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七章 太平之变
    这是一座四十丈方圆的石台,外围是以不知名的青石包裹,也同样是九宫结构。而中央处则是个椭圆形仿佛人眼的黑色透明晶体,嵌在石台之内,里面赫然是类似于诸天星辰般般的景致,景致空幻绚美,立于此地,就似是立于整个星空之上。

    只是当望了一眼这晶体内的情景之后,秦锋的唇角旁,却满是苦涩之意,

    “临时抱佛脚么?可未必能成,把握不大,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离尘运转此阵,已经近一年时光,可却仍未能有丝毫关于那星玄世界方位的线索。他二人现在,等于是从头开始

    “不试一试,又怎知不成”

    庄无道看了一眼秦锋,而后微微摇头;“你先恢复好元气再说”

    本来事没有半分可能,不过加上秦锋,加上他手中之物,应该能出乎那些人意料之外。

    而说完之后,庄无道就直接盘膝坐下。接下来却非是催运这座‘九霄登仙阵而是仍旧炼器。

    小虚空戒内珍藏的各种样的材料,都被他的意念提取出来。先以自身太霄南明离火炼化,而后直接以意念虚空塑形。

    这里没有‘离寒舰,的火帆,却有一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借来的南明火力,只会更强数分。守山大阵的积累足够,无需临时汲取,庄无道能动用的法力,也更为浩大。

    短短只一日时间,一面二十八重禁制‘太虚子镜就已经初见雏形,只需再有三五个时辰的淬火冷却,就可稳固形状,

    以往庄无道金丹境时,为秦锋炼制这种等级的‘太虚子镜最少都需三个月时间。可在此刻,借守山大阵之里,却缩短到只两日不到,

    而待得这面‘太虚子镜真正完成至时,秦锋也睁开了眼。一身真元气机,已经恢复了九成,

    不过望着这面形状属性的银镜,秦锋却是似笑非笑的看了庄无道一眼:“以往让你给我炼制太虚子镜,可没这么勤快”

    ——不止是不勤快,太虚子镜的材料,也需他自己收集,这几年中,除了完成太虚天演术之外,就没炼多少。

    不过在这一句讽刺之后,秦锋也未再多言,直接接过了子镜,开始了炼化。

    之后的时日,却是枯燥之至,只是一面又一面的银镜,陆续炼成。只当庄无道回归离尘第六日时,庄无道才小小分心了刹那。

    那是因一只来自于北方冰泉山的天鹤引灵符,携带着一个消息,几次传续碾转,横空二百万里到他的手中。

    而当接到这只纸鹤的瞬间,庄无道的面色,却是怪异之极。既是惊愕,又是失望。冷冷讽笑着,又含着些许痛恨

    秦锋亦有所觉,好奇地睁开眼问:“是北方之事?可是那太平道已经被扫灭?唔,看你情形,只怕还不止如此。

    “太平道已灭,合宗上下十二万人,皆被血洗。萧守心陨,不过非是死于他人之手,而是重伤之后,死于重阳子沈珏袭杀”

    秦锋一楞之际。庄无道脸上的讽笑之意,已经更浓数分:“据云师兄之言,那冰泉山抵御一个时辰就已不支,萧守心更被聂师妹突入阵内重创。这位本欲做最后一搏,引爆冰泉山下封印的玄冰之气,冻结周围十万里方圆之地,可惜功败垂成,被重阳子沈珏吞噬精血而亡。太平道覆灭之时,整个冰泉山已经化为血祭之地,不知当时有多少亡魂,被其生祭。”

    “吞噬精血o血祭?还有这种事?”

