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五章 皇天剑圣
    一艘足达三千丈长的九阶‘星跃龙鲲,之上,庄无道端坐在这个八丈方圆的小型楼阁内。

    其实以凡间的标准来看,这也算不得上是型楼阁,了,不过相较于他以前在离尘,动辄就达几十丈甚至百丈大小的恢宏楼阁,简直可称是局促。

    不过此时的庄无道,大约已能猜知,不但脚下的这头‘星跃龙鲲,估计很难降服,要在这‘星跃龙鲲,的背上搭建这么一座楼宇,难度更是超乎想象。在天玄世界,是身份的象征。似乎只有归元天君以上,才能够驾驭。不过以其七阶之身,也只能驾驭五阶的‘星跃龙鲲,而已。

    此时距离那元极星障之外那场风波,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时辰,而越往那星玄世界的方向深入,虚空中的灵流风暴,就越为狂猛,然而呆在这‘星跃龙鲲,的楼阁之内,周围一切都如界内空间一般,半点都不觉压力。一层坚实的屏障,就所有的危险,都阻绝在外。

    庄无道这才知晓横渡虚空的艰难,哪怕是突破了元极星障,三人也未必就能轻松抵至那星玄世界。

    而据剑灵的说法,星玄世界就在天仙界附近不远。而越接近那天仙界,这无量虚空海的力量,也就越为强盛。

    别看这九阶‘星跃龙鲲可以在这片虚空海附近,自由自在的翱翔游动。可一旦到了天仙界的附近,就会被炸成了血粉

    “想那诸界生灵孜孜以求,前赴后继,只求问道成真,追求长生。却不知成仙之后,反要处处受限,自划监牢一般,让人恼火生烦——”

    就在庄无道神色木然的,看着窗外那黑暗虚空时,这阁楼的中央处,忽然两个人影闪现。

    其中一位,正是庄无道十几年前,在登仙台上的那位白袍仙者。坐在稍后一点的位置,笑意轻浮的扫望室内三人

    “可真是抱歉为表诚意,本座本该在元级星障之外接你三人才是。不过那处地方实在太过偏远,元灵单薄,对我修行不利。你看——”

    说完之后,伸出了手。赫然就是不久之前,那一手遮天,将那三位大乘天尊一击碾杀的那只手掌。

    之前庄无道见时,还只见这手晶莹剔透,满蕴仙灵之气,可此刻望来,那仙灵之气却已淡薄之几分,晶莹玉手,似也蜕化成了肉体凡胎。、

    此世他也听说过,在天仙界这一域核心,不但五行之灵极盛,法则构造也极其的宏大深严。而太虚海中诸界,距离天仙界越远,灵力就越位淡薄,相对的那大道法则,也就不那么紧密。

    修士神念寄托太虚,融于大道。而在那天一界附近,既无能供仙人消耗的‘灵也无力承担仙人之氵。所以一般的仙人,几乎足不出天仙界,担忧会因此掉落境界。而外围的得道仙人与修士,也往往会在提升境界之后,往内层升,搬迁。

    只有到真仙境之后,才有能力踏足虚空海外围。那时仙人的内天地,已经接近完整,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世界,自可承托仙修的生命本质。就比如火云窟内,那具金仙之尸,能够维持数百万年而未崩溃。

    不过也不经常出行,这些金仙与仙君仙王若动,往往是体内一个‘世界一片‘天地随之而动。动静浩大,影响深远。有需要的时候,最多也就只是化身出行,

    倒是在真仙以下,仙修能够依靠一些特殊的法器,亦可暂时遨游外域。

    这白袍仙者身前,还有一位强袍老人,面貌竟与那白袍仙者相仿。只是五官苍老,面含悲苦之意,极其严肃。

    “想必三位小友,已听说过了老夫姓名。那几位口中的赤神无明,无名上仙正是老夫”

    庄无道正欲大礼一拜,却被这无明上仙一道法力挥出,托住了身躯。而后就只见一本玉册,显化在了无明的身侧

    庄无道愕然抬头时,只看一眼,就知这也是‘离尘天牒,的副本之一。在翻开的一页之上,赫然有着‘庄无道,这三字。

    “无需如此大礼,你二人以前辈礼节相见便可”

    那无明上仙依旧面色肃然,指了指身侧的天牒道:“我离尘宗起源于二劫之末,盛于三劫之时。按照祖师定下的门规,离尘秘传苗裔之外,以修为境界论辈。只有秘传苗裔之中,才有真正辈份之分——”

    庄无道看着那‘离尘天牒只见这玉册又翻开了一页,赫然是‘聂仙铃,的字样。

    在天一世界,他与聂仙铃,是‘本山秘传,。可在上界,却被称为秘传苗裔,、

    “我等秘传苗裔,是以一劫期为一辈,从第三劫之时开始,如今还只是第三代,‘无,字辈。固而我二人与你们两位小友,只能算是同辈。”

    语音出自无明上仙的身后,那白袍仙者捉狭的一笑:“不过这是在天仙界的规矩,在我赤神宗内,你等二人,还是得唤我等祖师”

    庄无道目视此人,也不知这位姓名为何,既然说是同辈,想必也是离尘秘传苗裔,的一员。

    对了,方才分明是此人出手,为何那无生天尊几位,也唤其‘无明上仙,?难道是修行了同一功法之故?

    随即又觉奇怪,庄无道不禁惑然道:“为何是第三代?不该是——”

    话音出口,庄无道就知自己失言。从三劫之时开始计算辈分,每一劫是一辈,那么现在怎么可能还是第三代?

    不过他现在,也不知如今到底是第六劫还是第七劫,在天一界得到的零星讯息,并不足以推论。

    “嗯?你们天一修界那般偏僻,竟然也知劫期之事?”

    那无明上仙微觉意外,不过也没怎么联想,直接就解释道:“其实如今,也可算是第六劫,不过真正严格来说,还是第五劫之内——”

    庄无道面色顿变,他听剑灵说起。洛轻云就是在五劫之末陨落,轻云剑也是在那时重损。

    而随即就又听无明上仙淡淡说道:“大约五六十万年前,此域中亦曾积累了无量劫力,使天仙界中血流漂杵。然而那时却有一位绝世人物出世,是号称‘皇天剑圣,的一位绝世女修。大劫起时,这位居然只用了短短一万八千年时间,就修至元始仙王之境,又三万年,入半步仙皇。可最后也不知为何,居然一剑便将那五劫劫果斩裂,使天地苍生都得幸存。不过这位‘皇天剑圣也因此战而重伤,受天地之力反噬,就此殒亡。而那劫果虽被斩裂,不过却并未消散,只是分散四方,转为积蓄潜伏。固而此时,应该是在第五劫期与第六劫期之间。”

    庄无道颇有些膛目结舌之感,忖道这‘皇天剑圣不知是何等人物?与洛轻云又何关联?按照剑灵的说法,洛轻云也是元始仙王境界,是当时接近混元仙皇之人,又是女修,

    又或者,这位所谓‘皇天剑圣本身就是洛轻云?

    还有这世间,居然还真有人在一万八千年内,修得仙王,道果——

    怪不得剑灵初见之时,就有那么大的口气,说最多一万载后,就可使自己成绝代仙王——

    那时的剑灵,或者就是以自身来参照,再为他定下踏登修界巅峰的时间。

    庄无道再以元魂定感体内,只觉剑灵此时,是异常的沉寂。收缩在剑窍之内,这并不单是要避开这位无明上仙的灵觉而已,而是另有缘故。

    方才他听到‘皇天剑圣,四字时,清晰的感应,这轻云剑的震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