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一六章 侠义良善
    庄无道不禁一楞,仔细看了这位乘云真君一眼。自从在这具身躯里苏醒以来,他还是首次出现心绪波动。

    不得不说,这位合道真君,还真有几分眼光。而最让他无语的是,他身旁的小女孩,居然有并未直接拒绝。分明是厌恶不愿的,可面上却现出的茫然挣扎之意。

    不会这么蠢,真的答应吧?为了任山河这个蠢货?哪怕是救命之恩,也不用把自己也陪上。可随即庄无道,又改变了看法。

    “云坠倒是情愿,只要少宫主他这一路能够安好,随你怎样都行。不过之前云坠未曾告知,云坠所习乃是离尘太上素女功,眼下还只是五重天境。真君确认,是真欲与云坠合籍双修?”

    苏云坠一边说着,一边又生恐乘云不信,露出右手一截藕臂之上,五点赤红星砂。

    庄无道看在眼中,不禁‘噗嗤,一声失笑,看来这小女孩虽是心思纯净,对任山河当年的恩德看得极重,可本身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心计。

    太上素女功这门功法,在天一界的离尘宗,亦有传承。是一门四品阶位的奇异辅修之术,也只有女子才能修行。

    前八重天境几乎没什么用处,只是使女修斩断赤龙,藏精纳血于体内各处玄窍,可以精进修行,提升一两成修行之速。

    而这八重天境中,修行之人,需得严禁与人交合。此时太上素女功的这一阶段,更类似于魔功,可将双修对象的一身气血精气,完全噬尽,直至身亡陨落。便是女修一方,也没什么好处,同样会气血逆乱而死。

    而此功最大的好处,却是在九重天境之后,能够大幅度的强化自身体质与法力,直接修成相当与牛魔霸体八重境界横练之功。更可助女修对抗天劫,并且能修成三门绝世修有的三品玄术神通

    因天一界中,这太上素女功只能修到元神之境,天一离尘宗几乎无人修行。更被许多离尘宗的男性修士评价为‘石女大法女子版的童子功,真若离尘宗内的女修,都修行此法。门内那些已春心荡漾的的男弟子们,要到何处去寻自家心仪的道侣?

    这星玄界赤神宗内情形,也是差不多。在任山河的记忆里,修此功的同门,是少而又少。一来麻烦,二来可提升修行速度的辅修之术极多,三来也不是人人都能至大乘境界。

    至于苏云坠此女,此前的任山河,根本就无她修行过太上素女功的印象,

    多半是近日才开始修持,一来可打消抵御这乘云真君的邪念,二来入魔劫死狱之后,可以凭此功护住自身清白。

    此女准备随任山河入魔劫死狱,并非是全无准备。

    那乘云真君的脸色,果然是忽青忽白的变幻,目光冰冷的上下打量了苏云坠一眼,终究是无可奈何,只能是一声轻哼:“给我滚出去”

    “为何要奴婢出去?”

    苏云坠眼中微现警惕之意,故作不解,紧依在庄无道的身侧道:“云坠是少宫主的侍女,自然要随身侍候。真君虽是押送我家少宫主之人,却并无此权。“

    “我说了让你出去,便乖乖出去便是真以为有上仙的一枚符宝傍身,我乘云便真就奈何不得你?”

    乘云真君‘嘿,的一笑,语气愈发的阴厉。不过却只见苏云坠默默无言,依然低垂着头,立在原地,就仿佛是听不见,毫无动摇之意。乘云真君不禁一阵蹙眉,而后于脆不做理会,唇角讥讽的挑起:“也罢你既然不愿,那么在这里看着也是无妨。也好看看你家这位少宫主,今日是何等的窝囊,怎样的狼狈也看看我乘云,是如何复昔年大仇

    话音未落,手中就是一鞭,往庄无道的身上猛地抽来鞭兽如蛇,力沉万钧。苏云坠面色微变,先是一面银盾打出,欲为庄无道抵挡这一记黑鞭。可这面四十七重禁止的法宝,在这重鞭轰击之下,却是一击就碎。

    苏云坠眼神无奈,眼见那鞭风击下,将庄无道身上衣物轰碎,在肌肤之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就再顾不得许多。只银牙微咬,整个人就和身扑在了庄无道的身上,欲以自己的身躯,为自家少宫主抵御长鞭。

    那乘云真君‘哼,的一声,眼露冷哂之意。不过当他第二鞭抽到半途之时,鞭上的力量就猛然收束缚,对于苏云坠似乎畏忌之极,刻意避开。可惜苏云坠身躯娇小,整个人尽力张开,都还只到任山河这具身体的一半大小。那鞭如蛇般游走避过,依然是打在了庄无道身侧处。这里并无遮拦,血肉横飞,

    苏云坠面色潮红,已是愤怒之至:“你到底要做甚?不过只是一介押送囚车的首领,有何资格鞭打少宫主?若被无明上仙与我离尘诸位大天尊知晓,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无明上仙?大天尊?”

