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二九章 紫阳雪仙
    阮道罡赶至倪傀山城的时候,正是三月同在之日后的第二天傍晚。此时倪家小天境附近,都已被诸宗修士封锁。数千位元神修士,连同倪家的人手,将这一片地域,围得水泄不通。

    阮道罡更知此时,在这小天境附近数万里方圆,还有数百位合道甚至归元境修士,正在四处搜寻探查那人的踪迹

    知道自己到得有些晚了,阮道罡在倪家一位练虚真人引领之下,直入那小天境之内。

    大约两千丈方圆的空间之中,此时只有五六人在场,除了他阮道罡与倪家最后一位归元天君倪如山之外,其余几位,无不都是大乘天尊,甚至还有一位更是登仙之境。

    五蕴门道相离天尊,元始仙宗紫日天尊,点星舫墨飞扬天尊,赤云观莫仇大天尊。包扩他自己出身的含元宗,劫含山盟五大宗派之人,都已汇聚在此。

    这五家,都是出自劫含山附近的道门五大正教,也是星玄界内地位极高的二等宗门。二十万年来互为盟友,守望相助,便是当世那十二家第一等的大教,也不敢轻侮。而除了这几位之外,另还有两人在场。阮道罡特意看了一眼,而后心中一跳,忐忑难安。

    已有预感,此番之事,只怕难以善了。

    这二人的修为境界乃至法力,都未必能比他高超,然而其出身却着实不凡。其中一人,正是当世排位第一等的大宗,甚至已经隐为星玄魁首的赤神宗门人方弄雪,亦是大乘天尊境界,据说是秘传弟子出身,被宗门特授,能够修习离尘绝世这二门绝顶秘术。

    而另一位,却是一位女子,也是最使阮道罡在意的。面貌十六七岁的年纪,钟灵毓秀,高洁不群。执剑而立,一身气势剑意,竟凌厉到让人看一眼,都觉眼仁生疼。此时正眉关深锁,一双如寒夜般的眸子里散发出点点冷光,白净如雪的脸庞没有一丝笑意,脸色看上去就如数九寒冬。

    这形貌气质倒与阮道罡听闻的传言相仿,雪阳宫素寒芳,当世十小仙师之一。四十年前的排位,就已在这次的罪魁祸首任山河之上,位列第三。

    据说任山河修行,其实不怎么用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常有之事。能够排入十小仙师之内,是全靠那几门神通奇术还有那雷火元胎的过人天资。然而他眼前这一位,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类拔萃,卓尔不群。只一百年时间,踏入归元境后期,曾经震惊轰动了整个修界。

    其出身亦是不凡,在数万年前,雪阳宫亦是第一等的大教。曾经有衰乱过一段时间,然而实力仍在所有二等宗门之上。门内常有两到三位灵仙,坐镇于灵界洞天之内。

    尤其是最近,雪阳宫又再现崛起之势,门内强者高人辈出,仅这二百年内,就连续有两位大天尊成功渡劫,成就灵仙之境。在星玄界内,再次声势大振。

    而素寒芳,则正是雪阳宫这一代,最被看好之人。崛起迅速,又美貌绝伦,修界有好事之人,将其评为‘紫阳雪仙与星玄界另三位同样才貌过人的仙子并称。

    雪阳宫所在地域,离劫山亦有近千万里之遥。不过对于这位‘紫阳雪仙也会及时出现在此,阮道罡却是毫不意外。

    一方面这傀族倪家,也是雪阳宫的附庸势力之一;一方面是这一次攻伐倪家小天境的凶手,之所以会由道入魔,据说是与雪阳宫有不小的牵涉关联。雪阳宫会关注那任山河的动静,自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这其中的隐秘龌蹉,阮道罡都无心深究,也不是他该去理会的。

    “还请诸位天尊,为我倪家做主”

