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三章 横渡虚空
    元神境十一重楼——

    此时的羽云琴,赫然已是元神巅峰,已离他不远。

    确实,若跟随庄无道。可能再有个五六十年,羽云琴也到不了此时境界。一身修为法力,也远无法她此刻相较,

    “也罢,随你之意便是”

    摇了摇头,羽旭玄再不多言,步出了这间神殿。

    真是蠢货即便是更看重修士,可六十年后不能及,六百年后却是未必,聂仙铃与那藏镜人,不就是前例——

    这份真情,更为难得,岂不知珍惜?

    是怪他,千不该万不该,让自家女儿修习了祭神之术,竟至被这区区神明,迷了心智。

    然而此时此刻,无论他再说什么,都已为时已晚。

    那人已经离去,也不会再回归此间。这天一世界,都将那人心内慢慢淡忘——

    只望琴儿她,日后莫要为今日的抉择后悔,

    ※※※※

    江南道宫一座小楼之内,灵华英正是目光怔忡的,看着手中所持之物。那看似是一件普通的随身玉配,然而入手冰凉,几乎将他的骨肉彻底冻结。

    只有灵念包裹双手,才可接触,而若仔细探看,便可发觉这所谓玉佩,其实总共七层。用了七种类似于冰玉的材质,玉内含玉,融而为一,才炼成此宝、

    而只要把这块玉佩放在他身侧,就可以镇压住他心内的暴躁与杀心。

    当昨日这件宝物送到他手中时,那一年比一年难熬的心劫,似乎都散去不见,微不足道。一日比一日冲动的性情与杀机,也似是在一夜之间,就消失无踪。

    他灵华英,似又恢复到了二十年前的那时候。是还未手染数百金丹之血,屠戮近二十位元神真人之前的那个灵华英。

    这件东西,他想必是费了不少功夫——

    整整七种可镇压心魔的绝顶灵珍,融而一体。更借助金仙之血,把此物的品质又拔升数阶,祭炼到七十重法禁,成为镇界灵器的级别,凌驾于其上。有此物在,足可使他在第八层七杀剑心之前,都可不受心劫煞力之扰。

    似这样的练器手法,此界之中,无人能够办到。哪怕是那家伙法力通天,也至少需一两年的苦工不过。

    明明已经飞升在即,居然有闲心炼制这等杂物——

    灵华英嘲讽一笑,却是珍而重之的,将这玉佩收入到怀中,挂于胸前。随即目光怅惘,又渐渐失去焦距,追忆起了过往诸事。

    越城的相遇,暗中对那家伙的护持,大破太平道图谋时的惊艳——那个时候,他仍未能料到,仅仅几十年后,他的这位师弟,就能够站到此界之巅

    此去星玄世界,想必也会有不俗成就,风云际会,直登九霄——那个家伙,无论在何处,都平凡不了。

    就似当年师尊所言——

    然而当想起沛尊,这二字,灵华英就觉胸中刺痛。心内杀念骤生,头额处青筋暴起。

    可就在他眼眸,也将转为赤红色时。胸前的玉佩,却及时散出了丝丝寒气,使他的神智顿时一醒,再次恢复了冷静。

    呆楞了片刻,灵华英才自嘲一笑。真是丢人现眼这还只是第四重天境的‘杀生剑心居然就已压制不住。

    若被五师兄司空宏得知,必要嘲笑自己不自量力。

    半晌之后,笑意稍敛,灵华英最后看了那星空之上的虹光一眼。而后就么抱着自己佩剑,定定入神。

    真走上这条路,他才知这路上的艰难崎岖,远超出自身想象。可无论如何,他都要继续走下去,无有退路,也不能生出畏难之心。

    那燎原寺余孽,他必要在有生之年,彻底诛绝然而师尊嘱托,他也记忆于心。

    那么这条路再险再狭,他都将继续走下去,直到走出自己的道途。

    只望三百年后,无道仍在星玄世界,还有相会之期——

    ※※※※

    法坛在闯入元极星障之后,只支撑了大约两个时辰,就已彻底不支毁弃。尽管此物,也是由庄秦二人精心炼制,甚至也渗入了金仙之血,材质强绝,不逊色于任何镇教法器。可在这元极星障的三面挤压之下,依然是在迅速的崩溃瓦解。

