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一章 战局逆转
    死灰色的刀光,破分天地,死雾潮卷,不死道人的一身气质也是大变,浑身黑煞凝而成甲,满布着锐利尖刺。而那刀光之内,则更是死意凝集,使山河天地为之枯萎。

    只是两三次交锋,素寒芳就是再一阵愕然,眼前这不死斩出的刀力,已超出她对此人的实力估测至少四倍以上

    紫阳神极剑,最是克制邪祟一类魔功。原本这不死道人一身魔息死气,都已被她压制驱散,近乎崩溃。然而此时,当此人身后那三对羽翼现出之后,却又能再次凝聚不散。甚至反击,反过来使阳炎之气溃散。

    目光微闪,素寒芳胸中惊意更浓,却又强行压制着,道心不乱不畏,剑意不衰反盛。

    紫阳神极,大日极天

    剑光散化,在身前编织着,仿佛是一团烈日升起。而那一道道剑光,就好似从大日中射出的阳光。

    一瞬间千百余剑,与那死雾刀光,交撞冲击。然而仅仅一瞬之后,素寒芳就已口中吐血,一声痛哼之后,身躯竟被不死道人的蛮横刀力,砸飞出了数十丈开外!

    素寒芳的眼瞳之中,也现出不可思议之色?她方才斩出的所有剑力,都如之前一般,被全数反弹而回。等如是以一人之身,抗衡自己与不死道人的合力,可这又怎么可能?

    也就在同一时间,不远处也传来了三声痛恨怒吼。素寒芳不能分心去望,神念却能感应,那是数十里外的三位大乘境天尊同道,此时都在这不到三个呼吸时间内,前辈被各自的对手重创。已是险象环生,几乎至濒死之境。

    这三人并非是出自雪阳宫的同门,却是出自雪阳宫的附属宗派,战力稍弱。可实力再怎么虚弱,也是货真价实的大乘天尊而这三人的对手,仅仅只是一头八阶尸将而已

    也直到此时,素寒芳才注意到,这些尸将煞尸之外,几乎都有着三对剑气羽翼,以及剑气羽衣

    本就是悍不畏死,能够不死不休的纠缠。而此时势头愈发的疯狂,不但实力比先前激增整整三倍一身剑气斗篷,此时更能将所有及身的外力,都尽皆反转弹射。不管是术法真元,都再不能伤它们分毫。

    而这一刻落入险情,狼狈不堪的,也远不止是她与那两位身遭重创的大乘天尊。其余人等,也同样险象环生眼见也快要落入重伤的境地。

    那云诏天尊以化身凝聚的巨山,首先崩溃。山势垮塌,镇压到地层之内的两头八阶尸将,强行破封而出。

    使云诏天尊的八口飞剑,都不得不唤回身侧,倾尽了全力,才能应付那两头尸将扑杀。那边的枫莲天尊,则更是狼狈。

    尤其是那火云,还有寒炎这两头八阶尸王,增力三倍之后,气势狂增,出手时已无丝毫顾忌,疯狂霸道到了极致。几方夹击,使枫莲天尊的剑势,几乎是触之即溃,每接一击,身躯就是一次轻颤。口中咳血,显然伤势不轻。不但是要应付这些尸王尸将剧增三倍的力量,更要抵御自己的剑力反伤。

    这两头尸王,三头尸将的围攻之下,竟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陨落覆亡之危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邪术,怎就能将她所有的剑力,都全数反弹?

    到底是谁?是这不死道人?不对,术法中可以看出重明阳神录的痕迹,是那任山河?

