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一五章 日月灵露
    修士因有大都习有驻颜之术,面貌通常都是极其的年轻,所以一般辨识年纪,都不是通过容貌,而是骨龄。不过这也只有高阶修士,看低阶修士时,才能看得清楚,

    不过眼前这女子,容貌不下于羽云琴,年纪也绝未超过四十。在修行界中,不过是小女娃般的年纪。眼神纯净清明,显然是未曾有过太多经历的。

    而一身修为,却已是元神之境。让到了四十余岁左右,才靠着节法之助成就元神的庄无道,不禁一阵汗颜。

    而此时这苏云坠,先是愣住,而后须臾,就满脸都是泪痕:“正是云坠,苏云坠少宫主你还记得我?”

    庄无道默然,任山河有灵奴十位,奴仆数百,这苏云坠正是其一。

    昔年万西林苏家被灭满门,苏云坠其时二岁,被任山河顺手救下,带回自己的重尘宫内。小仙师日理万机,自身修行之外,还需处理一些宗门事务,其实也没怎么加以照料。然而这苏云坠却似发了疯的野草,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疯狂滋长。短短十余年,居然就成就金丹之境。这才被任山河注意,让其成为自己的随身侍婢。

    后来苏云坠体内魔种爆发,身躯被染化,神念入魔,再瞒不过世人,开始四处逃遁作乱。赤神宗迫于世人压力,主动出手将其拿下关押。而后其座下所有的灵奴仆从,都全数星散,只有这位才跟随任山河不到五年的小女孩,始终如一的跟随。

    在任山河记忆中,因此女修行进境罕见之故,赤神宗内九脉,都对这女孩颇为看重。甚至还有几家高人,有意将其收为秘传弟子。

    却都被苏云坠推拒,以死相逼。执意跟随照顾自家少宫主,哪怕是一起入魔劫死狱也是甘愿。

    这小女子的脾性,确实是倔强,可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真以为那魔劫死狱,是什么好地方?

    对于自家的少宫主,也确实情深意重,只因在她幼时救了其一命,便愿以命相抵。

    可惜的是任山河,对她却不怎么在意。临死之前,对于这小女孩,无一言片语的交代,可见性情如何。

    庄无道不禁冷笑,他自问是个寡情之人,可也不如这位心性凉薄。对于真正记挂自己,爱重自己的,并不放在心上。对于那个完全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反而是情深意重。

    不但是个废物,更是个贱骨头

    不过,自己不认得她,这又是怎么回事?

    意念在记忆中搜索,庄无道才知,在几年之前,任山河入魔最严重的时候,确实是神智全无,六亲不认。好几十位同门弟子,都伤在这位手中,

    临到最后,将死之时,才恢复了几分清明。可惜,仍旧不能彻底清醒过来,了断情孽,扳回一层。

    “我这是在何处o”

    目光收回,庄无道继续看着四周,他身躯俱被锁在这飞辇囚车之上,动弹不得,只能通过栅栏看着上空。

    “你——”

    话到嘴边,却忽然住口。庄无道只觉自己喉间有如刀割,火烧火燎,难受无比。大半的力量,都在同化身躯,便连体内伤势,都无力修复。

    因太久未得血气滋润之故,自己的声带,赫然已经撕裂。一个归元境的修士到了这种样的地步,已经是差不多山穷水尽。

    “此处是劫含山北面,距离魔劫死狱还有两个多月的路程”

    苏云坠饱含希望。眼中闪烁微光,少宫主即已清醒,说不定可在这两个月内驱逐魔煞,正本澄源。返回再不可能,可至少能免除‘魔劫死狱,之劫。

    不过随即她就又注意到,庄无道那于涸的嘴唇,枯槁无比的面容,立时起身道:“少宫主且等等——”

