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四零章 剑衣显威
    “这一界的修士,实力还真是不弱,真不能小视”

    不死道人立在傀儡灭元阵外,此时居然还有心思与庄无道聊天调侃:“对面这几位大乘,哪怕是放在我天一修界,也可算是一方人物,天机碑上,可以名列前百位。”

    这一界,固然灵力充足,易于修行。然而能从亿万修士之中脱颖而出,几乎已爬至修士巅峰的,却也无一弱者。

    此时他御使的十头尸将,两头尸王,都已被全面压制。

    “是么?少见你会有这么大度,主动称赞对手,涨他人志气。”

    庄无道唇角微挑:“可是已经感觉撑不住了,要本座出手?”

    之前信誓旦旦,并不将对面放在眼中,自认为独力就可抵挡片刻,此时却已是顶不住了。

    “怎么会?不过——”

    不死道人一声轻哼,欲言又止。随即又抬眼看了上方,尽管看不到,他却很不爽这只该死的鸟儿,站在自己的头顶。

    不过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还真把我的不死天域,复制了过去?你这只鸟儿掌握的生死之法,居然比我还强上几分。话说回来,少宫主那能将他神通复制转化的术法,到底是何玄术?火云窟那一战,我与证如,输得实在太冤。”

    “此术名借法量天是我自创之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庄无道目光中闪现笑意:“能让我费心思复制掌握的术法,亦是一等奇术。不死道友你虽为散修,然而一身才情,确是出类拔萃,让我等宗门出身之人汗颜。方孝儒虽有不灭道体,可却绝不可能,达到你当初成就,若道友能有个好一点的出身,只怕千年之前,就能突破元极星障。”

    “不劳夸赞在少宫主你面前,可真不敢当,”

    不死道人容颜稍,而后字句琢磨道:“借法量天么?借法倒是切合,还有这量天,嘿我猜得没错,此术果然能够破解他人的术法奥义。这只鸟儿的不死天域,就是由此而来?借他人之法,量天地之规,真有些意思。”

    再想及庄无道的那诸般奇术,不死道人不禁唇角微抽,尽管不想承认,可与庄无道这样的人物联手,却是实实在在的能让人感觉心安幸福,再可靠不过。

    只需有庄无道在身侧,他不死道人的战力,就可十倍百倍的增强。

    那无明挑选了庄无道,作为仇家的的对手,真是再英明不过。对雪阳宫元始魔宗这两家而言,却是莫大的悲剧,

    此时这‘任山河,的诸般奇术,还未曾在人前展现,可不死道人却能料定,不出十数载,那重名剑衣,重名剑翼,借法量天等术。都必定能名震寰宇,轰动整个星玄世界

    所谓的七魔君,十仙师,只配为庄无道提鞋。

    “不过这般下去,可也撑不得多久。哪怕叠加上少宫主的借法量天之术,也最多只能应付两刻钟时间。”

    不死天域,虽能加持这一片地域中,所有生灵死物的恢复之能。然而那些煞尸恢复伤势,损耗的毕竟还是这些煞尸自家储备的元力精气。所以这‘不死天域也并非是万能。

    不过说两刻钟时间,不死道人还是存了私心,其实在两刻钟时间之内,只有对手不出更强力的胜负手,他的这些煞尸,都还能够应付。

    然而不死,却不愿他新得的这些八阶煞尸,本源损伤太过。

    “再者,虽说这二十万里内,再无其他的大乘登仙。可一旦时间拖延太久,未必就不会生出其他变化。”

    ——看对面那些大乘修士之势,分明是欲速战速决。可在不死道人看来,自家这边也同样不利久战。

    想必身后的这位,也必定深明其理,

    “不死道友转弯抹角,就是欲与本座说这些?”

    庄无道斜目扫了不死一眼,见不死道人面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再想及这人方才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神情,不禁唇角微挑:“放心,本座只是欲诱使那位紫阳雪仙近身而已。此女战力要逊色于那枫莲天尊一筹,可要想将此女留下,反而最是不易。道友只需准备好,莫让其他人走脱便可——”

    正说着话的时候,庄无道眉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道凛冽寒光,笑意更浓:“看来是已入局,无需再等了,”

    二十里外,枫莲天尊剑化火枫雪莲,冰火之剑覆盖千丈之地。不但将那火云尸王的的大半身躯完全打灭,把另一小半身躯,完全冻结。也同时将另两头八阶尸将,再次斩为齑粉芥尘

    而剑锋余势,却依然不熄,直袭千丈之外,那素寒芳的身前。剑光漫卷,扫荡于空,一头八阶铁臂尸将,被一剑两段。而另一头寒炎尸王,亦被这剑势逼迫,进退不得。身躯也被素寒芳,趁机一击轰灭。紫阳之击,融灭一切,全身所有残骸,都燃烧着酷烈紫火。

    便是不死道人的‘不死天域也难使其将着紫火驱逐,迅速恢复。

    素寒芳的目光,却并未在这头极里恢复的寒炎尸王身上多做停留。知晓短时间内,其实奈何不得这头煞尸。目光直接远眺,看向了那黑雾最深处,包括任山河在内的那三个人影,尤其是不死。

    所谓擒贼先擒王,要速战速决,那不死道人才是对方的要害。

    “师妹还不动手?”

