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七章 音魔婉清
    见素寒芳凝眉不语,似已陷入了深思反省,其实却依然是不以为然。那贞阳仙子又幽幽一叹:“我问你,雪阳宫的衰败,与你可有关系?”

    素寒芳摇了摇头,雪阳宫的衰败,源自于数万年前的那场劫数。一直牵连至今,直到近几百年内,雪阳宫的情势,才略有好转。

    她素寒芳入门才百余年时间,此时的雪阳宫,已经开始了复兴。

    “那么你那冰颜师姐,一生坎坷经历,可是你的过错?“

    依然摇头,师姐她的旧事,是在数百年前——

    其中详细,素寒芳自己,也不怎么了然。

    “这就是了”贞阳仙子哑然失笑,放下了手:“当初一时不慎,让冰颜她被元始魔宗掳走,是本座与梦灵上仙的过错。之后冰颜对任山河种下他化魔种,也是我等疏忽所致。实在没能想到,冰颜她时隔数十年之后,对那皇玄夜依然是用情至深。可这些与你,能有什么关联?便是寒芳师妹你事前就得知,又能阻止得了么?”

    “师姐——”

    素寒芳抿了抿唇,面色已然趋于柔和,然而眼神之中,却还是留有几分晦暗。

    此事的前后因果,确实与她无关,可素寒芳自问,也有些许责任,并不能完全释怀。暗室亏心,这种龌蹉之事,自己虽仅只是‘坐视,而已,可难到就完全没有责任o

    不过她也知贞阳劝诫的目的,当下深呼了口气,故作欢颜的强笑了笑:“芳儿明白的,师姐不用忧心。”

    “你能明白就好”

    贞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眸中却闪过了一丝忧色。她现在只暗恨,雪阳宫内功法,都是阳极生阴,阴极而生阳的一类。宗门传承中,适合素寒芳大日金乌魂体的功法,就只有一门‘紫阳神极剑,。

    若是换成其他对心性要求更低的阳性功法,那么即便素师妹这次信念有所动摇,也不用太过担忧,

    那个任山河,可真是让人头疼——

    居然从寒芳道心上下手,这位以前的十小仙师之一,还真是抓到了雪阳宫的要害。怎么以前就无此聪明?若是稍微警醒一些,也不至于沦落到入魔之境。

    正这么想着,贞阳仙子却忽被身后那晶球之内的动静惊动。微一动念,贞阳便知缘由,当下一笑:“是你阳瑾师姐也不知是何事,如此性急。”

    话音落时,贞阳仙子水袖一拂。那丈许方圆的晶球之上,顿时出现一位全身火红衣裙,同样美貌出尘的二旬少女,气质却更显张扬,活力十足。

    “二位师妹,我这里却是有了一个好消息。一刻之前,总算是寻到了几只老鼠的蛛丝马迹。”

    见贞阳与素寒芳皆是神情一振,阳瑾又一声轻笑:“宫主与贞阳你的猜测,果然不错。那任山河看来确实欲横渡雷刹红海,位置是在天衣堡附近不远,此时已深入雷刹红海至少三个时辰。若非是那附近,刚好是有两处藏得极其隐蔽的散修洞府,洞府中主人,也恰好窥得那三人闯入红海时的雷暴异景,几乎就要被他们成功逃脱。”

    “天衣堡附近?”

    贞阳仙子不禁若有所思,她记得劫含山盟曾有明令,令雷刹红海沿岸诸宗,遣弟子封锁红海海岸。

    按理而言,任山河一行三人的踪迹,天衣堡早该察觉了才是。可一直到事发之后足足三个时辰后,他们都未收到任何消息,最后还是阳瑾师妹,自己打探出了线索。

    思及此处,贞阳仙子只觉无奈。就如劫含山盟不能拿傀族倪家怎么样,如今劫含山盟与雪阳宫,也同样拿这天衣堡无可奈何。

    此时这天衣堡,就是光明正大的搪塞应付,他们也一样毫无办法。说一句疏忽了难道雪阳宫与劫含山五宗,还真能绕过赤神宗,对天衣堡惩戒追究不成?

    “那么现在那边情形如何,可能追及?既已入了雷刹红海,恐怕不易?”

    “据我所知,这三人进入雷刹红海,极其仓促匆忙。那两位散修亲眼所见,任山河的控雷之能,似有不足,应该是体内伤势未愈之故。几日前枫莲师妹虽然身死,却也断绝了此人,在短时间内恢复境界的可能。此时能否安全横越雷刹红海,都是疑问。以我猜度,此人定然还会在沿岸岛屿停留。只需稍加探查,必有所得。不过人心难测,为防万一,还是莫要走漏消息为佳。两只鼠儿,你我三人追入进去看看就可。”

    说到此处,那阳瑾仙子就又转过了目光,看向了素寒芳,目含笑意:“据说前些日子,寒芳师妹被这贼子伤得不轻?不知师妹你如今可有兴趣,随我同入雷刹红海一行?若要彻底了解与此子恩怨因果,这可能是师妹最后机会。”

    素寒芳眼神微凛,而后就微微颔首。与任山河了结恩怨么?她现在是求之不得

    ※※※※

    深入到雷刹红海整整一日之后,庄无道总算见到了秦锋口中的‘音魔,。就如那银镜之中的形象,浑身都被布条紧紧的缠住,只露出一双眼瞳。

    “你就是任山河?我日后的主上,那个被人种了他化魔种的蠢货?”

    音魔的语气,极其冷厉,冷酷冻人,又含着不羁张狂之意。不过声音却是动听无比,虽是这音魔刻意压抑着声线,却依然是清脆悦耳。

    此外庄无道却不知怎的,总觉音魔这冰冷声线之下,藏有着难以言喻的火热,还有一丝丝的兴奋期冀。

    “正是任某”

    庄无道也在仔细打量着这音魔其人,以窥其深浅。而重明观世瞳看到的结果,也让他触目惊心。

    此女身上的这些布条,原来并非是故作神秘,而只是为包扎伤势。在此女的全身上下,赫然都是一处处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

    而且伤处极其奇怪,不是刀剑之伤,亦非拳力术法冲击所致,而是整处整处的碎散糜烂。

    伤势太多太杂,这音魔以前,也不知是身受过多少大大小小的伤势。以至于此女,居然已经真元枯竭,提不出足够的生命真元,来恢复身体。

    明明骨龄还极其年轻,不超过三百,与任山河相当。然而这音魔剩下的寿元,已只剩不到二百五十年时间。对于一个大乘修士而言,这已是快接近到天人五衰的极限

    “你就是音魔,谢婉清?”

    庄无道有些不敢置信,眼前此女就是秦锋所言,能够在他辅助之下,拥有战胜登仙境能力的绝顶魔修?尽管此女,修为确实是大乘天尊不错。

    明明骨龄还极其年轻,不超过三百,然而这音魔剩下的寿元,已只剩不到二百五十年时间。对于一个大乘修士而言,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只需二三十年,就将进入天人五衰。

    “我这副摸样,难道还能有谁仿冒不成?”

    音魔不屑的一哂,从庄无道身上收回了目光:“有人跟我说,只需随你效力三百年。那人就会出手,助再我延命五百载时光。登仙境无望,却能多活些时日。洒家想着这花花世界还没看够,便答应了下来。不过后来听说要效命的主上是你任山河,就又有些不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