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九章 青梧木心
    那九火赤凰身化火焰,往青嶷神梧的方向投去。临走之时,仍不望打出无数的火云,密布于空,以阻拦着庄无道身影,

    敌退我进,庄无道再次动身,继续往那擎天巨树的方向行去。赤红色火焰及身,却瞬时就被他一身剑气斗篷反射弹开。

    只是九火赤凰的身影挪移不定,变化多端,反弹回去的火焰几乎都落在空处,也不能伤及九火赤凰分毫。

    庄无道也不在意,紧随其后,只数息时间,就又跨越百里。而此时他浑身剑意,已开始攀升积蓄。每遁空一里之地,旁边太霄阴阳剑上吐出的剑气,就会更长一寸,黑白相间的颜色,吞吐不定,似如蛇信,锋锐绝伦。

    庄无道一身的真元道力,几乎全数聚于这一剑中,也把悟自金仙的剑意提升激发到了极致。最终斩出的剑势,虽是不及当日在大灵皇城内的那一剑‘阴阳劫却已足可将这青嶷神梧一举重创,甚至直接斩断

    当接近到四千里地时,庄无道就感觉自己,踏入一个特殊的域场。这是,与仙人的氵法域,近似,又有不同。并非是因修士的‘内天地,而产生,而是吸取地脉之力,融合自身神通,而产生的特殊域场,是木类妖修所独有的奇能。

    到了此处,那青嶷神梧御使的雷火之力,强度又再次猛增近倍火焰还好,有着二十四面禹阳神镜镇压吸收。可当那一道道粗大的紫雷袭来之时,便是他的重明剑衣,已难尽数消弭抵御。

    庄无道不得不以肉身硬接这浩大的太乙青雷,浑身血肉,在这六阶太乙青雷的冲击之下,寸寸碎散整个人,也踏入了泥潭,前行至速也骤然大降。

    好在还有墨灵,冲入到上方树冠之内,为他源源不断,提供那从青嶷神梧处吸噬提纯过来的生元精气。‘素壬神体,这门神通,此刻也被催发到了极致,全力恢复着他浑身上下每一处伤口。

    肌肤每被这太乙青雷炸开一处,瞬时就可恢复如初。

    而庄无道的大悲剑意,也在此刻冲凌至极不过就在庄无道的剑,堪堪就要挥出之时,那九火赤凰却又再次显化出了身影。面色惨白,眼神愤恨而又无奈。

    “真人可否住手?我家梧君,愿以这七枚木心,换真人手下留情,留我等一命”

    庄无道本是毫无动容,不过当望见那九火赤凰连续向他打出七点青光之时,眼瞳之内,才现出错愕之色。

    这是——木心,确实是木心不但是树木之心,更是木灵精华凝聚而成的结晶,品质高达六阶

    这九火赤凰确有几分心计,七点青光弹出的方向,正好是拦在了庄无道的剑路之上。

    这一剑斩出,固然是可将那青嶷神梧重创斩断,可也同样会将这七枚木心,一并斩成粉碎

    但若收手,自己积蓄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剑势,也将全数散去。再要斩出此等威能的一剑,必定要费上不少功夫,给了青嶷神梧一定的喘息之机。

    然而只略一思忖,庄无道就有了抉择。青嶷神梧他仍有能力将之战败,可这七枚木心若毁了,就再不可能有。

    太霄阴阳剑的剑势微偏,一道犀利白光就已横掠长空,斩向了天际。

    于是上方整片罡风云层,似都被这一剑,一分为二。正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离思剑,直指那星空深处。

    剑势往上穿击数百里,才渐渐瓦解。便是那无量虚空海外,亦被剑势冲击扰动,一阵阵动荡不宁。

    庄无道却全不理会自己剑势引发的惊人动静,微一探手,就将那七点青光全数抓摄在手中。只是须臾,庄无道脸上就现出了喜意,以他现在的城府,甚至也压抑不住这狂喜,笑容满面。

