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五零章 突闻宝讯
    半个时辰之后,庄无道已经环绕了此地一圈,将秦锋在这小岛上的一应布置,都全数了然于胸。

    他这位兄弟,对敌人一向出手狠毒,这次也不例外。可惜的是时间不多,秦锋掌握的财力不够,这里的环境也不允许,否则这里阵仗,绝不止是如此。

    此处的天空中,赫然布有二十六枚‘子母乾明阳火神雷,。还有一座座小型的匿阵,可使这些雷丸,隐匿在漫天的赤色雷光之内,不被人探知。

    这就是秦锋请教无明之后,由后者亲口交代的布置,已足够瓦解一艘九阶战舰而绰绰有余。

    而在这海下,则是一座完整的雷音剑阵,整整三百六十口小雷音剑,藏于深海之中。

    “以此处的布置,别说只是一个阳瑾大天尊,便是两三位同至此间,洒家也有自信,能够斩得。”

    音魔天尊的语声极其自信,胸有成竹:“不过那位藏镜兄的意思,这一战,最好还是保险一些,一个就已足够,保证万无一失。”

    庄无道只笑了一笑,不置可否。他已见识过音魔天尊的全力一剑之威,对于此女的战力,已经有了足够的认知。一般登仙境大天尊,确实难以正面抵御。

    然而问题是,似这样等级的剑力,即便有自己相助,音魔也斩不出多少次。除非他现在的修为,就能够提升至归元之境,可以将反震之力,完全抵消、

    “藏境人的布置,我一向放心。倒是道友,让我颇为好奇,那雷音魔剑中虽有一个魔字,本身却并非是魔门功法,可算是道门旁支。实不解道友,为何会入魔道?”

    “你这人真烦难道什么事都要追根究底么?”

    音魔天尊一声冷哼,不过到底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几句:“我当初入魔道,实在是因被这雷音剑的反震之力逼得疯了。当时又刚好寻得一门魔道之术,贪图这法门可以吸收他人的气血精元为己用,使人更快恢复伤势,免去自身损耗。且魔门之法,修行上的便利,也非是道门所能有。可后来却是有几分后悔,由道入魔,不止是那些正道宗派追杀不绝。那些魔道,亦是千方百计算计于我,那些想要将洒家当成得力打手的,也还罢了,偏有些人贪心不足,还要将洒家炼成剑傀。信奉了好几个魔主,却没有一次能得到好结果,洒家也狠不下心肠,四处屠戮凡人、这一来而去,非但没有弥补自己亏损的寿元,反而损耗更多。到了最后这几十年,后悔都已晚了。”

    “原来如此”

    庄无道微微赫然,眼神释然。简而言之,就是出头的椽子先烂,音魔太出风头,本身又无可依靠的,于是召来的算计也多。

    “难怪我间天尊此身凝聚怨煞不重,原来是杀人不多之故。”

    “你这是什么话?”

    音魔天尊的俏脸微僵,什么叫杀人不多?死在她手里的修士,亦有十万之巨。只是她一向还算注意,并不曾对低阶修士与普通凡人动手而已。不似那些积年老魔,动不动就血祭一城。其实用处不大,远不及修士能提供的气血精元,只是这些人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性,又畏强欺弱而已。

    “以洒家性情,本不愿受人拘束。只是那让我效力于你座下之人,对洒家有着大恩,再者你这人,也本事不俗,潜力无穷。要对付的人,刚好也让洒家看不顺眼。又自忖己身,估计也活不了多少年,这才答应下来。所以许多事,主上该心中有数才好。”

    这人真要凭着命牌,做出什么过份之事,她反正是宁愿自绝,也不会让这任山河驱使。

    “天尊的性情,我自是明白”

    庄无道失笑,哪怕音魔不说,他也知晓了几分。接着是又目眺远方,转过话题:“那么藏镜人可曾跟你说起,劫含山的那些登仙境大天尊,若是都蜂拥而至到此间,又该如何应对?”

    他原本以为,秦锋定是要在这雷刹红海内还有几番布置,迫使后面的追兵分流,然而一路至此,却发现秦锋的一应布局,出人意料的简单。

    “此事我也问过,不过那位藏镜兄说这不太可能。雪阳宫依然对你心存轻视,因符冰颜之故,也不愿主上你,落入其他宗派之手。知你行踪之后,必定不会通告他人,而会选择独自追捕。他会想办法,使那雪阳宫三位大天尊,对你分头追击。赶来此处之人,多半会是阳瑾大天尊,换成是另两位,他会提前通知,让我等撤离。”

    音魔说完之后,又嫣然一笑:“还有主上,以后可叫我婉清便可。什么天尊不天尊的,难听死了。”

    庄无道仔细再看了这谢婉清一眼,心忖此女不说话的时候,这婉清二字,倒是人如其名。

    ※※※※

    按照三人与秦锋的预估,那位阳瑾大天尊,最少都需十余日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会追及至此。恰好可供庄无道与不死,一并养精蓄锐。

