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九章 一剑之威
    不死道人也是胸中‘咯噔,一声,暗觉庆幸。

    幸亏是刚才没有暴怒之下,寻这女人动手,否则最后真不知是如何了局。就如庄无道的‘重明剑衣完全克制着这音魔的雷音魔剑。此女的剑道,也在克制着他不死道人的一应不死神通。

    此女也是一如庄无道,最不惧群战合攻。哪怕对手再多,一剑便可震杀轰灭。换而言之,哪怕加上自己的两头尸王,十头尸将护卫,也不是这女人的数合之敌。

    这音魔全力斩出的一剑,居然是如此的可怖,这里整片海域,数万里方圆之地的地形,只怕都要被这一剑彻底改变。天崩地裂,山崩海啸,只怕亦是难免之事——

    越阶而战,对于此女而言,只怕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只需有庄无道,能为其抵御住大半的反震之力

    心里才闪过这念头,不死道人就忽然又再暗道了一声不好,心念闪动,就欲往旁逃遁。然而庄无道却已一手抓了过来,根本就没给不死道人躲避的余地,直接是双重法域叠加,一手就将不死道人制住,而后果断无比的,往阴魔的剑前丢去。

    这整个小岛上空,再次传出‘轰,的一身震鸣。所有体面上的山石土层,连同上面的植被,都被这巨大的震音,震成了粉碎。

    不死道人血肉飞洒,最后又在音鸣震荡之下,散为齑粉。千丈之外,开始掀起阶段巨大的海潮,拔起了数百余丈,往外席卷而去。万余里内,几乎所有的生灵,也都被这雷音剑,生生的震杀碎灭

    这还是以不死道人身躯,挡住了音魔部分剑势,又有庄无道以双重法域,临时将音魔天尊的修为,临时镇压打落了两个境界之后真要是全力而为,不知更将是整样的灾难——

    庄无道亦觉心有余悸,有些后悔,之前让音魔全力出剑之言。此女方才对他出手,居然连三成的剑力都没用上。在剑道与雷音上的成就造诣,居然到了如斯恐怖的地步,早就已有了资格,以一品雷音神决,问鼎登仙。

    不死道人在此女的剑前,甚至都无法施展不灭之能,好在庄无道早有预料,再将不死道人丢出去的时候,就从这位的身上,强行抓下了一把血肉。

    利用这部分残躯,不死道人只须臾之间,就已恢复如初。匆忙在自己身上披上了一剑道衣遮体。不死道人看向音魔的目光,已是忌惮与杀意交加,若有机会,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将这音魔送归冥府绝不容这世间,能有克制自己的人存在、

    不过相较于眼前此女,此时更令他怒恨的,还是庄无道。拿他的身躯挡剑,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把他不死道人,当成了什么?

    似乎猜出了不死道人的心思,庄无道转过了头:“此处若动静太大,只会惊动诸宗强者。能挡她剑势的,也只有道友的不死道体。情急之下,并无他法可想。道友莫要放在心上。”

    而后就再不多言,对不死道人解释这一句,就已经表示出了尊重。若这家伙还要怨恨,那也由他便是。二人的关系,已是主仆,本就没可能真正和缓。要真正是亲近如一家,他反而是要担心了。

    那不死道人一声冷哼,也不再说什么,只心中腹诽,什么叫想不出其他办法?那神劫剑还要诸般法器,难道是摆设不成?只要牺牲一件,让这音魔天尊震碎了便是,无非是舍不得。不过心情到底是好过了不少,暗暗的自哀自怜。

    那音魔一直都定定的看着自己手中剑,怔然不语,许久之后才转过头,冷目看向了庄无道,眼观幽深:“我发现,你真的很可恼,也多事难得能够尽兴一回,却半途而废。”

    可那眼眸之中的兴奋与炽热,却已在此时攀升到了顶点,也毫不掩饰:“那个喜欢藏在镜子里的家伙,果然没有说错。你能克制洒家的剑道,也能使洒家的剑,可以发挥到了极致。不过,似乎差了一些火候——”

    说到此处时,音魔的唇角之旁,溢出了一丝血痕。庄无道的道业积累,到底还是略略逊色于她,也不能将音剑反震之力,完全的反弹。

    这也不止是因外力的反震,更因音魔运剑之时,体内的真元震荡。这却是庄无道的重明剑翼,无法反弹避免的。

    “你要想尽兴,日后有的时间,不用急于现在。至少此时此时,还不是时候。”

    庄无道意味深长的一笑:“至于你说的火候,其实也不差,墨灵——”

    说完后一个拂袖,那墨灵就已随他心意,落在了音魔的肩头上。

    “嗯,这是?”

    音魔敏锐的发觉,自己的伤势,已经在急速好转着。而且这恢复她伤处的力量,并不似其他激发生命潜能的恢复术法,其实是亏损着来自于她自身的命运。而此时这只三足乌鸦,却是直接抽调提取着天地间的生命元气,转化提纯之后,用来弥补着她体内的各处伤痕。

    “原来如此,是三足冥鸦,生死神通”

    言语间,音魔已全是喜意。这墨灵为她恢复伤势的速度,虽还不及其他的恢复类术法。然而却也比她自己疗伤,要快上十倍百倍且不用损耗,她本就所余不多的寿元,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不意这世间,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唔?我记得方才,那是双重法域?”

    直到此时,这位音魔天尊才反应了过来,想起自己之前,被庄无道的法域强行压落两重境界。顿时是目带骇然的,看了庄无道一眼,惊疑敬畏。目中更多的,还是不解之意。

    疑惑似任山河这般的绝代天资,为何会被人逼迫到这般的地步——

    “你已寿算无多,若再肆意用这雷音剑,挥霍命元。哪怕有延寿之宝,也最多能只能再保持个三五十载,就会进入天人五衰之境。”

    庄无道的话音略顿,便又将一面命牌,丢给了音魔天尊,语声也转为凝冷:“不过若能受本座此符,为我所用,那么本座定会倾尽所有,使你能够得证仙位。”

    这音魔天尊之才,绝不逊色于世间任何天资超绝者,甚至超越了绝大部分,所谓的修行‘天才足可与那十仙师七魔君中最出色的几位比肩。

    只因自身肉身不足所限,明明有一身盖压当代的剑道,居然只能施展出不足三成

    似这般的人物,他若没遇见时也还罢了。可既然彼此都有着缘分,那么他自是不惜一切,也要将此女,纳入自己的麾下。

    在他的手中,此女的锋芒,必可震撼当世

    音魔天尊将命牌接过,而后略一蹙眉,似乎极其不满。不过此女却并不是矫情之人,也极其现实,只略一思忖,就将自身精血,滴入到了这命牌之中。

    “能不能证就仙位,洒家倒不甚在意。能借你之助,尝试一番将自己一身剑道,发挥到极致,便余愿已了。你待我还算不错,这命牌只除了同生死,还有制约变节的规条之外,就别无其他禁制。也罢,这命牌我受了,”

    不死道人听着,面色不禁扭曲。也就是说,这音魔天尊的命牌,只有心起叛意,则神魂消亡,还有与主上同死这两条么?他不死道人的命牌,却是有着整整一百余条禁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