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六章 九霄登仙
    e:本书第一卷即将结束,还有三到四章就会离开天一,开始苍茫魔主篇。

    诸人正心念纷呈之时,随即却又听赤灵子道:“当世修界,魔涨道消,祸乱四起。我等正道,急需新血补充。本座曾与门中几位真人商定,可在攻打三邪宗最得力的几家宗派内,挑选五家,为我离尘盟友。每一千年,可从我离尘宗获取一份练虚道契,以突破天限。如今三邪宗不战自败,此事自也需稍加变更。五家之数,依然不改,只选这二百年内,追剿三邪宗与魔门最得力者。无论是宗派,世家,教门,散修,都无限制此外每千年内,另有三份练虚道契将悬赏天下——”

    赤灵子的言语,庄无道只听到一半,就知这位的应对,可算是中规中矩,无可指摘。

    有这些鱼饵吸引,不愁在场这诸家势力,在追杀三圣宗修士之时不尽心尽力。便是本就拥有着修行圣地为根本的当世十大正教,只怕也要为之心动。出工不出力可以,可却要与练虚道契,错身而过,似灵天阁与封神宫这样的大教,门内或者没有天机碑前十五位的强人。可天机碑前二十五之内的,却有着好几位。这些人虽无合道级的积累,可要冲击练虚,却有着十足把握,

    即便这几家对三圣宗故意留情,也有得是其他次一等的大教,甘为离尘爪牙。

    而最后那三份练虚道契,则是拉拢散修中的高人,为离尘所用,也给了其他诸宗,一份希望。

    至于为何是‘二百年是因此时的离尘,当庄无道离去之内,门内总共也只顾云航一位练虚,这是为免尾大不掉,弱于强枝。

    只有当二百年后,离尘有足够的练虚境修士,有更多的力量,镇压修界,方能安心将这些练虚道契释出。

    时间不长,也不会让这个时代的诸多元神强者,感觉绝望。

    果然当赤灵子语落之刻,许多人的眼神,就已有了些许变化。在场无一是愚纯之辈,知晓这离尘宗既是难以撼动,那就只能按照离尘宗的规矩行事。

    “掌教英明,就该如此”

    庄无道微微颔首,以示赞同,而后又目望云灵月,一丝意念传递了过去。

    后者立时感应,同样以神念回复道:“那九霄登仙阵,门内已在一年之前就准备妥当,只是要联系上界,仍需时间。以我观之,除非事先知晓那星玄世界方位,否则二十年内,都难寻得。”

    庄无道的神情却微微一松,恢复了正常的面色,语声淡然道:“攻打冰泉山,仍需有劳诸位,庄某另有要事,需返回一趟离尘本山。失礼之处,还请诸位见谅,告辞”

    当‘告辞,声出,庄无道就直接将里面正被劫雷环绕的阴阳镜、送入到了秦锋的太虚宝鉴之内,而后身形微闪,就已远远离开了离寒舰,直接就催动起了自己最极致遁速,往难面方向急驰。

    三圣宗提前解散了宗派,太平道却无法办到,早就被离尘宗拉开了一张大网,四面合围绞杀。

    且这次被那位神空真君算计的,只怕不止是离尘,更有那位萧守心萧大真人。居然起意固守,而非是另寻他策。

    此时的太平道,只有极少一部分人,提前逃出。大多修士,都仍被围困在冰泉山内。

    对几日之后的大战,庄无道也没什么不放心之处。数位五阶,数百元神修士,近万金丹,总不可能连一个太平道都无法拿下。

    真正算来,冰泉山的守山大阵,也不过只比雷氏的千湖城,强出两线而已。

    至于太平萧家,还有那重阳子沈珏的怨恨,更是早已消散一空,庄无道早不在意,甚至心中已然有避开之意。

    太平道非灭不可,不过以赤灵子与云灵月的精明,自会手下留情,想办法留那人一命,无需他去在意操心。

    他实不愿亲手沾染那人之血,自然也无父子重修旧好之意,最好是两不相见,让那位可安度此生——

    也就在庄无道,刚遁出一千里地时,耳边就传来秦锋的语声:“好一件宝贝这面镜,本体果是那面照空阳镜?简直就不可思议,我这里,却是差点镇压不住——”

    “我准备把此镜唤作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炼成之后,可以借你参悟一二。”

    庄无道知晓秦锋就在左近,一丝意念传递了过去,当世之中,能够在遁速上与他比肩的,就只有秦锋。

    “仍在渡劫,劳累你了——”

    太虚宝鉴之内,自有十里方圆的空间,能容纳万物。不过这面‘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渡劫,却必定会将这镜内空间扰乱甚至切割,变成一团乱麻。

