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五章 初探神源
    庄无道有些迟疑,将这素寒芳直接斩于剑下,他都不会有什么犹豫。然而将此女作为鼎炉,使之由道入魔,是否太过分?

    他非正人君子,却也不屑于用这样的龌蹉手段,对付这么一个心思纯净的女孩。

    可随即庄无道就想起了一事,那是任山河记忆之中看到的一段画面。在任山河因情而伤,初步发现体内他化魔种的阶段,曾经独身从赤神宗逃离,近乎疯狂的赶往南方山海集,想要再见到符冰颜求证。

    那时却在山海集外遭遇素寒芳的阻拦,双方大战连续十日十夜。素寒芳实力胜过任山河一筹,并未下杀手,可却死死阻拦住了任山河,使之不能与符冰颜见面。

    这也是任山河,彻底沉沦的关键,本就心灰意冷,愤怒不甘,也不敢置信,急于求证。时间拖得越久,任山河心境就越是焦虑不安,心境摇动,终究还是为他化魔种所趁,彻底沉沦入魔。

    若说那元始魔宗圣子皇玄夜,是布局者,幕后的黑手,符冰颜是一切阴谋的执行者,是皇玄夜谋害任山河的媒介。那么这素寒芳,就是将任山河,亲手推下深渊之人。

    那位紫阳雪仙能修成紫阳神极剑,性情是定然阳光纯净,心境内容不得半点污垢。可要说素寒芳,对此事的前因后果,一点都不知情,那是绝不可能。与任山河大战十日,这位‘紫阳雪仙绝不可能对自己师姐毫无怀疑,也多半能猜到一点真相。

    既然是出身雪阳宫,身为雪阳宫仅有的几位秘传苗裔,对于宗门及元始魔宗之间的龌蹉半点不知情,未免也说不过去。

    这素寒芳,也不是不信任山河之言,而是不愿去相信

    思及此处,庄无道就是一笑,将那迟疑之意压了下来:“无需如此,我要胜此女不难只需她还没超出我两个境界,当非我敌。任山河之事,最好尽早了结,布局越早越好”

    身周两大法域同时张开,这小小窟室之内,顿时化为混沌阴阳世界,无数的剑气,排列在庄无道的身周。此外还包含无量雷霆火光,一只小小的重明鸟显化而出,落在庄无道的手心之内。

    佛门涅盘经有云,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素寒芳既然已经种下了因,那就需承受这业果。

    就如他庄无道,杀人如麻,日后同样也要承受业报。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而已。

    “这是,法域?”

    秦锋的瞳孔微凝,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无道。知晓这不但是法域,而且是两大法域同存。

    其中之一,必是重明法域,另一个,当是一种剑域无疑

    足足半晌之后,秦锋才镇静了下来:“原来如此,怪不得如今,无道你如今还只是合道之境,只怕不止是神通玄术之因?身具两大法域,修为提升,自然也极是艰难。双域叠加,那素寒芳,果然未必是你对手。布局之事,我会尽早安排妥当。不过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待你归元境之后,再与素寒芳交手。两大法域同时施展,我看你的法力,也未必能撑得住损耗。还有那‘元始狩魔经这门功法缺陷甚多,未必就能使紫阳雪仙心动,也会被瞧出破绽。我需请无明上仙,将这门功决推演完善一番之后,再做布置。不过打击素寒芳道心,倒不妨由现在开始。”

    轻声一笑,秦锋的愁容尽去,凝冷的面色,也舒展开来:“当务之急,还是先助你摆脱重围,有小湖的窥天照影环,三十万里内方圆,劫含山盟的一应动静,都可观照。不过,我还是担心无道你,要少造杀孽,减轻日后的业报,就不能有丝毫心慈手软。”

    “不劳忧心”

