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三章 血仇之誓
    “胡言乱语?”

    庄无道无声一笑,意味深长的又看了素寒芳一眼:“是我胡言乱语,还是素仙子不愿回答?那么我再问你,你那师姐符冰颜,可是与元始魔宗勾结?受元始魔宗皇玄夜的指使,暗算于我?”

    素寒芳身躯微颤,而后偏过头,依然是眼神晦涩,不肯答言。不远处的枫莲天尊,却是眼透寒芒,冷冷瞪着庄无道,满含嘲意:“这些话,是欲为你任某翻案?由道入魔,都是你任山河咎由自取,如今居然还要诬赖上我雪阳宫不成?我等既然已落在你的手中,要杀要剐都随你心意,却容不得你这孽障折辱”

    “是否咎由自取,你我心中有数。”

    庄无道懒得与这女人争辩,一个拂袖,向不远处的不死道人示意。那不死道人立时嘿然一笑,黑灰色法力散出,笼罩着场中数百余人。而后一个响指,那些法力就化为死雾刀光,顿时就是整整三百人的人头同时坠落,数百道血泉,同时冲飞而起。

    素寒芳瞳孔怒张,目眦欲裂。此时在她眼前,那些头颅断落之人,居然都还未死透,身化为烛。浑身冲出了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着,那元神魂魄,都被困在了身躯之内,痛吼嘶嚎。

    血祭,又是血祭可这一次,这任山河却竟是将这整整三百人,都当成了‘魔烛献祭给阿鼻平等魔主,经历这世间最残酷的酷刑

    要在这剧烈的痛楚中,挣扎哀嚎整整一日才能解脱,死后魂飞魄散,甚至连被魔主摄走,转化魔虫的机会都无

    “任山河你,你畜牲你混蛋你混账你恶毒,魔孽不得好死”

    素寒芳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骂人的言语,只能本能的,以自己记忆中,最恶毒的言辞来诅咒咒骂。

    而紧随其后,素寒芳就又觉遍体生寒,发觉不止是这被斩去头颅的三百余位。其余人等的身下,也同样由着血祭之阵,也同样都被当成‘魔烛,。

    便连她身侧的枫莲天尊,也不例外

    “不得好死?可笑,我若任由尔等摆布,顺从你等的心意,难道就能有寿终正寝之日o”

    庄无道神情冷漠,对于素寒芳的咒骂声,根本未曾在意,也未动容:“我再问你,你师姐符冰颜,是否曾为皇玄夜的妾侍?又到底是如何回归的雪阳宫?最好是说实话,本座耐心不佳。这里还剩下六百余人,性命生死,你素寒芳一言可定。”

    素寒芳身躯轻颤,也不知是怒还是惧,眼神愤恨复杂的抬起头,依旧目如刀锋的与庄无道对视。半晌之后,依然无言。

    庄无道不禁微摇了摇头,那边的不死道人就已会意,又是一个响指,便又是三百颗头颅,同时爆碎炸开。

    当那血泉喷出的刹那,这些尸躯的浑身上下,也都纷纷燃烧,涌出了黑火,化成人形的‘火烛,。

    “素仙子仍不愿答么?如此说来,在素仙子眼中,你那师姐符冰颜,还雪阳宫的声名,都要远比这些雪阳宫弟子的性命,更重要得多o”

    见那素寒芳死死的咬着牙关,唇角一丝丝的鲜血溢下,本来明媚的双眼,已经转为赤红之色,不过却依然未有答话之意,庄无道也不毫觉意外,

    大宗弟子,基本都是如此。宗门的声誉存亡,更胜过个人的荣辱生死。素寒芳是雪阳宫的秘传苗裔,性情再怎么正支纯真,也能分得清轻重。

    任山河入魔,与元始魔宗勾结这种事,雪阳宫真要是认下了,那么立时就是灭门之灾。无名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名分,一个光明正大对雪阳宫出手的借口。

    所以哪怕此间之人,在素寒芳眼前全数死绝,此女也绝不会开口。拒不承认,还只是这千人死伤。可一旦承受了,雪阳宫的损失,就绝不止这千人而已,

    不过他本来的目的,就非是逼迫素寒芳答言。所有道出的言语,也都是别有所图。

    坐视同门弟子惨死,所作所为,宁无愧乎?

