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二章 傀儡初成
    华印道人的脸,早就是纸一般的惨白,而此时此刻,更是黑如锅底,俯身再拜:“此为我玄昊宫过错,日后也必定会给上宗一个交代。然而这不便为难之处,还请上宗怜悯”

    他早已经明白,离尘宗是明知此事究竟,也仍执意要逼迫玄昊宫与太平道破盟。也是要将玄昊宫当日主持与太平道结盟之人,逼至到绝路

    要么是于脆反叛,与离尘为敌,要么就是如了离尘之意,让镜微等人承受代价,甚至自裁谢罪。

    这离尘宗,真正是强横霸道

    眼神绝望,华印道人远远眺望了远方一眼,那数千艘灵光闪耀,长达四百余丈飞空舰船,还有那因近二百元神,数千金丹汇聚而引动的浩荡元气。华印心中郁闷,几乎吐出血来。

    以一年之前的形势,玄昊宫若欲强撑,还是能撑得下去的。哪怕三圣宗联手威逼,玄昊宫也仍可坚持。

    然而玄昊宫上下,自问擅于辨识风向。又有那证如禅师,亲自上门来说服。

    知晓了中原圣宗,都将有至少两位合道真君降临,料到三圣宗也有这雄厚积累。以镜微师弟的精明,又哪里能不知,他们玄昊宫该怎么做?

    玄昊宫若欲避灾劫,若要稳固住玄刹道宫这片基业,最好是从了那位禅师之意。且这些年在北海与太平道缠斗不休,玄昊宫死伤弟子,已经高达两千之数,形势极其的艰难,渐渐力不能支。

    若能有一纸盟约,使北海乱局就此稳固下来,自然情愿。

    便是他华印,也觉掌教师弟的做法英明。虽说是得罪离尘,可那又如何?离尘如今已自顾且不暇,还能拿玄昊宫怎样?

    那时他还曾嘲笑金衍宗的愚蠢,无有盟约,待太平道恢复元气,第一个要清算的,就是这家精通术算的大宗。

    然而——

    然而当三个月前,庄无道击杀灵皇,横扫大灵燕氏及天道盟,逼迫赤阴城封山的消息传来。整个玄昊宫上下,都是惊悸惶恐。

    再当八月之初,天一修界诸宗修士战舰,奉离尘诏令陆续云集玄刹道宫。玄昊宫所有人,都云知本宗,即将迎来灭顶之灾

    他们料到了,当那些合道真君降临之后,离尘宗将有大劫。却未曾想到,自家能否在这些真君抵临之前,抵抗住那位的怒火。

    只是那时,谁又能想到,那位庄真人,居然已有了这般的通天道业o

    “怜悯?离尘不曾将你宗覆灭,就已是怜悯,手下留情。贵宗还要怎样?”

    北堂婉儿毫不动容,冷冷哂笑。若非是玄昊宫,并未是真正的附庸于离尘,只能算是半个盟友。这北海之内也不能容一家独大,而这次攻打太平道,以及事后再进一步,彻底扫荡乾坤,亦需要更多的人命去填。此时的玄昊宫,早就片瓦不存

    离尘宗可以对玄昊宫手下留情,可若有万一,又会有谁来怜悯离尘?

    若真被那和尚成了事,这整个修界,必无离尘容身之地。

    “华印真人之意,看来是定要与那太平道妖邪共存亡?”

    话音微顿,北堂婉儿看向了眼前那层磁元壁障,无影无形,却矗立在此。使玄昊宫在大败于太平道之后的三千年来,不但使宗门传承不断,更元气渐复。

    而此时也成了玄昊宫最大的依仗,赖以顽抗之所。也是这华印,一直不肯应承的底气所在。

    从八月之时,那雷宁二氏,风灵雪阁这几家势力或灭或降之时开始。玄昊宫就果断的将到手还不到二十年的玄刹道宫放弃,再次避居于此。

    只是,这缩头乌龟,却已不是玄昊宫想当就能当得上的

    此处壁障,能挡太平道三千年,可却未必拦得住离尘宗。

    “不知死活真以为躲在这东西后面,就能护住你宗上下弟子的性命?也罢——”

    微微摇头,北堂婉儿已放弃了最后一点耐心,直接转生就走。

    玄昊宫昔年与顾云航有些交情,之前那位顾真人就曾在庄无道面前,开口为玄昊宫求过情。所以今日这筑基修士高达二十万,金丹修士亦近七千的大军,才会在此停顿了半日时间,忍而不发。

    可今日这玄昊宫,既是自要寻死,那也就怪不得她。

    而也就北堂婉儿转身的刹那,就有一道赤红剑光飞空而至,横跨数十里,猛地硬撼在那无形壁障之上。出手的当是聂仙铃,那衤绅诛剑,的剑威,早已被诸人熟知。

    而当那剑气炸入,整个千里虚空,顿时都为之扭曲撕裂。盘固此间的元磁之力,亦是动荡不绝,一圈圈的光纹散开百里。

    那华印道人下意识的就是一惊,而后当身后的一切,都准确映入他神念之内时,华英道人眼内,却更是惊悸。

    几乎不假思索,就已朝着北堂婉儿俯身低头:“仙使且慢,我玄昊宫从命便是”

