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八章 雷音魔剑
    不爽么?

    庄无道已经浑身凛然生寒,有了不好的预感。眼前此女,虽是浑身伤痕累累,可此时当剑意提聚,压迫力却惊人之至。

    那位枫莲天尊,以大乘巅峰的修为,号称战力直逼登仙境。然而相较于这位还只是大乘中期的‘音魔却是什么都不是

    周围的水汽风云,一切物质,都在随着此女的声音震荡着。甚至连一应虚空物质,仅只一层天地胎膜之隔的虚空海外,也在轻轻颤动

    不死道人眼露讶容,而后就已猜到了此女的用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然而仅仅一瞬之后,不死就无法笑出,他猜到了结果,却没猜到开头。

    “我音魔虽已是将死之人,却还有沦落到去给一个快要被人染化的废物当部属,要我为效力无妨,能接我音魔三剑再说”

    狂声大笑,那音魔毫无预兆的出剑。不过第一剑,却并非是指向庄无道,而正是不死。

    碧蓝色的剑音,如光似电一般的,飞斩到了毫无反应的不死道人的身前。而此时的不死,仅仅只来得及以意念在身前,招出十数口死雾长刀。

    而后‘篷,的一声闷响,不死道人的整个身躯,就炸成了一片血雾。剧烈的震荡,使得不死道人的每一点血肉,都震为齑粉

    将斩不死斩碎之后,那碧蓝剑光,就又回转,如烟如雾,直指庄无道。而虚空中,则充斥着音魔的狂狷笑语。

    “这一剑,可曾看清楚了?若是还挡不住,那就休怪我音魔无情,你这主上,可以去死了”

    “是雷音剑?”

    庄无道神情冷凝,身影幻化,第一时间就使用出了‘重明天殇,。重明法域展开,不止是可控制这周围的天雷,更在一瞬间,就将音魔的修为境界,打落压制到了归元之境。那斩来的震音之剑,威能也减至到不足之前一半。

    至于另一门混元五行剑域庄无道却未施展。只因法力损耗太剧。身后雪阳宫的追兵,可能是在一两个月后,也可能最多一日之后就能追究,随时都会爆发一场大战,他不敢损耗太多。

    神劫剑出,暗红色剑身。缠满了赤目的光雷。天地大悲之‘离思一剑扫破虚空,与那斩来的碧蓝雾剑,如两大陨星交撞般的轰击在一起。

    借助‘离思,绝世无双的犀利,庄无道直接破开粉碎了那震音之源。也将所有的碧蓝剑雾,全数强行镇压

    “重明法域这是重明天殇,重明天殇之术,你入魔之后,居然还能保留?”

    那音魔的声音,陡然高昂,先是惊异,而后转为兴奋:“有意思,真有意思你现在虽为合道,不过此时倒是真有资格,与洒家一战”

    天地间一声闷响,音魔身躯忽然在庄无道眼前,化作了残影。不止是人与剑在震动,这剑与人,也强行融入到了这波及天地的震动音浪之中。

    遁速明明算不得多快,远比不得雷遁光遁等等,然而在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中,这音魔整个人,却已经快要失去形迹。

    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

    阴阳合为雷——

    雷者,阴中之阳也--

    雷,阴阳薄动,雷雨生物者也——

    雷为震,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

    震。亨。震来,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一句句道家经文,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闪过,忽然明悟于心。天仙界上清一脉的道家认为,这世间万物其实都在不断运动着,一切因果万物,都是由雷而始,由震而生。所谓雷音之法,究其本源,就是震动。

    而这音魔,虽是魔修,却已将着道家奥义,发挥到了极致。

    “当”

    一声剧鸣,再次在长空中响彻。庄无道的神劫剑,直斩身后,正是大悲剑之泪满襟借助漫天云气,下方赤红大海。这门水属剑决,可以将此剑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

    然而那神劫剑才到半途,剑身之上附着的水汽与剑意,就已被震散了大半。而就在交锋之后,庄无道的身后,也现出了一道巨大的伤痕,血液飞洒、

    这雷音之剑,仅只是余势,就已是轻而易举,强行破除了庄无道的七阶不破金身,将他浑身浑厚罡元,都完全无视镇压。

    此时的音魔,修为已经被他以法域镇压,只有归元境,相当于妖兽七阶的能力。可他的七阶不破金身,却仍抗不住音魔一剑。

    “不错,真的是不错!”那音魔继续大笑着:“能够在合道境,就能接下洒家两剑。你任山河还是第一位。再接我这一剑,洒家就乖乖的做你属下,任你使唤”

    一剑之后,又是一团剑雾,由正面而来。瞬闪即至,直指庄无道的眉心。剑势也依然是那般的狂猛凶悍,霸道强横。开始还能闻得一阵阵嗡,然之声,可到最后已是无声无息。

    可在场几人的耳膜却觉一阵刺痛无比,只因这声波幅度,早已超越人耳震动的极限。所以只觉痛苦,却再不能听闻。

    庄无道却若有所思。而这一次也并未以剑硬接。只是浑身上下,覆盖了一层剑气斗篷,正是‘重明剑翼,。

    然后直接就是一指,向那冰蓝雾剑中,轻轻点去。

    那音魔身影散化,旁人根本看不到是什么表情,只是讥哂笑着:“只以肉身硬接?我该说是胆大还是无知?又或是故意寻死?都不像呢”

