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一七章 他化魔种
    庄无道‘嘿,的一笑,倒也没说什么。对任山河这等人物,他是绝难入眼的。

    不过以其所作所为,倒也确实如无明与剑灵所言,性情颇为良善。似这样的厅侠仗义,其实并非一次,又有无明师兄这个靠山。也就使任山河行事,完全无所忌惮,更兼自己修行之速极快,似天之骄子,又不知谦逊收敛。于是短短三百年间,就有了几分仇家满天下,的味道,不知使多少人暗中嫉恨。

    这也要怪那位无明师兄,在任山河幼年时娇宠太过。之后心性定型,怎么扳都扳不回来。那位虽有除恶侠义之心,可却无能够匹配的智慧与手段。

    也是无明自信太多,此界已有两千余年时间,都未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看不到这修界底下,暗中隐伏的潜流。

    不过,他也觉奇怪。这为乘云真君不过是赤神宗一个附庸宗门内的小人物而已,居然就敢如此大胆o

    此人身后,想来多半还是有着其他人在。

    “这位任小仙师也真够单纯的,也不知利害。换成是剑主你,既然已得罪了,那就必定要斩尽杀绝不可。否则何至于有今日之灾?”

    洛轻云的语锋,也微微一转,语含笑意:“不过要说他是无能之辈,可绝不至于。此人这几百年内的成就,几乎不下于你。稍后剑主可仔细感应这位的玄窍神通,定有惊喜。”

    惊喜?玄窍神通?

    庄无道微觉意外,虽说这玄血融入之后,他势必要清理一番任山河的玄窍神通不可。可之前他因事有缓重紧急,所以重点还是融合任山河的那点真灵,并未去仔细查探过那些玄窍。

    随即庄无道就心有所感,而后神念内也是惊喜莫名,对那疾风暴雨般打在他身上的重鞭,愈发不在意起来,

    这次可真是赚了,买一赠一。除了雷火元胎之外,这位死去的任师兄,居然还修成了这般绝世无双,几乎不逊于自己混元天极,的玄术神通。

    “可记得当时你在我师门面前说的话?像我这样的小人恶徒,留着只会污我道门上宗的清白可如今,沦为魔徒之人是谁?”

    鞭打还在持续,那乘云真君一边恨恨不已的骂着,一边继续无情挥鞭:“当初开刑堂,你不是亲手打了我三十鞭,以做惩戒?今日我乘云真君不多不少,恰好每日十倍还你,直到为那魔劫死狱为止”

    此时囚车之内,已经血肉飞溅,到处都是血点。乘云真君嘿然冷笑:“任师叔大约还是期冀着,有一日能从那魔劫死狱了出来?便是你这贱婢,怕也是这般指望可对?魔劫死域只关押我界诸教身染魔孽的弟子,只要能消除体内魔煞,就有出狱的可能。只是这等样的好事,别人可以,偏你任山河,却是想也别想可还记的桃山坞的精流天尊?这位一个月前,就给魔劫死域的三位域主送去至宝重贿,而除了这位,这世间想要你任山河死去,永远呆在魔劫死域内的人,不知还有多少,还有那随——”

    苏云坠的脸上,已经血色褪尽,眸中现出了怒色不平。

    不过乘云真君的话,才说到一半。这囚车之外,却传来了一声女子的于咳,将其言语打断。庄无道注目望去,透过那栏栅,只见外面是一位四旬左右的女冠,五官清秀,面色冷漠:“差不多就够了,莫要过分还有两个多月,老身却不想把他送到魔劫死域之时,却已是一个死人。”

    那乘云真君皱了皱眉,不满的一声轻哼,不过终究似心有忌惮,未再继续。只心有不甘的冷冷再剐了庄无道一眼之后,就欲走出这囚车。

    只是将又跨出之时,乘云真君却又神情微动,又似笑非笑的回头看着∶“看来你倒是真要倾力护主既是如此,本真君也有意成全。若能每让我抽上二十鞭,我可让他每日用一瓶日月精露”

    这却是要苏云坠,自己压制仙符之力,被他鞭打,

    苏云坠瞳孔微缩,而后也没怎么犹豫,就淡淡道:“真君尽管出手便是,二十鞭,云坠应能撑得住”