    庄无道语音淡淡的应付,深知秦锋之意。对敌之时,他若因对方同为正道而手软,就只会使对手以为他庄无道可欺。反而会激起更多修士,前赴后继,与他为敌。

    只有手段强硬,以杀止杀,杀到天下间的散修与宗派,再不敢与他为敌。杀到那十二正教,不敢正视于他,不愿再因他而有所损伤,才能真正减少杀戮。

    毕竟此时他身上,虽有十颗功德青泥在身,可也禁不起太多消耗,

    “你明白就好”

    想起庄无道,削平天一的手段,秦锋眸中透出了笑容,却依然还是忍不住提醒:“即便无道你如今修成两大法域,也绝不可轻忽。你如今身有三险,随时都能令你满盘接输。一为正道追击袭杀,二为他化魔种之染,可能使你真正入魔,三为杀戮太盛,业报缠身,甚至动摇道心。总之,千万保重””

    ※※※※

    与秦锋的交流结束已有一刻,太虚子境内的两个身影,也早就消失不间。庄无道则定立坐在水池之中,若有所思

    他如今面临的面临的凶险,可远不止是秦锋所言的这些。还是那位阿鼻平等王,也同样在等他犯错之时,

    说是内忧外患,也绝不为过。

    心念微动,庄无道的一丝神识,开始沉入到那魔神神源之内。而后无数的杂音,开始从神源之内,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信徒乞求苍茫魔主,愿以信徒此身性命为祭,换那人不得好死”

    “——上禀苍茫魔主,信徒烈海,愿以这千人精血,换得魔主恩典尚飨”

    “苍茫魔天,无极平等,以吾之血,有请上神临身”

    “愿以此生,供奉魔主,只求来生,不受人欺”

    庄无道只觉脑海之中,一阵发昏,不过这些声音中,有祈祷的,有请神临身的。不过除此之外,也有咒骂的,也有只是提及‘苍茫魔主,几字的。相较而言,倒是后者居多。

    每当提及‘苍茫魔主,四字,他就能知晓这四字前后的几句对话。

    “该死的苍茫神主,可恶!这位魔头,又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又是苍茫魔眷么?苍茫魔主的信徒,这已是本月第十七起了,我宗已死伤三百余人——”

    “血祭,怎么又是血祭?我看这苍茫魔主,必是出自魔渊无疑——”

    “正道无能,四十年都不能禁绝,使这苍茫魔主之名传播天下。”

    “莫非这一界,又要再增一苍茫神教不成?”

    “——我观这苍茫魔主教义,与阿鼻平等王几乎相同——”

    “那阿鼻平等王,就能够容得这苍茫魔主放肆o“

    庄无道头疼欲裂,只觉无数的血煞怨气,还有那愿力恶念,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冲入到这神源之内。

    只觉自己神念,似乎稍微沾染接触,就开始变得虚弱无力,被其污染。需要极其强横的心志毅力,才能将之镇压下去,摆脱斩却几无可能。

    心中也忽然明悟,这大约就是所谓的‘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被千万人憎恨指责,怨力凝聚。意志稍弱一些的,自然是难以存活。

    不过那魔神神源,却丝毫都不受影像,反而在不断的壮大着,并在一股莫名伟力操纵之下,将一部分力量反馈而回,返回到那些信徒手中。

    庄无道不用想都知,这必定是阿鼻平等王的手笔,依然在助他操控神源,操纵着愿力的回馈,维持着苍茫魔主的神位。

    这魔神神源此时,就像是一个交易的平台。不但在操纵着愿力,更将各种被当成祭品的灵珍,来回倒腾,然而从中收取差价。也亏得是操纵这神源的乃是阿鼻平等王,法力强横,可沟通诸界,轻易的破开虚空。换成是‘苍茫魔主,本身,绝无此等能耐。

    不过出乎意料的,这神源之外凝聚的业障孽火,怨力煞恶,并不算多。甚至还没有在天一界,庄无道横扫一界诸宗之时积累的六道业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