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六章 五劫劫胎
    那白袍仙者此时又是一笑,打断了庄无道的思绪:“你可知,若你们天一别院是出自我赤神下院,要联系我赤神宗时,会轻松许多?只因你界这一脉,并非是我赤神宗遣下,而是出自天仙界本宗,此事也与这一劫的最终劫期之限有关。数万年前,有一位元始仙王在转世坐灭之前预言,这一劫的劫期即将到来,不过劫果却并非是如第一劫时的诸族争杀,也非是第二劫时天地崩散,同样亦非是第三劫的天道瓦解。这第五劫的劫果,将有一位灭世强者现于此界,最终也将毁去这一劫的世界,血洗天地。此人被那位仙王称为刖,很可能是产于那些类似‘元极仙墓,这般的极端地域附近,而且定是一位魔道巨擘无疑。所以天仙界本宗,才陆续有修士降临如天一界这般的世界之中,以铲除镇压各处魔障,”

    此言与庄无道在天一界收集来的信息,大致相合。他又想起了万年前,天一世界的灭魔之战。

    只怕那时,也非是因燕家而始。三大圣宗,响应时都极其迅速果决。三圣宗的始祖传道之人,本就是为此而来。

    不过,魔道巨擘么?天一界唯一可称魔道巨擘的,估计也就是那位本体已被诸宗分尸的那位元魔了。

    这位的眼睛,还在庄小湖的手中。

    “这也是因百万年前的那位‘皇天剑圣给了天仙界诸宗诸国一线希望,既然那位能够,护得此域平安达百万年,未必就不能再来一次。不过我看是希望渺茫,大劫起时,也常伴有大运,许多上一劫遗下的强者,都是起自劫末之时,奇遇机缘近乎无穷无尽。尤其是那位刖,更是天地大运庇佑,哪里能有那么容易被镇压抹杀?派遣弟子降临下院时,偏又不敢明说,以免沾染天道因果,能够成事才是奇怪——”

    闲谈至此,这白袍仙者才忽又想起这话题,已经被自己带到十万八千里,面上不由略显尴尬:“先谈正事那说要仔细考虑,飞升之后再做详谈,其实已含推拒之意。本尊本不愿强人所难,然而此事却又是非你不可。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本尊还是知晓。想要人尽心办事,那就需你心甘情愿才是。无道你还有何要求,不妨说来听听?”

    话音住时,白袍仙者又忍不住,增了一句:“其实师兄的条件,已算是极其厚道”

    庄无道顿时面色一肃,旁边聂仙铃与秦锋,亦是全神关注,尤其是聂仙铃,目现警惕之意。

    “此事弟子如能办到,于我无害有益,自不会推拒。不过上仙当日所言之事,我总需先知晓前后原委。”

    庄无道认真的看着那无明上仙。知晓这一位,应该才是真正的正主:“连此事的详尽因果都不知,也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何为难之处。弟子如何能保证,可完成前辈托付之事?”

    “此为正理”

    那无明上仙闻言微微颔首,似深为赞同,而后就又一点黑色晶石头弹出:“此事因果前后牵涉数百年岁月,言语一时难以尽述。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录在这石中。”

    庄无道接过晶石,不再多言,而后神情渐显微妙,看完之后,就随手把那晶石递给秦锋,那无明上仙却也未阻止

    又沉吟了片刻,庄无道这才开口:“上仙就如此愤恨,定要报复不可?”

    “恨,自然是恨”

    那无明上仙闭上了眼睛,面色古井无波:“那孩子,本是由无珩师兄他抱归赤神宗,交由我亲自照看,是从小看着他长大。三百年来,已视他如我亲子一般。这也是我的错,平时护他太过。他一生中从未有过挫折,性情太良善冲动,一遭算计,便落入绝境——”

    那言语平静之时,庄无道却能清晰感受到那刻骨之恨,滔天之恨平静的表面之下,却是狂涛骇浪

    此时秦锋,也已看完晶石之内一切,转手又给了聂仙铃:“上仙那位仇敌,如今也不过登仙境中期而已。还有一位,只是合道,更是渺小。难道就不能亲自出手,将之诛灭?”

    无明上仙淡淡的看了秦锋一眼:“星玄世界中,共有三百余位灵仙级大能,或身居灵界洞天,或居昙誓魔天之内,或在妖族的龙变妖森,或在佛门的焚净天内。彼此牵制,难以于涉星玄界内诸世,我虽愤怒欲狂,恨不得将这几人剥皮抽筋,碎尸万段,却也不能够任性妄为。随意出手将他等诛杀,那时必有人出面阻拦。而且仅只是诛杀,又怎足够?我定要他二人身败名裂,图谋落空,悔不当初。还有那幕后之人,我至今仍无法寻得——”

    所以才需要我么?

    庄无道苦笑,这可是化身为魔——

    聂仙铃的语音,此时也冰冷道:“师兄好好的离尘嫡传苗裔不做,为何要冒这风险,化身一个朝不保夕的魔头?此事一旦事发,必定身败名裂。恕弟子实在想不出,无道师兄有何答应的理由?”

