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四章 元始狩魔
    “说说看,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庄无道眼露好奇之色,他原本只想知自己与不死二人如今的境况与形势。然而秦锋带给他的消息,却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

    “说来我也奇怪,符冰颜乃正道弟子,如何会与魔门勾结,为那皇玄夜所用?”

    在任山河的记忆里,也是完全不知缘由。只猜测符冰颜,是被人逼迫。

    庄无道毕竟不是任山河本人,有许多私密的记忆,并未得到。

    而尽管这些隐秘之事,可能帮助不大。可若能知更多的根底,日后也可更方便布局。

    “其实在一千年到三千年前左右,雪阳宫曾有几段时日,实力极其虚弱。而雪阳宫的山门所在,刚好是与元始魔宗毗邻。然而哪怕是雪阳宫,实力最为孱弱之时,也能抵御住元始魔宗侵袭,至今屹立不倒。无道你可知缘由为何?

    不等庄无道猜测,秦锋就嘿然一笑,带着讥哂之意:“有传言说雪阳宫曾向元始魔宗暗中输诚求和,以避覆亡之灾。又有传言,是元始魔宗有意扶植雪阳宫,作为元始魔宗与正道诸宗之间的屏障。雪阳宫覆灭,对元始魔宗而言,并不算是好事。一旦毗邻的宗门,换成是赤神宗与星始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日子可未必好过。“

    星始宗,亦是星玄界十二家一等大宗之一,声势之盛,仅逊赤神。便连元始魔宗,也要弱了几筹,

    这一界中,魔道之所以能与正教抗衡,九玄魔界可谓居功至伟。

    庄无道闻言,不禁陷入沉思:“这么说来,雪阳宫与元始魔宗,还真有勾结的理由o”

    “只是传言而已,捕风捉影之事,无凭无据,当不得真。赤神宗多半也曾在暗中刺探过,可却无丝毫线索。”

    秦锋微摇着头:“我这里还另有一个传言,传说雪阳宫三百年前,只有两位灵仙境坐镇星玄洞天。那时雪阳宫也曾被元始魔宗逼迫威胁,被迫将门下的女弟子,当成侍妾送于元始魔宗的重要人物,以供其修行魔功。后来雪阳宫渐渐势强,才又将这女子讨回,改名换姓一番,又是雪阳宫的苗裔弟子之一。”

    庄无道双眼微睁,目透不可思议之色:“这雪阳宫,居然还做出这等事?”

    只觉是匪夷所思,雪阳宫真若这么做了,那就是自绝于正道修界。

    “说了是传言,且以雪阳宫的手段,又岂会轻易被人拿住把柄?只是弟子外出,不小心被元始魔宗掳掠抢走而已,可不是他们自家奉送。与元始魔宗也只是眉目传情,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秦锋意味深长的笑着:“我听说那符冰颜,在雪阳宫内极受长辈宠爱。可也有人说,这不仅仅只是宠爱而已,很可能还包含愧疚。”

    庄无道心中不禁暗忖,那符冰颜有这样的师门,怪不得任山河,会认为此女是被胁迫,

    “可为何无明上仙不曾有片语交代?二十年前任山河言自己是受他化魔种污染时,为何就无人相信?”

    出入星玄界的秦锋都能查到,想必能够知晓雪阳宫龌蹉的,也不在少数。

    “这九年时间,亏得是无明上仙相助,我在这星玄界,才有了初步遍及此界的耳目。我估计他不是不想说,而是要我们自己查探出来,自己判断真假。”

    秦锋沉思着道:“至于任山河,只怕也不是别人不信,而是不愿相信。关键是他化魔种,任山河与无明都拿不出证据。”

    庄无道默然,可见赤神宗的局面,也不是很安稳。不愿相信,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落井下石。

    思忖了良久,庄无道就懒得再想,这些恩怨情仇,其实不理也罢:“既然无明已助你布下耳目,那么大哥可已想好,我现在该如何着手?”

    他一向把秦锋当做智囊,而且信任有加。似这种算计他人之事,庄无道懒得费什么脑筋,直接交给秦锋就可。

    秦锋也未推拒,不过语气却含考校之意:“这就得看,无道你是准备先动哪一位,是元始魔宗的皇玄夜,还是雪阳宫的符冰颜?”

    庄无道楞了一楞,而后轻哼了哼。他其实对星玄界只有个大致的了解,极其粗略,这两家门下的细节,其实并不清楚。

    不过此时却不假思索,就已开口道:“自然是雪阳宫,符冰颜”

    “果不愧是我的兄弟”

    秦锋哑然失笑,而后微一拂袖,那镜面之上,就出现一片片的文字画面:“不过,雪阳宫有灵仙三位,登仙境大天尊十二位,大乘天尊八十七人。归元境以下,弟子达三百余万,有附庸的二等宗门七家。虽是在十二正教中垫底,可对于无道你而言,却依然是庞然大物。想要动摇,何其难矣”

    这话说的让人莫名其妙,庄无道却闻弦歌而知雅意:“你的意思,是我要动符冰颜,那就是与整个雪阳宫为敌?