    秦锋此刻,估计真是镇压得极其辛苦。

    不过庄无道,也毫无愧疚之心,这东西一旦能炼成了,能得最大好处的就是秦锋,此刻这位自然要出些力气。

    “这名字,可真够长的,直接唤成乾坤镜不就得了o“

    秦锋嘲讽了一句,而后语音就转为凝重:“我这里倒还好,真正麻烦的,还是此界之外还有方才,无道你走得太急——”

    “急了又如何?难道这些人,还能翻盘不成?无论我等未来如何,此界之中,离尘依然大势所趋”

    庄无道一声冷哼,心中却已是微沉。

    秦锋所言的麻烦在此界之外,当是指他们横渡虚空,离开此界之后

    神空真君等人离去,三圣宗主动解散宗派,固然是为三圣宗的道统传续,保留下更多的机会。可那玄血晶华,散劫舍利,难道这三家,就甘愿就此放弃不成?

    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付出如此多的代价,最后却是空手而归?

    不管别人如何看,庄无道自己却是无法置信。当时神空真君等人姓名,从天机碑上消失之时,就有猜测。

    要么是这三家,已经彻底绝望,感觉毫无胜算。要么是另有办法,依然可取得散劫舍利。

    想必当时,也有许多人已经想到此点,所有神情才格外的诡异。

    这次他抛下太平道的战事,匆匆赶回离尘,也就是为了解决这一疑问。

    心乱如麻,庄无道只能强行压制着,不去胡乱联想。只倾尽体内所有的真元,催发自身遁速。

    从冰泉山道离尘本山,足有二百万里之遥,庄无道却仅仅只用了两日时间,就已抵达至离尘山下。

    因绝大多数的弟子,都已随大军北上,此时的离尘,极其冷清。而庄无道进入山内时,则是直奔离尘本山附近千里,一处高峰而去。

    这里本是一座陡峭峰脉,不过却在几年前被强行开凿削平。离尘又在此处长宽百丈的平台之上,另又布置了一座形状类似九宫格的法阵。而在最中央处,正是那登仙台。

    按照怒江道人留下的遗笔,他从外界带来的这些登仙台,不但是离尘宗未来元神修士,突破元极星障,渡空而去的重要依仗。此物更可助离尘,联络上界的离尘下院,更可接引附近世界的离尘宗修士降临。

    离尘这万年来,原本是对这‘登仙台,期冀甚深,可最后却渐至绝望。

    一方面是把时的元极星障,本就非是登仙台之力所能突破。二则是怒江道人当年进入火云窟时太过自信,虽曾将配合登仙台的法阵,留于离尘宗的传法殿内,可却未曾留下只言片语交代。

    即便身为本山秘传弟子如玄萧,也未曾寻得这‘登仙台,的使用之法,一直到了万年之后,庄无道在火云窟中,寻得怒江道人所留的遗物,才略知究竟。

    此刻在山峰之上,还有数百离尘宗筑基修士,由四位金丹引领。照看着这座‘九霄登仙阵使这座阵法,始终保持着运转。

    ‘登仙台,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可搜寻无量虚空,锁定上界方位。只需能与其他世界的登仙台感应,就可初步建立起一条稳定通道。

    日后离尘宗修士飞渡虚空之时,直接便可锁定住方位,无需四处乱撞寻觅,可以节省许多气力。且若上界宗派有意接引,则更为轻松。

    不过此时的离尘,却已是白白浪费了千年时光。似那三圣宗,能准确寻得上界所在,只怕也是费了不少气力。

    庄无道记得这三家,是在千年之前,不死道人冲击元极星障不成之后,才逐渐与上界有了联系。

    自然,以几十年前,离尘宗摇摇欲坠的情形,估计也用不起这‘登仙台,。这座‘九霄登仙阵几乎每搜寻外域虚空一日,都需消耗至少五颗四阶蕴元。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就是一千八百二十五颗,相当于整个天一修界产量的十二分之一。

    只有建立稳固通道之后,消耗才会大幅削减。

    庄无道面色冷凝,直接就走上了登仙台端坐。也不等那四位金丹修士行礼,就直接开口道:“尔等可先退下告知叁法师兄,封锁此间,此地二十里内,不得有弟子进入。另请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可暂由本座掌控。”

    此间之事,他不愿普通弟子知晓。请阵法封锁,一是为镇压天机,以免那些造诣非凡的术算大家,能够得窥究竟。二则是为炼制一些东西,需要借用大阵之力。

    而随着峰顶诸人退出,秦锋的太虚宝鉴,也出现在了他的身侧。面色略显青白,两日之内,随着庄无道急赶二百万里,又要镇压太虚境内空间的动弹。即便是途中练虚吞服了四颗生生回元丹,他此刻一身真元,也依然消耗一空,气血虚乏。

    不过秦锋却更知,此间之事,他非来不可。太虚主镜落在庄无道的身侧之后,又是一颗生生回元丹吞下,秦锋的脸上,才现出了几分血色,而后就目望着这身下的登仙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