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八八八章 不讲道理
    庄无道剑眉微轩,忖道这位总算是出现了。

    凤栖梧桐,凤凰梧桐,往往是都互生的关系。极东神原中的支柱,自然是这株青嶷神梧,可平时当家做主的,却是历代的九火赤凰。四脉神兽,只有赤凰一族未曾断代过。

    而在这青嶷神梧的树冠覆盖范围内,九火赤凰的战力,可以十倍提升。而这青嶷神梧,也可在九火赤凰的襄助之下,尽展那强横妖力。

    所以那头四阶无影神麟,轻易被他制住。这位九火赤凰,庄无道却是一直都无法捕捉其真身何在。

    九火赤凰的化形身躯,是一位明艳动人,五官清丽的少女。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美貌在庄无道见过的人中,也仅仅只逊色于聂仙铃一筹。只是此刻,此女的神情间,却颇带着几分气急败坏。使这绝世美貌,稍显黯淡。

    “你快让它住手”

    语气焦急,庄无道下意识的就往前眺目远望,只见那青嶷神梧之上,正有一片片的枝叶衰败,化为黑灰之色。

    不禁失笑,一个招手,便有一头三足冥鸦欢快的从生死间隙中现形,飞凌而下,落在了他的肩侧。

    万物都有生克,青嶷神梧高达六阶,又是神树等级,不畏雷火,在天一修界中,近乎无敌。便是庄无道,全力与这株青嶷神梧搏杀,或可毫发无损全身而退,可想要将这青嶷神梧挫败降服,却等于是痴人说梦。

    最多是两败俱伤,或者平分秋色之局。他或能斩下这青嶷神梧的一些枝枝叶叶,可这对于青嶷神梧而言,又有何损?只能算是皮毛而已。

    可在能掌生控死的墨灵面前,这株青嶷神梧却是被死死的克制。三足冥鸦直接就可强行掠夺生气,使之生机枯萎

    他眼前这株青嶷神梧,分明已经心生畏惧,故而才有这九火赤凰的现身,

    其实木属妖类,更畏惧虫豸之属,可惜的是实力相当,能够抗衡九火赤凰的四阶虫类,极其罕见,庄无道既不擅于御使蛊虫,也只能有一头本命灵兽。否则方才,他多半会尝试一番,将这株青嶷神梧,彻底的诛灭。

    然而眼下,他却只能先见好就收。不是没法办到,而是代价高昂,尤其是在那神空真君已经降临,时时窥看着他一举一动之时。

    要诛这青嶷神梧,只依靠三足冥鸦之力,还有些不足。需得另有布置,并不急于一时。

    见得墨灵现出了身影,那九火赤凰的僵冷面色,才稍稍缓和了数分。先是眼神羡嫉,又隐含忌惮敬畏的,仔细看了那三足冥鸦一眼,又再次开口道:“你是离尘宗的庄真人o我神原与你们人族修界,素来两不相反。今日为何至此,要屠我同类,伤我神树?还请真人,定要给我神原一个交代”

    庄无道仔细上下打量着,此女倒是有些意思,明明是身处劣势,却能先声夺人,摆出强硬质问之态,气势十足,先占住了道理。换成了别人,之后提出要求时,就可能心虚气短,不敢过份。

    并不在意,庄无道继续看向那青嶷神梧,似随口问着:“你们极东神原,为何会与太平道和解?”

    这句话看似没头没脑,可那九火赤凰的瞳孔,却顿时为之一收,不过面色倒还保持着平常镇定,不显半分异色:“那萧守心已经将龙归前辈的妖丹精血归还,此外还另有补偿,我神原有何必要,一定要与太平道继续厮杀?我极东神原的规矩,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好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庄无道口中复述,字句琢磨着,然后唇角微挑:“估计还要加上六字,冤有头债有主吧o你们神原,应该是已知真相?”

    萧守心绝非蠢人,若肯费心筹谋,解除与极东神原的误会,并非难事,而这二十年来,极东神原对离尘宗毫无举措。不过是因未寻到合适机会,在隐忍待发而已。

    要说极东神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也未必。几十年前的神彗宫,为何会求到离尘头上,甘愿附庸。不就是因东有神原,南有风林雪阁,两面压迫,不堪重负?

    至于此女说的龙归前辈,应该就是指那头已经坐化了许多年的血神龙龟。

    而当庄无道此言道出时,那九火赤凰的气机,终是变化,那在下方处无影神麟,更是一声闷哼。

    身影虚化,竟然强行挣脱了庄无道磁元摄力的束缚,无影无迹,几乎就消失在庄无道的神念中。

    可也仅只是‘几乎,而已,庄无道微一拂袖,就是连续九点赤焰弹出,追着无影神麟的身躯,发出连串的炸响。

    正是从九火赤凰那里复制来的神通‘真凰九击仅仅片刻,那无影神麟,就发出了一阵哀嚎声响。再无法维持无形无影的状态,浑身赤火燃烧,现出了身影。

    庄无道意念一动,依然是以大摘星手御使元磁摄力,一只巨大的无形手掌,往下猛地一拍将无影神麟的身躯,深深压入到了地底,打出了一个巨坑。不过也因此故,无影神麟虽是被一击重伤,可那要命的火焰,亦被扑灭。

    而整个过程中,九火赤凰始终都被他的剑意气机压制,近乎动弹不能。而墨灵的双眼,也在盯着那青嶷神梧。使得这株六阶神树,也全无反应。

    “是又怎样?”