    北堂婉儿楞了一楞,回过身仔细看了华印道人一眼,而后意味深长的一声讥笑:“从命么?果然有些人,便是不打不服。好在也不算太晚,只是我离尘给的条件,可再没有之前那般宽松。贵宗该怎么做,当心中有数才是我可做主,给你们半个时辰,”

    ‘是,字道出,北堂婉儿人便已再次御剑而起,而华印则立在原处,陷入了沉默。

    他确实是心中有数,玄昊宫首先要做的,就是先给离尘宗一个交代。别人都不能代替,只有掌教镜微真人才可—

    可此时的玄昊宫,又哪里能有其他的选择?方才聂仙铃那一剑,虽未将那磁元壁障彻底斩开,却已穿透了大半。

    再若离尘认真布阵,这层屏障又能拦得住这位几时?应付元神,或者绰绰有余,面对练虚,却是形同虚设。

    甚至那一位,都无需出手——

    ※※※※

    此刻正被华印惦记的卩一位正是离寒舰空间,位于东侧的一间专用于炼器的小楼内闭关。

    说是,可这离寒舰内的一切,大抵都是芥子纳须弥的手段。赤阴城都是如此,所以三百里方圆城池,可以容纳一个圣宗。

    而庄无道离尘宗的手段,自也不会比当年从中原狼狈南逃的赤阴城差了。这间楼宇,外面看来只有十丈见方,里面却极其宽阔。

    而此时的庄无道,则是在一座三足巨鼎之前,不断催发着下方的太阳真火,祭炼着鼎中之物。

    ——自从他极东神原回归,又顺手攻破了千湖雷氏之后就是如此。离寒舰交给了云灵月等人操控,屠城灭宗也自有人代劳。由赤灵子坐镇指挥,率离尘大军一路所向披靡,横扫一切。

    庄无道自己,却是不绝的在这楼内炼制灵器,至今日已有两月时间。

    准确的说,不是炼制而是改进完善与稳固。而此时这鼎炉之内,正是那四枚雷火天珠。

    三足鼎是从离寒天境得来,不知名由,不过却高达六十重法禁,是件炼器至宝。至于火焰,则是离寒舰的三面赤帆引来的太阳真火,不但火焰纯净,更焰力十足。

    雷火天珠已经成型,又有着器灵存在,重炼的代价,庄无道根本就承担不起。然而要想将那‘青梧木心,的力量,在雷火天傀中完全催发,那就必要改动傀儡里面的一些符禁不可。阵法的结构,也需变更。

    毕竟当年剑灵设计禁法架构之时,也不能将所有的情况完全意料,那时可未想过,这雷火天傀会在五阶之时,就生出了完整的器灵。更未曾意料,庄无道最后能寻到金仙之血,能使雷火天傀的本质,提升到如此高度。

    即便是为‘木心,提前就留有了一定的余量,更为这傀儡的核心,专门设计了一个残缺的法阵结构。

    可当时的符禁,却未必就全然适合这‘青梧木心,。

    所以庄无道,也就不得不费这水磨功夫,来一步步的改造这四尊傀儡。

    只是改动几十个符禁的构造而已,却比重新炼制一件灵器,还要更麻烦费力一些。此时庄无道出手,炼制一件四十重法禁的法宝,哪怕是材质最上乘的器物,也都用不到二十天。祭炼提升到六十重禁制,也最多只需一两个月而已

    这是因他剑意凝固犀利,可于灵火之中任意锻压灵材。也可在成形的法宝中,轻松的篆刻符文。

    那些炼器大师,或者在炼器与器阵之上的造诣要胜过他,却断不可能有庄无道的这等能耐。炼制一件法宝,往往要耗时半年,甚至八年十年方可,远远不及他。

    故而对于庄无道而言,反是对这种法宝的改造完善,更耗时耗力。

    也就在这一日,小楼之内,忽然间劫气大升,雷光萦绕。

    庄无道却是微微一喜,知晓四尊雷火天傀,已经至到他理想中,最为完美的状态。

    “成了”

    毫不犹豫,庄无道就将自己从七枚‘青梧木心,中挑选出来的,潜力最强的四颗,打入到这四尊雷火天傀的胸膛之内。

    顿时就有一道道赤色的电流,从四面闪耀而起,往鼎炉内缩成只有一尺大小的雷火天傀冲凌而去。

    庄无道也不去理会,任由四尊雷火天傀自己抵御,后者也不负他所望,浑身散出紫色雷光与赤火环绕,抵御着劫雷的冲击。

    这次的劫雷,虽同是五阶,威能却比火云窟内那一次高上不少,强出五倍有余。然而得到‘青梧木心,后的雷火天傀,实力又何止激增五倍?

    五阶之内,连续两次遭遇劫雷。这是因雷火天傀在融入木心之后,再次突破了天地之限。

    此时此刻,只需庄无道为这雷火天傀,再提升一重法禁,就可使雷火天傀,跨入到言、道,层次进入到六阶

    不过那时已是禁器级别,受这天地间的限制更大。战力提升不了多少,反而处处受限。

    再者这劫雷,固然是能助‘青梧木心,进一步的融合。然而若是劫雷太强,也会对雷火天傀的材质,造成进一步的损伤。庄无道可没功夫,再等个几年时间,让这天傀自行恢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