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二五章 倪傀山城
    这次也确实是侥幸,若非自己,恰好有着无明上仙给他遮掩身份的‘元始天魔,印记存在,这次只怕是难以幸免

    想象看若不是遇到了无明,自己在入星玄界后,也必定会是毫无防备的再向这位魔主献祭。那个时候,自己要么是彻底栽到了家,不入魔途都不可。要么是轻云剑被发现,落到那位平等王的手中——

    大意了确是轻忽大意天一修界四十年无敌于世,使他对这位魔主的警惕防备之心,消磨到几近淡薄。

    这些数百万年岁寿的存在,耐心实是强到了让人畏惧。

    面色铁青,庄无道却暂把自己所有的疑惑惊疑,都全数压下。先是一道隔空法力,将昏迷的苏云坠招到了身侧,而后携着此女转身就走,

    那魔神神源中,还有更多的奥秘,阿鼻平等王最后交代的那些言语,也让人疑惑。不过庄无道却知此刻,并非是探究这些的时候。

    此处血祭之变,被他与阿鼻平等王,故意弄得声势浩大,已然惊动四方。那些灵仙境之上的绝强存在,虽都已被平等魔主重伤驱走。然而这附近处,亦有好几个修行世家,十数位大乘天尊存在。估计最多两三刻时间,此处就会有人赶来探查,

    “少宫主——”

    苏云坠此时已渐渐苏醒了过来,眼神迷茫。可当扫望见身后,那渐渐远去的血祭残景,还有那无声哀嚎,仍在燃烧中的‘人烛,乘云真君,却又眼神微变。如纸般的脸上,益发的苍白。

    “这都是少宫主所为?少宫主果已由道入魔?为何如此?那乘云善若之罪固然该死,其他人也非无辜,可却罪不该死——”

    “你这是在教训丨本座?”

    庄无道一声冷笑,他现在心情不佳,故而语气也毫不客气:“我如今已然入魔,日后还不知会有多少杀戮之事,你若是看不下去,大可离去便是无明师兄对你甚为看重,回去之后,只需寻师兄助你洗脱嫌疑,想必仍可拜入离尘门下。”

    其实之前就可将此女留在血祭现场,不过今日那么多人都被他献祭给阿鼻魔主,独独苏云坠能留下性命,事后必定要被各方刁难责难,无法洗脱嫌疑。更不乏有心之人,会在苏云坠身上做些文章。

    此时放苏云坠回归,绝非上策,然而此时庄无道,早已经是被那位平等王给气昏了头。

    那位阿鼻平等王固然是因没法逞心如意而有所不甘,他这里也同意是气自己大意失策。

    “奴婢确实看不下去以前的少宫主,哪怕别人得罪了你,也会是付诸一笑,不会在意。绝不会下这样的毒手

    苏云坠居然是高声抗辩,眸子泛红,泪水盈眶,几乎要哭出声来:“你不是少宫主,把少宫主还给坠儿少宫主才不会这样,你怎么就真的入了魔?”

    庄无道一阵无语,不过胸中暴戾怒火,竟也为之消散了几分,只淡淡道:“我已经说了,你若看不下去,可离我而去。”

    放苏云坠立时离去是不可能,不过日后却可想办法,让她换个身份,由无明来庇护照拂。

    身为任山河最后也最忠心的女侍,‘苏云坠,这个身份,几无可能从这场风暴中脱身。

    那苏云坠却猛力摇头,语声斩钉截铁道:“我才不走听说道心种魔大法,不到最后一刻,就难以定论。少宫主能由魔入道,也定能由魔入道。我就跟着你,一定会让真正的少宫主清醒过来不可”

    庄无道听在耳中,一阵无语之后,又不禁失笑,面色却是冷酷傲然:“那你跟着便是”

    真正的任山河,早就已经死了

    “话说回来,你既见不得本座手段,方才为何又要出手,想要为我斩断灭元镣?难道就想不到,本座入魔之后,可能会性情大变?”

    苏云坠一阵沉默,面色挣扎,而后轻哼了哼,语声低不可闻道:“坠儿不愿见少宫主胡乱杀人,可更不愿见少宫主受苦,被那些小人作践镇魔。”

    庄无道再次一楞,而后唇角微挑,再不说话。

    他此时遁空而去的方向,恰是北面,十日前那无明上仙所言的傀族倪家。十日前远隔一百七十万里,十日之后,却不过只是十数万里距离而已。

    一路上庄无道可见数道虹光往他来处而去,直扑那血祭之地,都是这附近被惊动的修士,不过其中都无一人,能发觉他的存在。

    庄无道遁法本就了得,又有万象森罗纱在手,这些年也早有准备,在藏踪匿迹的幻术上,下过十数载苦功,深入钻研。此时除非是他愿意,否则灵仙境以下,都难查知他存在。

    亦有灵仙境以的存在,各种术法扫荡着这周围数万里方圆地域。这一界的天地规法更为严谨,修士神念有了依托,可以探及到更远距离。

    庄无道已经试过,在天一界神念的极限是十万丈,在星玄界则是可覆盖二十万丈方圆。而若把意念束成一线往前延伸,似石灵窟他与贞一交手时那般,也最多只能延展四十万丈而已。哪怕仙人神念,亦不能例外。

    然而这二十万丈之距,也就只是相当于三千里,四十万丈,亦只是六千里出头。而在这个范围之内,哪怕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真就能够查知一切。

    这一界修士的神念,倒是能够办到,可以心印周围一切所有,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这元神却未必能处理得过来,能将这数千里内的一应动静,都全数辨析明白,无一遗漏。

    所以修士之所以不追求自身神念的扩增,也是因再扩增下去,对自身并无什么用处。倒不如以神念融入太虚,以趋福避祸,感应凶吉,

    而此时的庄无道,上有阿鼻平等王,为他镇压天机命理,下又有平等王魔督魔舍离庇护。

    故而庄无道有着十足的把握,只需自己不蠢,主动暴露。否则此地,绝无人能追纵得到他的形迹。

    不过在星玄界中,庄无道的遁法,却已是大不如前。此界中法则严谨,自然束缚限制也多。

    哪怕是有内天地与法域为根基,庄无道也足足用将近一日,才遁出了十万里外。

    到了此处,庄无道就骤觉心中微松,那隐隐横亘压迫在他心头的危机感,顿时就被他甩脱了大半。

    到了此处,估计就已经是那些灵仙境的极限。一旦出了这片地域,他就等于是从那几位的眼皮底下,彻底脱身。从此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那些人在灵界洞天与昙誓魔天内要再想寻他踪迹,就不再是什么简单轻易之事。哪怕是有着传闻中,能观照大千之宝,亦难办到。

    不但将有着魔舍离的层层阻拦,更有无明在暗中的牵制。除非是事前,就能知晓他的所在方位。

    而即便是发现了他的方位,也不能越过同为阿鼻平等王坐下的魔舍离,对他直接出手。

    ——这就是那一夜血祭的价值,使他可以彻底摆脱这些此界中的绝顶存在,从此由明入暗。

    再遁空两万里,庄无道就已远远望见一座巨大的古城,城内赫然有无数烟囱林立,一座座火炉高耸。正是无明所言,傀族倪家的倪傀山城所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