    云空之中,再见血雾飘散。庄无道依然立在原地,浑身上下毫发无双,那伸出的手指也是安然无损。

    然而那‘音魔,的整个右臂,却已在剑势冲击道音魔身躯的刹那,炸成了血粉,手中的剑,也远远抛飞,不知跌落去了何处。整个人陷入呆愣状态,愕然看着庄无道,

    不死道人本是暴怒不已,这个‘音魔比之自己还要狂妄,还要狠辣,性情简直就是近乎疯癫。

    然而当望见眼前一幕之后,也是愕然,而后也现出了然之色:“原来如此”

    他终于知道了,为何藏境人会跟他二人说。庄无道的一身玄术神通,可将音魔克制到极致,也同样能将她的能力,推升到巅峰。

    这位藏境人,还真有几分眼光,事实确是如此,剑势霸道无边,掌控一品剑决‘雷音魔剑,的音魔天尊谢婉清,在庄无道面前,真的是什么都不是。

    忽然之间,不死道人的羞恼恨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于眼前这满身布袋的女子,反而有了些同情。

    ——在道业积累与实力层次,彻底超出拥有两大法域的庄无道之前,这位‘音魔,的雷音剑,面对庄无道,将永远都是亻伤敌为零,自损三千,

    打不破庄无道的重明剑衣,却要使自己身躯,在雷音剑的冲击之下,四分五裂,身躯破碎。

    不过,他方才就已看出,此女因反震之力的缘故,并未用上全力。若是这‘音魔,之剑,拥有重明剑衣之后——

    “还不给她治伤”

    庄无道神情淡然的,支使着不死道人,目光则游离四望:“藏境人说的那处小岛,究竟何在?”

    此时的音魔,也敏锐的发觉,庄无道身后的伤痕,早已收束,完好无损之前那么惨重的伤势,对于眼前这位而言,似根本微不足道。

    ※※※※

    又半日之后,二十万里外的一处小岛之上,三人立于一处沙滩之上。

    当谢婉清身躯上的伤痕,彻底恢复,卸下那周身的布条之后,居然也是一位气质清新的绝世美人。姿容之美,世间罕有其匹。

    之前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看其骨龄,就知此女面骨没有任何调整的痕迹。换而言之,也就是说此女,确乃是天生丽质,是天然的绝世倾城,

    “你身上的伤,可是因运用雷音魔剑时的反震而伤?”

    庄无道虽在询问,可心念间却早已知答案。这谢婉清虽有着绝世稀有的一品剑决,却并未能够匹配的肉身。有着能将‘雷音魔剑,发挥到极致的‘天元震体却又无法把自身的剑道,真正发挥到极致。

    这女修也不是没有努力过,身上也修有一门三品横练功决《大霸龙体决》,然而本身明显没有这方面的资质。到此时也只是把《大霸龙体决》推升到第七层,身具第四层的不破金身,相较于‘雷音魔剑,的所需,根本就不值一提

    且三品横练与一品剑诀,本身也不匹配。

    所以每使用一次,每练习一次雷音魔剑,谢婉清身上就要承受一次重伤。震音之法,不止是伤敌,更是伤己。

    “之所以不主动恢复身上的伤,可是不愿再消耗元气?”

    本身寿元就已不多,命元所余无几,再要用来恢复伤势,那就真是活不了几年了。

    音魔并不说话,只定定的瞪着庄无道看着,似乎后者身上,有着什么令人奇怪的东西。既不见沮丧消沉,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异的情绪。

    庄无道不禁摇头,此女的性情,的确是古怪,不过他却没怎么在意,对于得力的臂助,他一向宽容。

    似不死那般,口无遮拦,极尽嘲讽之能事,他也仅仅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以命牌每日每夜的用刑折磨而已,并未曾强行让其闭口。

    略做沉思,庄无道就再一次,施展出了‘重明剑衣‘之术,在音魔身上,也增添了一件剑气斗篷。而后则是为自己,使用了借法量天与法天象地之术、

    “你再斩出一剑试试,这次可试试看,全力出手。别对着我,这天地四方,都可斩之——”

    他的重明剑衣,如今随着修为提升入归元境界,蕴剑决修到了第七层,威能又有了不小提升。较数十年前,大灵皇宫那一战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用在旁人身上,也能反弹抵御七成以上的外力。

    至于后两种,则是为破解分析音魔的雷音剑道。对音魔的音剑之‘道掌握的越多,他就能为音魔抵御更多的反震之力。

    音魔的眼神狐疑,认真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就把指向庄无道的剑锋,移往了眼前这无垠大海。

    只稍稍犹豫了片刻,就果断出手,剑势顷刻间就已飙升到了极致,一道碧蓝色剑光,直接削入红海深处。

    庄无道在旁看着,不禁一阵色变,不死道人也是胸中‘咯噔,一声,暗觉庆幸。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