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四章 雷刹红海
    “似乎已摆脱了——”

    说话的时候,不死道人正立在一具飞棺之上,远眺着云空,眼神若有所思:“看来除那位平等座下魔督之外,你那师兄无明上仙,还为主上你另请了高人护持。实力当不在无明之下,而且还不止一位。”

    此时距离庄无道在星玄界的第二次血祭,已经过了整整两日。与不死道人及苏云坠三人,也已经远远逃离到距那处山谷七十万里之外的所在。这里仍在劫含山的地域范围内,却已经靠近了‘雷刹红海,的边缘。

    云空中,已经可见雷暴阵阵,电光纵横,明明就是在夜间,这里却是仿如白昼一般,一片光明。

    不死道人此时望的,却并非是天空中,这独属于‘雷刹红海,的异景,而是数十道灵仙意念降临,在这数十万里地域上空不断交锋纠缠,而引发的狂乱灵潮,

    准确的说,这些位灵仙的意念,并非是被他们三人摆脱,而是被几位实力接近无明的存在,联手迫离逼退。

    所以这一日中,他们才可悠哉游哉的远遁,一直到七十万里之外,都未被人寻到踪迹。

    以不死道人的估计,除了魔舍离之外,当时至少还有两到三位同一等级的上仙出手,使得对手完全无可奈何,

    这几位或者是人单势孤了些,却已足可牵制。而昙誓魔天与灵界洞天之内的大战,也波及到了这几处洞天世界之

    “此为自然之理”

    庄无道也同样往不死道人目光所视处看了一眼,而后就收回了目光。神情平静:“若非如此,我也不敢应承无明师兄之请。”

    想也可知,灵界洞天百余位灵仙境。此时除了那些忌惮无明,保持中立的,还有本与无明相善的。至少有一半,都站在了任山河的对立面。

    而哪怕是在入魔之后,任山河在昙誓魔天之内的情势,也极其恶劣。哪怕其他的魔宗大教,不会主动涉入这个漩涡之中。可那元始魔宗一脉,却必定是欲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而后心甘。

    只一位魔舍离,与阿鼻平等王教下的另三位灵魔,又哪里能够撑护得住?

    什么灵仙不得于涉此界的共约,在没有相当实力的制约保证时,就等同是一张废纸。

    不过无明本身,因需顾忌赤神宗正道声誉之故,虽不能直接出面。可他的马偕朋友道侣,却并无此等顾忌。

    “也对,换成是我,我也不敢轻易答应。”

    不死道人阴恻恻的笑着:“话说回来,这次的血祭,可真是让人意外。当着雪阳宫那些灵仙境上仙的面,将雪阳宫那数百弟子,一位有望仙境的大乘天尊,当场斩杀,制成魔烛。这样的手段,便连我不死,也觉毛骨悚然。真让人不敢相信,你在那天一界时,是出身正教。主上你就真不惧,那几位灵仙境上仙,会不顾一切出手,将你当场诛杀?

    语声至此,不死道人的眼神也为之一变,意味深长:“又或者,这本身就是一次试探?”

    将那些灵境上仙彻底激怒,试探的正是那位无明上仙,是否真有在元始魔宗与正道联手压迫之下,护持住他们的能力。

    而他此时就可确定,当时的庄无道,定有在诸多灵仙震怒之下,安全脱身而去之法。无明也必定赐下了用于护命的手段,使庄无道能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有一线生机。

    换而言之,当时若有什么变故。死的绝不会是庄无道,而只会是他不死一人

    庄无道淡淡的看了不死一眼,而后不置可否道:“所有一切,都只是为震慑人心,让某些有心之人,忽略本座身份疑点而已。是道友你想得太多了——”

    心中却是暗暗叹息,这位不死,果然不愧是天一界中,曾经最让他感觉棘手难缠的对手。这一语可谓是道中了他心内,最隐秘也最阴暗的心思、

    这次血祭与魔烛的目的,除了是为冲击素寒芳的道心,装腔作势,使那些灵界洞天之人震怒之后,从此深信自己身份无疑之外。最重要的目的,确实是为试探无明。

    若无明无力护持于己,那么一切休提,这所有一切就可早早结束,自己也可返回赤神,以自己本尊的身份安心修行。便是无明,也不能指责怪罪于他。

    可若是无明办到了,那么任山河这件事,就大有可为之处。而这次无明给出的答案,也足以⊥人满意。

    这次血祭之时,那些灵界上仙,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可奈何。

    自然此时,一切水面之下的东西,还未尽数浮出。一些对赤神宗与他任山河怀有恶意之辈,还在坐壁上观。

    然而无明师兄本身,也同样未亲自出手。

    ——加上三尸化身,无明一人,就可相当于两到三位元仙境。赤神宗不能直接庇佑他庄无道,却可理直气壮对元始魔宗出手。关键之时,足可牵制住这魔道第一大宗,使之动弹不能。

    “罢了,我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无明在你与那位无明上仙眼中,或者真是如蝼蚁一般,可若二位真欲把事做绝,我不死却亦有着反击之道。”

    不死道人一声冷哼,语中却是隐透着无奈悲凉。命牌操之于人手,又怎能指望庄无道与无明,会将他的性命生死,真正放在心上?

