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五章 惊天巨变
    庄无道神念有感,就知必定是在他炼器之时,发生了什么大事。而此时他元神之内,亦是心潮起伏不已,已经依稀能感应到些许凶兆。

    不过却并未分心,仍旧全身投入,继续关注鼎炉之内。使这面阴阳宝镜的收官,近乎完美。

    又整整四个时辰之后,随着庄无道法决一收,那鼎盖就忽然崩开,一道赤红光雷,猛地冲击而下,直击这面阴阳宝镜的镜身。

    照空阳镜,本是高达八十重法禁的灵宝。而位于背面的阴镜,法禁层次自不会低于前者太多。堪堪是六十一重禁制,跨过了天地之限,自也要承受劫雷洗练。

    庄无道只看了一眼,就不再去理会,直接就走出了室门。七阶大道之核,加上仙器残片,若连这点天限劫雷都熬不过去,那也真空负了至宝之名。

    而有剑灵指点,他本身炼器的手段也不差,至少可称娴熟,这件阴阳宝镜,不差于那些炼器大师的手笔。

    外面的纷扰,已经让他好奇忍耐了许久,庄无道此时更想知道的,是到底发生了何事。令聂仙铃等人明知他正在炼制一件极其重要的法器,仍是汇聚至此,将他惊动。

    总不可能,是离尘在冰泉山下受挫?也不对,记得还有两日,离尘宗才能做好攻阵的准备,真正抵达冰泉山下。

    这一战因他不准备出手,固而赤灵子几人,尤其小心。

    “到底发生了何事?”

    踏出了房门,庄无道的目光,就看向了庄小湖。今日是他这灵奴,最先到他这座小楼之外。

    庄小湖微觉惶然,不过随即就以异神瞳,在身前照出了一幅影像。

    “主人曾命我寻觅那乾天玄圣二宗接引合道真君之地,今日我恰好在玄圣宗内窥得一景,感觉有些不对。”

    庄无道看了一眼,目光就是微凝。那也是一座与燎原寺地底之下,相似的大阵。不过功用虽同,却是道家风格。中央一座玉台,与他在离尘宗见过的登仙台相似,

    可此时在这图影之内,庄无道却可见那神空真君,沐渊玄,方孝孺,证如与乐长空等人,居然俱在阵中。

    “这是——”

    庄无道本来下意识的,是以为这几家是欲最后拼力一搏,要拼尽一切,在近日之内,再招一位合道真君降下此界。可随即就觉不对,这座阵确与燎原寺相仿,然而许多关键处的符文,却是逆行之势。激发之后的效果,只怕是完全相反。

    这是接引,在原本阵法的基础上稍加改造,对应天外的接引之阵

    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沉入到了谷底,而后庄无道就听聂仙铃轻蹙流眉道:“仙铃至此,是欲告知师兄。四个时辰之前,神空与沐渊玄,方孝孺等人的姓名,都已从天机碑上彻底消失总数二十四人之多,几乎包含了这三家,所有的精英。”

    心中早有预料,庄无道的面色,已经转为铁青。灵念往那天机碑散去,果然是再不见神空与沐渊玄等人的名姓。

    也不对,并不是消失,而是跌到了最底层。姓名之后,只有不详二字。

    而藏镜人此时,也一声苦笑:“两个时辰之前,中原也有消息传来。三圣宗上下弟子,都已接到令谕,今日起放弃本山,各自携带门内储藏的诸般灵珍宝物,四散逃逸,以避杀劫。”

