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一章 血炼金身
    在看秦锋来,这面正反乾坤镜,已经完全可算是准仙器之流,自从庄无道,将那阴镜镜面的法禁,也祭练到了第七十二重。强如聂仙铃,在庄无道面前,也无与之交手的资格。阴面一定,时间定锁,阳面一定,空间凝滞,可谓是霸道之至,

    也亏得是有这面镜在,否则今日,他等即便不会全军覆灭。也要在这太霄灵龙爪牙之下,损伤惨重而归。

    “师兄方才,应该是手下留情了吧?”

    聂仙铃气定神闲,收起了神诛剑,方才虽经历激战,却未在她身上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

    “留它一命,是准备用来看门?不过这只七阶太霄灵龙,是否太强了?我恐日后离尘宗的后辈,会应付不来。”

    方才庄无道明明还有两具身外化身,可以继续拦截,却不知为何,刚才一动不动,任这太霄灵龙逃入血湖之内。

    以她的聪慧,如何能不明白。这里若无一位强横存在看守,此处的金仙之血,岂非是可任人撷取?便是那与离尘正式定约的金太极,及其一族,都未必就能够靠得住。

    而类似含灵藓的灵物,也根本无需在此处培育,只需取出金仙血液,在其他灵地养殖也可,只是效果稍有不如而已。

    庄无道留下这头太霄灵龙的目的,实不难猜度,

    “便是全力而为,也难奈何得他。化身与雷火天傀,除非是我能舍得一样。仙铃你小看它,真正拼命,你我都不能全身而退——”

    庄无道摇着头,确实无能为力,自己师妹把他看得太高了,也把那太霄灵龙看得太低。是道业根基不如,所有瞧不清这头七阶精灵的根底。

    不过这头畜生,居然完全不惧此间无处不在的金仙剑意,也是出乎他意料。

    不过也无所谓,今日目的已达,其余一切都是末节,无需在意。

    “确实太强了些,不过无需担忧,我这阴阳劫剑力特殊。这太霄灵龙若不通阴阳变化之道,永生永世都难将剑意取出。日后我修为越强,这剑意也就越是强盛。我宗后人,只需持我剑符,来自火云窟后就自可使之退避三舍。”

    错非是这太霄灵龙如此强悍,也看守不住这火云窟的金仙血湖。

    秦锋却是恍然,他知晓庄无道这两年,不但是在离尘宗的祖师堂内,留下了三枚‘阴阳劫剑,的符宝,更留下了一件,相当于自己三成实力的衤绅形真灵图,。

    庄无道又不愿损耗自身修为,以免延误自身突破练虚境的时间。只能以损耗寿元为代价,炼制这四件奇物。用去整整一百五十年岁寿。

    好在还有两枚玄赤朱果,自己吞服了一枚,增了三百岁寿。寿元不减范增,体内生元更盛。

    而‘阴阳劫剑,的符宝,既然是为取这里的仙人之血而炼。那么那件衤绅形真灵图就必定是为应对二百年后的大灵朝盛世之劫。

    庄无道却已无心思理会其他,专注的看着血湖之内。参悟金仙剑意,此处远比那地魔窟内更合适。

    游散的剑意,法则之力更为松散,也不至于一击就可要了他和聂仙铃的性命。重明观世瞳这种奇术,才可放心使用。

    可惜今日借法量天之术,已经施展了四次,只能等到明日,才能招引那剑仙战魂。

    聂仙铃也道了一声‘有趣而后手中也出现了一团白光,里面赫然似有一口火色之间。

    而聂仙铃本身就这么立定,开始闭目静参起来。

    庄无道不禁与秦锋无奈对视,借法量天,重明观世瞳与无妄魂体的结合,之后几年中聂仙铃的道业进境,必将远远超出他二人,

    不过艳羡之外,倒没什么失落之意。他与秦锋二人其实也不差,庄无道虽无无妄魂体,可他一天中‘借法量天,能施展的数量,却是聂仙铃的四到倍有余。

    除此之外,还有两具身外化身,可助他推演参玄悟道。《百裂千魂神衍决》也初见成效,已斩出了七只分魂。

    至于秦锋,本就是陪客。只需有太虚天演术,有‘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在手,一身道法积累,也不会逊色于二

