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八章 手到擒来?
    接着却听不死道人自嘲道:“我才初入星玄界,哪有这样的能耐,收集这许多高阶煞尸?只是这些实力也还不够,对面七位大乘,二十四位归元,一位紫阳雪仙也有大乘后期的战力,还有五艘战舰,若想凭我这点实力战而胜之,怕是有些不够。”

    庄无道眸光微闪:“那么,再加上本座如何?”

    “你?”

    不死道人总算偏过了头,上下认真的打量着庄无道,而后是哈哈大笑,声震长空。

    “那就是必胜无疑是重明剑翼,还是重明剑衣?又或者是从我这里复制过来的不死天域?无论是哪一样,老夫都可让他们有来无归至于那雷火天元。这一战,实在没必要大材小用。也用不着少宫主你亲自出手,只需这几门神通相助,便是登仙境的大天尊,老夫也可战给你看看”

    后面的苏云坠,似被不死道人的言语惊倒。愕然的看着这眼前四人,眼神不解。

    庄无道抬起头,再一次与那山谷之外的素寒芳对视。还有此女身后,那四艘有着雪阳宫标志,名震此界的七阶战舰‘雪阳融天极禁神舟,。

    这位紫阳雪仙,的确是太托大了。唇角微挑,庄无道目中满透冷酷之意:“那么道友,何不放手施为?”

    不死道人的瞳中,泛起了猩红色泽,而后再次嗜血疯狂的一笑。他在天一界,本就是杀人如麻,绝不眨眼的凶横之辈。在此界中被人逼迫入魔,性情是愈发的凶残嗜杀。

    庄无道既已让他放手施为,那么他也无需再做犹豫——

    他喜欢凌虐他人,似这种能令名门大教灰头土脸的事情,他是尤其喜欢

    ※※※※

    “已经察觉了?看来他重明阳神录的根基未毁,当是转修了重明天魔录无疑”

    此时虚空云层,就在素寒芳的身侧,一个三旬左右的宫装女子,正是眼神轻蔑,看着那已被洞穿破解了一切幻法,魔雾蒸腾的山谷之内。

    她道号枫莲,有人称她枫莲天尊,亦有人称她为枫莲仙子。只因一身战力堪比登仙境,是诸人之首,又智慧过人,得以主持此间战事。

    “动手之时,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我等虽已请动灵界洞天祖师,须臾之后,就可封锁虚空。可说不定那一位,还会留下什么其他手段,被他走脱开去。”

    “只是师妹我看里面那位,怕是并未逃走之意。”

    素寒芳柳眉微凝,回思着方才那一刹那,与里面那任山河之间的神念交锋。一时之间,竟有些踌躇,

    那短暂的一战,都是她单方面的凌压,而后无果而为。一切意念都如石子投入渊湖,居然未惊起半点波澜。

    不知那人,到底是强,还是弱。只知对面,那洞府之内那位,确实已是跌落到了合道之境。

    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使她胸内隐约有些心惊肉跳,却不明显。难道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此处洞府,是何人所居?幻法能将一位归元修士都瞒过,阵禁也极其严密。我观此地洞府主人,很是不凡。”

    “是一位名唤血伤天君的魔道修士。”

    答话之人,却非是出身雪阳宫,而是一位名唤云诏的大乘天尊。出身劫含山盟的点星舫,一方面是为雪阳宫诸人向导引路,一方面也是随同监视,掌控局面。

    不使雪阳宫势力,在劫含山盟的范围之内,做出什么过份之事。

    “惭愧,劫含山足有七百万里方圆,魔修无数,哪怕我等劫含诸宗全力以赴,也清理不过来。只因这位血伤天君,一向还算老实。修习的虽是魔道法门,可行事还算是有些分寸。所以我劫含山盟,并未多做理会。不过看这情形,这位血伤天君的洞府,怕是已被人夺取,本人也不知是死是活。云诏实不知这山谷之内的洞府,到底是何人所有。”

    “归元天君?”

    枫莲天尊若有所思,而后冷笑。能够强行夺取一位归元天君的洞府,那就必是大乘以上无疑,可那又如何?

    就凭这里,聚集的七位大乘天尊,就已足可碾压,四艘七阶雪阳融天极禁神舟、每一艘,亦相当着两到三位大乘战力

    再未迟疑,枫莲天尊已经挥手示意:“无需担忧,观这山谷之内的灵潮反应,生人绝不超三位。直接动手吧,迟则生变。灵界洞天那位手段通天,法力强绝寰宇,不可让他有应变之言。”

    素寒芳蹙了蹙眉,他们口中的那一位,自然是指无明。只因担忧被其感应,不敢道出那位的姓名。

    确实,时间拖延过久,难保无明还会有方法,助任山河脱困。且她更知,枫莲天尊还有一层担忧,不愿其他诸宗插手,只欲由雪阳宫一家。将所有一切,定论解决

    这也是她所愿,只是——

    “枫莲师姐,稍后若有可能,不知能否留他一条性命o“

    “留他性命?”枫莲天尊目光陡然转厉,扫向了素寒芳:“看来你还是放不下,罢了这一战,是否能留他之命,就看他是否识趣”

