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二七章 倪家血案
    这小天境内除了这‘魔天神劫剑,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的好东西。九阶傀儡,就有七具。

    不过比之他的四具雷火天傀却是差了许多,一没有能够自主的器灵,二不能自我进化提升,三没有金仙之血洗练之后提升的灵性与材质。

    只论战力,雷火天傀就已胜出了一筹。除此之外,一个是需要人分出心力操纵,提供道力才能行动的死物,一个是无需人操心,有独立的意识战斗,本身也有着法力来源的生灵,二者间高下可鉴。

    除此之外,使用这些傀儡,也需要耗费庞大的材料,时时修补调整,麻烦之极。哪里似他的雷火天傀,有自我恢复完善之能?

    所以庄无道看都未看一眼,只把剩下的这些东西,还有那位倪家老祖炼制傀儡的诀要,都全数扫入到自己的山城戒内。

    他如今是同修八门法决,数门秘术,此时只嫌自己精力不够,并不愿分心太多。若非是日后雷火天傀成长,可能还要用到炼傀之法,需要他继续研究。这位倪家老祖留下的东西,他是一点兴趣也无。

    而堪堪就在庄无道,将整个小天境,都几乎横扫一空之时,外面却传来一声震吼:“尔是何人,敢窃我倪家之财

    声音雄浑,震得人一阵耳膜生疼,苏云坠只觉气机微窒,元神被这庞大意念碾压,一阵阵刺痛不已。

    而后下一瞬,就将那小天境的入口处,赫然有三个身影,从外飞空遁入,面貌各异,皆是身着淡金色的长袍。此时这三人脸上,都满蕴怒容、

    苏云坠顿时身躯一缩,感觉有些心虚,她有听说过倪家小天境之事。少宫主今日此举,确可算是窃倪家之财,对于一位正道十小仙师之一而言,不太光彩。

    “阁下何人?不知这小天境,乃是我先祖所遗?未得我家允许,便强取我族先祖遗珍,未免说不过去,有盗窃之嫌——”

    说话之位,位于三人左侧,是一位方脸男子,道貌岸然。不过当望清楚庄无道的身影之后,却不禁语气一顿,眼现惊疑之色:“你是赤神宗小仙师,任山河?为何在此?”

    庄无道并不觉意外,他在这里呆了这许久时间,本就是为等这三人到来。一应动静皆不遮掩,便是瞎子也该来了

    “今日之后,此世再无任山河,只有苍茫,苍茫真君。”

    淡淡的答了一句,庄无道也不等这三人方应过来,冰冷凶横的目光,就已回头扫望过去:“你是倪族族长,倪笑天君?身旁两位,多半是倪商倪奉两位天君?你们家老祖这些东西,我苍茫都要了,尔等可有话可说?”

    那倪笑等人的面色顿时微变,那位于最右侧处,面貌在三人中最是丑恶的倪商,却随即就是一声寒笑:“看来任天君之意,是真欲强夺我倪家之财。换成二十年前,我等自是无可奈何,可如今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是已由道入魔,赤神宗赫赫高门,居然养出你这么个魔孽”

    声音未落就已经动手,一尊八阶傀儡,突兀的显化在庄无道身上,往庄无道的头顶,强行抓下。

    那倪笑也是一声冷哂:“何需多言?将他拿下,交由赤神宗处置就是二为兄长无需留手,魔徒魔孽,人人得而诛之。我倒要问问看那赤神宗上下,此人到底是怎么逃出来,又是怎么养出来的孽障——”

    语气未落,就已戛然止住。一道赤红色剑光,忽然盘旋而起,不但将庄无道身后的那尊八阶傀儡,轻而易举的斩裂,更在瞬间,把他放出的四具七阶剑傀,也撕成了粉碎。

    倪奉才刚招出了漫天火焰,身周却忽然有数只蹁跹火蝶,落在了他的身上。不但将他一身燃起的太炎真火,完全镇压消弭。更使倪奉面色煞白一片,身躯一阵阵轻颤,眼现恐惧之色。只因此时他肌肤之外,赫然已开始了石化

    哪怕是他此刻,倾尽了所有法力,都不能使这火碟熄灭,

    “看来是不情愿了——”

    庄无道信手一招,就把‘魔天神劫剑,回收到了身侧,颇为喜爱的轻抚,这口剑最大的缺点,就是体积太大,超出常人十倍。那炼器之人也不知怎么想的,亦未能炼入卩意,之法,不能大小随心。手不能握,只有以神念驱使。

    至于眼前这三人,他浑未在意,只低声浅笑。

    “既已是动了手,那么本座也不客气,正缺人血祭剑。你三人,刚好合适。”

    右手在‘魔天神劫剑,上,又轻轻一拍。那血红剑影,顿时又飞斩而出。对面三人,此时都是惊惶失错,然而那倪笑,才刚欲闪身,退出这小天境外,那血剑就已追击。不但将他整个身躯彻底斩碎,更将其一身精血,彻底的吞噬吸收。

    而紧随其后,就是那倪商,也是一个照面,就整个人连带着手中的防身灵宝,被血红剑光整齐的剖开两半。而当血光过后,也一样是浑身枯萎,散化成了灰烬。

    剑光纵横,无比的迅捷犀利,似能无所不破,无所不斩。三大归元天君,根本就无抗手之力。

    至于最后的倪奉,此刻则已是定立在原地,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赤红剑影,在他的腰侧一扫而过。

    庄无道面上带笑,斩了这三位归元天君,却似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依然是一道法力将苏云坠裹挟,走出了小天境外,

    此时在这天境之外,早就有了一群倪家的合道真君在外等候,神念感应到天境之内的情形,又望见庄无道身影从内踏出,都是为之一阵愣神。有些是眼现惊惶恐惧之色,疯狂的遁逃,有些则是双目赤红,满面悲愤之意。

    庄无道‘嘿、的一声冷笑,也不等这些人生出动手之意。那随他走出的四尊雷火天傀,就已执剑各舞风雷,灭元剑影飞斩而出,剑光散开,覆盖百里。

    四尊雷火天傀,几乎每一具都可相当于八阶的杂血神兽,战力皆强悍绝伦,此时甚至还凌驾在他庄无道之上

    灭元剑在虚空中闪烁纵横,就有一连片的血光喷出炸开。漫天都是雷光火炎,仅仅须臾,就覆盖了这一百里方圆之地。

    苏云坠樱唇张大着,几乎无法合拢。她为这些倪家之人求情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这十七位合道真君,就在仅仅十个呼吸时光之内,被这些强横傀儡,尽数屠戮一空只余断肢零碎,血液飘洒。

    甚至还有一位,本已是仗着精湛无比的虚空法门,遁入太虚之内逃遁。却仍被一具傀儡,一手强行抓入虚空之中,将这位合道真君,在太虚之中生生的捏杀

    这四尊傀儡,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似乎仅只八阶而已,可屠戮起这些合道真君,却似轻松无比,如捏死蚂蚁一般的简单,

    此时还可见大约千余里外,本来是有更多的倪家修士,正在飞速赶来。可当遥空望见此地这恐怖之景,自家的高阶修士,都在瞬息之间被屠戮一空。这些倪家之人,又都疯狂的退后逃遁着。几乎是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又急急奔回了倪傀山城之内,可见那边一片片灵光闪耀,显是已将护城大阵启动,戒备深严。

    庄无道也没打算与这些人继续计较纠缠,正欲踩着那魔天神劫剑,飞空离去。可旁边的苏云坠,却是手抚着胸,现出恶心欲吐的神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