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二四章 苍茫魔主
    “魔神神源?”

    庄无道心中悚然一惊,所谓魔神,顾名思义,是魔道之神,与神明神祗对应,凝聚万民恶愿之力而成就魔神。

    不过在魔道之中,魔修魔类与魔神之间的关系,并不似神明与修士之间那般的分界明显,泾渭分明。

    修士修行,为的是洗因果,求超脱,问永恒。所以需根基明白,一般都不愿与这信愿之力扯上关系。

    而魔修不同,因身处的环境之故,大多数魔道生灵,都只能是先追求力量与生存本身。无论何种样力量,都可为其所用,只要能够使他们力量更强横,能够生存下来便可,而其中也包括了魔神之力。

    魔修如此,那些魔狱魔渊中天生为魔的魔族魔类,就更不会有什么顾忌,所以一般那些位阶较高的的大魔霸主,都兼具着魔神之位。

    比如阿鼻平等王,又比如那元始天魔,神心葬海君等等。这些著名的太上魔主,元始魔主,无不都是著名的魔神。于是魔主与魔神,也经常被混称,二者几乎划上了等号。

    自然,魔道虽可借助万民信愿来积蓄力量,可修行到最后,也往往会为其所累,难以超脱愿力的束缚。故而在此域元始太上一级中的人物中,仙王仙君的数量远超太上与元始魔主。

    然而不管怎样,一个魔神之位,哪怕是最低等级的灵阶魔神,哪怕信徒再少,也都有着可与灵仙境上仙,甚至接近半步天仙境的力量

    神有七阶:灵,天,元,真,玄,太上,元始

    仙有七阶:灵仙,天仙,元仙,真仙,金仙(亦称玄仙),太上仙君,元始仙皇

    佛亦有七阶:伽蓝尊者、罗汉,金刚,菩萨,天王,太上圣佛,元始佛祖

    魔亦有七阶:灵魔,天魔,元魔,真魔,玄魔,太上魔主,元始魔主

    然而因神明可借万民信念,抽调诸天力量之故,同等级的仙人,在内天地大成之前,法力往往都不及神主雄浑。

    然而这并非一定之数,仙修中亦有出类拔萃者,可以在同阶以一胜十,甚至以一敌百。

    庄无道日后塑成仙体,便是这般的人物。不过就眼下而言,这魔神位格,对于他而言,却是一股强横到超出自身十倍百倍的力量。

    庄无道却心知独明,这位阿鼻平等王绝不会平白施舍,也不可能是要主动造就,赐他魔神力量,更非是为算计他日后!

    之所以如此,必定是欲以为契机,将他庄无道彻底染化

    惊悸莫名,庄无道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身前,那阿鼻平等王的影像。胸中此时已是悔意如潮,几至心神失守。

    他终究还是小视了这位平等魔主,也料错了这一位,将他庄无道染化的决心

    可笑之前,他还以为自己心愿已了,再无挂碍。从此只需谨守本心,不被魔念所动,就可再不惧这位魔主染化。

    却不曾料到,对方还留着这一手段之前除留下平等圣印之外,就毫无动作,只是为使他麻痹而已。只等他庄无道,出了天一世界,再无元极星障的庇佑。就是这一位,真正下手之时

    心念纷转,庄无道数十年凝聚的通明道心,终还是起了作用,强制镇压住自身种种情绪,思念瞬闪,筹谋思索着应对抗击之策,

    “如今之计,恐怕只有以轻云剑,来代承这魔神神源。没能料想道这平等王的境界,居然已到了这一地步。指引剑主供奉这为魔主,是我之过——”

    洛轻云的声音,在庄无道的意念之内,急急说着。混元天极神炉内的轻云剑,亦是不断的震颤,似欲脱窍飞出。

    庄无道听着,却突然惊醒:“代承?云儿你刚才说,可以轻云剑代承?”

    心中微动,庄无道蓦然升起一个念头,毫不犹豫,就将那只有着元始天魔印记的断掌,从自己内天地之中招出。

    随着庄无道的一个意念,这截断掌立时轰然爆碎,只余下那团元始天魔印记,化成一丝丝的红色光影,被他直接就吸入了体内。

    而这包含着元始天魔力量的印记,方一进入到他身躯,就召来了那仿似无边无量的魔元排斥攻击。只一个须臾,就已将这印记洗得清清白白,无一点的异质残留。

    庄无道却精芒微闪,以混元天极神炉的法域之力,覆盖镇压全身,又连续十滴精血连同己身一丝神念,打入体内的这团红光之中。然后全力催发,近似疯狂的,吞噬收纳着体内魔元。

    那阿鼻平等王亦有所感,眼含异色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后,却并未就此停止,仍旧继续灌注着魔元,强度却是不减反增,力量更为粗暴狂烈,以求将庄无道的抵抗之力,彻底冲溃。

    可惜事与愿违,那魔元精纯,远超平等神力,仅仅须臾,庄无道就可感觉到一个神魔神源,已经在自己体内初步成形。

    而此时那平等王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却已是再无分毫情感。变得高傲威严,冷漠之至,仿佛是来自九幽,让人不敢违抗。

    “本座教义,素来平等公正。汝为平等圣子,却无敬我之心。今欲以圣子身份,托庇于我教翼下,又身受苍茫魔神之位,不可无有付出。汝若有心,一千年内,可全力助本座拿下九玄魔界,若是不然,定有孽报自然事成之后,亦有恩赏。”

