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一章 二重法域
    而另一位修罗血尊任糜,亦是出身正道宗门,五千年前掀起的魔劫,声势虽不如月乘魔尊,可亦使诸宗死伤狼藉

    而如今这一位,还好端端的,呆在那昙誓魔天之内,手中血债累累,却偏使正道诸宗无可奈何。是当世之中,唯一能与那赤神宗无明上仙抗衡的人物。

    说来这任山河的身世出身,还有之后由道入魔的过程,与这二人都有些相似。本身是雷火元胎,天资也不弱于这两位。

    似等样人,由道入魔,体内正道真元转化,成就往往极高。最后给予正道的伤害,也往往是沉重无比。其实星玄界这百万年来,也不止是月乘与任糜两位。只是因年代久远,素寒芳未曾提及而已。

    阮道罡陷入沉思,知晓这素寒芳之意,是指这两位魔头殷鉴不远。这位任山河,未来很可能也如这两位一般,给予正道重创

    那个时候,就是整个星玄世界的灾劫,劫含山盟亦难独善其身。

    可此时的任山河,也不过就只是一个元气大衰合道境而已。入魔之后,连那‘重明天殇,之术,都没可能保得住

    这样的人物,有必要如此重视?

    是畏惧任山河本身,还是此人背后的无明。

    “诸位又可知,象山道清恒大天尊,我雪阳宫贞阳大天尊,洗心寺玄释大法主,乾天宫龙无大天尊,都正在兼程赶来?那星始宗,玄天剑宗等等,亦已准备遣人过来。当世十二大教,对这魔孽的重视,要远超你等想象有道是防患于未然,为我星玄界万世安宁,还请诸位勉为其难。”

    说到此处时,语音一顿,素寒芳又朝着五人深深一礼:“素雪也知这魔头危险之至,劫含山盟欲追剿其行踪下落,必定会有不小折损,然而这一应损耗,绝不会由劫含山盟一家承担十二正教中已有七家对我雪阳宫主承诺,劫含山所有折损,我等都有波潮。”

    “自然是义不容辞”

    劫含山盟在场五人中,以莫仇的地位最高,诸位也以他为主。被诸人视线注目,莫仇沉吟了片刻,就微一颔首:“我必诏令劫含诸宗世家,全力搜索这任山河的踪迹。”

    先前之所以生出退意,是担忧最后只劫含山盟一家受累。可此时情形已不同,莫仇发现这里面的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深一些。

    若有选择,他仍不愿卷入。可如今诸大正教涉足,又有素寒芳以大义相迫,他与劫含山盟,都再无选择余地。

    ※※※※

    “在下平等王座下圣子苍茫”

    庄无道看着眼前的不死道人,看来不止是他这边心情复杂。对面的不死道人,也同样如是。只从其眼神,就可知这位的无奈,愤恨,羡嫉与不甘。

    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庄无道没怎么在意,也无需放在心上。只将那平等圣印,在额心之中显现:“不知道友姓名为何?又是哪一脉的魔修?可愿随我皈依平等王座下,效力于我?”

    只是在苏云坠面前演戏而已,苏云坠也果然是目瞪口呆,愕然看了眼庄无道,又心情忐忑的望了望不死道人。

    眼前这位大乘天尊,一身气机虽有些浮动,可一看就知是不好惹的,会不会战上一场?

    还有少宫主,是何时成了平等王座下的圣子?是那夜的血祭么?怪不得,他们二人能够一直到现在都能安然无恙

    “原来是苍茫圣子当面,”

    不死道人斜目睨了二人一眼,脸上果不出苏云坠意料的,眼露讥讽嘲色,语声满含轻视:“在下道号不死,并未尊奉任何魔神。一身自在逍遥,如今也不愿与你家魔主有什么牵扯,怕是要让道友失望了。不过,小小的一个合道真君,就赶让我不死皈依?嘿嘿道友也真正是好胆色,念在同为魔道众人,我可容你安然离开,给我滚得越远越好—

    庄无道的眼,不禁微微一眯。剧本不该是这么演的。不该是自己显出魔主圣印之后,这位不死道人就该纳头就拜,效力在他麾下么?

