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二章 魔染之始
    素寒芳目光所望处,只见那‘任山河此时正神情冷漠的傲立在远处灭元阵外。除了那口暗红大剑离身之外,身形似乎从未动过,也似乎从未出过手。

    然而就是方才那轻描淡写般的一剑,不但是断绝了她唯一的一线逃遁之机,剑力更是完全裹挟着她的紫阳剑力,反攻入体,此时正疯狂破坏着她体内的一切。也暂时断绝了她,想要自碎此身之念

    体内本就是余力已尽,此时更遭重创。这道剑力,似是对她的身躯功法,都了解至极。剑力冲击,俱是她体内关键的脉络窍穴,使得素寒芳体内,连一丝一毫的真元都无法提聚。

    这个人的剑道,到底是何时强到了这等样的地步?居然已全不在他之下

    记得与任山河最后一次交手,还是在二十余年前。那时的她,无论剑道术法,都可稳胜一筹,哪怕是那‘重明天殇,之术,亦只能压制,而未能将她挫退。

    不是说这二十年中,此子都被囚禁?为何只这短短二十余年不见,此子的剑道,居然就已突飞猛进至此?

    此子二十余年囚禁中,那道业积累,道法修行,莫非是从未停下?

    “轰”

    那苍空中,再一次巨震爆响酷烈的火光,席卷着万里地域,无数破碎的木片,从天空中纷洒而下。

    却是那同样被加持了三倍之力的重明神鸟真形,此时已将一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硬生生的抓碎爆裂。

    而就在前方数十里外,枫莲天尊早已山穷水尽,剑光尽散,整个人已被那冰炎尸王强行擒拿。秀美的脖颈,被那冰蓝色的尸爪,死死的牢握住,一身法力皆被镇压,完全动弹不能。

    素寒芳眼神暗晦,却并未有绝望之意。剑光一引,竟是直刺自己的眉心。欲以此剑,断绝此身一切生机。

    既然逃遁无望,为诸人断后的念头都不能得逞,那就要保证自己此身,不会落入敌手。

    “这是要自绝?”

    不死道人微觉意外,而后继续长声大笑。长刀已是抢在素寒芳自裁之前,就已斩入到了此女身躯。

    死魔刀力冲入,瞬间就将素寒芳的所有真元气血,全数镇压。一应经络气脉,也全数封锁。

    “果然不将仙子引至此处,还真未必能拿得住你。老夫早就说了,我那位主上心思阴险恶毒。仙子既已到了此间,那就是身不由己,想要自裁都难。”

    话音落下的刹那。素寒芳以意念驾驭的紫色剑光,顿时纷飞崩散。最后‘呛啷,一声,抛飞坠落在数十里之外。

    那剑光余势,也只在素寒芳白皙的脖颈处,划出了一条血痕,

    素寒芳秀眸微睁,闪现羞怒愤恨之意,还欲挣扎,不死道人却已法力一震,直接冲击素寒芳的神念意识,将之强行震昏了过去。

    庄无道往素寒芳娇躯扫了一眼,就满意的转过了头,根本就不理会不死道人的冷嘲热讽,只淡淡的看着天空,那几艘正在疯狂逃走的战舰飞舟,还有那几位正拼命摆脱后面尸将尸王追袭的几位大乘天尊,语声平静:“上面这些人,若是逃走一个,不死你知后果如何——”

    借机骂他泄愤没关系,可若事情办砸了,那就休怪他庄无道无情。命牌中的刑禁,正是为鞭策不死而设,

    不死唇角微抽,面色冷凝了下来,而后一声冷哂:“定不会令主上你失望便是”

    双手结印,口诵灵言,竟赫然是不死自创的不死源神经的经文,混合死天神魔大法。冥死玄意,隐蕴于内,使得不死周身,忽然间黑影憧憧。竟连三足冥鸦亦为之心惊,蓦地从不死道人的头顶处,飞腾而起。

    “不死源天,死界降临”

    仅仅一个须臾,这周围数千里方圆之地,都化为黑灰色的死国,四处皆是枯萎之地,草木不生,一片荒凉。与原本的天地,大为不同,

    竟是将冥死之界,以术法强行拉至此世,与现世重合,使得整片虚空,都完全封锁,化为一片死亡之域。

    而就同一时间,随着不死道人,将一面黑色的旗帜摇动。在那死国的边缘处,也忽然有十二尊魔神,猛然拔地而出身高二十余丈,以死力魔煞凝结身躯,都是独眼,脸上覆盖着青铜狼面。气机之磅礴,仅仅只稍逊那两头八阶尸王一筹。双臂张开,黑色之气皆探开百里,使整个死国几乎密不透风。

    而在那最中央处,则赫然是一枚眼球般的‘生物眼瞳转动。当这只眼球,往最远处一位大乘修士观照之时。那位遁法超绝的大乘天尊,却竟是立时身化黑灰。然后整人变成了黑色的粉尘,猛然坠落,砸在泥土之中。

