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四章 无明上仙
    三人都不约而同,加快了开凿突进之速。而再到半刻钟之后,此时庄无道的神念,亦是发觉自己,已经到了无极星障的边缘。

    只是此时的秦锋,脸上的笑意,已经逐渐转为冷酷:“还真的来了,是那位神空真君”

    当日在灵京城一战,秦锋虽无资格介入。不过却亲眼望见了虚空海外,聂仙铃与他神空之间那次的短暂交手,所以熟知此人的气息。

    庄无道与聂仙铃亦都神情微凝,目光凝重肃穆的,往无极星障之外眺望了过去。

    其实看不到什么,不过却不难想象猜测,此时在无极星障之外,那神空真君等人的埋伏,只怕已然布置妥当,只等几人破障而出,落网之时。

    “继续便是”

    庄无道只觉浑身酸软疲惫,方才已连续服用了两枚生生回元丹,都不能使浑身真元,彻底恢复过来。

    不过此时却毫无退意,反而又加速了开凿。

    既然已知对方的打算,他又岂能无所准备?有着金仙之血,无论做什么事都方便,无论是强化道符,还是制作符宝。

    ——除非是有真正的登仙境大天尊对他几人出手,否则最恶劣的情形,也无非就是逃回天一世界而已。

    他性情一向多疑,很难信任旁人。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做足准备,做最坏的打算。这也是他从秦锋那里,学来的处世之道。

    不过这一次,那一位应该不至于让他失望——

    聂仙铃与墨灵也同样开始尽展全力,只有秦锋停住,在二人一禽的照拂之下恢复着法力,主镜之外,数十面太虚宝鉴的子镜竖起,闪烁微光,又有数道金红色,阶位高达八阶的符宝,环绕在了太虚主镜之侧,随时都可激发。

    ——此时他三人一旦遇险,他的太虚无极大法就可立时挪移三人遁走。

    这次之所以不带天一界的诸般杂物,便是庄小湖也直接化为了一点玄血。就是为节省气力消耗。一旦有什么万一,可以有更充裕的余力应对。

    也就在一刻钟后,几人的身前忽然一空。那四面的挤压之感,前方的阻障,都消失无踪。

    庄无道只觉浑身轻松,心中重负尽去,只是下一瞬,就听一声轻笑之声,忽然传至:“庄道友,好久不见”

    这声音极其陌生,庄无道却只一听,就知定这是神空无疑。

    此时另一侧,也传来一声雄浑佛号:“老衲证如,亦想念庄施主甚久。此处许多施主的熟人,都已等候施主多时

    太虚海内虚空折叠,无法直接目视,庄无道只能睁开了重明观世瞳往前眺望。只见这周围,赫然有十余头身躯庞大,似鱼似龙一般的精兽,正前拥后堵,将他紧紧的围绕。

    摸样仿佛鲲鱼之形,却有着龙一般的双翼,头部也仿佛是龙形。身躯庞大,最长的一头足达千丈。气势威猛,然而在这狂暴的虚空海内,却可自由自在,翱翔自如。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星跃龙鲲而在这些龙鲲的背部,都有着一个三丈方圆的二层小楼。

    而此时的神空证如,就各自立身在其中一座小楼之内。除此之外,他果真是看到了不少熟人。

    ——方孝儒,沐渊玄,乐长空,李崇心,还有曾经的希灵真人,周阳真人,行霄真人,释恒大僧正等等。

    前四人都是天机碑前十五位的强人,后四人亦是天机碑上排位极高,都是三圣宗的俊杰精英。

    然而此刻他眼前这些位,居然不是合道就是练虚——

    不过才短短十五年时间而已,他哪怕事先吸收了金仙之血,也只堪堪突破天限,提升至练虚境四重楼。

    而这些人,在修为层次上,却无不跃居于他之上。

    尤其那方孝儒与沐渊玄两位,竟隐隐有直逼归元的气象。

    这些人也如证如一般,冷冷的向他望着,目光冰寒,杀机隐伏。沐渊玄气度沉稳,并未说什么过分言辞。那乐长空却也是声透厉色:“乐某也正有一笔债,要向庄真人讨还”

    说的正是当日赤阴城外那一战,聂庄二人的联手算计,

    除了这些人外,在场还有不少陌生人。总数五十有余,无不高达合道之境。其中还有十二人,赫然是归元境界,各自御使着那‘星跃龙鲲,。封锁着四方,不容他逃走。

    除此之外,另有三头‘星跃龙鲲呆在更远处。也不知是因距离太远,还是对方的法力太过高深。以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居然也看不甚清。

    只知这三头‘星跃龙鲲,的人物,实力定远在那十几位归元天君之上极有可能,乃是大乘天尊

    庄无道不禁倒抽了一口寒气,自己事前若无半点准备,碰到这样的情形,只怕是必死无疑。

    “所谓天道无常,因果循环——”

    那方孝儒此时,亦嘿然而笑,满含调侃:“大约庄施主是绝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日?”