    他心中希望未熄,哪怕此时为奴,未来也未必就没有挣扎出一条生路的可能。可这一切的开始,都只能先指望庄无道与无明,不会将他不死,当成过河小卒一般可以随时牺牲。

    不愿在庄无道面前太过示弱,不死道人面上又浮出了轻狂笑意:“不过,说实话,这一次真是让人过瘾。真不愧是能以一身之力,削平天一世界之人。便是老夫昔年最疯狂的时候,也不及你哪怕十分之一。不过接下来,你我行止如何?可莫要搬起石头,反而砸到了自己的脚。”

    这一次血祭,他与庄无道联手,将千余正道弟子都制成了魔烛,便连那点星舫的云诏天尊也未例外。此举确实是犯了众怒,尤其是劫含山盟,反应剧烈,几乎倾巢而动。事发之后不到两个时辰,这劫含山的西部的数十家宗派,就已全数动员。还有总数二十余位登仙境大天尊,在陆续赶至,四面八方的洒开,近乎疯狂的搜索二人踪迹。

    也幸亏是劫含山地域足够广大,南北都有近千万里的地域,比之整个天一修界还要大上数倍。三人又有着庄小湖指引,可以准确的避过那些登仙大乘境的搜寻路线,才能一直安然无恙。

    此时此刻,幻法与遁形之法效果,已经用处不大。以这样的搜寻强度,哪怕二人的幻术造诣再强,也难在极近距离内,避开那些登仙境大天尊的扫荡、

    庄无道正欲答言时,袖中的太虚子境,就忽然飞空而起,悬浮在二人身侧、

    不死道人的瞳孔顿时微眯,知晓镜中之人的身份。这是藏镜人天一世界中,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北海合纵连横,抗衡着大半个太平道。

    而直到此界之后,不死道人才知这一位,乃是庄无道的智囊,最信任的臂助。

    “不死道友其实无需忧心,只凭你那‘不死天狱‘死界降临,这两门绝顶神通,无论谁人都会重视有加。岂会使道友,白白送死?”

    镜中的秦锋,微微笑着,见不死道人一声冷哼,不再言语。当下又转目看庄无道:“至于那正道诸宗震怒,倒是有些可虑。所以三日之内,二位必须逃入到雷刹红海之内。否则待得正道诸宗登仙境云集于此,那时就再不好逃脱。此处南面的天衣堡与千山阁两家三等宗门,昔年都曾得无明上仙照顾,全赖赤神宗主持公道,才能在劫含山范围内存身。所以这次劫含山盟号令,二家都只是虚应故事,并未真正用心搜寻。两家势力,遍及‘雷刹红海,沿岸十万里,即便劫寒山盟与雪阳宫对这两家心有怀疑,也无可奈何。只凭十几位登仙境大天尊搜索,其实无济于事。无明上仙也早有准备,有着安全通道,可使你们几位进入‘雷刹红海,。”

    庄无道是早已知晓,不死道人却是第一次听闻,神情立时就轻松了下来。怪不得,无名会让他不死,在这片四面堵塞的死地之中,安置洞府。

    ‘雷刹红海,是劫含山附近,一片红褐色的内陆海洋。不过这里最出名的,并非是那海水的色泽,而是漫布于海洋之上的雷电。常年不散,覆盖数百万里方圆之地。狂暴无边,无穷无尽,加上海水中的剧毒,使这‘雷刹红海成为一处著名的死地。

    本来劫含山地形险峻,只有五个出口,可以容修士与生灵通行。而这五处出口,都牢牢掌握在劫含山五家二等大宗之手。

    至于背靠着的‘雷刹红海虽是地势宽阔,可因此处特殊环境之故,使所有修士视之为畏途。

    传说这‘雷刹红海,深处的雷力,足可轰杀九阶纯血神兽。越接近核心处,雷爆之威则越强。故而哪怕是灵仙境上仙,也不敢贸然深入。

    本来庄无道,哪怕是回复到七阶的不破金身。也远不够资格,进入这‘雷刹红海,。

    可加上庄无道‘雷火元胎,的体质,情形则又不同,可以反过来,操控这些天雷,引为己用。

    之前在那山谷之内所有的准备,就是保证几人越过‘雷刹红海,的成功率。庄无道的肉身越强,操控雷力时也就越得心应手,

    而就在下一刻,二人便又听镜中的秦锋,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说来这一次你二人雷刹红海之行,可能又是一次机会,可再一次重创雪阳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