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三零章 魔劫之初
    阮道罡不喜这素寒芳,可对这方弄雪,也同样没什么好感。闻言之后,不禁暗骂了一声强词夺理。

    乘云若善二人,确实不算是赤神宗的门人,却都是在出自自赤神宗眼皮底下过活的宗派,一向都是看赤神宗的颜色行事,这方弄雪却就推得一于二净,

    诸宗诸教的大乘与归元修士,之所以不敢参与,也是不愿得罪无明上仙,担忧被这位迁怒。

    只怕这位上仙,也多半是动了些手脚。

    否则以任山河处境,想要从众多灵仙境的眼皮底下逃脱,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此事并无实证,谁都不能指责这位上仙什么。一旦被反咬一口,哪怕是劫含山盟,也是承受不起,

    而这位紫阳仙子,估计也是无可奈何。

    “你——”

    素寒芳为人虽是凌厉,却明显不善口舌,果然是哑然无恙,最后一声冷哼,音线清冷道:“就算那任山河逃遁,与你你赤神宗并无关系。可终究还是有失查之责,任山河由道入魔,亦是因你宗教养不当,难辞其咎。追捕这魔头,你们赤神宗,宗不能推拒”

    “我宗自是责无旁贷”

    那方弄雪虽是这般爽快的答道,目中却是隐蕴怒容,依然语气平淡道:“要我宗出人出力都可,不过此处劫含山距离我宗甚远。要调集人手,只怕略有些不方便。”

    依然是没一句实话,只一句的距离甚远,就将赤神宗的责任,剥离大半。

    在场诸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素寒芳更是柳眉倒竖,粉面生威。手紧紧握着剑,眼神复杂道:“由贵宗之人出手,还能留他一条性命,换成旁人,只怕不会给他活路。”

    那方弄雪微觉意外,仔细看了素寒芳一眼,而后冷哂:“难得素仙子,还有怜悯仁慈之心。然而任山河当初入魔的缘由,仙子当真不知?敢说问心无愧?此时说这些,又有何益?任山河生死,不劳仙子挂心”

    素寒芳杏目圆睁,冷冷的注目方弄雪,视线如刮骨钢刀。手按照剑,似乎就可拔剑而出,斩下方弄雪的人头。

    这小天境内的气氛,愈发的凝冷,可温度却在逐渐的升温,附近的那些药架,更是无火自焚。这是素寒芳的功法所致,雪阳宫一脉虽多为女子,可门内最出色的,却是阳性功法。素寒芳修行的紫阳神极剑,就是其中一脉,是高达一品的无上剑决。

    不过阮道罡却不担心二人会动手,素寒芳修为是诸人之中最弱,只有归元境后期。可一身修为实力,在诸人中却是稳据上游。哪怕在场几人中修为最高的莫仇,也未必就能压得下这位‘紫阳雪仙,的气势锋芒。

    然而即便是这位‘紫阳雪仙也不敢轻易对方弄雪怎么样。赤神宗隐为天下第一大教,那位无明上仙,最近更对雪阳宫含恨不已。

    一旦被那位找到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发难自是理所当然之事。能修成紫阳神极剑之人,莫不禀性高洁,脾性酷烈如火。然而也不可能真就不顾一切,往死里去得罪赤神。

    不过他也心有不满,毫无为这二位解围之意,明明是这这两家的事情,却偏偏将劫含山盟扯进其中。一位是欲脱身事外,另一位却是欲逼着劫含山盟,空耗物力人力。

    最后还是莫仇开口,主动询问阮道罡道:“你可去了那血祭之地看了?有何所得?”

    “手段残酷,居然将乘云真君化为魔烛,燃烧一日一夜,惨无人道。晚辈真不敢信,做出此等事的,会是任山河

    阮道罡面色微肃,对于这位大天尊,他却是极其尊敬:“此人当已入魔无疑,不过毕竟是时隔一日,更多的就看不出来。只能知血祭之地留有平等圣印,此人血祭的祭主,当是阿鼻平等魔主无疑,且这位魔主,对其应该是极其爱宠,此物还有一点,当时现场似有一些关键,已被人为抹去。晚辈只稍作衍算,就觉道基大动,承受不住。”

    他之所以被招请过来,参与这追捕任山河之事,就是因灵觉敏锐,自身又精通术算之道。

    不过这术算之法,缺了固然是不可,可要想凭此道做成什么事情,也是休想。自己会,别人一样也会。

    除非是天赋异禀,特别的高超的那种,他阮道罡明显算不上。

    “果不愧是‘算苍穹,阮天尊,你可能不知,那位任山河,如今已是平等圣子。当日也那位阿鼻平等王借血祭之力降临,亲自出手,使当时几位意图阻拦的上仙重创——”

    阮道罡静静听着,心中才觉恍然,怪不得这次追捕,那些个灵界洞天上仙,都未有丝毫的声息。以三大一等大宗联手之势,居然也完全捕捉不到这任山河所在。

    那位即已是平等圣子,那么所有事关任山河的争斗,就只能降到灵仙界之下的层面。

    他们若能将任山河捕杀,那平等王与魔舍离,自也是无可奈何。可若不能拿那位怎样,灵界洞天的那些位,自也同样不能对那人随意出手。

    只一瞬间,阮道罡的脑海内,就掠过了无数个念头。而莫仇此时,又拂了拂袖,指了指这天境之内:“那么你再看这里,又有何异样之处o”

    阮道罡眼神凝重,四下扫望着,而后面色再变:“这里的天机变化,皆被封锁,过往未来,亦被镇压,不能复见。却不知是出自何人手笔——”

    也是那位无明上仙么?