    身影闪化,苏云坠消失在这囚车之内。过了大约两刻时光,少女就又回来,手中多了一个小壶。壶嘴抵着庄无道的嘴唇,里面一道水液,倾倒了下来,

    如久旱甘霖,庄无道立时饥渴的吞服着这壶内的灵液。一股清冷凉意,沁透肺腑,说不出的舒适,体内于涸的元气,也恢复了一些。

    这是灵露,也不知苏云坠是从何处采集过来。正是天地间黑暗与光明交替的一瞬间产生,含着浓郁的日月精华。这么一壶,就可使他恢复身体的时间,节省至少两日。

    可这壶水,庄无道才喝到了一半。一道鞭风,忽然从囚车之外袭来。将苏云坠手中的玉壶,生生的抽飞。女孩的手腕之上,也多出了一道刺目红痕。

    庄无道顿时目光微眯,向那鞭风的来处望去,而后只见一个浑身银甲,气质桀骜阴厉的中年男子,从囚车之外踏

    看其骨龄,大约是六百岁左右,归元境修士,略微下弯的鹰鼻,尤其惹人注目。此时正神色阴晴不定的,冷冷瞪着苏云坠:“日月灵露,是谁让你给他服食?”

    “是奴婢自做主张——”

    苏云坠弯下身,面带乞求向此人屈膝一礼:“还请真君开恩我家少宫主,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未曾进过丹药食物。又被这灭元镣困锁。再这么下去,怕是要撑不住。”

    “撑不住了?”

    这银甲真君冷声一笑,目光扫着庄无道浑身上下,那已被魔化的部分身躯,而后冷笑:“他撑不住,与我何于?也是活该,只要不在这囚车上死掉,活着送入到魔劫死狱之内就可。其余一切,都与本座无关。倒是你,既是自做主张,可已知错?”

    “奴婢知错,也愿领罚。”

    苏云坠的面色如纸般苍白,却依然不愿就此放弃。似知哀求无用,于脆收起了求乞之色,语气倔强道:“还请乘云真君再考虑一二少宫主在无明上仙眼中地位非凡,离尘宗几位上仙与大天尊,亦爱重有加。若这些位,得知真君所做所为,只怕会生雷霆之怒”

    “雷霆之怒?为了这个让赤神宗脸面丢尽了的魔道高徒?”

    那名唤‘乘云,的合道真君一声冷笑,口中继续讥哂道:“你倒是忠心耿耿,不离不弃。不过又可知此时若让他恢复了法力,有希望挣脱这‘灭元镣,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将你脖颈咬断,噬你之血?又或者是留你性命,以欢喜之法奸淫,吸你精气。”

    庄无道闻言失笑,这位乘云真君,倒也没说假话。以他现在的状态,确有此可能。

    也幸亏是五种精焰,还有那混元天极神炉都随着他的魂窍,一起带了过来,

    有着这个半完整的内天地在,否则此时的他,必定是对灵力饥渴无比。浑身麻木刺痛,恨不得生饮人血。魔修对人血精华与元气的渴望,足以影响人的神智。而他现在,虽未被完全染化,却也可算是半个魔修。

    不过混元天极神炉,乃是半个内天地。虽有‘灭元镣,困锁,灵力却可自给自足。只是恢复的时间,会稍稍慢些

    而苏云坠也毫未动摇,面色不变:“少宫主他已恢复灵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且即便少主真变成了魔修,这‘灭元镣,极其坚固,大乘修士都难破开。以少宫主的虚弱,如何能够办到?”

    一壶日月灵露,又能使任山河恢复多少法力?只能勉强抵御魔煞。

    “这些我不管其实你要给他继续服用灵露也可”

    那乘云真君唇角微挑,目光炽热渴望的,望着苏云坠白嫩优美的脖颈:“还是那句话,我颇羡云坠你的人品姿色。只需你能从我之言,如了我愿。那么一切都可依你。这灵露无论他服用多少瓶都可,甚至可出手助他体内的镇压魔煞之力。云坠你意如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