    效果看来也很是不错,此时的庄无道,甚至已可感觉得到,素寒芳心念之内的剧烈动荡,眼眸中那挣扎的情绪与不忍愤恨之意,亦是清晰可见。尽管只是刹那的波动,可此女本就不擅于隐藏情绪,被庄无道准确的捕捉,

    “也罢,素仙子不答也无所谓,仙子只需知晓,此间千余修士,三百位雪阳宫门人,今日都因素仙子你一言而死

    不死道人这次也不等庄无道示意,就已是‘嘿,然一笑,死雾法力继续弥漫,如刀刃一般的切割,破入最后三百余人的胸腹之内。大肠内脏,遁时都如水般灌流而出。

    一千余人,分成了三批,死法都各不相同。却都化成了魔烛,那来自各人元神深处的无声哀嚎,使人毛骨悚人。

    “你这孽障畜牲”

    枫莲天尊猛地一口血沫,往庄无道方向吐出,然而她一身法力全失,血沫只不到一丈,就已无力坠落。

    “你这魔畜,天人共愤我雪阳宫必定将你千刀万剐,令你死无葬身之地寒芳无需在意。我等身死于此,乃是命数所定,为我雪阳宫效死,虽千刀万剐而不悔。此子别有所图,千万不要上了他的恶当。”

    那旁边云诏的眸中,却闪现着不甘:“任天君,血阳宫与你仇怨不浅,然而我劫含山盟与你却素无恩怨,涉入此事乃情非得已。不求天君能绕我云诏性命,只求天君开恩,能容我元神转生便可。我劫含山盟点星舫一脉,必定能记得天君恩德。”

    这是服软求饶之举,然而只要是出身劫含山盟的修士,大多能识时务。总比身死魂灭,身化魔烛为好。

    大乘天尊转世,虽不能堪破胎中迷,保持前世记忆,却也可在转世之后,带去些许修士异能,增强体质。

    庄无道却全不理会,点星舫亦与人元草案有涉,此人更是世家子弟,未必如其所言的那般无辜。

    即便真是无辜,对这种与己无关,却偏要横插一杠,与雪阳宫同穿一条裤裆之人,他也只有一个杀字。

    杀到这天下修界,不敢与他为敌,杀到这诸宗诸派,都安静收声

    面上带着近乎扭曲的古怪笑意,庄无道抬起了素寒芳的下巴∶“枫莲天尊其实说得不错,我确是别有所图。然而这所有一切,都因你与符冰颜而始。你敢说这些人身死,与你真就全无关系?真能无所愧疚?”

    素寒芳的眼神,只惶乱了片刻,就又恢复了清冷坚凝。这次却是偏过了头,唇角处溢出的鲜血,愈发的殷红刺目

    庄无道顿时长声大笑,声音桀骜凶厉,狂态十足。将任山河应有的情感,表现出了至少九分,又满含悲愤。

    “这十几年来,我在狱中常想,是不是就此如了你们的意算了,就这么死去,或者老死在魔劫死狱。让素仙子与你们雪阳宫可以从此安心,符冰颜可以逍遥法外,皇玄夜的他化魔种,也可以自此完满。可最后终还是不甘——”

    抬手一招,那魔天神劫剑就已再飞至庄无道的身侧。手轻抚着那暗红剑身,人则仰望苍空,感应着云天之中,那早在一刻之前就已降临,此时已近乎暴怒的那几道强横神念。庄无道面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唇角却浮出了莫名的冷笑

    “如今本座既已脱身出来,那就再不能如尔等之意。你们雪阳宫与元始魔宗欠我的,本座终将一一讨回仙子你真灵寄托大日,我暂时杀不得你。不过素仙子却可谨记,未来终有一日,我任山河定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雪阳宫满门上下在本座剑下全数死绝,要你素寒芳后悔终身今日就以尔等之血为祭,以我苍茫之名起誓,本座有生之日,必要倾尽一切,斩去你们的雪阳天柱,挖断九阳天河,灭你山门,绝你道统,使你雪阳宫从此万劫不复”

    素寒芳浑身发寒,正要说些什么,庄无道却已御剑而斩,将枫莲天尊与那云诏这几位修士的头颅,尽皆挥落

    而此时这千丈方圆之内,已经尽化血河。血液流畅,赫然在地面凝结二字,一为字,一为‘杀,字

    字迹皆棱角分明,一笔一划俱如刀似剑,凶煞戾气直冲云霄

    却是天人感应,劫雷满天云空中此时赫然乌云笼罩,电闪雷鸣。当丝丝雨点洒下时,居然都殷红似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