    此时那倪如山正神情悲怆伤感,朝着在场诸人深深一礼;“我倪家行的是商贾之事,这些年一向小心翼翼,谨守我劫含山盟的规矩。盟中一应索求,都不敢有违,每年的年奉孝敬,更不曾短缺分毫。不敢说是良善之家,却也是安分守己,循规蹈矩。却不意今日祸从天降,一门上下的归元合道,几乎尽被屠绝。我家老祖所遗的诸般奇珍,都被掠取一空。如此魔头,真正是丧心病狂”

    说到此处时,已然是老泪纵横,语带哀求之意:“我倪如山也知亲疏有别,知那位是出身赤神上宗,不敢说要杀人偿命,只求能追回祖宗所遗财物,能有上宗给个交代,便于愿已足”

    诸人听着,都无言语。那方弄雪也是冷冷一笑,并不搭理,只淡淡道:“任山河既已被我宗开革,就再非是我赤神门下。要我赤神宗给你交代,这该从何说起?”

    这位倪天君的挤兑之意,便是瞎子已听得出来,

    说年奉孝敬与循规蹈矩,这是提醒劫含五宗,我平日做得不差,如今遭难,正是该你等劫含山之主为倪家出力出头之时。

    然而此事方弄雪可以一推了之,身为劫含山之主的劫含山盟五宗却不能不管,那紫日天尊随后是苦声一笑,沉吟着道:“这任山河深得无明上仙看重,我观其平常理念行事,心性应当不坏才是。可由道入魔之后,下手居然如此狠毒,真是出人意料。倪兄放心,此事我等自不会就此罢休。念你家伤亡惨重,我会提请盟中,免去你们倪家千年供奉便是。千年之内,周围宗派但有犯界之举,也可上请劫含山盟仲裁。”

    那倪如山闻言,这才现出了几分轻松之意,深深一礼:“多谢天尊垂顾,然则晚辈更担心那魔头。此人对我倪家如此狠毒,如今又是在劫含山腹心之地,若任其流窜在外,我劫含山不知还会多少正教大家,会遭其毒手”

    阮道罡在旁听着,却不禁皱起了眉头。免去倪家千年供奉,紫日天尊安抚的条件,未免太宽松了。

    倪家日常循规蹈矩么?这可就未必这些年倪家暗中所为,结连雪阳宫,那些失踪不知去向的散修,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紫日这般说法,只怕多半还是在给雪阳宫一个交代,安抚这位‘紫阳雪仙,居多,

    “不错此事确使人忧,所以当务之急——”

    说话的是点星舫的墨飞扬天尊,只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已被素寒芳不客气的打断,矛头直指赤神宗:“方兄之言,似有推托责任之嫌?这任山河,是由你们赤神宗之人亲自出手拿下,又是从你们赤神宗之人手中逃脱,怎就敢说一点责任也无?”

    声如娟娟清泉,却带着无尽的寒意,冻人心扉。使这小天境内的气氛,陡然僵冷。

    那方弄雪却并未就此生怒,反而极有风度的一笑:“任山河确实是我宗几位大天尊联手拿下不错,以此举示我赤神宗大义灭亲,门下不容污垢。可之后为免嫌疑,护送囚车之人,无一是我赤神门人,有何责任可言?”

    待得他说到此处时,素寒芳却再次面色寒冽道:“明知此人危险,却仅只两位合道修士护送,似有故纵之嫌。”

    “这也怪不得我宗,当时请诸教选出护送弟子时,却不知为何,那些个天君天尊人人推拒,不愿参与。只有这乘云若善,自告奋勇,却遭此大难,实是可怜。当时谁又能料想大,会有今日魔劫之劫?”

    那方弄雪一声唏嘘之后,又目视那素寒芳道:“当时护送之人,虽只是两位合道真君。可实则灵界洞天十几位上仙,却也都有关注。便连贵宗的四位上仙,据说也是时时窥看,连这些位都无可奈何,那么我宗多遣大乘归元看护,又有何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