    云诏天尊,也讶然的打量了一眼素寒芳。这位紫阳雪仙,可不像是会心慈手软之辈。

    素寒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未再多言。也就在下一须臾,那山谷之内,就是一声闷鸣,却是四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同时发力,四道‘赤日融金神光猛地轰击在山谷禁阵之上。

    登时间天崩地裂,山摇地动,那看似严密的法禁,几乎被‘赤日融金神光,一击洞穿。

    素寒芳玉手仅握着剑,神情无比专注,意念在山谷周围徘徊扫荡,使此处天上地下,在她意念之内都无所遁形。

    自从方才的那一次神念交锋,她就再未能感应到任山河的方位,却有着十足自信,只要那家伙,现出了形迹,那就绝然逃不出她的神念追索感应。

    这是因知晓落在他人之手,任山河定无活命的可能,所以格外的用心。

    五艘飞舟内,搭载的三十位归元天君,与近百位合道虚实,此时已经从飞舟之上降下,分布四方开始布阵。以合围封锁此间。

    而除此处枫莲与云诏二位天尊之外,其余五位大乘天尊,都已经出手。开始按部就班的,配合那四艘‘雪阳融天极禁神舟破解轰击着谷内的禁法。

    都是久经战事,经验丰富,此时都不急不躁,步步推进,毫不贪功。不求能立时破阵,只求万无一失,不给谷内之人,半点可趁之机。

    素寒芳意念仍在扩展感应,心神却是微松,紧绷的神念,略略放心了些许。

    大约是不会出什么问题,几位大乘境师叔,有三位是出身雪阳宫。事关雪阳宫清誉,绝不会疏忽大意。至于其余几位,亦是来自雪阳宫的附庸宗派,同样是谨小慎微。

    对方无论是有什么样的谋划,应该都能够应付。自己的不祥之感,果然只是自己的错觉。

    可就在须臾之后,素寒芳却不禁愣神,一声近似疯狂的大笑,从这谷内传来。

    “就凭尔等,便来追杀我家平等王圣子?真是不知死活“

    随声而起的,却是一大片的黑雾,由内而外的弥漫。顷刻间就已远飘百里,将大地天空尽皆覆盖,使人肉眼难见,遍体生寒。

    “这是,黑死尸雾?”

    枫莲的柳眉微挑,而后随手就将一盏宫灯,抛入到了那黑雾之中。内中烛火燃烧,放出无量光明。

    将所有雾中之雾,照得无所遁形。而后就只见那任山河的身影,不知何时已到了山谷之外,脚踏着血色巨剑,长身而立,身后是那位名叫苏云坠的女奴,而周围则是四尊高大的金属傀儡。眼中都是红光闪烁,紧紧护在任山河的周围。

    “任山河”

    素寒芳的目光微凝,剑意气机,顿时都在这顷刻间。拔升到了极致可就她刚欲出手的刹那,又神情微凛,看向了任山河身前百丈处。

    那是一个无比年轻的道人,赫然也是大乘之境。尽管以她修为,还看不出此人的骨龄。却知这一位的年纪,必定不超过一千之寿。

    而更使人错愕的,却是这道人身前,一字摆开的十二尊黑色棺椁。

    八阶尸将与八阶尸王

    素寒芳目光闪过了一丝凝重,尸藏于棺,棺木也应有隐遁之能。以至于诸人方才,完全不能查知其存在。

    “是平等魔徒?”

    枫莲天尊一声冷哼,意念并不为这些煞尸所动,目光也注意到,那年轻道人眉心间的平等圣印。

    再看任山河,那眉心之间,果然也有个天平印记。只是色呈紫金,更具威压之感

    “果是魔孽这任山河,居然还真是投靠了阿鼻平等王。平等圣子,若那无珩得知,会不会气得从天仙界返回来寻无明算账?据说这任山河,乃是无珩仙尊,在这世间的唯一血脉。”

    那云诏也笑:“不过也无需忧心,就只凭这十二尊煞尸,难道这二人还能翻天不成?倒是那位魔修,倒真个是出人意料,”

    素寒芳也是不怎么在意,尸王尸将之属,都是煞尸之中的佼佼者。然而此界的大乘登仙,能修到这一境界,也无不都是出类拔萃。在金丹元神之时,都是同阶中能以一敌十,甚至敌百的存在。才能脱颖而出,证就大乘道果。

    八阶尸将,随便一位大乘修士,只需修为境界是走的正途提升,都能应付个三到五头。八阶尸王,虽是难缠了些,可以大乘修士之能,亦可将对方生生拖跨,战而胜之。

    她现在只好奇下方那位拥有诸多煞尸的大乘魔修,居然也甘愿为任山河效力。

    这样的存在,仅只一人,就可相当于一家三等宗派。难道就是那日,在倪家小天境中,真正斩杀那数位倪家天君之人?

    念头才闪过,素寒芳便又见那黑雾之中的山河天地,再一次摇动,而后无数的尸类,从泥层之内蓦然爬出等阶不一,其中却有二十余头,实力超出了六阶,行动敏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