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零零章 混元无极
    时隔三日,地魔窟的最底层内。几乎一模一样的血湖旁,庄无道看着那湖中深处,那硕大的魔尸,还有中央一口十丈长的雷火断剑,久久无言。

    此时在他身旁,还躺着一具实力无限接近七阶的精灵尸骸,浑身已被魔染近半,而其身躯内的真性之灵,已随着这只强横精灵的死去,正渐渐消失。

    而庄无道的手中,此刻还握着一颗精核。正是精灵之卵,大道之核,同样身具四灵。比之用于正反乾坤镜的那枚,仅仅逊色一筹。可惜也被魔染,使这颗黑色晶体的表面,现出血红色的裂纹。

    “魔染不深,到星玄界后,应当还能净化。又或者卖了换其他东西也成,星玄界内,应当多得是识货之人。”

    对这宝贵的精灵之卵,聂仙铃不太在意,目光自始至终,都是看着血湖中深处的那口断剑,眼神喜不自胜。

    “果是金仙剑意也不知在离开之前,我能领悟多少?”

    “果真是一处悟道胜地”秦锋的眼中,亦现出了赞叹之色。

    那雷火断剑上的道蕴,与他所修不符。然而此处的虚空法则,被仙魔之尸的力量,撕成了粉碎,残缺不全,扭曲变异。可也正因如此,秦锋能够更轻松的参悟其中奥妙。

    庄无道却已经收回了目光,这里的确是不错,可惜那断剑上所蕴的剑意,过于凝聚,只适合聂仙铃的无妄魂体参悟。

    他自己也有重明观世瞳,却不能使用。一旦观照,必定引发那雷火断剑的剑意反击,多半会是尸骨无存。

    所以反而是火云窟中,那些游离发散的金仙剑意,更适合于他,也更适合聂仙铃。

    摇着头,庄无道不去打扰这已入神的二人,对手湖畔之旁。摄力吸拿,就有一枚枚的玄血晶华,落在他手中。总数二十二枚,比之火云窟深处,要少了不少,估计是因此方陨灭的魔主,实力较弱之故。

    只是这里的玄血精华,魔染较重,更适合魔道修士,而非正道修者。估计也正因此故,当年那位怒江祖师才会舍近求远,先从火云窟下手,

    而随即庄无道,又扫望周围。

    第二个可惜,可惜这里都是魔血居多。虽被那雷火之剑镇压,却仍有魔染之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生长出类似.灵藓,的灵物。

    否则离尘宗,日后操控练虚道契的产出之时,会容易许多,

    ※※※※

    又七年之后,半月楼内。庄无道散开的元气,正缓缓收起,空中的天限之劫也在缓缓消散。

    因吸收了含灵藓中,那淡化之后的仙人血液。庄无道的浑身肌肤,都透出了丝丝的血点。

    不过此刻都已蒸发成了气雾粉尘,散于虚空。随着一团庄无道随手招来的灵水,已经一道忽然刮起的狂风,一点残余的痕迹都没有,甚至无半点的气味。

    庄无道正在体察自身,尤其是玄窍之内。

    几十年前,他距离练虚境就只差真元积累而已,除此只外,还有一道天限,当这些障碍解决,他踏入这一境界,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第五层的不破金身,也使他早早就有了近乎练虚修士的体质,甚至更在其上。而真元凝聚,也早有胜之。

    突破天限,进阶练虚之后,只是使他的元魂与太虚大道,进一步的结合。肉身更强,法力更足而已,并无本质的变化。

    所以体内的种种,庄无道全不关注,只看自己的本命玄窍。

    七年之中,庄无道一共就只完成了三门神通。一门出自天地大悲赋的‘穿剑式一门则是重明阳神录的核心神通‘重明虚神,。

    前者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基础,不可或缺。后者则是以自身元神,显化重明鸟的真形。本来最好是以本命灵窍承担,可庄无仗着自身是战魂之体,可将任何神通提升半个阶位。此时也恰好有着好几处三品玄窍被他寻得,便大胆由这伪灵窍来承载。

    而至于第三门,正是庄无道方才凝练的本命神通,名唤混元天极,。灵感恰是得自于聂仙铃的冰火神界,加以改造而成。可连脉天璇极元变与素壬神体二种玄术,能力与冰火神界近似,可以将自身各种属性的法力,随意转换加持。

    不过此术真正大成之时,当是在土木水火金五行齐聚之时

    随着手心之中,一点黄芒现出。庄无道的目内,微现笑意。此术比不得聂仙铃冰火神界那样的极端,却亦可增他一倍实力。最重要的,还是能够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元气。

    按照剑灵的说法,当自己五行齐聚,就可算是一个半完整的‘内天地,。可以使他的实力,暴增五数大幅度的超越本身境界层次。甚至有希望以这门玄术神通位基础,完成‘半法域,的构造,那时别说是同阶,超越自身两个境界,都可轻松胜之。灵仙之下,实力稍平常一些的,都奈何不得自己。