    庄无道在这小岛深处地下,临时开了一座水府,引来了灵脉。而后又故布疑阵的,在洞府之外,布下了一个灵阵,以镇压此处的元气动荡,引导周围的赤雷。

    本来一应布局的目的,就是为使雪阳宫相信,‘任山河,仍旧伤势未愈。提前进入雷刹红海,只是迫不得已,其实依然需在雷刹红海的沿岸处,寻觅一处安全之地潜修,恢复伤势法力。

    雷刹红海范围广大,仅仅稍逊于劫含山。然而这数百万里方圆海内,可供修士安身的藏匿之处不多。这也就给了雪阳宫,可以迅迹而来,继续追击,将他捕杀的希望。

    做戏做全套,所以庄无道,也就真把此处,当成自己暂时落脚的临时洞府布置,极其用心。阵法一成,洞府内蔓延的雷暴,就就渐渐平息了下来。

    庄无道大袖一挥,一盏紫金色的宫灯,就从他袖内滑出。里面有个小人儿,正是苏云坠,从宫灯中走出。看了周围的环境一眼,这才语含感激道:“多谢少宫主。在这宫灯里面,云坠差点闷死了。”

    几人横渡雷刹红海的办法,就是藏身在这件名为‘紫云灯能够隔绝雷火,可供活物生存的空间法器之内,而后由庄无道携带着横跨红海。

    此时这宫灯,不止是苏云坠的居处,也是未来不死道人与谢婉清的临时住所。

    在这雷刹红海之上,遍布雷光赤火,漫天都是电流与赤色火云。实力强横的不死道人,还可在外围存身。苏云坠却已不得不呆在宫灯之内,受庄无道的庇佑,

    “莫高兴得太早,这里不比这灯内空间大上多少,也最多只能呆上一月,时间不多,你可自便。我这日子极其忙碌,有什么事,可待本座每日入定之后再说,”

    吩咐完后,庄无道就开始了入定。他方才与谢婉清交手,略有感悟。四九玄功中,有着几种顶极神兽,也掌握着与‘雷音,有关的神通。大日血猿一脉,对震荡之力,亦有运用。

    得此启发,庄无道悟出了两门玄术神通的雏形。此时以自身斩裂出的分魂为助益,潜心推演衍算。

    十数日之后,庄无道的体内,就又有了两门四品玄术完成。一门是出自四九玄功的‘大霸震体可使浑身罡气,小幅度的震颤,以增罡气强度,守御之能,直追三品本命牛魔乱舞时的霸体。一门则是出自大摔碑手,名唤‘震九霄同样是运用血肉真元的微幅震荡,使打出的拳力击增,可增十八倍的力量。在所有四品神通之中,是力量最大的一门神通,甚至还超过了大碎云。不过负担也大,以庄无道的七阶不破金身,亦觉有些吃不消,

    这两门玄术完成,庄无道在修行上,就再无多大进展。一身法力与肉身的恢复,都需以大量时间,来抽取天地元力,以弥补自身。而玄术神通,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就接二连三的悟出开辟。

    至于自己的修为境界,就更需至少十数年的时光,才可能再有进境,推升到合道巅峰,踏入归元门槛。

    只有对雷音剑决的掌握,是一日胜过一日。庄无道每天都以借法量天,法天象地之术,观音魔运剑,后者也毫不保留,所以进展极快。

    可惜的是他现在根基已定,否则又可多一门一品神决。

    静坐了几日,庄无道就把自身的注意力,就转向了自己的衤绅源,。

    这苍茫魔主的神力本源,他已经迟疑了许久。明知晓多耽误一天,日后接掌之时,就更困难一分,可依然是犹豫难决。

    此时空闲了下来,庄无道也终是下定了决心,准备自己主动接触,绝不能任由那位阿鼻平等王摆布操控。

    “小友且慢”

    空灵之声,出自玄窍之内,不过却非是出自混元天极神炉之内,而是另有来源,来自于那重明鸟的死卵之中。

    “剑主那魔神神源,的确已是刻不容缓。不过能否稍待些许时日之后,再做接触?”

    庄无道心中微动,一丝神念,已到了那死卵之旁。那重明鸟的仙君圣魂,并未显化,依然是龟缩在卵内。

    “这是为何?”

    庄无道的目光平静,由此女之言,就可知这位曾经的太上仙君,对自己现在的情形,了解颇深。

    “你既知此事,已迫不容缓,那就请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自然若非此事重要胜于这魔源,我也不会出言劝你。应该说是主人与我的机缘到了,自从进入这片地域之后,我就感觉这雷刹红海之内,似乎有着一件极其适合主人东西。”

    庄无道的心神,明显怔了一怔,那重明圣魂又继续言道:“此物对你对我,应该都有不小好处。”

    “好处?是何好处?”

    庄无道眯起了眼,继续寻根究底:“我需知此物到底是何用处,才能决断。“

    “可助主人镇压魔念,除此之外——”

    重明圣魂的语音的顿了顿:“还有完成这重明天殇的内天地如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