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二一章 炼化灵窍
    庄无道一声轻笑,懒得辨解。只是全力以赴,加快了自身玄血蔓延的速度。用事实说话,就是最好的答复。

    “定要一意孤行?罢了,也随你——”

    那女子的声音也沉默了下来,不再劝说,语声低沉,似在准备等候自己,彻底消亡的时刻。

    然而仅仅一瞬,这玄窍之内的所有玄血,却是化作了一头血色的重明鸟,在窍穴之内盘旋舞动。

    一根根丝线,已经连续刺入到那死卵之内,不但全面代替了任山河的神念,更给予了这颗死卵,连续不断的生机。生死法则,由死逆生,由拥有冥鸦的他来培育这颗重明死卵,远比任山河要更为胜任。

    那女子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而这一次,却是惊异莫名。

    “这是,重明真意?”

    夺去任山河身舍的这一位,怎么可能会掌握到‘重明天殇,这门神通的真意关键?

    这是任山河在虚空海外,观重明鸟大战,而后结合自身对天道的领悟所得。这个世间,便是那些大罗金仙,也没可能做到与任山河一般,完全相同。否则二百年前的重明上宗,也不至于在听闻后,遣无珩冒险下界,送来了这仙君残魂与重明死卵。

    可他眼前的这一位,又到底是如何能办到的?

    然而生机已现,一丝希望,已经再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让女子欢喜到几乎无法自控。

    又仅仅须臾,她就又一声惊呼:“你,你居然是先天战魂”

    这人的魂魄,居然是可以将任何术法玄术,都提升半阶的先天战魂

    同列十大道体与十大战体之内,这世间最罕见的道体元胎之一一个劫期都未必能见到一位

    “还请前辈助我一臂之力”

    庄无道这时才开口,求请这位的援手。有这位仙君级重明鸟的残魂为内应,他完整继承这门玄术神通的可能,至少可再激增两成。

    “这门‘重明天殇晚辈必能完整保留,日后也绝不会让前辈失望。”

    “自然要助你事关妾身性命,岂能不勉力以赴?也确是我将你小瞧了。以合道之身,而自成法域,你比任山河那小子,要强得多。”

    那女子声音自嘲一笑,而后那重明鸟死卵内,就自然生出了一股奇异的吸扯之力。不但助庄无道将精神烙印,稳固在玄窍之中,更将庄无道未能完全领会,缺失的部分真意,完全补完。

    有此女相助,庄无道融炼玄窍的过程更为顺畅,短短几个时辰后,庄无道就感觉这‘重明天殇,所在的玄窍之内,忽然一阵刺痛。

    庄无道却不惊反喜,能够有痛感,就说明这玄窍,也真正成为自己身体内的一部分。

    这式只稍稍逊色于混元天极,的道源级潜力的一品神通,已经被他彻底融入身躯之内,稳固了下来。

    而自己的元魂之内,也在生成对应的魂窍。

    之后只需自己每日稍稍祭炼,数月温养之后,就可一切如常。至于眼下,偶尔一两次无妨,可还是尽量不要太多使用。

    大功告成,庄无道的神念也顺势从这玄窍之内撤出。

    “初次见面,本该向前辈请教详谈了一番。不过晚辈今日不便,身有要事,不能耽搁太久。好在今日之后,我与前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处。晚辈这里,就先告退,这月之内,必定再来拜访”

    那女子的声音,只冷冷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复。语音疲惫,方才助庄无道炼化玄窍,也花了不少的力气。

    ‘重明天殇,融炼之后,另两个玄窍‘火元神身,与‘雷天无量也更为容易。庄无道都没用什么力气,只一个时辰左右,就已经将这两门玄术神通,也一一祭炼完成。

    而此时他一身神通,已经增至到了六十四种。

    当所有一切都全数完成,庄无道再睁开眼时,天上果然已经满是星辰,正是深夜时分。天上三月同现,尤其那血月,比之十日之前,还要更刺目显眼。

    那乘云真君的三百鞭,早已经结束,庄无道浑身上下,都在隐隐的灼痛。而此刻距离子时四刻,应该只有不到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挑,估摸着此时,那些灵仙神念,已经没法再探临于此。便一边恢复着体外的伤痕,一边百无聊赖的,等待着子时四刻的到来。

