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八章 上界仙人
    在‘九霄登仙阵,的阵内,一颗颗的四阶蕴元石爆裂,只是不到半盏茶的时光,就有两百余枚的四阶蕴元,直接炸成了粉末。

    庄无道却浑不在意,面无表情的,陆续将一枚枚四阶蕴元石打出,维持着这‘九霄登仙阵,的循环。

    今日若不能成功,他留着这些四阶蕴元石也无大用,若是最后成了,消耗再多也是值得。

    而此时他的手中,就有着足达三万余枚,更有整个离尘宗的库藏为后盾

    整整半个时辰之后,庄无道近万枚蕴元石,似如流水般的扔出。而此时秦锋身下那黑色晶石内的景致,忽然一顿,秦锋本人,则抬头苦笑:“已经推演出一点眉目,可惜无法继续。这登仙台,暂时已至极限。”

    再要继续,就需待这登仙台修养半年之后才可,

    庄无道唯一凝眉,淡淡的扫了一眼,而后手中一点猩红光点打出,直入那黑晶之内,随着这道血光晕染。晶石之内的星空之景,居然再次开始移动变化。

    秦锋目光微凝,愕然看着那团红光,语气怪异:“金仙之血,你可知此物何等珍贵?一滴血液,就可造就一件镇教之器。中和淡化之后,便可使人破去天限,身登练虚”

    庄无道目光却是平静之至;“本就是庄某带回之物,自有处置之权。事涉你我等人的性命,什么样的奇珍不能舍得?”

    他只知这次若不能使登仙台,成功联通上界,那么自己就有性命之忧。宗门之事固然重要,可在他心内,却是永远排在自家的性命与道业之后。

    他会为离尘尽自己每一分力量,却不会为宗门无私奉献,拼上自己的性命。

    秦锋闻言哈哈大笑,便又开始继续演算搜寻。而每当那黑色晶石内的景致,停滞不动之时,庄无道就会将一滴金仙血液打出。

    足足十次,恰是九日九夜过去。秦锋的真元气血再次接近枯竭之时,忽然一声大喝:“成了”

    整个登仙台轰然动荡,一股无比巨大的吸扯力,忽然降临至此,秦锋的面色,却纸一般苍白,似乎无以为继。

    不过好在二人早有准备,就在下一刹那,一个窈窕身影穿空而来。乾坤挪移,恰好与秦锋互换了位置,将秦锋的身影,送出了‘九霄登仙阵,外。

    聂仙铃无妄魂体,演算太虚海构造不如秦锋,可却能轻松接手秦锋留下的一应后续。

    此处山巅的动荡颤抖,足足持续了一刻时光,才终于恢复安稳。那股来自于无量虚空之外的吸扯之力,倒是依然存在,不过强度却已降低了整整十倍。

    “也亏得是仙铃来的及时”

    ‘九霄登仙阵,外,秦锋在太虚宝鉴之内跌座着,浑身瘫软,面上却微现得色:“若无我二人,无道你只怕寻个百八十年,也未必能知这星玄世界所在。”

    庄无道心中欢喜,面上却还是冷肃。却知秦锋之言,再靠谱不过。错非是自己把这家伙寻来,修习太虚无极大法,又恰好聂仙铃是无妄神体,只怕还真要花上数百万枚四阶蕴元,近千年的时光,来寻觅这星玄世界的所在。

    那些人所依仗的,不就是这点?

    意念散开,至数百里外的离尘本山。而后片刻,就有一面宝镜飞来,秦锋认得,那正是离尘宗的镇教之器‘九丘映山镜,。心中顿时闪念,九丘?怪不得这‘九霄登仙阵也是九宫构造。

    庄无道持镜在手,而后就是一连串的灵决,打入到了镜内。之后又等待了须臾,忽然就一股狂风,在这阵中忽然生起。无数的天地之灵汇聚,使得这登仙台上,现出了一团五彩灵云。

    而后又片刻,一股莫大的威压,忽然横凌此间。庄无道心中惊异,只觉这跨空而至至的神念,强横竟不下于火云窟内那具金仙尸骸。

    自然,后者已经寂灭,不可能与生者相较,

    “是何方下界,与我离尘星玄别院通连?居然接连到了此处——”

    声音清朗而又懒散,而在那云雾之中,也现出一个白袍道者的身影。面貌极其年轻,五官俊美,随性恣意的坐于八卦图上。一双风流妩媚的凤眼,尤其惹人注目。而此时这人,正好奇的往灵云之下望着的。

    庄无道却竟说不出话,以他凝聚的剑意,在这神念威压之下,居然也不能适应。甚至无法开口,只能与对面的聂仙铃,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是仙人,多半是一位灵仙,甚至更在灵仙之上这星玄世界,居然还有仙人存在

    那白袍仙者看了一眼之后,似也知自身意念太过迫人。稍稍收束,而后轻笑着出声赞叹,

    “好一对良才美质,离世绝尘秘术都极是不弱,重明阳神录都已至第五重天境。你二人,可是双修道侣。勿怪这元极星障颇是麻烦,以吾神念,亦需全力才可突破,留力不得。既是元极星障,仙墓所在,那么尔等所在,必是那天一世界?”