    素寒芳心内,此时已惊悸到了极致。却知情势已经彻底变化。此时已再不是他们,将这任山河诛戮围杀。而是要担心诸人在此,全军覆没,尽数落入到这二人魔掌之中

    也更犹豫迟疑不得,此时稍作耽搁,就可能失去最后的逃生之机

    剑影飞旋,素寒芳的身姿似如舞蹈,轻盈优美,却在极力的抵御着不死道人的死雾刀光,还有那四尊雷火天傀。

    灭元剑阵,不但封锁了周围的一切元灵,使她法力大减。更将附近虚空封锁,断绝了她一切的逃生之录。

    素寒芳却仍在蓄势,可只须臾之后。就又听得二十里外,再次传来了枫莲天尊的一声痛哼。

    神念感应,却是那火云尸王,已经一拳将枫莲天尊的胸腹洞穿。黑褐色的焰火,在枫莲天尊的身上,熊熊燃烧。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怎世间怎会有这样的神通玄术?”

    此时枫莲天尊的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眸内深处,也同样全是不敢置信之色。而后当那寒炎妖王,紧随其后,一双利爪,距离枫莲天尊的头颅,已经只有咫尺之遥。枫莲天尊终是回过神来,身前立时凝结出朵朵冰莲剑花抵御,双目却是怒瞪着庄无道,口中满含不甘,撕心裂肺的一声厉吼:“任山河”

    一声脆响,寒炎妖王的那双冰蓝利爪,不但是将枫莲天尊身前的冰莲,彻底轰成了粉碎。更直袭往前,将枫莲的脖颈,死死的握住、

    不过也就在这一刹那,枫莲天尊的周身之外,也爆出了无数的火枫冰莲。完全不惜代价,将周围数十里,十头八阶尸将,两头尸王,全数笼罩在内。

    然而无论那剑势如何的犀利,却都无一例外,被全数反弹而归,每刺出一剑,枫莲天尊的身躯之内,也几乎就在同时多出了一道与之对应剑伤。

    只是这看似完全无用功的枫莲剑光,却使得那些尸将尸王,俱都气势微窒,身形稍稍停顿。被这滔天剑势,强行牵制扼止。

    “素师侄谨记,此魔不除,必为我雪阳宫大劫若师妹能安然逃归,必定要上禀诸位师长”

    素寒芳心神微凛,知晓这不但是枫莲天尊,在为周围同道制造机会逃离,更是在为接应自己,使她能够从这灭元剑阵之中脱身。而代价则是自己,重伤而亡。

    被两大尸王合力围攻,枫莲天尊是明知必死,所以将逃生之机,让于旁人。

    再不犹豫,素寒芳飞剑离身,化作了一片紫云,弥漫千丈。一时间剑气四溢,将四面冲撞轰击。

    而在素寒芳的袖中,也同时飞出了两张符篥。在周围百丈轰然爆开,赫然数十道‘赤日融金神光,从内喷薄而出

    她精擅剑道,以此自傲。然而此时此刻,却不得不依仗宗门前辈留下的符篥脱身。

    此时还并非是自己逃生的时候,要说断后,为诸人牵制任山河与这不死道人。自己比枫莲师姐,更为合适,至少不会陨落。

    自己覆亡在此,还有复生的机会,可若是师姐,那就是彻底覆亡,永难超生。

    那四尊雷火天傀,外有枫莲剑影逼迫,内有‘赤日融金神光,冲击。灭元剑阵,顿时松动。

    只有不死道人阻拦,死雾刀光纠缠不退。素寒芳早有预料,一声娇叱。那紫云剑影,竟赫然与天空大日交相映衬

    剑影凝一,化为一线肉眼难见的紫光,横扫虚空。凝聚到了极点的剑势,不但是将那羽衣斗篷破开,将不死道人的身躯,再次一分为二。整片虚空,也被斩开了一线。

    可也就在素寒芳人剑合一,将要穿梭虚空,身影移出阵外之时。侧旁处忽然又是一道血色剑光,忽然穿行而至,

    那暗红剑身,明明是庞大无比,却能一直无声无息。直到袭至身前之时,素寒芳才将之发觉。

    紫日剑气与之交触,却是瞬时崩溃瓦解。一道再精纯不过的魔煞剑力,蓦然从剑身之上反攻而回。使她的身影一滞,不得不停留在这灭元阵内。

    素寒芳的瞳孔微凝,而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眸透怒色:“任山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