    枫莲天尊满含轻蔑的一声轻哼,之后又厉声催迫:“这些尸王尸将,自有我来代你镇压。区区鬼蜮伎俩,难登大雅之堂,只需诛除恶首,便可破除”

    此时那云诏天尊,也在自家头顶一拍,现出了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身外化身,手持碧绿玺印,将身前两头尸将,猛地打落镇压而下,直入地层。身玺合一,化作一座沉雄巨山,使两头不死不灭的煞尸尸将,一时都被镇在地下,动弹不得。

    “仙子只管杀人便是,那四尊傀儡,你无需忧心”

    云诏天尊又探手一招,整整八口下品灵宝级的剑器,纷纷斩向了那四尊雷火天傀。与那灭元天剑交锋,爆出了阵阵火花。

    “即便在下拦不住,其余几位道友,也有的是办法,脱身相助。”

    同至此间的其余五位大乘天尊,此时也都各被一到两头八阶尸将缠斗。然而此刻都已适应过来,渐渐游刃有余。

    素寒芳对这云诏,不禁刮目相看。早就听说这一位,是劫含山盟中,最有希望渡过九九仙劫的十位大乘之一。今日一见,才知不凡,一身战力,几乎不弱于枫莲天尊多少。

    也再未犹豫,素寒芳身化紫光,身与剑合,在须臾间横空数十里。如一道紫色的流星,猛地往那年轻的道人的头顶处,坠斩而下。

    紫阳神极,剑分阴阳

    那剑光斩下,宛如紫红雷霆。那年轻道人,却一声轻笑。不闪不避,微一俯身:“在下道号不死,如今忝为平等圣子座下一将。这里先有礼了”

    一剑掠过,这不死道人的身躯,顿时被一分为二。然而那被剖为两半的身躯,却又在断层处伸展出了无数的肉芽,不断的连接接合。那些被紫阳之力烧焦融灭了的部分躯体,也在急速的恢复。

    “紫阳雪仙之名,吾已久仰之紫阳神极剑,今日一见,也是名不虚传,然而仙子可知,我这道号,乃是何意?

    话音落时,不死道人的整个人,就又完完整整的,站在了素寒芳的面前,而后一声叹息:“仙子实不该来,我家主上,其实早已等你多时了。这人最是阴险恶毒不过,先前示弱,就是为诱仙子落网。你如是现在就转身逃遁,或者还能有一线生机。”

    随着不死道人的语声,那四尊雷火天傀,突然散开。身影闪烁,出现在了素寒芳的身周,一个全新灭元剑阵,瞬间就又接近至完成状态。

    这是不灭道体?原来如此,怪不得道号不死

    看着眼前的不死道人,素寒芳的瞳孔微收,而后一身气势,就又再次膨胀攀升根本就未受不死道人的言语影响

    不灭道体又如何,哪怕真能够不死不灭,以吾之剑,亦可将汝斩尽杀绝至于那四尊雷火天傀,她则根本未放在心上。自有那云诏等人在后援手,助她应敌。

    话说回来,那任山河让这四尊傀儡全数出动,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不管不顾了么?

    确实,实力最强横可靠的臂助,即将死于她剑下。以这人的性情,岂能不失去方寸?

    这些杂念,只一闪而过。素寒芳的意念就恢复至纯,念极于剑。

    紫阳神极,剑始乾坤

    就似天地初开,乾坤初生之时,第一点阳光,在紫光闪现的刹那,不死道人的头颅,就已抛飞而起。

    而这一剑,也远不止是如此,更多的紫火,开始从不死道人的体内涌出。

    可就在这一刹那,不死道人的眸子里,却透出了邪魅的笑意。脖颈中肉芽再生,身躯恢复,一颗全新的头颅又长了出来。

    而在不死道人的体外,也有一层剑气凝结的斗篷,忽然覆盖全身,而在不死道人的身后,也蓦地现出了三对剑翼

    这一刹那,素寒芳心中的不安之感,也提升到了极致。

    一声闷响,首先是素寒芳斩入不死道人体内的剑气火焰,都全数倒卷而回。而远处正牵制于扰着那八口飞剑,也无一例外,被全数在雷火傀儡身前反弹而归。这四尊傀儡,此时也完全不顾防御,然而那几大大乘天尊哪怕同时出手,居然也未能伤及这四尊傀儡分毫,所有的术法真元,都被那突然出现的剑气斗篷反射。

    只须臾之间,一个完整的灭元剑阵,就已经完成,将她困锁于内。而此时那四尊雷火天傀,在她感应中,气势也赫然提升了整整三倍有余而在这四尊天傀之后,也同样现出了三对剑气羽翼

    而对面那不死道人笑声,也再次转为张狂,肆无忌惮,丧心病狂,满含杀机凶意。

    “这两剑,真让我痛极,那么请仙子,也接我一刀如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