    庄无道感觉那意念微迫稍减,不过浑身骨骼,却是咯吱作响,根本就无法起身,也无法行礼,只能就这么开口道:“天一界庄无道,携师妹聂仙铃,供奉师弟藏镜人,拜见上界祖师不能起身施礼,还请祖师见谅。”

    聂仙铃却是双目酡红,沉默着不说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嘿嘿,本就怪不得你等,又何谈什么见谅o都是同门,何需如此客气?”

    那白袍仙者扫了一眼阵外秦锋的银境,似这太虚宝鉴,根本就无法阻拦其目光。

    这位上界仙者的性子,却不似庄无道想象的那般庄重严肃,反而与其面貌相符,带着几分轻佻之气。

    “倒是你二人,我是越看越觉不凡,当是下界本山弟子可对?一位是元神之境,剑意修养,却已近乎归元之境。一位练虚,道业积累亦是超越合道。年岁都不过百,有些意思。便是在天玄世界,似你二人这般的修行天赋异禀,一万年中,亦不会超过二十。还有这位外门供奉,看来也不可小觑,本身根基虽差,修习的功法却很是不凡,我见所未见。”

    庄无道只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这位彻底看透,不过剑窍之内的轻云剑,自己的战魂之体,这位似都未能得知。只面色平静的微一俯身道:“祖师过誉我等不敢当。”

    “这可非是什么过誉,还在星玄世界,这二人这样的天资,我赤神山九脉,都要争抢。唔,你这性子,实在太严肃了,与我那掌教师兄,倒是有几分相仿——”

    那白袍仙者似乎颇觉无趣,收住了话头,面色冷淡了几分:“可以说了,以登仙台请示我赤神下院是为何事?若欲飞升此界,运用那九霄登仙阵就可。本院亦可在此方世界,接应尔等突破元极星障。以你三人的天资根基,也都有此资格。赤神山内,亦不会错过你们这样的本山秘传弟子,九脉之中,自有的是人争抢,不过,观你三人之意,只怕并非只为横渡虚空之事。”

    庄无道听着,却是哑然无言,知晓云中这人,多半已对自己不喜。可他也不解,这位上界灵仙,也不知年岁几何,性情却为何是如此的不靠谱?

    难道那些仙修,都是如这位一般?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又经历几十年种种风波险恶,哪里能轻狂跳脱得起来?

    凝思了片刻,庄无道还是将那枚玄血晶华,取在了手中道:“弟子请示上宗,是为此物——”

    然而话音未落,还未等他详叙究竟因果,那白袍仙者就是一声轻咦:“这是,玄血精华,散劫舍利?如此说来,你们天一修界,居然是有金仙玄魔之尸?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只怕天仙界那些大能都会感兴趣。”

    语气总算多出了几分认真,也并未太过在意,白袍仙者也凝思着道:“此物倒也颇为紧要想必你那天一下界之内,正在争夺此物?明白了,我可帮你问问看,赤神九脉有哪位大乘天尊,愿遣坐下弟子入天一界助你。”

    庄无道不禁皱眉,正欲说话。阵外的秦锋就抢先开口:“敢问上仙,听您之意,上界离尘宗对这玄血晶华,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被你听出来了?居然如此明显,看来本座道行城府果然还是不够,”

    那白袍仙者对秦锋的态度,倒是不错,一声轻笑:“确是如此我赤神宗如今共有六位灵仙,十六位登仙境。灵仙不论,已然登仙,自然是用不到这散劫舍利,十六位登仙境,有四人可有十足把握,渡劫入仙。至于其余十位,能否修到登仙中期都很难说,说不得都需借助宗门那件镇教法器,转世轮回一遭。这些人离仙境甚远,即便是侥幸到了后期,估计也看不上这些散劫舍利。要知以这散劫舍利渡劫,固然安稳,可成就的内天地,却是远不如同阶仙修。我赤神宗有着天佑,十二万前得一件宝物‘赤神蕴生石可助人转世轮回,提前到登仙境,就可不受胎中之谜所惑,自然是用不到你手中此物,也就只本门,那几十位大乘,可能会有些兴趣。不过要想这些人,遣下强横合道下界,却是休想。降临所需的消耗,可能也需你们别院独自承担。”

    庄无道不禁愣住,与秦锋聂仙铃二人,不由再面面相觑。好在之前他就对上界之助没怎么指望,须臾之后就已恢复过来:“吾等并非是为请上界同门降临,离尘已为此界霸主,并无需外援,弟子只是奇怪,近日有上界乾天宗神空真君降临,可当弟子等全力备战之际,这位神空真君却突然携乾天宗,燎原寺以及玄圣宗三教精华弟子,横渡虚空而去。弟子等,实在难解其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