    之前秦锋说雪阳宫与元始魔宗之间的纠葛,想必就是为此铺垫。既然雪阳宫上层,都对符冰颜心存愧疚。而此时的符冰颜一身,更是隐藏着雪阳宫的要害秘辛。

    那么这家一等大教,也是断然不可能,容他对符冰颜下手。

    那么换成元始魔宗的皇玄夜如何?庄无道又摇头否定,皇玄夜是元始魔宗的圣子,又是这万年之中,元始魔宗最出色的弟子。

    如今的元始魔宗,不但是魔道魁首,实力更超出雪阳宫数倍。

    那时他面临的困难,只会更在符冰颜之上。对元始魔宗下手,就是掀起了整个魔道的内斗,元始魔宗有足够的理由,号召整个魔道对他剿灭。

    终究他庄无道,对与整个魔道而已,还是个外人,并不能取信于那些魔道大能。在对付元始魔宗之前,自己需先拿个‘人头状,再说。

    这二人,都极难下手,怪不得无明那般头疼。

    不再多言,庄无道紧盯着秦锋,相信自己这兄长定有办法。

    秦锋无奈道:“我暂时也无法可想,你如今只合道修为。对付雪阳宫,最多也只能敲敲边鼓。斩杀一些雪阳宫的内外门弟子,再拿那些附庸雪阳宫的宗门出一出气,其实不能伤那雪阳宫根本。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升你如今的修为境界,哪怕只有归元之境,我亦能使无道你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庄无道眉头微挑,而后回思着道;“我记得那雪阳宫,也不是没有弱点?应当是那雪阳宫的紫阳仙子素寒芳。你说的以牙还牙,莫非是要我也在她身上,也种下魔种?”

    “有何不可?”

    秦锋一笑,再一拂袖,镜中就出现了一个女子身影。气质清高冷艳,容貌绝世倾城。

    “紫阳雪仙素寒芳,道门十小仙师之一,排位第三在任山河之上,归元境后期。是雪阳宫这几百年中,最被看好的后辈,以一品无上剑诀紫阳神极剑为修行根基。被认为是雪阳宫万年才出一位的天纵之资,也是未来支撑雪阳宫六千年内的支柱栋梁。可惜的是,这位如今却是雪阳宫唯一。若是这位出了什么事情,雪阳宫一千年内,只怕都拿不出合适的替代。此宗登仙境大天尊,如今虽有十余位,大乘七十余人,可修行有一品功决者,却是一个也无。两三千年内,若没有能与无明这一层级抗衡的人物,雪阳宫的形势,不会比三百年前更强。据我打探,雪阳宫的梦灵上仙,最多还能在灵界洞天,呆上两三千年而已。而无明,此界中还可滞留五千年时光。”

    “就如我当初之于离尘?”

    似无明那般等级的强人,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灵仙就能抗衡。而若没了素寒芳,雪阳宫内部的矛盾重重,只怕也不逊色于当初的离尘,

    庄无道目光又闪了闪:“只是以我看来,此女几乎无懈可击”

    心性清高,冰清玉洁,不滞于物,不殆于心。此女未来成就,实在难以限量,想要以道心种魔法,对付这等样的女子,他庄无道简直就是在找死。

    这一位,可绝不似任山河那般无能

    “然而问题,就是出在此女的心性,太过于纯净。与任山河,其实极其相似,甚至更超越前者之上,眼里容不得半点污垢,”

    秦锋的笑容,异常的邪异:“可迫于现实,此女却又不得不妥协。许多事情,只能视而不见,似倪家那样的所作所为,这位紫阳雪仙,其实是看不惯的。只是也知宗门重负,只能当做不知。雪阳宫之人,也知其性情,故意不令她接触这些龌蹉之事。无道你应知,能够修成紫阳神极剑的,都是何等样的人物?”

    庄无道已经明白过来,秦锋的意思,是要从这点着手么?可又该如何着力,而后就听秦锋笑道:“我还记得以前,你曾提及一门极其特异的功法,名唤‘元始狩魔经,?“

    庄无道心神微震,秦锋的言语,就如一道亮光,破入到他脑海之内。

    “你之意,是要诱使素寒芳修行此功?然而有紫阳神极剑,她又何需外假他求?”

    ‘元始狩魔经,这门功决,乃是他早年得到的一本功决。亦是至阳至刚之法,可以依靠吞噬魔类精元,以提升自身修为。

    若不论这功法的隐患,‘元始狩魔经,的性质,倒是能与紫阳神极剑,极其的匹配契合,只需稍加改进,本身亦可入一品。能够将紫阳神极剑的威能,提升到难以想象的层次。

    然而修行此功越久,心念就越需纯净,一旦镇压不住魔煞反噬,就是坐定了入魔之局。

    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治其身若能够成功,他当可凭他化魔种,一步就取得,踏入灵仙境的积累。

    然而,又怎样诱使素寒芳上当?

    “这就是为何,我要等你到归元大乘境时,才开始布局之因。”

    秦锋冷笑:“只需你能胜她几次,动摇她的心念信心,逼得她不假求外力都不得便可。‘元始狩魔经,对紫阳神极剑的加持效果,我不信她不心动。”

    庄无道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秦锋应当还不知自己,已经完成两大法域之事。他如今虽为合道,可那素寒芳,却也未必是自己对手。

    然而真要对此女下手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