    “这是梧君昔年的子嗣所遗,梧君这三百万年中,共有七子,亦曾打五阶境界。可惜都未能在冲击六阶时成功抵御劫数。破天限之时未成,身殒之后就只遗下这几颗木心。”

    九火赤凰的眼神复杂的,看着庄无道手中的七团青光。

    “梧君说你可能需要此物,故而愿以这七团青梧木心,来换神原安宁。”

    庄无道眯着眼,再次向青嶷神梧的方向眺望。他手里的这七团青光,不但是跨越了六阶等级的青梧木心,里面更汇聚天地劫力。这些年中,青嶷神梧更将其埋于其身躯之内蕴样,使这青嶷神梧,聚积了无比浩瀚的木系元灵,已经成为一种极其特异的木灵结晶。

    梧桐之属,本就擅御雷火之力。落入修士手中,更可从这青梧木心之内,提取劫力为己用。

    与他的雷火天傀,简直就是绝配而且是一次,就得到了七枚之多

    不过这位梧君倒真是有些意思,虽是木类,却也于脆果断得很。因该是由那四尊雷火天傀,看出他需要此物。而将这七团青梧木心交出,等于是条件还未达成,就将自身性命筹码全数都交到自己手中一般。

    ——一旦那四尊雷火天傀,能够得此木心,战力族可再激增五倍有余便是那真正的合道真君,也不是不可抗衡。四尊雷火天傀联手结阵,似神空真君那般的合道大修,也可同时抗衡两到三位。

    换而言之,那时甚至不用庄无道出手。只这四尊的雷火天傀,就可将这青嶷神梧斩灭。

    虽说方才,这青嶷神梧本就已落入绝境,离死不远。可这位的决断,由此仍可见一斑。

    闭目凝思,庄无道最终还是一笑,将手中的这气团青梧木心全数收起。再一拂袖,使那两具身外化身,都同时停手。土层之下的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与四尊雷火天傀,亦都暂时停住不动。

    那青嶷神梧也极其聪明,虽得了喘息之机,却保持着克制,并不谋求反击。

    庄无道可使它致命的剑势离散,可此时的战局,依然对它不利。

    “这交易倒也使得”

    间那九火赤凰的神情微松,庄无道却又微一摇头:“不过事涉练虚道契,本座仍难放心,除非你们神原四脉神兽属裔与那位梧君,都立下血脉之誓,从此都不得于我离尘为敌方可。”

    虽说退让了些许,可条件依然是苛刻。不过错非是将这两头杂血神兽与青嶷神梧彻底打服,哪怕再怎么宽厚和软的条件,这三位只怕也不会同意。

    毕竟哪怕是血脉之誓,也非是没有破誓之法,并不牢靠。否则当日的云水天宫,为何一定要动用神纹血禁?发个元神之誓,不就成了?

    而九火赤凰听到练虚道契,却不尽一楞,面色大变。

    神原外界之事,她知晓些许,可却知晓的不多。直到此刻,才知庄无道今日,为何会杀入神原之内,以势相逼。

    目中瞬间闪现出渴望之色,可又瞬间从头寒到了脚底,似如冰水淋下。对方正为此而来,岂容自己心生贪念?

    不过又下意识的,扫了那无影神麟一眼,一时间陷入迷惑,不能知这位真正用意。

    方才若庄无道,真对无影神麟这心有杀意,那么她这位同道好友,早就死去多时。

    “我知你们神兽血裔,都不愿向我人族修士低头。或者这样如何?”

    庄无道这时,却又将那三足冥鸦托在了自己身前:“你等以血脉起誓,臣服于它,为其效力。本座与离尘宗则可与你神原约定,每千年赏赐两份道契与尔等”

    墨灵为四阶纯血,为纯血神兽的部属,说出去也不丢人。妖修之中,本就以血脉为尊,这里谁都不及墨灵的血脉尊贵,

    今日也真是意外之喜,若再无其他变故,他根本就不用再等到十年之后,再将那大劫解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