    而当渡仙劫真正形成‘内天地,时,此术当可使自身内天地,再提升十倍之能。

    虽为灵仙,却可身拥天仙法力。任何时候,实力都可超越同阶一个境界。

    可惜,五行缺三,自己这门本命神通之能,如今只能算是普普通通,并无什么出奇之处。

    如今也只能指望星玄世界的那位,会践行约定——

    不过即便成了,那‘半法域,估计也需至少两三百年时间去搭建塑造,

    半月楼外,此时有数百上千的符鹤陆续飞凌而来,这是离尘诸峰的金丹与元神修士,以信符恭贺他进阶练虚之喜

    庄无道却并不觉欢喜,只神情怅惘的,抚摸着自己手中的太霄阴阳剑。练虚已成,意味着他离开天一修界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之时,最多五六年之内,就可渡空离去、

    可一当想起此去前途叵测,想起那位的莫名之请,还有这离尘宗诸人,下落不明的重阳子,一直不愿与他再见一面的羽云琴。庄无道心绪,就难以安宁,怅然若失。

    “师兄?”

    半月楼外,传来了聂仙铃的询问之色,带着几分疑惑:“可是有什么不妥,师兄此时的境界,是否需再稳固一二

    “无需”

    庄无道心中悠悠一叹,而后霍然起身,走出了半月楼。此时楼外,聂仙铃与秦锋都已在此等候多时,庄无道目光扫了二人一眼,也不废话,当先往南遁空而去。

    ※※※※

    火云窟内,宽敞的窟洞之中,一团火光蓦然爆裂。聂仙铃的神诛剑,在太霄灵龙的后颈,直接割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痕。

    而此时的庄无道,也被秦锋的太虚无极大法,挪移置换到了太霄灵龙的身前。此间别无他人,庄无道使用轻云剑,一剑‘离思直接斩入太霄灵龙的肚腹之内。最终未能洞穿,却在太霄灵龙胸腹处,割开了一道巨大的创痕。

    那太霄灵龙一声悲怒厉吼,而后目光仇恨的,看了庄无道一眼。竟在聂仙铃的神诛剑再次及身之前,再次强行扯开了此处天地胎膜,就欲退往天外无量虚空。可一边恢复伤势,一边伺机而动。

    可也就在这时,一面镜光微闪。正反乾坤镜的阴面,照出一团清色光辉。于是整个百丈方圆之地,都被彻底定格

    那太霄灵龙的身躯,顿时动弹不能,目中闪现出强烈的惊愕之意。而此时庄无道,已是浑身剑意勃发,轻飘飘的一拳,轰击在了太霄灵龙的胸腹创口处。

    天地大悲,小阴阳

    随着‘篷,的一声爆响,那伤口中突破炸出了一团仿佛血液般的四色灵液。而庄无道的面色,也陡然煞白一片。

    阴阳劫剑,这一拳,又损去他十年寿命。五年之内元气大损,一身法力只剩八成。

    不过那太霄灵龙的情形,却更是惨烈,身躯几乎被强行打折。而后也不再退往虚空与庄无道继续游斗,任由聂仙铃的剑,在它身后再割开了一道刺目创痕。直接横冲乱撞,疯狂的闯入到了那血湖之内。遁速快极,只那四尊雷火天傀及时拦阻。四口灭元天剑,将太霄灵龙的一双后肢,生生的斩断可也未能真正阻住这已不顾一切的太虚灵龙片刻

    直到闯到那仙尸所在小岛之上,太虚灵龙才回过头,即惊又恨的,往三人瞪视。神情萎靡,不断试图吞吸着周围的天地之灵,以图恢复,可惜效果寥寥,

    那肚腹上的伤口,不断的恢复,又不断的炸裂。

    “真不愧是仙人之器”

    金色的太虚主镜,极其谨慎的在庄无道身侧现出,里面的秦锋,是满头冷汗,深深惊异,又含感激艳羡的,扫了庄无道手中的那面双面铜镜一眼。

    方才情形,真可谓是凶险至极,让他心有余悸。哪怕庄无道已入练虚,修为较之七年前,又有数倍提升。聂仙铃在火云窟内,以无妄魂体参悟剑意,如今法力,也不逊色七年前的庄无道。加上庄无道四尊傀儡,两具练虚境的神外化身。相当与八位实力绝顶的合道真君联手,而其中一位,在上界灵仙的评价中,更有着接近归元之能。

    这等样的实力,想必那真正的归元天君,亦要退避三舍。可今日这一战,依然是艰难到超人想象。

    本身就是七阶精灵,而这太霄灵龙,更在精灵一脉中,有着类似于妖族中杂血神兽的地位,又身具虚空属性。全力搏杀时,战力超群绝俗,整整三个时辰,都被其死死的压制。

    加上此地又满布着那位金仙的残留剑意,庄无道与聂仙铃,几次险险落入到死境。便是他自己,也整整损失了七面已祭炼到四十八重禁制的太虚子镜,损失惨重。

    而三人对太霄灵龙的几次重创,都是借助这面‘正反乾坤镜,的威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