”

    正说完之时,庄无道心有所感,回望身后。只见正是谢婉清在这小岛上的洞府方位,那里面赫然有太虚之灵,一阵阵激荡不休。

    是传送灵阵?

    庄无道已经了然,这多半是秦锋,引诱那位阳瑾大天尊的又一手段。

    随即就果听谢婉清,继续冷笑道:“她若不来,那我们便要走了。我倒要看她,能否坐得住”

    ※※※※

    “这是小雷音剑阵”

    天火玄寒禁神舟中,那处同样数百丈宽长的殿堂之内,阳瑾运用灵目遥遥观望着,眸中也透着怪异之色。

    “居然还有个老熟人在,想不到,这位原来是在此处开辟洞府。”

    此时的天火玄寒禁神舟,在她操纵下,遁速是不减反增,直往那小岛上空冲击直撞而去。

    “小雷音剑阵?师姐说的熟人,可是音魔天尊?”

    素寒芳忆起了这个曾经与她齐名于世,可最近传说已寿元无几,陨落在即的人物。

    “我觉师姐,还是小心为上。最好是再等等,等两位师姐到来。师妹感觉,这任山河比以前有了些变化,极其狡猾,不能不防。”

    对于前次一战,她依然心有余悸,对于任山河也是本能的防备。而这一次得知任山河下落时的情形,也有些不对,充满了各种样的巧合,让她不能不生疑。

    “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阳瑾不禁失笑,毫不在意:“要小心什么?小心那个只能操控煞尸伤人,只有那死界降临之术还像点样的无耻邪魔?还是小心那个已跌落合道境界的小仙师任山河?又仰或是那位已经活不了几十年,寿元将近的所谓音魔天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