    整团元极星障,就似一团棉花,软软绵绵,虚不受力,又极其坚韧。无论三人打出的力量何等强横,都会被这‘棉花,吸走化解。然后从三面挤压反弹过来,直到人力尽而亡。只能以锋锐的剑劲与虚空之力,强行破开斩裂,

    一切都与当时不死遗府中,轻云剑借助逆五行七罪大阵之力,试图突破元极星障之时的情形相仿。不过此时的四人,更深入得多。

    庄小湖修为太弱,只能在这无量虚空中自保,只能靠庄无道等三人一禽之力,合力突破。加上藏在庄无道‘虚空藏盾,之内的四尊傀儡,两具练虚化身,轮换发力突击,一路势如破竹。

    即便那护持的法天破碎之后,速度也未降低多少,只有庄小湖,在一刻钟后,就已经现出吃力之色,面色苍白,已经力不能支。全靠着庄无道的法力护持,才不至于被此间的虚空之力撕碎。

    此处无量虚空,那元极星障固然难缠,然而让他们法力消耗最具,还是这虚空海中,那时刻变化的宇宙虚空之能与狂烈灵潮。

    周围时空,无时无刻不在变幻,需要不断的做出调整。而灵潮爆裂共鸣,更影响诸人体内,一不小心就有肉身爆碎有忧。

    ——一般的元神修士,即便是元神巅峰。能够在虚空海外呆上一两个时辰,就已经很是不错。庄小湖只元神初期,能够坚持到此,在同阶之中,已是超出一般的水准。这与他神念庞大有关,可随时调整镇压体内的灵元。

    庄无道看了眼里,却一阵摇头,直接就招手道:“蠢物,此时还不玄血寄魂,到底要待何时?”

    就如在修士遁空飞行时,携带一人的消耗,要超出自身遁空而行的十倍。在虚空之外,要护住另一人,损耗同样是以十倍百倍递增

    甚至连东西都不能多带,哪怕是那些芥子纳须弥的虚空宝物,也会虚空之能影响,破损甚至直接爆裂。

    在三人离开之时,随身几乎所有小虚空戒之类东西,都被清空,只携带了最重要的几样法宝。

    而别看四尊雷火天傀与他两具化身,此时都藏在他虚空盾内,可其实这傀儡与化身,都有着自保之力,无需他额外消耗。

    那庄小湖面色苍白,本能的就有些不情愿。登仙台上她之所以惶恐,其实就是早料到庄无道的打算。

    难到真要放弃肉身,可未来会如何?

    好在此时,聂仙铃也回过头一笑:“小湖姐安心就是,便是师兄不管你,不是还有我在?定为你寻一天资超绝的肉身,容貌身材,一定能让小湖姐你满意。”

    庄小湖这才心中一宽,身躯爆成了碎粉,只余一点金色的血液。

    庄无道唇角则一阵抽搐,天资超绝的肉身,他也向庄小湖承诺过,可却不及聂仙铃,这‘容貌身材,四字。

    一声轻哼,庄无道还是一道法力挥出,将庄小湖这点玄血,笼在自己的袖中。

    没有了庄小湖的牵绊,几人的冲击之速,就又再次猛增。也就在又一个时辰之后,庄无道首次感觉疲倦之时,

    秦锋的眼眸忽然一亮:“快突破了”

    庄无道心神顿松,也现出了喜意。论到太虚之内的感应,秦锋专修太虚无极大法,远胜他与聂仙铃二人。想必此刻,真的是突破在即。

    在这虚空海外层中的真元损耗,几乎已直追火云窥内的火焰融湖。

    自己打出的每一剑每一道术法,也都需全力而为,而这元极星障,又似远远看不到镜头。

    到了此处,他一身雄浑元气,竟有几分无以为继之感。

    故而在真正突破之前,他也渐渐心中忐忑,担忧有陨亡之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