    日后任别人如何推演回溯,也不会寻到更多的因果。

    旋即庄无道就又明白,这是不死道人心中仍有不服,存了试探挑衅之意。哪怕是无明上仙为他眼前这位特意炼制的命牌,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也依然要激他出手,试试自己深浅。

    也对,似不死这般曾经傲凌一界的人物,原就没有那么容易降服。哪怕是已经彻底无翻身之力,也仍要试着挣扎一番。

    就是仗着这一身,被无明强行拔升起来的大乘修为?哪怕在天一界时,这不死也没敢在他面前,这般的张狂。此时修为提升,一连拔升四个境界,就有了底气了么?

    自己若是拿命牌压制,对这家伙的挑衅置之不理。日后则绝难使其心服,不但日后难以管束,不死道人更可凭此维持道心不坠。而自己若是稍稍心胸狭窄些,心境之中,也会留下一根刺,不大不小,却如梗在咽。而若不用命牌,则势必要与其一战,这也正是不死道人今日此举的目的之一。

    无论做何等样的选择,都是正落这不死道人的下怀,

    果然不愧是天一界的一代雄杰霸主,心计颇为了得。

    唇角讥讽的一挑,庄无道懒得再说话,直接一个跨步,就到了不死道人的身前,身后三对羽翼张开,同时一指点向了不死道人的眉心。

    那不死先是冷笑,浑身魔雾散开,也不知是修了何等样的魔功,身周煞力聚结出十数口死灰色刀芒,在身前乱斩,一瞬间就形成了一层厚实刀网。而其右手,则化为黑色的虚影,由实化虚,直接就往庄无道的心脏处强抓过来。

    这一抓若是被不死道人抓实,直接就可要了庄无道的性命,尽夺生机。

    然而庄无道却将这一切,都置之不理,只身周的虚空,忽然出现了变化,两重无形的域场,突然就覆盖了二人身周这数百里方圆地域。

    混元天极与重明天殇,阴阳法域与重明法域,这还是庄无道第一次施展这两门神通。而且一开始,就是将这两种法域,叠加使用。

    在这不死道人的面前,他反正也不用掩藏实力,恰好也需找个好对手,试试看自己如今的战力极限。

    只见雷光一炸,庄无道的身周,忽然狂风四起。不死道人虚化之后的右手,第一时间就被撕成了粉碎。一身修为法力,赫然被打落压制到了极点,

    还有那浑身魔息煞雾,亦都在瞬间被驱逐镇压,那十几口煞力凝聚的长刀,自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死道人的脸色苍白,发现自己此刻,非但是不能动弹分毫。便连体内的真元品质,也骤然坠入了深渊,境界从八阶大乘,被直接打回到了合道之境,

    若非是知晓,这是对方术法造成的效果。不死道人几乎就怀疑,自己是境界不稳,重新跌落回合道境界。

    而更使他难堪的是,庄无道的手指已经到了他的身前,而后就轻轻的,在他眉心一弹。

    一个须臾,就是一道看似是平等魔主的信徒法印,被打入到了他的眉心之内。同样是一个天平印记,可又略有区别,正是苍茫圣印。魔主苍茫的教义,本就与阿鼻平等王相仿,圣印也是大同小异,旁人很难区分。他想以不死道人位媒介,窥看一番这位苍茫魔主神源的根底。

    而整个过程,不死道人甚至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庄无道施为。而无能为力。

    而此时不死道人的心绪,则早已是惊涛骇浪,眼前这位施展的,毫无疑问是法域,灵仙修士才有的法域神通

    而且似乎不是一个。是两大法域,同时叠加而成

    换而言之,任何仙阶以下的修士,在庄无道面前,法力修为都将跌落整整二层境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