    他不似真正的方孝儒那般,毫无气度。然而火云窟一战,被庄无道避到这般狼狈,近乎陨落,也令他不爽之至。

    只是方孝儒的话音才落,就听远处又一个声音传来:“本道玄天剑宗无生,吾弟剑玄,便是死于你手?此为不死不休之仇不可今日本座可暂时放下。只需你等三人,将那玄血精华交出九成,就可任由尔等离去”

    “无生天尊此言大善老衲善无畏,亦可担保你三人安然无恙!”

    “本尊天海凌,我乾天与离尘,本无死仇。今日来此,只为散劫舍利。无生与善无畏二位道友所言,亦深合我意。一切恩怨,都可待日后计较”

    庄无道目光微凝,看向最远处的三头‘星跃龙鲲,。这三人,果然是大乘天尊

    此时那神空与方孝儒,沐渊玄等人的眼神,也顿时微微一变,不怎么好看。这三位大乘天尊之言,无疑是在三人脸上,重重的扇上一巴掌、

    可又说不出反驳之词,即便心中不爽,这三位贵为天尊,可决断他等未来生死,根本无力抗辩。

    而随即神空就目光微动,神念已经感应到了庄无道身后,那几十面太虚宝鉴,以及那三枚符宝,不禁皱眉,露出凝重之色。

    而方孝儒与沐渊玄,亦是面色铁青一片,显也是察觉。他们眼前这三人,并非是任由宰割,仍有着在诸人面前逃生之能

    “庄真人好手段,这三枚五阶符宝,尽演虚空之妙,好生了得。再消耗数十滴金仙之血用于强化,便是大乘登仙,亦未必有这等强横的虚空之能。”

    那神空一笑,脸上的杀意收敛,恢复了祥和之态:“只是我看诸位,大约也是不愿退回天一?三百年之内,再不能出天一修界,浪费这大好年华,岂不可惜?”

    此时在对面三人身后,那被强行开辟出一条缝隙的元极星障,仍未彻底弥合。只要是在这一日之内,对方都可借助符宝与法器之力,安然退回天一修界。

    而以元极星障为界限的仙墓所在,却又是合道修士以上的禁区,势必难以追及,所以神空果断的放低了姿态:“此间善无畏法主,乃当世活佛,天一界度化众生无数,从无有诳言。本宗天海凌天尊与玄圣宗无生天尊,亦是一言九鼎之人,绝不会欺你。只需拿出九成的玄血晶华,道友定可安然离去”

    庄无道却是一阵沉默,懒得答话,只默默望向远方,忖道那位若是还不来,那么他就要让秦锋,尽快携他几人跑路——

    也就在对面神空等人,越来越是不耐之际。远处忽然一声‘重明神尊,的唱诵,震荡四野,而紧随其后,一只晶莹剔透,仿佛玉质般的手掌,也蓦地从虚空中遥遥抓来。

    手掌不大,只正常男子大小,然而此刻在场诸人,却都能有所感应。看似不显山露水,可那遮天蔽日,浑盖天地般的气势,却是直入诸人心灵之内。

    而神空等人,更是面色苍白,眼现惶然惊恐之色。尤其是那些归元天君,都毫不犹豫,纷纷御使着‘星跃龙鲲向四面飞逃。而方孝孺沐元玄这些天一修界之人,亦是眼现惊色,眼神茫然。

    “这是,无明大仙!”

    “是只手遮天,太霄遮天神决”

    “怎么可能?这位不是已在闭关?明明已经避世三百余载——”

    “这位怎么会亲自出手?”

    那在庄无道重明观世瞳注目中,位于最远处的三头‘星跃龙鲲,上,此刻也飞速窜飞出了三个身影。与其他人一般疯狂急遁。只是这三位大乘天尊的遁速,远远超出了‘星跃龙鲲所以无需借助这异兽之力。

    而其中的的那位‘天海凌更是高声喊道:“无明前辈请住今日吾等聚集在此,只为玄血精华而来,并未有伤害贵宗弟子之意,还请上仙明鉴”

    然而那只手,依然笼罩而至。明明声威不显,可却似整片虚空,整片界域,甚至所有的大道法则,都被笼罩在了这小小的手掌之中。

    而那无生天尊,此时语声已惊恐之至:“无明前辈,这莫非是要斩尽杀绝?我玄圣剑宗与你赤神宗,亦曾有三千年盟友之谊。今日我无生死于你之手,只怕前辈也难向我宗交代”

    “无量真佛”

    那善无畏佛主一声佛号,整个人立定,不再挣扎。只目光满含不甘的看着远处的庄无道,眼神不解惑然。

    不明白庄无道,是怎么联络上的上界赤神宗,也不解那位无明上仙,为何会心生杀意,出手凌厉至此?

    为了几十颗看不上眼散劫舍利,就下如此毒手

    还有这天机,居然被镇压封锁,让他们感觉不到半点异常。这位上仙,到底意欲何为?

    然而下一刻,随着那玉手一握。庄无道就只见身前,忽然一震。他眼前那些‘星跃龙鲲合道归元,甚至还有那三位大乘天尊,都在他眼前,或身躯纷纷爆为血粉,又或于脆在他眼前,彻底消失。

    毫无挣扎之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