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六章 业报因果
    冲涌入神元内的怨煞,确实不少,几乎凝为实质性的煞火。然而一旦进入这魔神本源之内,就大半都被化解,散于天地之间。

    能够存留下来的,是少而又少、

    “这是——”

    庄无道紧紧凝眉,陷入深思,微有些不解。

    ——世间这么多人因苍茫魔主而亡,也被那么多人怨恨咒骂。可为何这魔神本源内的业力,会如此之少?

    难道是因这苍茫神位,本就是阿鼻平等王造就,此刻也是那阿鼻平等王的意念,在操纵这神源之故?

    可也不对,他清晰的感觉到,这煞力业火,流向那那阿鼻平等王的,也同样是少而又少。

    不过这神源,确实是沾染不得。他此时只接触了片刻,就觉自身的念头,充满了无数凶厉恶念,甚至还有各种不堪的残暴邪淫之念。

    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把神念暂时退了回来,割裂开与神源的联系。而后又把剑灵意念,唤出来询问。

    洛轻云闻言,却失声而笑:“你莫要觉得,这些信徒的杀人放火,还有血祭魔灾,也会与魔主的业力恶障与因果恶报划上等号,这都是你那些魔主眷属,信徒所为,与你这个魔主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剑主你在教唆。除非是在你教义之内,本就有这样的内容。剑主需知,在天道看来,这些杀孽魔灾,也是天道循环的一部分。苍茫魔主与信徒本身,也在自然演化之内,并未超脱。在人道看来,天地有阴阳之分,人族之内亦有善恶之别,有光就有暗,缺一不可,本就不会有所偏向。修士长生,夺天地元气,掌握强横灭世之力,这可能会危害人道。魔修屠戮人族,四处杀戮,可对人族的威胁,也未必就比那些正道修士大上多少。相反正魔二道之间的冲突,还能使这天地少些负担。所以魔神之道,亦是人道中的一部分。某种程度上而言,魔道诸部,也是在助天道人道,维护这天地秩序,”

    说到此处,洛轻云又上指天空,下指大地:“再若因这些信徒所为,就要背负责任,承受业火与天道之惩,那么这世间,这天上地下的神主魔神,都早该陨灭了才是。”

    庄无道双眼微眯,他早知怨煞恶报,与业火孽力之间的区别。

    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刍狗是什么?是世人祭祀之时用草扎成的狗。是说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生自灭。

    这天道人道,都是如此,不可能关注一些人的性命生死。只有当可能损及天道人道的根基存在,才会有所反应。

    所以魔修杀戮,除非是太过分,否则很少会惹动这天人二道震怒。只会有怨煞缠身,因果恶报。只有那些触动了天人二道存在循环之人,才会有业火孽力,才会遭来天道之劫。

    修士炼成金丹元神,开启长生之门,就是因触怒了天道而致。

    本该早些想到就是,这魔神之类,也是这世间的一部分——

    而紧接着,就又听洛轻云道:“且魔神与神主,也有着本质的区别。若说维持神主本质的,是,是善念祈愿。那么魔神依靠的,则是众生之‘畏恶念憎恨。剑主方才是否有感觉,魔主的神力,并非是来自于那些虔诚信徒,或者那些供奉祭祀于你的魔徒,而是其他?神主需依靠愿力,魔神却迥然而异。”

    “畏?”

    心念之中,有如洪钟敲响。庄无道的双眸微张,已经现出了醒悟之色,对于这魔神的力量源头,已经有了初步认知。

    他方才确实是感应到了,那些虔诚信徒与座下魔徒提供的意念力量,远不及从众生那里收获的信念神力。

    这星玄界内,已经有十二个大国,亿万人等知晓苍茫魔主之名,其中有绝大部分人,并不是苍茫魔主的信徒,只是深信着他的存在,更‘畏惧,于他。

    这才是苍茫魔主,真正的力量来源只要还有人畏惧于己,传播己名,这位苍茫魔神,就会永存于世,

    无需被人祭拜,也无需被人供奉香火,

    庄无道也在这瞬息之间,对那些魔神维持神威的手段,彻底了然。魔主损耗神力,宁愿亏本,也要扶持那些血祭供奉的魔徒,这并非是因宠爱回馈。而只是为借助这些人,散布混乱杀戮,在人世间传播恶名。

    “其实剑主不提,云儿也正想跟剑主提及此事。我观这神源等级,已经是灵阶神位,神力与那灵魔灵仙等同。显然这苍茫魔主的信徒,并不只在这星玄一界。那位阿鼻平等王,似有将自身神位信徒,完全转嫁之意。如今这神源已与剑主意念相融,已经不可放任不管,否则必有奇祸。”

    庄无道眉头微挑,眼神凝重:“奇祸,是何等样的奇祸?”

