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九章 焰洗苍天
    枫莲天尊不禁微扬了扬眉,而后就一声轻哂:“这算是较为本分,为祸不多的。”

    云诏极是尴尬,可却无言以对,心中更颇是不满。看那些尸骸,死亡的年份有数百年到数十年不等。短短三四百余年中,就有二十余位合道真君在这里殒命,可见此地原本主人的凶残。

    不过劫含山本就是这样鱼龙混杂之地,所谓的劫含山盟本身也只是由百余家宗派,数十世家构建成的松散联盟,各怀私心杂欲。也就是核心的五大宗派,各据一方,还算和谐。可彼此之间,也同样颇有顾忌。也就使得那些魔道邪修,有了可趁之机。

    劫含山内的情势,雪阳宫之人不可能不知。再者,这里固然是劫含山盟的疏忽过错,然而你们雪阳宫,又能于净到哪里去?

    枫莲天尊却无瑕顾忌这些,身躯急坠而下,剑势赤烈如火,直指那浓厚黑死雾中。

    “云诏天尊,已该你我出手。此战若能速战速决,贵盟大约也能轻松许多?”

    云诏一声冷哼,不再多言,紧随在枫莲天尊身后。一道‘诸天赤雷印,打出,万千雷霆就招引而致,将漫天的死雾黑气,顷刻间就扫除了近半,为枫莲天尊清空出了一道进击之途。

    他对枫莲天尊虽是不满,然而此时出手,却也是必尽全力

    此时空中那四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也再次打出了四道赤日融金神光。炽烈灼光,却是直指那黑雾中央处的任山河。七阶战舰法禁全开,那阳火之力,似可洞穿稍融一切。

    沿途那些煞尸,仅只是稍稍接触,就完全燃烧成了灰烬。然而那位年轻道人,却毫无回护之意,‘任山河,本人,亦无躲避之心,

    只四尊傀儡稍一侧身,将手中的大剑,似如门板一般的竖起,拦在了‘任山河,的身前。

    当那灼热光束冲击而至,爆裂开来的刺目光华,使整整千里方圆之内的修士,都近乎失明。

    归元天君修为以下,但凡是敢于这直视这一幕的,都是双眼刺痛,双目流泪、

    而当那光华消散时,‘任山河,却赫然立在了原地,毫发无伤。那四尊雷火傀儡,也同样如此,只四口灭元天剑,稍有些泛红。

    经历火云窟内的血焰火湖的吞噬祭炼,又融入金仙之血,再有了无明上仙的强化。这四尊雷火天傀的强度,早已超越寻常器物,几乎已可与中品的仙器相当。

    这赤日融金神光虽强,却还远不可能达到,可将这四口灭元天剑一击融灭的地步。

    而就在那白光消失的刹那,在四尊雷火天傀之后,同时形成了四尊重明鸟的真形虚影。身躯庞大,近二十余丈,翼展则有百丈,遮天蔽日。此时一个扇翅,就直扑长空。带着无量的雷火之光,赫然往那四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的方向,猛地直撞而去。

    正是‘重明虚神,重明阳神录与重明天魔录的核心神通之一。四尊雷火天尊,所有的法禁神通,都是出自重明阳神录。而无明为庄无道,强化这四套灵宝之时,也同样遵循此路,将‘重明虚神也录入到雷火天傀的神通体系之中。

    虽不能似庄无道的‘重明虚神,那般,拥有正反混沌雷火元胎,又有重明天殇增幅,战力超出了庄无道本身五六倍。却也可相当于雷火天傀,本身两倍实力的身外化身。

    此时冲击长空,只是猛力一撞,就使四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轰然摇动。周围灵光乱散,一层层的法禁显化崩裂。坐镇于舟内的四位归元天君,几乎就镇压不住。

    枫莲天尊的眼神微凝,心中暗惊,对于‘任山河,拥有的实力评估,再一次的提升。而后又怒容满面,这四尊雷火天傀所用的神通法力,分明都是源自重明神鸟一脉哪里可能是倪家那位二十万年前的那位老祖,能够祭炼得出来

    如此张狂,毫不遮掩,未免欺人太甚那无明当这星玄修界所有人,都是耳聋眼瞎不成?

    赤阳剑光,在刺入黑雾的刹那,就将前方阻拦而至的两位八阶尸将,在顷刻间撕成了粉碎,身躯燃烧成灰。

    而后又赤阳转阴,极致的火力消散,又转为极寒之力。一百里内,都被霜雾笼罩,剑光分化,似如雪莲。

    此时在她身后,云诏亦是配合无间的出手,一击‘火云燃天印,。使漫天的火云,从枫莲天尊的周身燃烧,四面席卷开来。

    冰火法力变化转换,一瞬间就使这小小山谷之内,经历了数次由高温到极寒的变化。

    二人接知似这尸傀之类,是因怨煞而聚,非死非生,介于生死之间。能抽取天地间的生死源力,快速恢复自身伤势,最是麻烦。

    所以一出手,都是以灭绝对手生机为要,不给这些尸王尸将,任何恢复的机会,

    可就当枫莲天尊亲眼看着,死于自己剑下的两头尸将,彻底化为灰灰。剑势一引一带,直指那被四尊雷火天傀护持中的任山河之时。对面二十里外,那年轻道人就又阴阴一笑。

    “以为这就结束了?哪有这么容易?”

    一只有着三足的黑鸦,忽然落在了这年青道人的头顶处,眼神傲然冷静的,望着上方云空。

    方位虽是在此刻战场的最下方处,却似在渺视诸人,

    而后枫莲天尊,就是面色大变,身旁本该死的不能再死的两头八阶尸将,忽然又魔息煞力重聚。

    从一点芥尘开始,猛然血肉膨胀,仅仅只是须臾间,就又恢复如初。反而元气更盛,两只满是尖利指甲的乌黑巨手,又往枫莲天尊的身躯,直抓而来气势狂烈,只攻不守。

    这是什么神通?

    枫莲天尊的瞳孔微凝,剑势再变,千道剑影,纷飞斩出,似如火枫飘落。依然只在数息之内,将这两头八阶尸将的身躯,斩成了粉碎,

    可此时的枫莲,却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这两头尸将身躯,也同样是在短短不到一息之内,又再次恢复如初

    伤势痊愈,毫发无损根本就不用顾及自身的守御,攻击近乎疯狂。那些伤口处的恢复,甚至比枫莲天尊斩出的剑光,还要快上一线

    哪怕枫莲,有着比拟逼近登仙境的实力,此时居然也被这两头八阶煞尸,逼得有些狼狈。

    “这是什么鬼东西?”

    “难道还真能不死不灭?”

    而此时已不止是枫莲,其余几位大乘天尊,也同样如此,情势同样有些不堪。并非是胜不过。而是这些尸将尸王,根本就不惧受伤,无论是何等样的伤势。都能在眨眼之间,恢复到全盛之时,

    反是这几位大乘天尊,处处受制,一身法力神通,难以施展。被死死的纠缠,不能甩开。便是她身后的云诏天尊,此时也被两头八阶尸将缠住,脱身不得。

    可恶也可恼

    枫莲天尊目光赤红,浑身忽然光焰勃发,一剑挥出。

    神通连脉,焰洗苍天

    一品神通施展,赤红的火光挥过,眼前的两头八阶尸将,再次被斩为齑尘可还未等枫莲,将这两头尸将最后一丝生机灭绝。忽然一股远超这些尸将数倍的强横之力,又狂涌而至。

    枫莲一声闷哼,身躯滑退数十余丈。而后就见眼前,一头火云尸王,已矗立于她对面。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