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五章 音魔其人
    “说来这一次你二人雷刹红海之行,可能又是一次机会,可以再一次重创雪阳宫。”

    庄无道挑了挑眉,仔细看了秦锋一眼,提起了精神问道:“再次重创雪阳宫?怎么个重创法?”

    “这次血祭,雪阳宫上下震怒不已。除了贞阳大天尊之外,还有殇雪大天尊,阳瑾大天尊,三艘九阶天火玄寒禁神舟连夜前来。”

    秦锋说话时微一拂袖,身侧的镜面,就现出了殇雪与阳瑾这两位登仙境大天尊的资料,修行的功法,性情特征等等。二人皆是登仙境初期,实力不俗。不过寿元都已接近极限,只有八九百年好活,眼看是无法真正得道成仙。

    不过这五百年内,这两位依旧是雪阳宫的栋梁支柱。

    “你们一路西逃,那几家虽未能真正探寻到你们的行踪,可到底还是可捉到一些蛛丝马迹。我猜对面那些道行高深之人,多半也是能猜到无道你,意欲从雷刹红海逃离。半日之前,就已有两位登仙境大天尊,沿着雷刹红海的海岸搜寻。最多三日之内,那雪阳宫殇雪与阳瑾,也会赶至,使封锁海岸的登仙境,增至六位。而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这位阳瑾,以及其座下那艘‘天火玄寒禁神舟,。”

    不死道人紧紧凝眉,冷声驳斥:“我看你是疯了才对在雷刹红海内伏杀登仙大天尊?也亏你想得出来”

    山谷之内一战,二人虽是全胜,然而不死道人对此界修士的轻视,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界的修士,修行虽是轻松容易的多,一个五品灵根,都有机会修至元神之境。然而到了大乘登仙一级,弱者都已淘汰的差不多。余下的,全是一时之选。尤其是登仙境一级,在天一界中,都是有足够资格,登入天机碑前十的俊杰。

    这也就使越阶挑战,变得愈发的困难。

    那日山谷一战中,不死道人是深有体会。若非是庄无道的四尊雷火天傀援手压制,以他一身大乘修为,却连那位只归元境后期的素寒芳都战不过,挡不过十个回合。这固然是因他未能灵肉合一,而且两头尸王也不在身侧之故。可此界修士的实力,也由此可见一斑。

    别看这殇雪阳瑾二人,只比他不死道人高出一个境界。然而若论战力,不死道人加上他一起,都抵不得这两位的一根手指头,拍买难及。

    更何况,那雷刹红海内的漫天雷暴,刚好克制着他的一应生死道法。而拥有九阶战舰的登仙境大天尊,除了法域之能外,其余一切,都可直追天仙。

    真要战起来,十个不死加上十个庄无道,都只有被其屠戮的份。庄无道虽有着两重法域神通,可境界相差太远,绝无可能压制住登仙境。

    “我也承认,这主意确实疯狂了些。不过并非是无有机会,且不如此,不足以使雪阳宫痛彻心扉,也不足以使紫阳雪仙道心动摇,后悔当初。”

    秦锋说到此处时,又眼露出一丝自负笑意:“放心,我藏境人从不做无把握之事,那艘九阶‘天火玄寒禁神舟我已经在六日之前,就特意向无明上仙请教过,开始在雷刹红海内着手布置,足可将此舰在大战之前先行瓦解。也知不死道人你一身法力神通,都被雷刹红海中的雷暴克制,不是那阳瑾对手。”

    不死道人的瞳孔不禁一收,眯起了双眼。这个家伙,六日之前,就已在雷刹红海之中开始布置了么?

    也就是说,六日之前,这藏镜人就预料到了一切?开始算计雪阳宫的大乘天尊。

    “所以这次,那位阳瑾大天尊的对手,另有其人。”

    秦锋又望向了庄无道:“这位亦是无明上仙为你准备的臂助人选之一,本该是在劫杀囚车时现身出手。可那次既然无道你自己就有了脱身之力。此人也就继续藏在了暗中。”

    银境中的画面再变,换成了一个人形影像。身形仿佛是一个女子,可全身上下却都被白色的布条紧紧的绑住,只露出一双眼瞳。左边的那只,看来还算正常,右边却碧蓝色的竖瞳,显得异常诡异。

    “此女名为谢婉清,此界中几乎无人知晓。不过此女的法号‘音魔在星玄世界中却是鼎鼎大名。说起音魔天尊之名,星玄界之西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出身散修,然而声势名望,却都能与道门十小仙师,魔道七小魔君相当,年纪也差相仿佛,比之任山河也大不了多少。若非其修行的功法有着缺陷,身后也无什么可以托庇的势力,这星玄修界的魔道,必可再多一位小魔君。”

    不死道人仔细看着这‘音魔,影像,惊异道:“这位音魔天尊,难道实力已能与登仙境大天尊抗衡?”

    能够越阶对抗登仙境,哪怕是素寒芳进入大乘境之后,怕也是做不到。那枫莲战力,号称是无限接近登仙,然而若是实战,那些大天尊多半可不费吹灰之力,将后者碾压。

    登仙境中,也有个字。到了这个境界,九大本命神通完成,多半都已在初步凝结内天地与法域,战力之强,远超前一个境界数个层次

    除非是庄无道这样提前有着法域的人物,才可在大乘甚至归元之时,与登仙境抗衡一二。

    “这个我也不知,大乘境之后,哪里可能轻易做到越阶而战?顶多只能是同阶之内少有对手。然而这音魔的一身功法剑道,却都是一品神决。与不死道人你,还有无道,更是绝配。尤其是无道,你可将她克制到极致,也同样能将她的能力,推升到巅峰。”

    秦锋失笑,眼中透着的异芒:“详细的情形,你们与她在雷刹红海内见过面之后,就自然能知晓究竟。还是那句老话,无道他现在以一身之力,战大乘境都是极其勉强。然而若是给他足够实力的帮手,那么便是登仙境也要在无道面前,饮恨而归。”

    不死道人默然,忖道这倒是实情。庄无道实力最多与素寒芳相仿,稍稍胜出一线。

    然而山谷之内那一战,加上四尊雷火天傀与他不死,却使七位大乘天尊尽皆陨灭,无一逃遁。

    “我在雷刹红海的一应布置,你们到来之后,就可得知。此时你二人要做的,就是在合适的时机露出破绽,将那位阳瑾大天尊,引入雷刹红海深处就可。”

    说完之后,秦锋又面授机宜,仔细交代了一番,银镜中的身影,这才消失淡去。

    不死道人先是一阵凝思,而后目望庄无道:“你信他之言?”

    然而话音未落,不死道人就已从庄无道淡定从容的神情中,得知了答案。一声不满的轻哼,不死道人又指了指不远处,面色灰败,枯坐在一块山石上,不时作呕的苏云坠道:“这个丫头,你若还带在身边,只怕日后麻烦不小。”

    庄无道看了一眼,也不禁头疼。几日前的血祭,对苏云坠的刺激实在太大。逃亡途中虽被他敲昏,可醒来之后,此女依然是不能恢复过来。

    也想为此女寻个安稳的脱身之法,可眼下实在没有合适机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