    庄无道微一挑眉,还想说话,那血雾凝成的阿鼻平等王影像,却已在他面前幻散消逝。便连这位魔主的神念,也在一瞬之内,如潮水般的退去。

    也不知是否错觉,庄无道感觉这位魔主的声音,听着是毫无感情。其实心情不佳,似有种灰心丧气之感。

    待得周围一切,都恢复正常,轻云剑首先就从混元天极炉内跳了出来。上面立着缩成三指身高的洛轻云,此时正眼含余悸之意:“以往倒真是小看了他,仅仅六十万年,居然就已从太上,进阶到了元始换成是在魔狱与冥渊之内也就罢了,在冥狱之内办到,却真是手段不凡“

    庄无道亦是满头满脸的冷汗,一丝意念,探入到体内那团,赫然已融入到他元神之内的血红光华之中。

    这就是魔神神源,又可称为‘魔神本源里面可见有无数的魔文,凝聚出一个极其特异的符号,玄奥莫名。似人之心脏一般,缓慢的跳动。

    当庄无道意念探入,居然还能感应到,一丝丝无形丝线,正从四面八方伸展探来,为这神力核心,提供着力量。

    再试着感应这些丝线,居然还能听到信徒,对他祈祷说话。不过这些人所祈之愿,所言之事,却无不让人恶寒。

    “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王*蛋,我只求魔主,能让他死后再不超生”

    “魔主在上。吾等愿以此女性命与三牲为祭,换我镇数年平安,不受魔灾之扰”

    “孩儿你若再不睡觉,小心那苍茫魔主把你抓了去,挖心吃肝那魔头最喜欢的就是晚上哭鼻子的小孩——”

    庄无道静静的感应着,面色怪异,半晌之后,才睁开了眼:“此界之中,居然早就有了苍茫魔主这位魔神,而且信徒不小,覆盖十二国,人口都相当于大灵十倍,其中一大半皆知苍茫魔主之名,而且一应教义,皆与阿鼻平等王相仿。他这到底是意欲何为?”

    原本以为,这只是单纯的,为将他庄无道染化。可此时观这阿鼻平等王的布置,分明是另有所图。

    而此时最让他无语的是,方才已经有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已经被活生生的被一镇之人烧死,作为祭品,成为苍茫魔主的力量来源之一,

    “早就有了苍茫魔主之名?”

    洛轻云亦是眼含惊色,而后若有所思道:“你说的这苍茫魔主的一应教义,皆与阿鼻平等王相仿?果然如此。我看这位之意,应是在布局,意欲摆脱自身神魔之位。对剑主如此看重,应该是把你当成了代替他的备选之一。”

    “也就是说?他是想将这‘阿鼻平等王,之位,让于旁人?”

    庄无道皱起眉,心知洛轻云的猜测,多半不假。对于一位元始魔主而已,这魔神之位,已经走到尽头。不再是助力,而是负担。对于更在此之上的元始魔主而言,就更是如此。

    要么是彻底进入神道,要么就是如仙修一般,斩却一切牵绊,以求超脱。两条道路,只能选一。

    然而要想摆脱神位,又何其困难?只要这世间,还有一处地方在传播其名,就是牵绊。

    昔年的元始天魔,从二劫之时就存在,可历经数劫,都不能使人遗忘,最后只能选择以神道立身,才达至半步混元之境。

    而这位阿鼻平等王,也明显是欲从魔神之位脱身。

    “他既然想要让,随便找个真魔玄魔不就得了,为何要来寻我o”

    魔狱魔渊与冥狱,此时不知有多少魔头,想着要再进一步,想着要将那些个太上元始魔主,从神座之上掀下——

    “哪有这么简单,这位真要这么做了,被强行剥夺神位,日后自己的性命也无法保全。”

    剑灵微微摇头,随即又轻笑着赞道:“倒是剑主这一次急智,真正是出人意料,将这次危机,轻松化解。否则不出百年,剑主定要被他染化不可,轻云只怕也难逃他的魔掌。我看这位平等王,最后估计是已被你气疯。”

    “只是侥幸”

    说起此事,庄无道也是心有余悸。一旦真将元神与这魔神神源融而为一。日后被那些信徒祈祷,恶念冲击,煞力凝聚,自己那时是想不入魔都难。

    不过此时,他也并未从这位魔主布局之中逃脱。只是想了办法,在元神之外立起了一个屏障而已,

    魔主印记,本就是魔神之力凝聚所化。而元始天魔,更是这一域诸界,存在最悠久最古老,力量也最为强横的一位魔主。其力量本质,远远凌驾于阿鼻平等王之上。

    自己以阿鼻平等王的力量,冲刷洗练元始天魔印记。再以后者散出的纯正神力为核心,融合己身部分精血元神,吸引那些灌入体内的魔神之力,凝聚神源。

    避免了自己肉身元魂,直接与这神核交融之险。

    此时的状态,就相当于一个化身,独立在自己身体元神外。不用直接承受那些恶念煞力,以及那誓愿之力的染化冲击。

    然而他现在,依然还是这一界,那位已经有了亿万信者的苍茫魔主

    只是虽有神位,却暂时没可能调用这魔主之力,对这魔主之源,庄无道甚至都不敢再接触。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