    “我看非是无明上仙,也非是那位阿鼻平等王与那魔舍离。”

    那莫仇摇着头,神情难看无比。他是登仙之境,虽只是初期,可当世能与之比肩者,却不过五六百位,自然能看出这小天境之内的玄虚,若是出自无明的手笔,不可能没半点命运之痕。

    可也正因如此,才是真正棘手。说明除了无明与魔舍离一脉势力之外,还另一位势力不逊色无明之人,插手此事

    “还有那倪笑及倪商倪奉三人,就是死在这小天境中,道罡你可又看出了什么?”

    此时在场诸人的注意力,都已被二人间的对话吸引。尤其是素寒芳,眼神认真,若有所思。

    “尸躯全化灰烬,应是被吸收了所有气血精元而死,身化灰灰。而且观此处,并无战斗痕迹,应该是被动手的另一方碾压。”

    阮道罡凝眉不解,三位归元天君,在任山河全盛之时,倒是容易解决。却也不可能,似这般的碾压性质,毫无反抗之里。

    且他也没听说,这位任小仙师在剑道方面有多擅长。尽管那一位,确实精研过一段时间的剑术。

    “莫兄可是怀疑,在这里动手杀害三位天君的,是另有其人o”

    “我也只能这般想。”

    莫仇手搌长须,脸色怪异:“按照我劫含山两位上仙推演的结果,那任山河虽由道入魔,可因之前重伤,曾元气大衰之故,如今最多只合道修为。而且——”

    “而且那名震天下的‘重明天殇,之术,再不可能施展,”

    道相离接过莫仇的话端,也陷入了沉思:“如此说来,此事确有几分可能。此处战斗的痕迹,分明只须臾就已了结。可那任山河修为要完全恢复旧观,至少也需数年时光不可。且此处毕竟是仙人不止,诸般法禁,哪里能有这么简单就被人破除?”

    疑心是无明,却无半点证据,也不敢道之于口。这里早有灵界上仙的意念来察看过,若有半点蛛丝马迹,早就已经向无明发难。且这几日中,无明与他那具化身,据说都在诸位上仙视线之内,根本就无能为力。

    镇压此间天机者,多半也是另有其人,而且法力不在无明之下。若是出自无明之手,早就被人推算出来。

    阮道罡也心中暗忖,难道是有人帮手不成o他也能依稀感应得,此处还有一丝妖族的气息,是灵仙级的大妖么?据说无明以前,对龙变妖森的两位妖类灵仙,曾有再造之恩。这二人出手相助,毫不使人奇怪,也无法指责。

    摇了摇头,阮道罡转而询问那倪如山道:“外面又是怎么回事,十余位合道真君,怎就全被诛灭,可曾有人目睹

    那倪如山忙欠身一礼,生恐说的不详细:“只相隔两千余里,当时我族不少人震怒,欲前来此处援手,故而窥得此间详细。有四尊八阶傀儡,似有灵智,擅操雷火,战力不详,不过却在须臾之间,将我族数十位合道真君,屠戮一空。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五个呼吸。”

    阮道罡等人,顿时面面相觑,胸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危机之感。此事扑朔迷离,水深难测,那任山河的实力,也难测度。可至少都可拥有相当于一位大乘境的战力,甚至更在其上,

    劫含山盟门下的弟子这么四下洒出去搜寻,若没寻到人影也还罢了,可一旦真寻到那人的踪迹,只怕伤亡不浅。

    再若太过卖力。甚至可能在魔舍离之外,又得罪无明以及那位不知名的妖族上仙。

    这么一想,五人就都已起了退意。总不可能为赤神宗一个孽徒,反而是劫含山盟损伤惨重。

    又想这倪家小天境,居然还藏有这般的好东西。当年劫含山宗对倪家的传承,之所以毫不动心。一是不愿坏了自己名声,二是料那倪家老祖囊中羞涩,不可能真有上等的珍宝留下,三是看不上倪家的傀儡术。

    然而此时观这小天境,那能碾压数十位合道真君的八阶傀儡且不论,光是这天境之内,几人就感应到好几件上品灵宝的气机,其中甚至可能还有着两件准仙器。

    早知如此,这倪家之物,哪里轮得到任山河来夺取?不过也未必就不是无明的布置。

    心中都隐隐有些追悔,对于追捕任山河之事,也不怎么热心。便是阮道罡,也都在想着,是否通知门人,只要虚应一番故事即可?

    那素寒芳却在此时,凤目坚执道:“不知诸位,可记得七万年的月乘魔尊与八千年前的血尊任糜?”

    在场诸位都不禁容颜微肃,这二人,无不都是赫赫有名,横行一时的魔头,他们又岂能不认得?七万年的月乘魔尊,本是大乘佛宗的一位杰出弟子,这位因族中惨变而入魔,而后短短百年之中魔功大成,在星玄界掀起一场不逊天地大劫的血腥风暴。当时有七大一等教门,都陆续毁于其手,死伤无数,甚至差点被这位打通血月之门。

    最后是整个星玄世界,正魔两家联手合力,又请下天仙界几位金仙相助,方才把这位月乘魔尊逐入魔渊之内,才将这大劫消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