    此刻即便隔着灭元镣,庄无道也能感觉到天地间,那暴乱的元灵。囚车也不再前行,为免风险,已经停落在了地面。那些元神修士,也都一起在囚车之外,结阵自守,以抵御那每月一期的狂乱灵爆。

    三月同在,是每十日一次,而似这种等级的狂乱灵爆,一个月才有一次。原本庄无道与无明选择的逃脱时间,是在下个月的灵爆大起之时,此刻却是整整提前了一个月。

    而就在子时四刻,即将到来之前。庄无道却是面色错愕,看向了囚车门口。只见一个人影,正含着丝丝冷笑之意,走入了进来。

    赫然正是那乘云真君,而囚车门外,则还跟着另一位‘善若灵姥面色同样阴冷沉默。

    “真君你意欲何为?”

    苏云坠这些天吃睡一直都在囚车之内,防的就是乘云在她不在时,对庄无道另施什么手段。此刻也及时从入定中惊醒过来。满怀警惕之意的,看着眼前这二人。

    以少女的聪慧,也已感觉到了异常,此时满意都是惊疑不定之色,意图恐吓:“无明上仙与少宫子情同父子,你们莫要乱来”

    “此事人尽皆知,不用你来提醒不过也正因此故,几位灵界洞天的上仙才不肯放心。担忧无明上仙太看重与他情份,从此行差踏错,做错了事情。”

    那乘云真君神情怪异的看着庄无道,也是‘任山河眼神怜悯,快意,幸灾乐祸与得意之情夹杂,不一而足:“我也不做其他,只是奉了几位前辈之命,准备给你家任少公主,服用一枚‘雪融理窍丹,而已。想必无明上仙即便知晓了,也不会怪罪。”

    庄无道闻言若有所思,‘雪融理窍丹,他没听说过,不过记忆中却有着类似名称的丹药。

    一听就知是什么东西,可以化去他一身修为,废去一身窍穴。

    原来如此,不止是无明上仙,准备在这一天三月同在,血月现世之日,筹谋开始反击。

    无明的那些对手——或者也不算是对手,只因利益牵扯入局的几位上仙,也欲将此事,彻底盖棺定论

    这些人也不打算直接取了任山河的性命,可只要任山河一身修为全废,再无复起之力,即便有什么想法,也再无可能办到。

    所有之事,从此之后都可定局。而眼前这两个过河卒子,也必定是得到了这些人的承诺。

    无明说时不我待,夜长梦多,果然是如此——

    苏云坠眼神亦是微变,而后竟是直接一道青色剑器出袖,直接斩向了庄无道手足之上的灭元镣。剑势犀利果决,毫无半分的犹豫迟疑。

    她根本就无法阻拦这两大合道真君之力,更知哭泣求饶都是无用,能够阻止二人的,就只有少宫主自己

    那善若灵姥却是早有所料,一声冷笑:“欲私纵妖孽?你好大的胆子”

    只微一挥手,就是一道金光卷来。却是一张金网,笼罩而下,在囚车之内散开数丈,将苏云坠的身影。都尽数罩住。

    而那乘云真君,则是在震天大笑中,将一枚赤红色丹药取出,再恭敬的朝庄无道微一俯身:“此丹虽会废去任小师叔一身窍穴,却不会损及寿元。任师叔可以放心,你在那魔劫死狱内,还有几百年好活。”

    庄无道微微摇头,继续看着天色,距离子时四刻,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彻底混淆暴乱,到达极致之时,应该还差了些许。于是好奇的问苏云坠:“你这些日子,可觉得委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