    “会有许多恶果,就说轻的,剑主当知,神因万民信念而聚,也易为万民之意裹挟。一旦信徒过多,神力的来源过大,而剑主本身并无与之匹配的意志,则本身道心,必会被的魔神之位冲垮染化。再说重的,若苍茫魔主的神位等阶,到了第四层真阶,一旦信徒忽然大幅度的减少,苍茫魔主的神位陨落,也会连累自身,沦落到覆亡之境。更不用说,神力扩张,那种种恩怨因果,甚至与天仙界仙佛势力之间的冲突,都不能由剑主控制。”

    剑灵说到此处,又是一顿:“我知剑主,不屑以众生万民之性命为食粮,其实本心之内,也厌恶那些恶行累累,以魔主之名,造就无数杀戮恶孽的信徒魔修。不过正因此故,剑主才需及时接手,在神力还未到剑主还无法控制之前,修改自身的教义,将信徒导回正轨。且魔神之类,也并非不能行善积德,积累天功。”

    “嗯?”庄无道不禁失笑:“行善积德?”

    他只求这魔神神位,不连累自己就已愿足。还行善积德?积累天功o一位万恶的魔神,岂非笑话?

    “并非是恩惠万民,而是有功于天地及人道。”

    剑灵也笑,透着自信之意:“就如大人教训孩,教导他们不可去做什么。可有时单纯的劝导无用,就需配合威吓责打,使之生畏。日后想要做什么坏事,就要三思而后行。就如修士到达灵仙阶位,都会有对应的魔劫,就是诸天魔主,配合天道,压制仙道修者。自然,这种路子,许多魔神都曾想到过,只是二劫以来,从无哪位能够办到,被万民意念所挟,很难保持住清明之心。倒是那些神明,很有几位,将畏,之力,结合得极好,这几位,也都凭此踏入过半步混元之境。要知恶念比那善念,更难抵抗。所以邪不胜正,魔神之中,除了元始魔主之外,从未有人将神力提升到混元之境。”

    庄无道不禁陷入了凝思,而后苦笑道:“我再仔细思量一番。”

    虽是如此说着,庄无道却已明白,这魔神神源,自己其实已别无选择,是必须接手不可。

    “随剑主心意便是,不过此事宜早不宜迟。”剑灵并无纠缠之意:“其实若能掌握住这股力量,对于剑主现在的处境,也有些好处,只是日后,剑主想要回归离尘,怕是要大费周章。”

    庄无道只觉无比头疼,数个时辰之后,仍难决断。又想起了玄窍内住着的那位仙君残魂,之前还曾答应过,再与这位详谈一次。

    庄无道便又把心念,再次沉入到重明天殇的玄窍之内。然而当他仔细感应时,才知这一位,已经在死卵之内,陷入到了沉睡状态,对庄无道的到来,毫无反应。

    庄无道只依稀能觉,这仙君阶重明鸟的残魂,似乎在经历什么变化。可变化为何,是好是坏,却无法明晰。

    随后庄无道,也再不分心,只一心从这混沌五行阵中,吸取灵力,恢复自己的肉身霸体。

    他带到这身躯的玄血,虽然未能使这具肉身,立时就恢复到以前的层次。然而有原本的七阶不破金身为基础,加上这二十余日的同化改造,等于是早就打造好了一个宽阔的水湖,只等湖水灌入就可。

    而这雷火元胎,尽管是倾向于雷火二法,可体质强度,却还是远超他原本的肉身。加上后天正逆五行道体,此时同化身躯之后,不破金身的极限,居然又有进展。

    到了第八日,庄无道就已再次突破了第七阶的不破金身。而到第九日,当水池之内只剩最后一层黑白灵液,被庄无道吞噬吸收近十成之后。庄无道肉体之强横,已经完全不不逊色于夺舍之前,到达了第七阶不破金身初期的顶峰。

    后面还颇有不少余量,可惜是能恢复肉身的灵物已经不足,时间也已不够。否则庄无道极限,应该能到第七阶不破金身的后期

    而这几日山谷之外,已经有好几批修士,前来此处查探,其中甚至出现了归元修士。好在不死道人法力过人,并未被查知异样。

    庄无道也从这几人谈话中得知,此时在追寻他踪迹的,已不止是劫含山盟,还包括了周围几十家宗门,百余万的元神境修士。不止是封锁了劫含山的出入口,更在倪家附近数十万里地,布下了天罗地网。

    庄无道并不在意,他选择先恢复肉身,就是不愿强闯劫含山的五个出口。而是准备从那遍布雷爆的雷刹红海离开,从这里通过,绝不愁被人堵截,不过却需要无比强横的肉身,才能保万无一失。

    其实走虚空海,要更容易得多。只是那些灵界洞天的仙人,虽不能于涉星玄界内,可在太虚海中出手,却绝不会客气。

    而就在庄无道,接近收功之际,忽而心生警兆,以重明观世瞳,远观洞外。

    知晓有了麻烦,此时正有两位大乘修士,已经到了山谷之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