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六章 与你何干
    当素寒芳紧绷着脸,从灵液池中的走出时,一双碧湖般的眼眸中,全是憎恨杀意,还有不甘懊悔,内疚无比。

    当周身的水液不断崩落滴下,露出那本来该是滑入凝滞般的肌肤时,却见她这窈窕身躯上,有着无数个暗红色的血点。再若仔细看,可发现这些血点中赫然浓黑如墨,恶煞缠绕,甚至发出丝丝腥臭之味。

    那日血祭之中,任山河并未杀她,而只是尝试着以那魔息血煞,将她身躯魔染。不过任山河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魔息血煞,并未污染到她的元神,将她逼迫到放弃这具身躯的地步。

    尽管日后,她想要彻底驱除体内魔息血煞,至少要三五个月的时间,也必定会拖累自身,至少一年以上时间的修行。

    可这总比借助太阳真灵,再次复生的好。尽管是那种近乎完美的再生,可那时自己的修为境界,也必定会跌落不少,浪费的修行时间,至少达五年以上。

    ——在山谷一战之后,她已是分外的渴求力量,也绝不能容忍自己,耽误这么久的时间。

    “任山河”

    玉手紧握,素寒芳的一口银牙‘咯嘣,作响。她忘不了几日前的一幕,哪怕明知道,这就是任山河的目的之一,也仍无法忘却。

    恨自己当时,若能早些察觉,若本身修为实力能再强上一线,结果就或是大不相同。又或者十余年前与任山河一战时,自己出手能够更果决——

    面色赤红,素寒芳眼神茫然,既有着自我憎恶,又有着愤恨无奈。

    同情着师姐的处境,知晓事关雪阳宫的存亡,又本能的厌恶其中肮脏。更恼人的是自己,也要卷入这污浊之内,成为陷害任山河的凶手之一、

    那任山河说的不错,当日那些血阳宫弟子的死,自己确实责无旁贷。

    此时胸中更生起了恶念,难以遏制,后悔十余年前自己太过软弱——

    心中发寒,意念纷乱,素寒芳灵识却在下一瞬,又恢复了清明。知晓自己道心已有乱象,急忙收拾起心情,把所有的杂念思绪,尽数镇压,

    肌肤外的水液,已经尽数蒸发,素寒芳探手只一招,就将一件以七阶晶蝉翼丝织成的素白纱裙披在了身上,而后就走出了门。

    轻车熟路的往前行走,这一路都是女修,见面之后,都纷纷恭谨行礼。而大约一百个呼吸之后,素寒芳踏入到了一间无比宽阔的殿堂。

    近二百丈方圆,此时只有这大殿中央,一个寒冰火焰之力交杂的金球之旁,有一位容貌美艳绝伦的少女静静浮空端坐着。

    面貌十六七岁的年纪,一双眼眸一冰一红,不时透出丝丝冰霜与火焰之力,透着别样的魅力。而人虽坐于此间,可给人的感觉,却并非如此。

    在素寒芳的灵识感应中,此女的存在感,稀薄到几近于无,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可在她的视野之中,又的的确确,看到了她的身影。

    而在这少女的身前,还有一副云气凝结的图影。远远看去,可见正是当日任山河血祭之景,还有那以血液凝就的与‘杀,字

    那少女就这么定定看着,已然入神,似连素寒芳的到来,都未察觉。

    素寒芳不禁咬了咬唇,她知晓这四日以来,并不只是眼前这位少女如此。当那任山河血祭之后,包扩所有雪阳宫的登仙境大天尊,连同大乘修士,都在三日之后,接到了任山河血祭时的完整景象。

    据说当时门内几乎所有的登仙境,都对着这副影像,观察了至少一日一夜。据说灵界洞天内,当时正参与同道聚会欢宴的几位灵境仙上仙,更是怒不可遏,足足捏碎了摔破四只寒晶翡翠制成的玉杯。更在一日之内,连续发下了七道法旨。

    整个雪阳宫,此时都已经将这任山河,视为不死不休的大敌。

    “寒芳见过贞阳师姐”

    这是真正的师姐,眼前这位贞阳仙子,与她一样,都是雪阳宫的秘传苗裔,也是门内十二位登仙境大天尊之中,唯一的可以在数百年内,问鼎仙境的存在。

    “已经醒来了?”

    贞阳似乎真是这时才惊醒,从那影像中抽回目光:“正想问你,对任山河施展的那两门玄术神通,是何看法?”

