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九零章 横扫宇内
    寒风凛冽的北方,一座冰雪覆盖的山峰之上。一位身穿着玄青色纹金道袍的年轻人,正神情恭谨的在一位老者身后回禀着。

    “七月一日,庄无道闯入极东神原,内中似有一场大战。元气波动,震荡十万里之遥,可惜无人能窥得其中详情。只知此人斩出一剑,直扫云空,几乎粉碎星空。而又十日之后,庄无道走出极东神原时,身侧已有无影神麟与九火赤凰随身,更有十五位四阶化圣大妖为其驱策——”

    “七月四日,离尘宗由赤灵子领军,集江南江北总计四十五位元神修士,两千四百位金丹,合尾宁家丹阳城。宁氏初时拒降,婴城自守。于是离尘以那离寒舰为根本,布下‘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围攻三日,使其护城大阵陆续崩灭,又七月七日,聂仙铃潜入丹阳城内,以七杀无妄剑袭杀宁家元神后期宁安和。此后由顾云航接应,从那丹阳城中安然而退——”

    “于是宁氏上下皆惶恐不安,出城请降。由宁氏宁九尘,宁元青二人,受离尘宗神纹血禁符,又交出筑基境以下弟子一百七十人。名为入离尘请教修行之法,实为宁氏人质。”

    “确不愧是能传承万余年,最新崛起的世家。神纹血禁都能受得,能屈能伸至此,这宁氏族倒真了得。”

    那老者讥讽一笑,语气复杂的评价着,而老者的目光,则自始至终都在望着眼前。

    可见云空之中,正有两方势力在隔空对峙。一方是太平道的‘寒晶灵船混杂着一百余艘其他宗派的战舰。一方则是金衍宗,外壳满布着金色八卦图文的金色舰船,总数只有二十余艘,然而附从的宝船,却高达二百之数。声势浩大,是前者近倍。

    不过这些宝船空舰,却并非北方宗派真正精擅之物,在这些船只下方,还有有着近三十个由百位筑基修士组成的方阵。里面人皆身着紫金重甲,上空则祭着一个巨大的紫金圆盘,内外四十九层,皆可旋动。每一层内,都刻着一圈数字与符文,而在圆盘中央处,则都有四位金丹修士坐镇于内

    此为‘大衍紫金天象盘是金衍宗真正倚为根基之物。而此时所有三十个紫金天象盘,都正从虚空中召引着金色雷光,不断的轰击着对面那座建于山峰之上的庞大关城。

    太平道的‘九泉道宫名为道宫,实为关城,是太平道阻挡金衍宗进袭攻打的最后一重防线。

    只需此城一破,就可直进太平道冰泉山下。

    然而在老者望来,这座九泉道宫,或者说是九泉官,依然是稳固岿然,毫不见半点动摇之兆。

    心中暗暗叹息着,老者却也未有多少沮丧失望之意。

    太平道虽遭重创,然而以举宗之力对抗金衍,依然行有余力。想要再进一步,势必需要其他势力,一并齐心协力不可。

    “然后呢?你说的这些,我都有耳闻,闭关参悟天机之前就已知晓。说说近日老夫还不知道的。离尘得宁氏麾下二十余位元神,数百金丹之助,想必能声势更盛,庄无道降服神原,又得强援,只怕这天下间,除三圣宗之外,再无人能挡其兵锋?”

    宁氏只有五位元神修士,然而正如离尘旗下有诸国宗派势力附庸。宁氏也同样如此,虽为世家,却有三家中原大教,掌控于其手。

    “确是如此此后离尘宗北进之势陡然增速,就在六日之前,七月十三日,进至北方雷氏千湖城。庄无道施展雷火乾元之术,只是一击,便将千湖城城墙轰塌。聂仙铃与无影神麟联手,连诛雷家雷天权,雷九照两大元神,之后雷氏三位元神修士,俱受离尘宗的衤绅纹血禁才免去覆灭之灾。”

    “雷天权已经身陨?”

    老者的面上,顿时就浮出了几分惊色:“在千湖城内,那聂仙铃怎能办到?雷氏千湖城‘万极玄冲紫霄阵‘,与天下十宗守山之阵为同一等级。还有,我记得雷家与离尘并无恩怨,为何那离尘宗,要下如此辣手?”

    雷天权之死,比之那宁安和死与聂仙铃剑下,还要不可思议。两者同为元神后期,给雷天权却是天机碑上排名二十一位的大修。

    “据说那无影神麟,同样已入五阶。这位的一身血脉神通,与那位七杀仙子正好相得益彰。至于离尘为何重创雷氏,据说是两月之前,雷氏曾与三圣宗定下了暗盟,被离尘合围之前,亦曾向乾天宗求助,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年轻人眉头紧皱着,鼻梁上方已经聚出了一个‘川,字。

    确如老者所言,离尘要想降服雷氏,根本就无需如此酷烈的手段。那衤绅纹血禁符与其说是能使离尘放心,倒不如说离尘是故意以这手段,将对方逼反。

    难道真就没有其他更温和的手段,可以约束日后雷氏,使其反叛付出代价?