    “所以我今日才在此,请托师弟”

    那无明上仙微微一叹,而后竟是俯下身,往庄无道一拜:“此事确实强人所难,然而无明已再想不到其他办法。至于身败名裂之事,师弟可以放心。哪怕真有这一日,承受代价的也只会是老夫,而非是师弟,”

    聂仙铃柳眉轻蹙,却被庄无道挥袖阻止。身形让开一步,避过无明上仙的大礼,庄无道才又好奇的问:“我若拒绝,前辈欲待如何?”

    白袍青年顿时脸色铁青,严中微透杀意,那无明上仙却是微微一楞,起身后看了庄无道一眼,“师弟无需试探,你二位之名,已入此界离尘天牒。无明虽有大恨未除,可师门对我更恩重如山。绝不敢冒大不韪,毁去我宗两位秘传苗裔,。这等重罪,已无异的背叛师门。师弟若不答应,我可仍送三位至赤神宗,就当师弟从未听说过此时。不过听师弟这句言语,却还是有得商量可对?”

    庄无道哑然失笑,这位确实洞明事情,居然只一句,就已听了出来。

    秦锋则眼神责怪的看了庄无道一眼,他兄弟怎就如此心软?随即又觉不对,庄无道以前在越城,就不会为陌生旁人一两句哀求而心慈手软,现下也绝不会是这等人,

    哪怕对面这位,他是未来在离尘宗的师兄长辈。

    之所以如此,必是这二人,已经拿出来了让他心动之物。就不知是登仙台上,那几个条件中的哪一样?

    即便庄无道并未坚拒,那么接下来就该考虑为他讨价还价,还有事了之后的善后事宜。秦锋只片刻就转过了姿态:“无道师兄绝不可能修习魔道法门,也不可能沉沦魔道,且修行的功法不同,又如何能仿冒得了他?”

    “这有何难?你二人都是修的重明阳神录,至于魔功——”

    那白袍青年不屑的一笑,将三颗明润圆滑的舍利子,取在手中:“当世一品上阶的绝顶炼体功法四九玄功,师兄可以道门代修化梦之术,为你直接提升至第九重天境。此为罗诃舍利,十四万年一位高僧罗诃死后所遗,此人生前证得罗汉果位,修有一身三体的神通,留下了三颗身舍利。此物当可助你改易金丹根基,提升金丹品质。你身内同具三丹,改易根基不易。师兄为寻此物,这十五年来可是费了偌大的气力。除此之外,我等还奉送前十六重四九玄功的修行法门,”

    庄无道目光微凝。忖道居然是四九玄功o

    四九玄功传自上古,是一位同样接近于绝代大能所传。将三十六种模仿自绝顶神兽与天生神灵的神通功决,融而为一。

    还有一门八九玄功,原理相同,同样是融合七十二类神兽神禽的血脉神通而已,不过这些神兽神侵,却要次上一等。比如四九玄功中,包含了重明神鸟与龙凤的变化,而八九玄功,则是做三足冥鸦这一级。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八九玄功就要逊色于四九玄功,二者只是相当。前者包容更多,融汇之后,能力不在后者之下,高下只看使用之人。

    二者都是接近无上级的炼体大法,变化多端,可模仿大量的功法神通,神通异能。传说中的小无相功,就有许多要点,就是借鉴这二门功决,

    四九玄功具三十六种神通变化,可轻松吞噬替换掉牛魔元霸体的根基。上古神犀,吞日血猿,甚至重明圣鸟,也在那三十六种神通之内。

    此功不但能够炼身,更可拟化气元,可模拟三十六种绝顶功法,亦可模仿魔化之后的诸般法术功决,倒是极其方便,也恰好贴合。

    四九玄功总共十八重,这位无明上仙,一次就拿出十六重。而且是直接就冲击到第九重天境,仅只是这一条件,就使人心动。

    “原来如此,这门绝顶功法,只是仿冒那人必要的条件之一。”

    秦锋笑了笑,只一句就将这筹码的价值大幅度贬低,又道:“这魔功可以用四九玄功可以解决,无道所习与那人虽是大为不同。可既然是道心种魔,那么一句破而后立‘生死转换,就可解决。然而无道来自天一界,而那神空——”

    语音未落,秦锋就若有所思的,看了二人一眼:“原来如此,却是我多虑了。”

    杀人灭口么,好于净的手段。怪不得,对那无生天尊几人是全不容情。

    此外天一修界,也将封锁三百年。在这三百年内,无人能知庄无道的底细。

    “在天一界夺取玄血晶华,只是无生等人私下所为。为防门中有人抢夺,一直封锁着消息。事涉此劫的灭世劫胎,这天一界之事,本不该轻易下手于涉。这些人,本身就是违逆了门规。”

    那无明上仙,破天荒的露出了笑意:“不过另还留下几位,想着这几人,对师弟当有些用处。既为魔头,几乎无依无靠,总需一些得力的人手帮衬才是。我瞧见其中,根基很是不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