    ※※※※

    一年之后,当庄无道从入定中苏醒时,一双瞳孔,赫然呈现金白之色。

    剑意属金,他此时是因体内剑意太盛,所以金气无比炽旺,现于体表。不止是眼瞳金白,便连浑身上下,亦偶尔会出现零星的金属粉末。是被一身剑意,感召而来的五灵金气。

    再望对面,依然躲在仙尸小岛上的那头太霄灵龙,竟是眼现惧意。忌惮畏缩,竟再不敢于他对视。

    此时的庄无道,却是分外庆幸,剑灵让他首先主攻修行牛魔元霸体这样的炼身大法。

    尽管体内已五行逆转,土生金,变化为水生金,然而一身强横肉体,还有那宽阔坚韧的经络,却不会变化。可以使他承载住强横剑意,而不至于肉身崩毁。

    而即便是此刻,庄无道也仍觉自身体内,四处金性相关的脉络,都在隐隐刺痛。元神之内的情形,倒还不错,他神魂强大,也身具天生战魂。庄无道了悟的剑意层次,虽已超归元等级,却还能承载得住。

    庄无道此刻是心神骤松,完成了这一步之后。横渡虚空前的准备,就已大半完成。

    不过,仍非是松懈之时——

    庄无道目光,又望向了身前的血湖。之前那似无数不在金仙剑意,他只能模糊感应而已。

    可此时此刻,当他再睁开重明观世瞳时,却可准确分辨出,这些剑意的痕迹走势。

    思绪无比平静,庄无道先是指挥着四颗傀儡天珠,避开那金仙剑意,沉入到了熔岩与金仙之血交杂的湖内。随即又是自己两具身外化身,同样入湖。

    再随后,却是自身,一步步的踏入湖中。

    而此时在附近,三足冥鸦的一身黑色羽毛,忽然变化为白色。初步成型的不死天域,完全笼罩住了庄无道身影。

    而进境百息时光之后,庄无道与两具化身,及那四尊傀儡天珠。都陆续从这火焰血湖中飞出,再次落到了岸旁。

    后者还好,一年之内,不断吞噬炼化那湖中熔岩与金仙血液,一身材质,早已强化道不可思议的层次。此时沉入湖中一刻,却未融化半分,不但材质更为凝炼坚固,更显强悍,更排出了不少的杂质。

    只庄无道与他两具化身,颇为狼狈。尽管都是五阶巅峰的不破金身,按说肉身坚固,不在傀儡天珠之下。可毕竟一是金属,一是血肉之身。

    上岸之时,已是体无完肤。血肉模糊。痛苦莫名,却仍需忍耐,要想做成那件事情,凭现在的肉身可未必就能办到。庄无道待得两个时辰后,体内元气恢复,就又再次沉入血焰熔湖之中,身躯之外,再次被烤出了轻烟。

    聂仙铃都不忍去看,闭着眼睛。旁边秦锋也是微微摇头,忖道也幸亏是那太霄灵龙伤得太重,否则此刻稍作冲击,就可要了庄无道的性命。

    也亏得是有墨灵在,掌生控死,不死天域强化了庄无道的肉身恢复之能。否则此刻,庄无道的人早已在火焰融湖中融灭。

    ——只靠太虚天演术的推演,就可知这融湖,是能够在须臾间融灭仙阶之下,所有器物的存在

    他也知庄无道,这是准备冲击第六阶,甚至第七阶的不破金身,顺带融炼体内,最近大服丹药灵珍而材料的药力,可哪需如此拼命?

    不过想想飞升在即,还有那未知的星玄世界,秦锋又摇摇头,忍住了劝诫之语。

    当惯了强者,天下独尊,无有抗手之人。又岂能容自己,在另一世界沦为任人蹂躏搓捏的无名小卒?

    便是庄无道,也同样看不透,已经放不下强者之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