    雷氏亦为四大世家之一,为一方之雄。然而这次那离尘宗,却半点颜面都不给,直接就踩到了脚底。

    这雷家也是倒霉透顶,之前明明是置身事外,与离尘宗有些香火情。可却在最后的关头辨错风向,上错了船。

    以为是已看彻底清楚了形势,却不料离尘宗的那位,却是一举将局面翻转。以二人之力,攻破皇京城,击杀灵皇,又将大灵朝的几大元神支柱,全数扫灭

    这是何等样的壮举?天一修界这上下万年中,还从未有过。

    思及此处,青年就愈对身前这位老者感觉佩服。不事因其身列天下前十的修为造诣,而是老者对未来天机与天下大势的把握,

    那时三圣宗联手为金衍太平内调停,门内那时沸反盈天,认为不该与中原圣宗为敌,应当顺势定下盟约,以保金衍宗数千年平安。

    最后却是他身前这位老者,力排众议,虽暂时罢兵于东方,与太平道休战。却硬顶着三圣宗的压力,未曾签订盟约。

    而直至今日,天下大局,才刚显现端倪。

    “原来如此——”

    老者眸中,却并未就此释然,反而更多了几分思虑,还有着一丝丝期冀:“聂仙铃顾云航先后皆入练虚,无影神麟入五阶。如此说来,那位庄真人手中,果真是掌握有突破天限之法,而且非只一份。只是这雷氏,可真是无妄之灾,应当是明知离尘有逼反之心,却不得拼死顽抗?”

    庄无道既然愿意将这练虚道契,拿出来给顾云航等人分享,那么金衍宗,也定有希望。

    “也怪不得他们,宁氏传承才不过万余年,雷家却有七万年之久。世家的颜面,岂能说弃就弃?明明离尘宗更恼恨宁氏,可雷氏受损,却更大于离尘。”

    那青年笑着说完,可眼神中,却也同样多出了几分疑惑之意:“可这二十几日时间,这离尘宗的一应所为,却让弟子有些看不懂。七月十二,就在离尘兵临千湖雷家之前,曾分兵天灵剑宗,此宗上下皆主动请降,愿受神纹血禁。可那庄无道偏是不允,言到此宗与妖邪勾结,命无影神麟与九火赤凰,并十五位化圣大妖一起联手,将天灵剑宗上下,都尽数扫灭。全宗上下,几乎无一幸存。还有七月十九日,那三玄观——”

    道袍青年说到此时,语音微顿;“三玄观做法,却要远比雷氏与天灵剑宗更聪明,就在离尘兵锋到来之前四日,就已解散宗门。让门下弟子零星四散,逃至四方躲藏,只余十位金丹镇守山门,向离尘献表降服。却被赤灵子,斥为不敬之罪。庄无道亲自出手,以大摘星手与太霄重明离合神光,隔空四万七千里,将三玄观两位元神修士尽数击杀又将三宗观的山门,赐于另一家南方小宗天权楼。此事传出,顿时又震惊修界,使天下诸宗世家,都人心惶惶,无所适从。”

    能够远隔数万里地,准确寻到这两位元神修士的方位,就已是使人吃惊,下此等辣手,更让人心寒胆颤。

    根本就不明白,庄无道与离尘宗,到底所谋为何,又要怎样,才能使离尘宗满意?

    青年唯一庆幸的是,金衍宗与离尘始终都站在一起。这风波再怎么险恶,也轮不到他们。

    “这是自作聪明”

    那老者闻言,顿时冷笑出声:“如肯老实呆着,举宗降服,三玄观还有几分生机,宗门弟子四散,反而正给了离尘借口,可以顺势下手”

    青年脸上,顿时现出了愕然之色,不过身前这位,也无故作高深之意,直接就为他解惑道:“那天灵剑宗看似独立,其实在一千七百年前,就已为玄圣宗收服,成为其分支宗门之一。据我所知,在你等动身攻伐太平道之前七日。天灵剑宗就已将门下所有核心弟子,全数托付于玄圣宗看顾。天灵剑宗的那两位元神修士,更已提前施展过剑种通心之法,造就出两位身具通灵剑心的弟子,寿元所剩无几。即便这二人被种下了神纹血禁,又能约束这天灵剑宗多久?此等作为,离尘宗岂能不防?又岂能不恨?至于那三玄观,就更是简单,我记得三玄观有一弟子含痴,如今名列颖才榜第二位?”

    青年一真凝眉,已经眼现出几分了悟之色,能够名列颖才榜‘者,无一不是根基深厚之辈。

    尤其这几十年中也不知为何,英才辈出,颖才榜的质量远胜之前数千年前。只需能够进入前五人内,那么日后都可有问鼎天机碑总榜前十的资格。

    “师尊之意,莫非是说,正因三玄观有着这一位含痴道人在,所以离尘才对其深为忌惮,定要诛灭不可?可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