    庄无道只觉胸中一阵憋闷,这种感觉,就好似是自己蓄势待发的一拳,刚要挥出之时,却发现目标已经提前消失

    且此时的情形,比这还要严重

    庄无道不由下意识的,看了人群中,肃穆端坐的燕玄一眼,心中暗暗杀意升腾。

    知晓这是三圣宗那几位,给这位留下的大礼。乾天燎原与玄圣三家弟子零星四散,离尘宗再如何强势,也不可能在几十年剑全数捕杀,总会有不少漏网之鱼。

    而这些人日后,也必可为大灵所用

    庄无道心中忽有明悟,为何自己明明已将燕氏伤得如此之重,可这燕玄身上的真龙之气,为何仍如此浓厚。明明还只是摄政亲王,还未登基,就已不逊色燕赤灵,被人道庇佑。这中原皇朝,甚至现出了盛世之机,

    原来是三圣宗,居然还有着这一手,在这里等着他——

    而自己,偏偏是无可奈何。

    这当是天地人道,为其准备的厚礼。而自己,也同样有份参与。

    “这次可真是上当不浅”

    秦锋在镜中,也是苦涩一笑,带着几分无奈:“谁能想到,这位神空真君居然是说走就走?”

    “确实是意料之外——”

    庄无道淡淡的答头,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若他所料不错,神空降临此界的目的,应该有二。一是势有可为之时,则与他争上一争,尝试从他手中夺取玄血精华。二则是见形势不妙,胜算不高在后,则将乾天宗的精英,尽数携走

    使用玄圣宗的接引阵,是因玄圣宗的大阵,已经接近完成状态,用时最短。携走玄圣宗诸人,就是神空真君付出的代价。

    至于为何要将证如禅师等人一并带走。多半是被证如识破了究竟,以此要挟之故。两家之间,必定是暗中有过一番交涉。怪不得那些时日中,燎原寺与乾天宗联系频繁。

    可笑自己,还以为是这三家,在联络如何应对离尘的紧逼,自始至终,都被瞒在了鼓中。,

    至于当日打入天机碑的精血,应该只是迷惑他的烟幕弹,以安他庄无道之心。

    他只想到那些合道真君会来,却未想到这神空真君是要走——

    不过,对于在场大多数人而言,只怕却是一件莫大喜事。三圣宗能够避过他的锋芒,保存下部分元气,估计很多人都会感觉轻松了口气。

    尤其是大灵,还有那些心有不甘之辈——

    目光环视了诸人一眼,只见有人平淡,有人欣喜。便是离尘宗一方,也同样是面含笑意的居多。

    能避开与三圣宗几位合道真君的对决,离尘宗已可从这场风波中胜出,铸成霸业,岂能不喜?

    只有赤灵子与云灵月等人。脸色凝重。这几人,应该能大约猜知他的图谋。

    三圣宗主动解散宗派,使离尘彻底没有了将这三家一举重创的可能。本来可一劳永逸解决之事,如今却变成了需消耗无数水磨功夫才能清楚的麻烦。

    没有了三圣宗这个对手,离尘又该如何消耗这次跟随而来的诸家宗派势力。他之本意,本是欲把那乾天燎原,当成一个血肉磨石。将不服不逊者,一概磨杀。

    这是,天意么?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心中暗暗叹息,庄无道唇角冷挑,露出了一丝嘲讽笑意:“其实这也是喜事,又何需心忧?三圣宗不战自败,岂非是皆大欢喜?就不知赤灵掌教,准备如何应对?”

    “正准备诏令天下,追剿三邪宗弟子!”

    赤灵子说话时,也扫了一眼在场诸人,尤其是那十几家大教之主,气势迫人:“三家圣地,如今正空缺。二十年之内,尔等诸宗,谁家能在追杀之中斩获最多,则这三处修行圣地,便可归其所有”

    此言一处,在场许多人的呼吸就是一紧。有十几位城府稍差的,更直接现出了贪婪之意。尤其那几家,山门位置不太理想的大宗。

    而这位说的虽是‘三邪宗可诸人却都心知肚明,必是指那乾天燎原玄圣三宗无疑。

    离尘宗霸道,这三家圣宗,此时直接就被打为邪魔。相较起来,几十年前三圣宗的手段虽也过份,可到底还有些顾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