    “从未见过,不过确是出于重明阳神录无疑,另结合一种最顶尖的剑术,以后者为主。”

    素寒芳一边回思,一边尽量简洁的答着:“一门神通,可增人三倍之力,一门神通,则能将所有一切外力,都尽皆反弹转嫁。若只是单人独力,这两门神通的价值不过尔尔,世间还是有许多神通玄术,可以与之比拟。然而若是那人身边,有足够的人手为其效力,那就显得可怕。还有那位不死道人的那门生死神通,亦是不凡。枫莲师姐,就是因此而亡。”

    以枫莲天尊的战力,原不至于陨落,却是一开始就猝不及防,被自身反弹而回的剑力反伤,而后两具尸王,几乎不惧一切伤害,又能不死不灭,悍不畏死,才使枫莲天尊最终饮恨。

    “果然”

    贞阳陷入了沉思,而后眼现异色:“我现在倒是庆幸,这任山河已然入魔。若此人还在赤神宗,几百年后,只怕比那老匹夫还要棘手。居然藏的如此之深,这两门神通,以往从未有过听闻,也不知他是到底何时完成的这两门玄术。你可知,这一战,不止是我们雪阳宫。便是同列十二正教内的其余诸宗,也已被惊动?便是赤神宗,如今也是内部争议大起,认为对任山河,放弃的太早太快。”

    贞阳不由一怔,而后就陷入了沉默。知晓那贞阳口中的老匹夫,定是无明上仙无疑。

    需避讳其姓名,避免被其寄托于太虚的冥冥神念感应,才以老匹夫代称。

    不过,赤神宗,还有星始宗这些正教大门,居然也对此战如此重视么?

    “假以时日,这任山河只怕还真有能耐,成我雪阳宫大敌。所以几位灵仙境上仙的法旨,是要我等无论何等代价,都要在任山河恢复归元法力之前,将其诛灭错过这机会,只怕日后我雪阳宫要付出的损伤代价,可能要超过现在十倍。”

    见素寒芳一脸的惊疑,面色阴晴不定,贞阳就知缘由,不禁苦笑:“寒芳你是还不知,这两门神通的意义。那能够增人三倍实力的玄术,并非是你看起来那么简单。我方才仔细看过,这门神通,可以与任何增幅法力的玄术神通叠加施展,就是这一点,最为不凡。还有那剑气凝结的斗篷,也同样不简单。我已经让我雪阳宫,所有归元境以下的修士,都全数返回宗门。寒芳你难道就未曾察觉,这门神通反弹回来的剑力,比你施展自己斩出的力量,还要强上几分

    素寒芳顿时面色大变,花容失色。她这几日,借用贞阳这艘战舰中的灵池,全心驱除体内魔气血煞,又心伤枫莲天尊之死,从未仔细回思,检讨过这一战的得失。

    可这时得贞阳仙子提醒,立时就惊觉其中奥妙。确实,在与任山河直接交手的刹那,那反弹过来的剑力,比自己斩出去的,还要激增两成!

    不含任何外力,而是纯粹的,就是来源于自己的力量,这是无中生有么?

    “这门神通,倒是容易破解,只需能道业积累超越过他,又或者似你这般,修有特殊的功决秘术之内,都可打破屏障。用在旁人身上,也只有减半之效。然而,对于那些还未能在道业与神通功法上有所成就之人,却是噩梦。群攻围杀,对任山河根本就没有意义,反之若这位有足够多的帮手,那就是灾难。”

    贞阳幽幽一叹,以手扶额:“哪怕没有了‘重明天殇此子一样有资格,可列入十小仙师之内。我雪阳宫,怎么就招惹了这样的家伙?你之前与任山河曾大战十日十夜,难到就没见他使用过?”

    任山河从赤神宗叛出,固然使人庆幸。然而这个幕后推手,却绝不该是雪阳宫。

    “师姐——”

    素寒芳眼神黯淡,一阵沉默。果然,连贞阳师姐,也有怪罪之意么?

    “我这不是怪你,而是想跟你说,那个时候,哪怕是换成是我,也别无选择。”

    贞阳却似看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如今你与他,也已是仇敌,绝无和解的可能。即便你再怎么愧疚,任山河他也不会放过你与雪阳宫。可还记得,当时血祭之时,那任山河的誓言?”

    素寒芳的瞳孔顿时一收,浑身寒气袭人。

    任山河当日的言语,她又岂能想不起来?一字一句,皆在脑海之中。

    ——未来终有一日,我任山河定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雪阳宫满门上下在本座剑下全数死绝,要你素寒芳后悔终身今日就以尔等之血为祭,以我苍茫之名起誓,本座有生之日,必要倾尽一切,斩去你们的雪阳天柱,挖断九阳天河,灭你山门,绝你道统,使你雪阳宫从此万劫不复

    不止如此,还有枫莲世界的无头尸身。以及以千余修士的元神尸躯。炼制而成的魔烛

    面色扭曲,素寒芳的双目之内,只剩下了恐惧。不是畏惧着任山河,而是惧怕着任山河的誓言,未来会有实现之日——

    而此时贞阳,身躯又一个飘荡,蓦然飞到了素寒芳的身前,而后以指尖抬起了素寒芳的下巴。

    “那任山河的目的,师妹当心知肚明。若真就上了他的当,就未免太蠢此人入魔,我雪阳宫固然牵涉极深。然而若说谁有过错,错的也是几位上仙,是我与宫主之谋,这与你何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