    乘云真君闻言长声大笑,肆无忌惮:“赤神宗那些位天尊上仙,若真欲管他,若还有半分怜惜。早一个多月前,就该已现身,哪里能够有得我将他作践?便是现下,也该已出手阻拦如何?任山河,你当年夺我侍妾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今日?你又可知,我等你清醒之时,已经等了足足一月?”

    庄无道沉默无言,毫无反应,就仿佛这些鞭打,并非是抽在自身上——不过这也的确不是自己的身躯。

    不适之感,还是有的。乘云真君的鞭力可碎筋断骨,不过这位却控着力道,只是恰好可毁伤他体内筋脉血肉的程度,而不是让他立时死去。

    此外那鞭上,也涂了一种特殊的毒液,渗入身体,可让人麻痒疼痛莫名。换成普通人,可能三两下就承受不住。

    不过这酷刑,相较于他在火云窟内,以仙人之血与熔湖锻体时,却只是小儿科而已,根本就触动不了庄无道的坚凝魂念。

    庄无道只好奇的,看着苏云坠的眉心。只见此女的眉间,赫然有一道摸样类似仙禁符文的火色印记。他此时这具身躯,还用不了重明观世瞳。不过心念感应,却依然能感应这印记之内,浓郁的火焰雷电之力

    忖道这多半就是乘云真君所言,那枚上仙道符,而且必定是无明所留无疑。这印记平时不起作用,可一旦有外力欲伤害此女,就会自然引发。仙人的术法,大乘之下,基本无人能够抵御怪不得,能够使这乘云真君,如此的忌惮

    不过这印记,也并不是任何外力都可引发,只有达到一定的力量冲击,才会使其生出感应。

    就比如方才,乘云真君一鞭将那水壶抽飞之时,还有此刻,尽管大部分的鞭风,落在了他的身上。可其中仍有几鞭,被乘云真君故意打在了苏云坠的背部,明显是收住了大部分的力道。

    转眼就是二十鞭过去,乘云真君却越来越是兴奋,面泛着红光:“哈哈,爽快爽快某乘云真君一生,还从未这般快意过,哪怕明日就死,又有何妨?怎样?可以后悔当初?不过是一个贱人而已,却不顾同为正道之谊不但出手抢夺,居然还要废了我一身修为,逼我在那么多同门师兄妹面前下跪认错?奇耻大辱,这乘云永生永世,都记得那一天,不敢或望只愿这老天开眼,让我能复此深仇大恨诅咒,只愿你死无葬身之地嘿,结果这苍天,果如人愿,真正是大快人心——”

    又是几记重鞭子,打在了庄无道身侧。腿部之处,隐隐可见白骨。

    苏云坠似知求情无用,也拦不住已近疯狂的乘云真君,只是死死的将庄无道身躯抱着。她人小瘦弱,不能将庄无道的身体全数遮掩,却极其聪明,手脚尽量展开,尽力遮护住庄无道的肺腑五脏这些要害。

    同时一股清灵真力,全力灌入庄无道的体内护持,以免被乘云真君的暗手所伤。

    庄无道则依旧面色麻木,面无表情。在生死之界,墨灵早已愤怒欲狂,只欲立时冲入现世,将这乘云真君也折磨至死。

    它已是五阶境界的巅峰,随时可入六阶,之前随同庄无道参悟金仙剑意,彼此乃是一体,可互相交换道业感悟。这九年时间中,这小家伙不死天域与死域已经初步完成,以它此时的实力,应付十七八位合道之境,都是轻松之至。

    不过却被庄无道强行压制着,只能在生死之界中,不甘的鸣叫怒嚎。

    这时在混元天极神炉之内,剑灵亦觉好奇的询问:“这人到底是谁,对这任山河,会有这般的深仇大恨?”

    庄无道对这乘云根本就不放在眼中,同为合道之境,却视这乘云为蝼蚁芥尘。只需身躯法力恢复,弹指就可灭杀。此人与任山河的经历恩怨,也全不放在他眼中。

    此时当剑灵问起,才在心念之内,搜索起了任山河的记忆。片刻之后,才略有所得:“这是赤神宗一家附属宗派,西山影月宗的弟子,极其好色,性喜折磨女子,性癖异于常人。昔年曾经仗着宗门之势,自身合道法力,四处强夺女修为侍妾,供其淫辱。大约九十年前一次行事不太小心,被任山河知晓,不但所有夺来的侍妾全数抢夺放归,更欲废其修为。还是赤神门内一位长辈求情,只让此人在影月宗门之内,在众多被强度女修的长辈面前跪下认错,以重金赔偿。不过之后此人,也从内门嫡传,被贬为外门弟子,从此深恨任山河——”

    “原来如此”剑灵摇头评价着:“如此说来,这任山河的心性虽不怎么样,却终还是一位侠义良善之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