    也恰恰时刚好能撑得住而已,再多一鞭,可能就要有重创身殒之危。她却毫无本分乞求之意,心情平静的准备承受。

    眼前此人既然起了这恶念,那就不可能避过。向其求饶,只会满足对方复仇的快感,根本于事无补。

    乘云真君闻言,顿时轻笑。立时起鞭,信手就抽在了苏云坠的脸上,在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刮开了一条血痕,血肉翻卷。

    仅仅五六鞭过去,苏云坠的身上,就已染红了大半,面色痛苦,也死死咬着牙,未曾发出半身痛哼。

    那乘云真君的眸中,却是泛着红光,竟然比刚才抽打庄无道的时候还要更兴奋欢快几分。而长鞭末梢的着落处,更是含蕴邪念,无不都指着苏云坠的胸部与身下溪谷所在。

    庄无道不由再次目光闪动,冷冷的看了这乘云一眼。胸中已渐渐戾念升腾,若说方才,他还只是生出了杀意。那么此时,他心念的念头,已经接近残酷。

    这个女子,方才倒还有几分聪明,然而此刻,却是再愚蠢不过。

    这乘云真君每日要抽打任山河三百鞭,可以任山河现在的状态,怎能支撑?说不得,要用丹药灵液之类回复伤势

    一壶日月精露,根本就无法助他恢复元气,驱除魔煞,最多只是使他的鞭伤恢复一些而已。这个丫头,怎就看不透?

    ‘嘿,的一声,庄无道懒得理会,眼不见为净。闭上了眼,把神念沉下,继续全神灌注,以玄血同化着这具躯体,对抗着体内的魔染煞力,

    另有一部分注意力,则是关注着自己神念之内的某个角落。此处赫然有一小半,在他的秘法观照下,变成了黑褐色。

    与自身的心脏紧紧联系,随着心脏跳动,这部分魂念,也在不断的膨胀收缩。往全身上下散发着黑色魔雾,不断污染着他的身躯魂念。

    而那半魔化的心脏,此时也相应的,出现了一个仿佛肿瘤般的东西。往全身上下,输送着含着浓郁魔息的血液。

    “这应是他化魔种极难察觉。不过要想无声无息就种入他体内,也极其艰难,必须有魔媒不可。这任山河,怎就如此大意?”

    剑灵的身影,此刻也赫然现身在这元神之内,仔细观察者:“已经接近最后完成的状态,只差一线而已,要想为无明扳回这一局,可不容易。重点不在剑主,而在那人——”

    “只差一线,那也是未尽全功。”

    庄无道的神念,亦是尽量不去惊动。

    这魔种确是接近完满,本来在任山河死时,就该彻底爆开。将这具身躯,还有任山河的魂魄,都彻底魔染他化,变化成那人手下的傀儡魔子。

    那人的‘道心种魔也就彻底功德圆满,一两个月内,就可晋升仙阶,成为灵魔之属。然而此时却被庄无道横插一杠接手,使这他化魔种未能尽全功。

    这就是为何,他需要留下任山河的‘真灵将之融炼之故。

    ——不止是为能与这具躯体,完成灵肉合一的步骤,也是为死死的将着‘魔种,钉住。只因这他化魔种,亦在这真灵之内。

    只有如此,维持住二人间的牵绊,可与那人争一争高下

    只要任山河留下的那点真灵还在,自己就有能力逐渐挽回颓势。不过要想反败为胜,确如剑灵之言,不在自己身上,关键是那一位。

    毕竟自己非是任山河本人,且即便是任山河悟透了道魔之契,生死之法。破而后立,由死入生,将这魔种斩切。也只是使自己,从必死的境地中勉强脱身而已,并不算是获胜。

    那人依旧可以从魔种之内得益,只是赢去的筹码,要略为削减些许而已。

    只有逼到对方道心动荡,从巅峰打落泥尘,被反过来掠夺所有一切,才可算是胜出。

    这魔种种下,就等于是一份不死不休的战约,道胎的一方,虽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除非是有鼎炉自己斩灭魔种,否则道胎那一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牵绊斩断,收回魔种。

    真要这么做了,也就是等于是道胎承认失败,准备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