    秦锋双眼圆睁,许久才平复了过来:“重阳子可是修行了魔道功法?也对,以他当日的伤势,除了魔门之法,根本就无法再入修行之道。那么此人如今何在?那冰泉山外布有天罗地网,总不可能被这位逃了。”

    若真是如此,那么北方数百元神,可就是无能之至。

    “云师兄也不知他下落,只在冰泉山深处,寻到一件类似我宗登仙台般的事物。只是已被魔煞染化。当时寻至之时,可见那石头之外,布满了血肉尸骨。”

    庄无道语气阴冷的说着,眼神黯淡异常。

    “不过那边几位也有怀疑,怕是有人l故意放任走漏。冰泉山广大,虽不及南屏,亦有一千七百里方圆,只怕离尘宗,无法面面俱到。后来又查天机碑,内中确实已不见沈珏姓名,”

    说话之时,庄无道的心情却是无比复杂,甚至于道心摇动。

    血祭?他们这对父子,还真是相像。为了长生,为了复仇,可以不惜一切。

    还有一事,他未曾对秦锋提及。当时太平道那座‘登仙台,上,九具用于主祭的头颅中,萧灵淑正是其一。

    一般而言,魔祭中的‘杀亲最能得魔主欢喜,也往往能得最大的回馈。

    “居然还有如此奇事?所以现在这沈珏是生是死,你都不知?哪怕使用了太平道的登仙台,也未必就能横渡虚空,若是还在此界,可偏偏天机碑上,已经不见其名性——”

    说到此处时,秦锋已发觉庄无道的面色不对,略一思忖,就哑然失笑:“何需如此在意?你与他虽为父子,却绝非一类。无道你道心内那条底线,永不可能放弃。那重阳子却是不同,此人道心,并无任何坚持。行事的风格,也自是截然不同。无道你看似不择手段,其实无论何事,都会留有余地。我敢打赌,哪怕是死境绝境,无道也不会对我与仙铃生出叵测之心。即便不信自己,也需信我秦锋。秦某的生死兄弟,岂是那重阳子可以比较?你既看不惯他,那以后就别做他这等人便可,”

    庄无道仰望苍空,陷入了沉思,半晌之后,才哑然失笑:“差点心境破碎,让你见笑。”

    随即再不多言,继续开始炼制太虚子镜。而之后他虽面色如常,再不曾提及此事。心里却似是多了无数根刺,难受无比。

    竟只觉自己的这具身躯,让他无比的恶心肮脏,极其的不适。一想到体内流动着那人的血液,就觉浑身难受无比,神魂在这躯壳之内,仿佛是泡在腐臭泥塘内,恨不得立时抛开。

    心中决意已然更坚哪怕只为自己日后,不被其所制,也不能再如此下去——

    还有另有一件事,让他在意。灵华英这次也是在冰泉山大肆杀戮,冰泉山一战了结之后,就又离开,准备去独自猎杀三圣宗,尤其是燎原寺的修士弟子。

    师兄他已修成第三重的杀生剑心,战力大增,直入天机碑前二十排名之内。以其之能,只怕不足数年,就能把剑心,再次提升到四重天。那个时候,才是其最痛苦之事。

    偏偏因突发生变之故,自己预定中的那件东西,只能暂时延后。也不知最后能否把所有材料收集到——

    这些事都让人心忧,不过此刻庄无道却只能强压着,尽力祭炼太虚子镜。

    当七十日后,秦锋手中的太虚子镜加上太虚宝鉴,总数终于增至九九八十一面之时,终于吐气开声道:“已经足够,这已是极限。数量再多,以我如今法力,怕是控御不住。”

    说完之后,就主动坐到了那人眼形状的黑色晶石之上。而后将太虚主镜持于手中。整整八十面子镜,布于身周。

    随着‘九霄登仙阵,四处灵光大起,太虚天演术,也被秦锋催发到极致。那黑色晶体内星光,也不断的变化。各处星光闪耀,又消失不见,似有星云在内游动,可当仔细望去,又似是而非。

    庄无道却知,这绝不是什么星空之景,而是天外虚空海,在这晶石中的显化。在这晶石之内,他甚至能望见那元极星障的一鳞半爪。

    可惜此石能力有限,二人的法力也是不足,也无法将这太虚之海,尽数观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