    九火赤凰的目光,更是犀利。明明是浑身赤红如火,可身周的气氛,却是冷若寒霜。

    “我神原确实想要报复你待如何?”

    既已被此人看穿,那也就全无掩饰的必要。若有机会,神原决然不会放弃报复离尘,出一口被节法戏耍的恶气。

    除此之外,还有今日这场过节。不过今次之事,只怕是难以善了。眼前这位,多半不会善罢甘休,

    “自然是要为我宗剪除祸患——”

    庄无道目光淡然悠远,语气则是斩钉截铁,毫不容置疑:“本座今日,可给你与这头无影神麟三个选择,一为横渡虚空,飞升离去;二为立血脉之誓,从此降服于我,听离尘号令;三为身殒于此,亡于本座剑下,”

    九火赤凰面色发白,她心中早有预料,可当庄无道之言道出之时,也依然是情绪激烈,既觉愤恨震怒,又感惊讶错愕。

    眼前这人,居然是这般的蛮横霸道明明是离尘宗,首先招惹的极东神原,栽赃陷害,挑逗神原与太平道相争。数月征战,使神原死伤累累。

    而今日又上门逼迫,不但不许报复,还要逼迫他们降服!

    横渡虚空?神原过往的先辈中,也有一些依靠神兽血脉,突破五阶天限之人,最后在寿尽之前,选择渡空而去。

    可这些先辈,大半都是重伤之后,返回天一。甚至有一部分,在虚空之外,粉身碎骨

    以她与无影神麟实力阶位,此举无异于自裁,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

    真当他们神原,是软弱可欺,任由宰割之辈?方才之所以暂时停手,只是她不愿梧君受损太过而已

    “你们人族,都是这般的不讲道理?明明错的你们离尘宗”

    九火赤凰尽量平心静气,不过眸中,却不自禁的透出火焰:“要我等降服于你,绝不可能不过我可答应你,可以不计你们离尘宗偷走龙归前辈妖丹的恩怨,绝不报复就是”

    庄无道却摇了摇头,目透嘲讽之意,莫名的感觉,这位还不知姓名的九火赤凰,真有几分可爱。

    此女放弃恩怨之言他信,可含灵藓呢?还有这颗青嶷神梧,他又怎能放心?

    青嶷神梧在天一修界,是比之那几位合道真君还要强大的存在,

    一个神空真君,待他阴阳劫的伤势恢复之后,只需本体,就可稳胜此人。可这青嶷神梧,若无有三足冥鸦克制,那么哪怕是同时出动分身化体,还有四尊雷火天傀,胜算也只有四六开而已。

    而一旦这青嶷神梧被三圣宗那几位合道真君利用,战力也只会更强哪怕他晋升练虚境之后,也毫无胜算。

    如此大患,岂能不先行解决?哪怕这青嶷神梧,可能从无与三圣宗联手之意

    再者,若待他飞升离开之后,这神原对离尘宗秋后算账,自己可就鞭长莫及,

    也就在下一刹那,地下忽然间轰然震响,土石翻卷。大片的木质碎片,从千丈之下的地层之内,轰然散出。

    九火赤凰楞了楞,而后浑身燃火,愤怒已极:“你卑鄙”

    此时在地下,赫然是那二百一十六尊雷火力士一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正在四头雷火天傀的操控之下,疯狂的冲击着青嶷神梧的根本。

    这方圆数万里的地脉,本是已被那青嶷神梧垄断,神梧的树根,四面八方生长扎根,覆盖数万里,几乎所有的地脉,都被其垄断。

    而庄无道在此,之所以停步与九火赤凰说话,又暂时将三足冥鸦收回,就是为拖延时间。计算自己的‘雷火乾元该如何夺取下方的地脉。使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拥有撼动这青嶷神梧的威能。

    九火赤凰惊呼之后,甚至还未来得及向庄无道出手,就骇然失色的,看向了身后。

    那周长达数千丈的树于,她看不清楚,可却能察觉,里面有两位实力几乎不逊色于庄无道的存在,已经悄然攻入到了青嶷神梧的树于之内。

    出其不意,只这一瞬间,就使青嶷神梧受伤不浅。而庄无道肩侧的那头三足冥鸦,也再次不见了形迹。

    木主生,青嶷神梧有起死回生之能,气脉悠长,只需不是被一举断去所有生机,就可无限的恢复。同阶的存在,甚至可被其生生耗死。

    可一旦被三足冥鸦压制,失去了这最根本的神通,那么这颗六阶神树,几可任由庄无道宰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