    整个死域之内,此时只剩下不死道人的狂声大笑。

    “既已入我死狱之内,想要逃走?你等是做梦“

    庄无道也略觉惊异,认真的又看了不死道人一眼。这‘死界降临,之术,应该是不死道人新成的神通,其中分明也有着三足冥鸦‘死域,神通的影子。

    看来不止是三足冥鸦,从不死道人那里受益匪浅。这不死道人,也同样从三足冥鸦的神通中,得到了不少启发。

    那十二尊‘死天魔神应该是不死道人预先在这附近布下的阵旗召来。可也只有在不死道人的死界之内,这些‘死天魔神,的能力,才能发挥到了极致。等同于又多出十二位,实力可直追八阶尸王的帮手。

    死界封锁界域,扭曲生死法则,应该只是这门神通,最微不足道的能力,若他所料不错,这门‘死界降临,的所有精华,多半都在天空中,那枚‘死瞳,之上。

    而也就在庄无道这意念闪过的刹那,那‘死瞳,之中,就又是一道死亡光华照出,这一次,却是打在了另一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上。这艘本就残破的战舰,立时也化为死灰之色,往地面栽落。

    战舰从内到外,所有的生灵,赫然都已全数死绝

    不过不死道人的面色,也微显苍白。显然这威能骇人的神通术法,负担也是极剧。

    庄无道看在眼中,却不由摇头,一个意念闪出,那四尊雷火天傀就又各自疾遁狂奔而去。

    不死道人太过托大,这死界降临确是超凡,可那些逃遁中的天尊天君,却也非是弱者。

    只凭这门术法,就想要无一漏网,还是力有未逮。只有这四尊战力可稳压大乘天尊几筹的雷火天傀与之合力,才能万无一失。

    ※※※※

    当素寒芳从昏迷中,恢复清醒时,发现自己此刻整个人,赫然已经被钉在了森白色十字骨架上,数百枚白色骨钉,刺入到她身躯各个紧要之处。

    故而此时,哪怕没有不死道人的法力镇压,她也依旧是不能动弹。元气虚弱,难以御使。素寒芳艰难的睁开眼,目光四下游望。而后她的胸中,就被似被人重重锤了一锤,只觉难受之至。

    枫莲天尊,云诏天尊,雪莲天尊,素莲天尊,几位大乘天尊,此时都被排成了一排,钉在了同样的十字骨架之上。也一样是身躯之内,钉满了骨质长钉。

    而在这一排十字骨架的对面,则是近千位匍匐于地的修士,被灰死色的绳索捆着。只能跪伏,也是挣扎不能。

    其中有归元,有合道,亦有练虚元神之境,都是这次随她枫莲而来,围杀任山河的修士。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雪阳宫的弟子。

    远处还可见那些战舰飞舟的残骸,而只看这附近的情形,素寒芳就已知这一次,只怕真是全军覆没,无一逃脱。还有五六百人,只怕已是当场陨落了,

    而此时的‘任山河就正立在她的身前,看着天空那团大日,若有所思。

    居然是‘先天大日金乌魂体还真是没能想到。似素寒芳这样的体质,修习紫日神极剑配套的紫阳玄微气,还真是有些屈才了。

    怪不得当时的秦锋,只说这一次,应该能够重挫素寒芳道心意志,却从来都未提过,要将这素寒芳直接诛杀,断绝雪阳宫未来的根基。

    也难怪那雪阳宫,会放心让此女闯荡在外,而无登仙境大天尊一级的强者护持陪伴。

    只因此女,以平常之法,根本就无法将之杀死

    以这先天大日金乌魂体,真灵寄托于大日烈阳之中。太阳不坠,则真灵不灭

    尽管这魂体,不入十大魂体,十大战体之中,却也与聂仙铃的无妄魂体一般,具有着无穷的潜力,是最顶尖的魂体之一。

    这真灵寄托大日,几乎不死不灭这一件,就足以⊥所有人艳羡。

    除非庄无道的法力,已晋升登仙,有能力将此女藏在太阳真火之内的那些元神真灵,也全数斩灭。

    否则此时,即便是将此女当场斩杀,待得四十九日之后,太阳初升之后。此女就可依靠寄托于大日中的真灵,重聚魂体。甚至若能早有准备,预备下以自己血肉培植的天人代身。那么素寒芳,连己身修为法力,都不会有什么损伤。付出的代价,可谓微乎其微。

    所以,只能挫折,而不能使之夭折。自己之前的念头,实在不怎么现实。

    自嘲一哂,庄无道低下了头,目光转而与素寒芳对视。

    “人元草盗婴案,可是与你那师姐符冰颜有涉?我记得,你们雪阳宫之人,亦曾有不少人,参与过贩卖人元草。其中两位,是你们雪阳宫的登仙境大天尊。”

    那素寒芳的瞳孔微凝,呼吸稍显急促,可须臾间就平静了下来,冷冷的朝庄无道注目。

    “任山河你投身魔道,已连造两次惨案。若再染杀孽,这天下修界,必定群起而诛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庄无道只当不闻,毫不在意,继续问道:“我身中他化魔种之事,别人不信,你素寒芳其实自始至终,都是深信不疑可对?那日山海集前,仙子不觉亏心?本座只是要她一个解释而已。”

    这句话道出,素寒芳的面色,却是转为潮红,反应更是剧烈。声线更冷如寒霜,似在掩饰着什么。

    “你胡言乱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